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康父怀疑到苏北的头上.因为他说过要是儿子沒了.是不是这件事就可以告一段落.这句话被他当做是威胁.沒想到变成了现实.可正因为苏北这么说了.才不可能是他.在他们带走米雅的时候.苏北还在房间.怎么可能跑到前面陷害了儿子.

他突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是报应.

五分钟后消防车和救护车赶到现场.经过电切割.将电梯门强行打开.可惜.已经太迟了.康天择的尸体蜷缩在角落.医生当场宣布他的死亡.

丧子之痛的康母当场晕厥过去.康父更加的气急败坏了.“姓苏的.是不是你干的.”

“是.”苏北耸耸肩.

“好.你敢承认就好.我康佳明就算是散尽家财.绝对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虽说大家都明白苏北是故意气康佳明.但也觉得很怪啊这件事.这小区的物业是出了名的好.电梯早不坏玩不坏.偏偏赶在康天择单独在电梯里的时候坏掉了.可是按常理來讲.苏北又是不可能有作案时间的.

“苏北.怎么又是你.”身后一声冷声女人的喝斥.

刘婷丽接到钱小蓉的报案.说这里有绑架勒索.可是眼前的场面明明是事故现场.她便怀疑起是苏北.可是旁边的消防警和积极配合调查的物业.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婷丽.

电梯是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出现的故障.在此之前.苏北一直在米雅家里.这一点就算是调取米雅单元楼的监控录像也可以看到.

刘婷丽排除了苏北作案的嫌疑.目光便焦距在两名泰国佬和中间的米雅身上.这座城市中在重案组备案的两个越境亡命之徒.刘婷丽不可能不认识.

而泰国佬绑架的女孩儿.显然和天杀的苏北有关系.

康佳明见儿子已死.就算是跟苏北沒有关系.但他也是儿子生前的敌人.大声对两个泰国佬说:“带米雅走.只要留一口气就行.哼.刚好给我儿子配冥婚.”

碍于有人质.刘婷丽的几位同事也不能擅作主张先开枪.他们的刘队长就是因为先开枪被处分的.

泰国佬身后的两名消防警正在悄悄靠近.正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扑倒匪徒的时候.泰国佬早就有所防备.两记重拳过去.消防警闷吭一声倒在地上.

“退后.否则我先杀了她.”这时.泰国佬也拿出了手枪.

还沉浸在电梯惨案中的居民们顿时引起了恐慌.刘婷丽示意同事先疏散人群.自己稳住泰国佬不要乱來.

砰.一个泰国佬突然朝着四十五度方向开了一枪.

刘婷丽激灵一下子.她的无线电耳机里传來同事的一声嘶吼.从高处狙击盲点坠落.

“不要乱动.”刘婷丽狠狠的攥着拳头.

“刘队长.被绑架的是我朋友.劫匪有枪.您看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正当防卫了.”

刘婷丽斜睨了苏北一眼.如果是普通市民.当然不可以.如果是这死变态的话.或许能在伤亡最小的状况下将人质营救下來.唯一让她不爽的就是苏北请示她的样子.但人命关天.只好点了点头.

苏北弯腰从地上捡起两根修理电梯的钢管.一步跨出正在退后的人群.朝着泰国佬走去.这种垃圾角色不值得苏北动怒.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这两个垃圾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后悔会在世上.

“放开她.”

“你算什么东西.再往前一步.就让你先死.”泰国佬知道他们的虎头哥就死在苏北手里.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他们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人质.

这句话无疑是加速了两人挂掉的速度.苏北一步步逼近.已经刻意压制的杀机.还是让两个泰国佬觉得有些胆寒.

终于.其中的一个忍不住了.砰砰砰三枪打了出去.

“沒打中.”泰国佬一惊.不对.是被他躲开了.

两个泰国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狂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三枪的失误.可是让他们相信苏北躲过子弹的话.就必须考虑到自己的生命安全了.

另一个泰国佬举起枪.正要对准米雅的脑袋.嗖.寒光一闪而过.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管贯穿泰国佬喉咙.巨大的冲击力像散弹枪一样.直接将他掀了个跟头.因为出手的速度太快了.钢管穿透的部分沒有一丝血迹.硬生生的刺入了墙壁之中.

最初不知死活开枪的泰国佬见势不妙.几乎是以一个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步蹿出了大楼.在他跑到花园的时候.瞄准米雅的脑袋开了最后一枪就打算离开江海这个恐怖的地方.

在他的枪进行瞄准的一刹那.刘婷丽已经率先开枪了.砰.子弹贯穿他的眉心.当场击毙.

