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小报告/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客厅的柳寒烟高冷的坐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茶几上有文件资料.还有当月财经日报.以及一套很有品位和标价的红木茶具.欠身.将前两铺茉莉花茶倒掉.重新当上温度很讲究的热水.最终折腾出一两不到的液体.滋润进喉咙.

柳寒烟听到苏北开车库的声音后.忙把脸上的近视镜摘下來.拢了拢头发.假装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苏北进了屋.钟婶递上拖鞋.比划了一下二小姐睡着了.

瞥了眼冒热气的茶案.苏北就知道她在装睡.这气氛很不适应.钟婶已经上楼了.临消失前.无不同情的看了苏北一眼.

“吸溜.”

柳寒烟听到一声喝茶的声音.微微皱了皱眉头.“呛死你.”

“一脸旺夫相的女人.想做寡妇可沒那么容易.”苏北轻舒一口气.躺在柳寒烟的腿上.

柳寒烟很不适应这种感觉.攥了攥拳头.算了.两人除了夫妻之实其实什么都干过了.“关于苏总的绯闻.现在可是铺天盖地.我不管你在外面鬼混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注意一下影响.我可不想被你连累.”

“什么意思.”

“陪你小蜜去了.”

“小蜜.”苏北无奈的一笑.“我说寒烟.你嘴上积点德.米雅也怪可怜见的.并不是所有的秘书.都是小蜜.”

苏北这话的信息量太大.明着是替米雅开脱.却绵里藏针暗指是你柳寒烟的秘书先跟我的.

柳寒烟轻哼一声.睁开眼睛.低头看着他那张欠揍得脸.笑道:“我怎么不尊重人了.米雅难道不姓米吗.我也算是她上司或者姐姐.不叫她小米.难道叫米姐.”

这几天柳寒烟难道的心情不错.半个月前.柳氏集团沒落到低估.可谓是千疮百孔.商场上的朋友一个个和柳氏集团拉远距离.就连亲手培养起來的员工都跳槽了.可是风水轮流转.现在每天巴结柳寒烟的人.都需要秘书专门拉出一个日程來有选择的会见.可见世态炎凉.

而今天的风光都是腿上的男人给的.她不承认也得承认.

“你们公司现在怎么样.我听楚婕说.雪芙蓉的产品存货现在已经销售告罄.赚了一大笔吧.”

“马马虎虎.和你比起來是小打小闹.不过.我今天是代表叶凌风提醒你一下.半个月后.奇迹集团的技术和人员就要到位.怎么把你的中药理念.融合进日化领域.你可别给我掉链子.”

“我掉过链子吗.”

“但愿如此.前天和楚姐姐参加日化峰会.会上根据国际注会和注税的预算.我国日化行业年产值达到五千亿元.当然.大部分的日化集团还处在亏损状态.整个行业都在等着看我们出洋相.你要是如他们所愿了.我这辈子都不认识你.”

“这么晚不睡.就是为了给我点鞭策.”

“不然呢.”

“洗洗睡吧.”

苏北横抱起柳寒烟.她怀里那本财经杂志当啷掉在地上.

“放开.你要死啊.钟婶还沒睡呢.”

“所以你就更不要大惊小怪的了.你说是不是.”苏北彻底掌握柳寒烟的三板斧.冷脸、暴力.和计谋.

有时候女人太强势了.不稍加惩戒的话.不利于家庭的长治久安.苏北一个饿虎扑食将柳寒烟按倒在床上.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原來柳寒烟已经搬到主卧了.连里面的家居都换掉了.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她就是这样的人.有些事情就算到了水到渠成的程度.她也要装出一副被强迫的样子.

这次苏北真沒有客气.按着待宰的小绵羊抓起痒來.胳肢窝和脚心都是柳寒烟最致命的地方.

钟婶在楼梯上侧耳倾听着.先是二小姐破口大骂的声音.最后乃至于翻脸.随后便问求饶.后來干脆是一边笑一边哭.无奈的摇摇头.轻笑一声去厨房做夜宵.这两个人可真是冤家.在外人看來都很成熟.可是在家里一点正形都沒有.

不一会儿.柳寒烟蓬头垢面面红耳赤的从卧室里出來.鬓角的秀发还粘在脸上.心里开始算计怎么报复苏北.可是苏北真认真起來.她怎可能打得过.两人的战斗中.也只有一次.柳寒烟用上了防狼喷雾才真正意义上的伤了他一次.

随后.苏北走出了房间.走到穿衣镜前.倒吸一口冷气.暗骂柳寒烟下手太狠了.逗着玩也沒她这样的.脸上脖子上.都是她的挠痕.

柳寒烟也觉得有些不妥.明天被叶凌风他们看到.肯定知道是自己打的.

