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深海诀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何曾轻轻松松的休闲过.对度假区的景点不熟.带着田琦跟了个小的旅行团.在两个港湾坐了一会儿皮划艇.中午在一个海湾内植被茂盛的小岛上野炊.

田琦爱死大海了.她家沿海.但沒看过海.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不过这么简单的要求.苏北也不敢答应.一旦有一块粗一点的砂砾铬到她的脚.哪怕是一点划痕.对她都是难以恢复的瘀伤.

“那就潜水去好了.你给我买潜水衣.”

“这个要求不过分.批准.”苏北笑道.

“么.”田琦踮着脚赏了个婴儿吻.

买了潜水衣.还要接受海滩浴场潜水教练的专业辅导才能下水.两个人站在这一组潜水员的最后.炙热的太阳把人烘烤的闷热难耐.教练还在唠唠叨叨说个沒完.

苏北观察到田琦有些体力不支.不过还强颜欢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手掌心暗暗运气一股真气.拉住田琦的手.

好凉.一股股凉飕飕的清风.仿佛从田琦的毛孔渗透进自己的身体里.让她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惬意和舒适.她的幸福指数要求实在太低了.感觉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田琦不是一般人.因此普通人的生活对她來说就是个梦想.

沈院长为什么让田琦來.海滩.逛街.购物.这些沈院长费心也可以做到.而且比苏北更懂得照顾女儿.

但是有一种东西沈院长无论如何都给不了女儿.那就是爱情.哪怕只是一天.能让女儿感觉到心里酸酸甜甜.这是世间任何美味都不具备的味道.

谁都知道.田琦的寿命不多了.一个先天白血病患者能活过二十岁.还沒有经过大规模的化学治疗.已经算是个奇迹.

蔚蓝的天空和大海.白色的海滩.田琦尽情享受着为时不多的美好事务.在她的眼中.无论是躺在太阳伞底下的人们.还是光着脚丫的美女.天上花花绿绿的气球.还是近海滩涂冲浪的青年.都是她一直憧憬的生活.

“你的手为什么是凉的.”田琦好奇的问.

“这……跟你解释起來挺困难的.就像你的胸为什是平的一样.”

“哈哈.我看过寒烟姐姐和你的照片了.她的还可以.说说手感怎么样.”田琦还沒发现苏北有这个功能.简直就是一台移动空调.他手上传递的凉气.并非是简单的凉.很清爽.似乎都要把她的血液流速改变了一样.精神在慢慢恢复.

这个细节苏北也观察到了.心道.如果自己精通些医术.加上他的内气或许对田琦的病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就这样.潜水教练足足教了半个小时.众人才戴上设备上船.潜水还是有一定风险的.专业的潜水员对游客的要求比较低.一般都会警告他们不要潜的太深.不然肺活量和压强是受不了的.

噗通噗通……一个个游客下饺子一样栽入大海.

田琦让苏北靠过來.两人合了张影.随后田琦开大脚.一脚丫将苏北踹了下去.扣上自己的护目镜和呼吸器也跳了下去.

随着深度的增加.能见度开始降低.苏北双手扣住田琦.从护目镜中看到她兴致正浓.还有下潜的意思.看了眼气压.这已经是教练要求的普通人气压.

再下沉十米.苏北暗暗决定.在这个方面他想让田琦超过普通人一次.

下沉十米.海水变凉.视线降低.已经完全不能看到其他游客的影子.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下來.或者说世界被大海给覆盖了.这种异常的感觉连苏北都不曾体验过.沒想到一项运动居然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智.

田琦做了个手势.一上一沉.

苏北拽住她胳膊摇摇头.再下沉.自己沒问題.这丫头本來就弱.再被海水压强给压爆了.

呼吸器里田琦嘟着嘴.有些不开心.从下水时.苏北就发现田琦有些异常.田琦指了指自己的呼吸器.随后搂住了苏北的装备.两人隔着一层潜水设备.很平静的吻在一起.其实嘴巴和嘴巴之间的间隔绝对超过一分米.两人的眼睛静静的凝视着对方.

田琦已经满足了.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个要求.在这个不是吻的长吻中.又下潜了二十米.田琦忽然推开苏北.早已做好了打算一样.冷不丁的摘掉了呼吸器.

苏北脑袋轰的一声.终于明白了.田琦是想死在海里.來不及多想.苏北连忙去扣她的呼吸器.却发现管子被她扯断了.

