第217章 坠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雅房子的得來是个意外.她这几天一直在想.这房子究竟算是黄博文输给她的.还是苏北给的.但无论是哪种答案.她总觉得自己欠别人的越來越多.

到了市中心这个高层住宅小区.苏北找车位停车.米雅欢快的拉着钱小蓉去看房.能在江海租到一处比较小资的房子.已经是难能可贵.可如果能拥有这么一处房子.简直是掉进福窝里了.

米雅住十四层.等苏北上去时.防盗门开着.一进屋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怎么这么多人.直到看到沉着一张脸的米雅后.苏北才确定这是她的房子.

沙发上坐着一对儿中年夫妇.他们身后还有几个肤色黝黑的保镖.一看就是南亚人.苏北的第一印象是.黄博文那小子不会是出尔反尔來收回承诺的吧.仔细一想不太可能.至少他也是个有脸面的人.

“米雅.这几位是.”

米雅把苏北拉到主卧.虚掩上房门说:“我被人起诉了.”

“为什么.”

“外面是康天择的父母.你说为什么.”

米雅给苏北解释说.康天择住院时.他父母在国外做生意.本來西冷练歌房的案子.是被刘学压下來的.可康天择父母回国后.买通了欺骗米阳的那两个小混混.他们都作证是米阳故意伤人.

谁也沒想到这个案子会翻过來.康天择父母起诉了米阳.不知道他们通过什么手段.联系到虎头哥的兄弟.那个虎头就是被苏北做掉的男人.康天择父母是有备而來.知道苏北和刘学关系匪浅.沒有起诉苏北.反而把矛头对准了米阳.

恰好是这个时候.米阳偏偏从江海失踪了.这更加说明米阳畏罪潜逃.

“康天择的父母有钱.而且还是侨胞.这段时间上下沒少疏通关系.捏造出米阳行凶杀人和故意伤害的罪名.”

说着.米雅往门外偷瞥了一眼.“我今天才知道.康天择的父母一直在让人调查我.我才刚住进新房子几天啊.他们在这栋楼对面楼层买了套房子.安排人专门盯梢.等着米阳回家自投罗网的.我刚才开门和小蓉说话.他们误以为是米阳回來了.所以才……”

“你……平时拉窗帘吗.”

米雅一愣.随即明白苏北的意思.脸腾地红了一下.“拉.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够恶心的.回头先把那个偷窥你的人打掉.”苏北走到主卧窗前.从这个位置看过去.能感觉到对面窗前的那架望远镜.

“大不了房子我不住了.先试试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他家那么有钱.总不会勒索我这个穷鬼吧.”

两人走出房间.了解事情经过的苏北可沒打算跟康天择父母太客气.“两位什么意思.安排几个阿猫阿狗來监视一个小姑娘.”

“呵呵.你这是什么态度.米阳那个小杂种把我儿子打成那样.你们以为能这么算了.何况他杀了人.这个案子开庭后.就等着让他当亡命之徒吧.我看他能躲多久.”康天择母亲说.

米雅听见他们要置弟弟于死地.连忙说:“是康天择自己设下的圈套.米阳算……正当防卫.自作自受怨得了谁.何况我弟根本沒杀人.”

两个泰国佬听得懂汉语.一身匪气的将一摞照片扔在米雅面前.“杀人偿命.华夏的法律要是制裁不了米阳.那就别怪我们下手太狠了.”

“悉听尊便.你们以为有两个臭钱.就能颠倒是非.”米雅倔强的说.

这时.康天择的父亲开口了.“颠倒是非.我到过很多国家.不怕坦白的告诉你.华夏的法律是最能钻空子的.只要有钱.不要说颠倒是非.无中生有都不是沒有可能.”

米雅倒吸一口冷气.终于明白为什么康天择那么无法无天了.有其父必有其子.

康母冷笑道:“这次找你.主要是通知你两件事.第一.米阳打了我儿子.他必须要坐牢.至于这两位朋友是否追究他杀害虎头的案子我们管不着.第二.从头到尾这些烂事.都是因为你个小狐狸精引起來的.你要是能做我们康家的儿媳.呵呵.我同样会摒弃前嫌既往不咎.”

两个泰国佬用鸟语叽里呱啦的交谈一番.虽然听不懂说的什么.但是那一脸奸恶的笑容.绝不是善茬.目光在米雅的身上來回的游走一番.让一旁的钱小蓉都格外的愤慨.

当然.米阳米雅和苏北并不是一点责任沒有.康天择是米阳揍的.他雇佣來的虎头哥是苏北干掉的.苏北还不知道他们掌握了多少证据.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有一些细节他早已忘记.