“苏先生.排骨……哎呦.你的脸怎么了.”钟婶从厨房出來.

苏北尴尬的说:“沒事.钟婶.咱们家什么时候进來的野猫.刚睡着就被挠了一下.”

“猫.”钟婶瞥了眼柳寒烟.干咳了两声.忍住笑出來的冲动招呼两人开饭了.

两人身上都乱乱的.汗眼泪甚至口水浸湿的痕迹都能清晰看见.苏北在洗手间洗脸时.他放在客厅的手机來了一条短信.

柳寒烟叼着一块排骨.故意用油油的手触碰手机屏幕.短信是刘婷丽发來的.只有几个字:我一定会杀了你.

“苏北.刘婷丽是谁家姑娘.又被你祸害了.”

“刑警队的.她说什么.”

“她说一定会杀了你.”

“不管她.那娘们儿和你一样……呃.那个属暴龙的.今天刚帮她办了个案子.你问她.我又怎么惹着她了.”

柳寒烟真的就给刘婷丽打了过去.那边还以为是苏北.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半晌.柳寒烟才开口.“你有病啊.”

刘婷丽愣了一下:“你才有病呢.听声音你不是刚才那俩女孩儿对吧.呵呵.给你提个醒.苏北有老婆.别被他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

“我就是苏北的老婆.你有事吗.”柳寒烟通电话时.一个瓷碗扔进了洗手间.

刘婷丽沉默了很久.听声音似乎也很尴尬.“不好意思.麻烦你转告苏北.他之前替我同事找的心理医生.已经拖了几个月了.为什么还沒消息.”

“就这事.回头我转告他.”

“好的.刚才不好意思.”

“刘小姐.请你先等一下再挂电话.苏北的有些情况他从不跟我说.想从你这里打听一下可以吗.”柳寒烟灵机一动.拿着苏北的电话躲进了卧室.

“苏北不在你身边吗.”刘婷丽终于抓到报复苏北的机会.私人生活可不触犯组织纪律.

“不在.他把电话忘在家里了.”柳寒烟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想想.要说苏北在外面乱七八糟的女人还真的不少.对了.从我第一次看见苏北开始说起.江海电视台的台花你认识吗.叫傅宜欣.”

柳寒烟小声说:“嗯.你继续讲.”

“傅宜欣住在香榭小区.那天小区失窃.我去办案.发现苏北和傅宜欣可能同居了.还有.上个月.林婉清和苏北的绯闻照片传出來的当天.苏北也去了林婉清的家里……米雅.米雅你知道吧.还有个高高的女模特.哎.两个女孩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和一个男的纠缠不清……对对.苏北有个叫楚婕的同事.我在路上也遇见过他们一次.有说有笑的.我感觉不太正常……”

“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还蒙在鼓里.”

“不客气.”

“试问刘小姐一句.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这是为了你好.”

柳寒烟轻笑一声:“你说了苏北这么多女人.似乎还遗落了一个.”

“谁.毕竟我对苏北的人际关系也不太了解.”

“不用了解.就是你.”

“你什么意思.”

柳寒烟道:“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你告诉我这些.不就是撺掇我和他离婚吗.然后你抱着什么狼子野心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警告刘警官一句.你的这些小伎俩.别拿出來丢人现眼了.我老公是什么人我自己最清楚.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也是我批准的.”

“你.”

“还有.以后你再敢往我们家里打电话.我就去找你的上司.呵呵.堂堂的刑警队队长.公然破坏别人家庭和谐.我看你有几个脑袋担得起责任.”

“愚蠢.”

“煞笔.”柳寒烟更加的简单粗暴.直接挂了电话.

苏北在门外听得心惊胆战.好你个刘婷丽.居然公报私仇.

砰的一声.柳寒烟推开了门.把苏北的手机往他怀里一砸.“你猪脑子.我说过多少次.凭你在外面怎么胡來.不要被人知道.连累我跟着你一块丢人.”

苏北摊摊手说:“大姐.你这一听就知道是她胡编乱造.怎么可能的事.”

“不可能.不可能傅宜欣那女人为什么把黄金档节目给雪烟中药.那时候你们似乎才刚刚办厂吧.真替你骄傲.为了前途.你这也是抱着献身精神啊.”

苏北有气沒处发.沒想到刘婷丽居然背后跟自己使坏.这女人还真得罪不起.给她联系医生的事情.一直被苏北忘在脑后.看來再不替她找医生.不定生出什么幺蛾子來.

“喂.沈院长.我是……”苏北给圣乔亚医院院长办公室打过去.

“我知道你是苏北.你们家沈院长不在.我是沈院长的女儿.请指示.”田琦甜甜的幽默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