米雅精神恍惚的走到苏北身边.扑在他肩膀上忍住因为害怕而大哭起來.

“沒事了.以后康家的人再也不会缠着你了.睡一觉什么都过去了.乖.”苏北的手掌轻轻盖住米雅的眼睛.替她擦干了惊恐的眼泪.

苏北把受惊的米雅交给钱小蓉.走到刘婷丽身边.笑道:“刘队长的枪法果然是名不虚传.”

“哼.和你比起來不值一提.”

“过奖.”

刘婷丽心中有怨.她发现个问題.每次苏北叫自己來的时候.其实案子已经结束了.她不是來破案的.是來替苏北擦屁股的.

最可恶的是.刘婷丽连带走苏北接受调查的权力都沒有.人家事先已经咨询过自己正当防卫了.而且泰国佬要杀人质在先.苏北无论做什么都在合法范围之内.

做笔录.同样沒资格.上面已经三令五申让自己对待苏北的问題上要公正.这天杀的现在是市知名企业家.就算是犯了案.也有公司的法务团队代为出面.

不能抓苏北.但是这个康佳明夫妇是在劫难逃.她可是亲耳听到是康佳明命令泰国佬绑架人质的.还说什么配冥婚的不堪勾当.

“死的送太平间.活的带走.我亲自提审.”刘婷丽咬牙说道.

康佳明冷冷的看着两个警衔极低的刑警.冷笑道:“我有钱.二十分钟内.你们怎么把我逮捕的.就会怎么把我客客气气送回來.”

“闭上你的狗嘴.”

“啪.”刘婷丽的愤怒集中在一个耳光上.这一个耳光下去.康佳明的一口假牙抽在了地上.

“噗嗤……”苏北忍不住笑了.

刘婷丽冷眼一瞪.苏北附身在她耳边说.“刘队.不是我破坏你办案的气氛.你自己看这假牙是什么材料的.”

康佳明在南亚做进出口贸易生意.仗着自己侨胞的身份纵横无忌是早有耳闻.只不过苏北意外发现的这个笑点.让伴着一张脸的刘婷丽也禁不住笑出声來.

这是一款纯手工仿制的假牙.材料一定是最好的象牙.刘婷丽勒令康佳明闭上他的狗嘴.随后就吐出一口象牙來.想必这位侨胞一定沒有听过华夏的一句谚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越來越多的居民和工作人员被苏北一提醒.都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笑.不许笑.”刘婷丽虽然喝令着别人.自己也忍不住.

康佳明不会如约从市局里走出來.因为逮捕他的人是亲爹都会翻脸的刘婷丽.而把他送进监狱的人是苏北.

刘婷丽刚走.苏北和两个女孩儿回家.进屋就阴沉沉的给刘学打了个电话.

“刘老板.想必我这边发生什么.你也知道了吧.”

“这……苏北.你先别生气.这件事肯定是蝴蝶做事不利……”

“别你大爷跟我废话.十分钟内.把那两个给米阳做为证的小朋友找出來.那是你的人.要打要罚是你的问題.不过明天我睡着睡着.接到警方电话.有人还在起诉米阳和米雅的话.只能我自己处理了.”

“苏北.靠.至于吗.我也沒想到康家那对蠢猪居然背后搞猫腻.好了.别跟我吹胡子瞪眼睛的.我会处理到一劳永逸的.”

挂了电话.米雅泪汪汪的看着苏北.“苏北.康天择是不是你……”

苏北耸耸肩说:“这个问題我已经回答过警方了.别人不信我有什么办法.总之.以后再遇到事情.别一个人死扛了.”

“喔.”

苏北本來想多陪她一会儿.可一看手机.上面有三个柳寒烟的电话.这让他感觉背后有些冒凉风.

匆匆的告别两个女孩儿.连忙赶回家.一路上还要很头痛的去想怎么跟老婆交代.

而搬进新家的钱小蓉和米雅终于恢复了平静.钱小蓉忽然发现客厅的窗子开着.她怔了怔.电梯的惨案不会真是苏北做的吧.其实从时间和不在场的证据上.有一个漏洞.那就是.苏北是从楼上飞下去的.

“小蓉.你想什么呢.”米雅给死党安排了一个房间.不是租的房子.而是在这座两千八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中.属于自己的港湾.

“哦.沒什么.开窗子透透气.”钱小蓉打算把这个秘密隐藏在心底.“你说康佳明那个老不死的会判几年.”

米雅在浴缸里放水.想了想说:“小蓉你也听到苏北给他朋友打电话了.那个老板我见过.是江海新闻上露面的企业家.他说一劳永逸……算了.不想这些.快來跟我泡个澡.洗洗晦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