苏北只好将自己的呼吸器摘下來.一把堵在田琦的嘴上.并不是所有女孩儿的悲伤都会写在脸上.这一刻苏北才恍然大悟.其实田琦一点都不高兴.

忽然想到早餐时刻.沈院长为女儿打包的药箱还有爱吃的零食.甚至还有一套裙子.苏北顿时流下了眼泪.沈院长知道女儿是來自杀的.

苏北好后悔被这对母女蒙在鼓里.之前沈院长不是沒有透露过.田琦二十岁之后.必须接受化疗之类的疗法.到那时.田琦的病症将会凸显.皮肤变白.头发脱落.

田琦装作美好了二十年.不想为了多活这一年半载让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她爱着大海.这里是个安静的地方.想永远的沉入海底.

沒有母亲愿意看着女儿自杀.沈院长走到这一步.不知道心中忍受了多么沉重的煎熬.这顿早餐.居然就是母女的诀别.上车前.沈院长的挥手告别.似乎是那么的沉重.

沈院长为什么不來送女儿最后一程.苏北想.沒有一位母亲能舍得看见女儿沉入海底.也沒有一个女儿有勇气此生不再拖累亲人.

咕噜噜.苏北呛了一大口海水.换做一般人.这种压强之下.早已冲破了五脏六腑.即便是他.喉咙也是一阵腥甜.

这样下去不妙了.苏北集中所有真气逼出体外.在两人周围隆起一个真空的椭圆.终于能够顺畅的呼吸了.这股真气环将海水隔离在外.像一个巨大玻璃罩.更像是个鸡蛋壳.两人是壳里的小鸡.

苏北摘掉田琦的呼吸器.“田琦.你听我说.给我一点时间.我绝对可以治好你的病.你不用死.真的.”

田琦拿掉呼吸器的一刻.就以为自己已经和这个世界诀别了.徐徐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以为是地狱或天堂.当她看到苏北后.又以为被救上了海滩.可是被苏北一语惊醒之后.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田琦惊愕的看着他.这种神奇的场景让她忘了死亡.太美妙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将她围住.外面的海水甚至泥沙和海洋生物都排斥在外.不用呼吸器都能够呼吸.

“听见我说话沒有.”

“啊.”田琦怔怔的看着他.“你也死了.对不起对不起哦……”

苏北噗嗤笑了.“你听我说.你真的不用死.”

“我……苏北对不起.我已经跟我妈妈商量好了.谢谢你给我的礼物.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怎么和这个世界告别.你给我一个最好的方式.”

“为什么.”

“沒有为什么.你也看到了.连我妈妈都无能为力.沒用的.做化疗只能多活半年.我是护士.但是我讨厌病床和消毒药水.我也不想让我妈妈每天以泪洗面的坐在我旁边.我喜欢童话.一个人能以这种方式安安静静的离开多幸福啊.”

“笨蛋.我说过你不用死了.相信我.我已经找到能治好你病的灵感了.刚才你说我是移动空调.我说沒办法跟你解释.现在我能跟你解释了.这是一种古武修炼着的真气.你來摸摸.”

苏北抓着田琦的手.让她触摸这个光圈.“你的血红细胞有问題.你自己比我懂对吗.只要我经常向你的体内注入这种真气.血液就不会凝固.甚至流的很舒服.你刚才有沒有感觉到.”

“嗯.”田琦有些懵懂.

“以后.我每个月都会用真气维持你的血液流速.让你比你生命中任何一个时刻都舒服.一年内.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一定会找到一个彻底治愈你的方法.田琦.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就算是给我个机会好吗.”

“真的可以做到吗.”

“绝对可以.我保证.”

这时候.真气维持的真空光圈在逐渐缩小.以苏北黄阶后期的修为.不可能再做出同样的东西來.带着田琦朝海面上潜去.

田琦母亲就是医学专家.她不会相信一个外行人对白血病患者的安慰.只不过.经历过今天后.苏北所创造出的神奇.根本超越了医学能够解释的范畴.

当视线渐渐变得明亮时.距离海平面已经很近了.田琦忽然说.“哎呀.那我刚才亲你那下岂不是白占便宜了.”

“哈哈.又不用你负责.傻丫头以后别做这种事了.等着我明白吗.”

“嗯.”田琦纵使是不明白什么是古武.但刚刚经历的奇迹.让她重新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田琦的自杀和王海洋的那种精神抑郁自杀是不同的.田琦母女的决意更像是一个病人服用安乐死.一旦还有治疗的机会.沒人愿意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