钱小蓉还不知道米雅心中的隐情.单纯的以为是康家鼓弄是非.冷冷的说:“我刚才已经报警了.如果你们不出去的话.至少我们可以告你们私闯民宅.”

“报警.噗……哈哈.”康母嚣张的大笑起來.

康父无奈的摇着头.“如果不是我跟老胡打过招呼.你早就被警方控制了.我只不过是要通过事情应该有的解决方式來处理问題.”

“米雅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让你弟弟马上回來.他是怎么打我儿子的.让我儿子怎么打回來.而你也要嫁给我儿子.说不定我有怜悯之心.还会施舍给你们一笔钱.”

“我要是不答应呢.”

康复耸了耸肩膀.轻哼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來.阴森森的说:“知道我为什么不让警方介入吗.因为法律的判决太轻了.”

“如果你儿子从世界上消失了.应该就沒事了对吧.”苏北忽然很唐突的说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威胁我.”康母对两个泰国佬使了个眼色.“敬酒不吃吃罚酒.把米雅带走.”

泰国佬有些怜香惜玉的摇摇头.但不免有些幸灾乐祸.他们知道康母是什么意思.米阳把康天择废了.怎么可能会要她当儿媳妇.不过报复还是要的.至于怎么报复.那就便宜他们两个强壮的男人了.

这是个很复杂的案子.不过苏北第一次打算用最简洁的方式解决.

“跟他们去好了.回头我去接你.不会有事的.”苏北拍了拍米雅的肩膀.转头又让钱小蓉照常打电话报警.有些事情不处理的漂亮一点.会很麻烦.比如当初他把康天择处理的清楚一些.不会有今天的麻烦.

康天择父母趾高气昂的下楼.身后是两个泰国佬.将米雅夹在中间.

米雅的家里只剩下苏北和钱小蓉.钱小蓉急得在屋里踱來踱去.想抱怨苏北几句.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她似乎听出來了.这里面涉及到米雅弟弟的杀人案.

钱小蓉也不明白苏北为什么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她终于坐不住了.拎上包跑出去追那些人.至少也要等到警察來了再说.

苏北见钱小蓉走了.推开十四楼的窗子.朝楼下瞥了一眼.吐掉嘴里的烟头.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十三楼的阳台砰的一声.接着是十二楼和十一楼.住户们以为楼上掉下來什么东西.当跑到阳台上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沒砸坏.

当苏北落地后.这栋高层的电梯还沒下來.快速的进入对面那栋楼.他知道康天择就在对面十四楼的望远镜后面.

叮.单元楼下的灯突然灭了.苏北的身影闪进电梯间.观察了一番楼房构造后.轻哼了一声.消失在黑暗之中.

叮咚.米雅等人从电梯里走出來.

康父给儿子打电话:“天择.下來吧.米雅在这儿.你想对她怎样都行.”

“呜.”康天择的牙齿都被米阳打碎了.他现在只能靠流食度日.只有眼珠子里的恨意还是那么浓烈.

几人在楼下等康天择.忽然.高层住宅的一声巨响.使应急警报响了起來.

小区的物业和保安急匆匆的冲了过來.

“发生什么事了.”

“啊.是康老板.刚刚电梯出现了紧急故障.维修工已经赶过去排除.”

“什么.”康父心里咯噔一下子.

“王经理.电梯……”

“电梯怎么了.”

“电梯制动设备突然失灵.在五楼的位置突然坠落.从十四楼监控中看到.电梯里可能有一个人.”

康父和康母对视一眼.连忙给儿子打电话.那边却始终沒有接听.两人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大楼.一群物业和维修人员正在试图打开电梯门.

康母颜色大变.砰砰的砸着门.大喊着儿子的名字.

康父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进了另一架双向电梯.快速的按了十四楼.几分钟后.他脸色煞白的从电梯里走出來.

“怎么样.儿子在家吗.”

康父摇了摇头.目光盯着被困的这架电梯.无疑里面就是他儿子康天择.

“快來人.快快.想办法打开电梯门.”

这时候.泰国佬带着米雅也进了这栋楼.小区里茫然的钱小蓉四下望去.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发生什么事了.”

“苏……苏北.你怎么从那边过來.”钱小蓉古怪的看着他.

“哦.我刚下楼.过去看看.”苏北遮掩过去.不想让钱小蓉知道太多东西.

一时间整个小区都惊动了.住户们纷纷过來.高层电梯坠落.这让每个人心里都埋上了一个阴影的种子.

康母虚脱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快.谁有办法打开电梯门.我给他一百万.不.一千万.五千万.你们看什么看.快想办法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