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灵慧玉润的白画扇/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喂喂.说够了沒有.是不是以为老子在跟你们闹着玩.呵呵.我知道你们都是有钱人.我惹不起.不过……”刀疤男满目戾气的抓过一个女人的头发.“女的带走.男的全部宰了.黄毛.带人去拿钱.这些王八羔子一块表就好几百万.”

黄毛獐头鼠目的看着这些一辈子都不可能接触到的美女直流口水.可事与愿违.可能是这伙杂鱼的颜值和品味太低.也可能是这些站在金字塔顶尖的青年就沒看得起他们.

“大哥.日了.这些女人不动弹啊.”

“打.打不走的就捆起來扔进海里喂鱼.”刀疤男企图用这种暴虐的气息.让他们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这杀人犯当的.完全被人忽略.沒有任何存在感.

依然沒人动.黄毛一把砍刀架在一个雪纺连衣裙女人的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动了刀子他们还是不怕.在女人曼妙身姿和不可侵犯的气质面前.他就像个小丑.

刀疤男真的气急败坏了.用匕首逼着一个白家女孩儿的脸.狰狞恐怖的说道:“老子今天就在这里开开荤.放心我一定让你叫的死去活來.”

白家子弟是不可能向这种垃圾屈服的.哪怕是死.说一句求饶的话.都玷污了这个家族的名誉.

田琦悄悄告诉脸色苍白的尹信惠.“不要害怕.苏北不会让我们受伤的.”

尹信惠的汉语并不是很好.低声说:“他到底是谁.”

“哎呀.别看他挺冷酷.其实好热心的呢.”

白宝林几个人还在抵御苏北.终于有人开口了.“苏北.谈个条件.”

“不好意思.你沒资格.”苏北淡淡的说.

“我给你一百亿.杀了我们.”白宝林沉声说道.

另一个白家青年道:“但是.这些垃圾必须放了.我们不想死在杂鱼的手里.更不想用他们的命來谈什么报仇.白家的人就算是死.也要站着.”

“一百亿.”

“放了我们.”

“你他玛说谁是垃圾呢.”

听到一百亿的天文数字.正群饿狼狂笑不止.就算你们是有钱人.当自己是比尔盖瓷呢.一句话就是一百亿.

刀疤男的用砍刀的刀背敲了两下苏北的头部.狂笑道:“他叫苏北.哈哈.还放了我们.哎呦.我求求你.你杀了我好不好.”

苏北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微笑.“只有一个条件.带我去那座房子.”

苏北的手指向岛屿的半山腰.那里有一座寺庙式的古刹.这个充满灵气的岛.不可能沒有别人.

白家子弟沉默了半晌.终于有人开口说道:“我可以替你通报一次.至于见不见你.我不能保证.”

“成交.”

“沒有批准.你必须在山下等消息.”

“无所谓.不过我不喜欢等太久.”

“请.”白宝林头前带路.

刀疤男一伙杀人犯都傻眼了.什么情况.是我们在抢劫你们.难道看不见吗.这种无视的侮辱.让刀疤男终于忍不住了.

“给我砍.”

白宝林等人继续朝船下走去.只会考虑苏北的条件.不会顾忌这些乌合之众.他们高傲的确实很过分.甚至以踩过杂鱼走过的路为耻辱.

一把半米多长的砍刀劈向白宝林的脑袋.吭哧.刀刃被一只手抓住.

苏北猛地一回头.眼角闪过一丝寒芒.血腥的看了黄毛一眼.“滚.”

“妈呀……”黄毛丢下刀.往后踉跄了两步.正好撞在老大刀疤男的怀里.

刀疤男一脚把黄毛踹开.“你个废物.他妈的.太嚣张了.全给我宰了.别耽误太久.把棒子国那个女明星给我带上.”

刀疤男走到苏北面前.还未开口.正要抓着苏北的头发.苏北的提起的手掌就拍了过去.这一掌比刀还快.齐刷刷的砍断刀疤男的半条胳膊.

几秒钟之后.刀疤男甚至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一瞬间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的胳膊就沒了.连疼痛都是看见血淋淋的胳膊才感觉到的.

对于这种场面.白家子弟见怪不怪.能让白玄烨注重的人.肯定是个杀伐果断的高手.但是对于尹信惠这类徘徊在世界时尚高端领域的普通人.则显得太过于血腥和无法理解了.

“给我上.”刀疤男痛苦的捂着自己飙血的胳膊.无论是他还是旁观的小弟.根本无法相信人的手可以砍断胳膊.

苏北见白家子弟已经下了游艇.不再多耽搁时间.左手还握着黄毛的砍刀.微微用力.咔嚓一声.生铁铸就的砍刀被折断成零星的碎片.这些碎片抖手而出.辐射到四面八方.那些纠缠女人们的、追逐白家子弟的、攻击苏北的.十几个人顷刻之间停止了正在做的蠢事.木讷的站在原地.

游艇和小岛终于恢复了平静.

刀疤男缓缓的回过头.用手捅了捅身后的兄弟.“你傻了.快点……”

咣当.一个杂鱼倒地.当刀疤男再看向其他人时.每个人的眉心都沁出一个红点.仔细看就会发现.正是苏北捏断的刀片.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杀了所有的人.沒有回头沒有转身更沒有移动.

如果说白家子弟相信苏北很厉害.可是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还是足够震撼到他们.除了白玄烨外.苏北是他们见过的人中最厉害的.当然.厉害的人指的是古武高手.不是这类杂鱼.

反观田琦和她旁边的非白家人的富家子弟们.今天的经历会让他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任谁都看得出來.苏北根本沒有认真.这点实力不过是表面.

尹信惠想到白天的事.苏北到了这个私人岛屿.并沒有耀武扬威反倒是和田琦找了个海边角落借宿.如果不是她主动邀请.苏北也不会登船.

既然是与白家平等对话的男人.这点器量还是有的.尹信惠知道华夏国是个神奇的过度.这里看到的人和事是在棒子国所无法经历的.

苏北并不是多鲁莽.这些人从登上这艘游艇时.就已经死了.苏北不杀他们.白玄烨会杀他们全家.一定程度上來讲.苏北是在行善.给他们个痛快的.

坐落在半山腰的山庄庭院.这里不禁让人想到唐代大诗人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空气中有淡淡的桂花香味还混合着上好的紫檀香味儿.回廊里有个正在弹奏古筝的女孩儿.在院子墙角有一个竹节搭的竹子取水管道.山泉的涓涓细流从竹筒里流出.伴随着古筝的声音.静谧的让人心灵空澈.

白画扇呆呆的坐在竹节水流前.冷淡的不像这个世界该存在的人.倾城的容颜却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雪一样的女子.

“二小姐.苏北要见您.”白宝林已经恭候很久了.这是他第五遍重复这句话.

实际上.白宝林也是这个百年贵族大家的一份子.在白画扇面前.却不得不低眉顺眼.

白画扇随身的女孩儿递上來一张苏北和柳寒烟的合照.指了指苏北的头说:“他.”

实际上.白画扇睡着了.并不是在沉思什么.

“二小姐.苏北在山下.”女孩儿又轻唤了一声.

白画扇灵慧玉润般睁开双眼.在苏北的照片上扫过一眼.“你觉得呢.”

“我……”白宝林干咳了一声.“刚才岛上出现一伙绑匪.险些杀了我们.是苏北出手相助.所以……”

“就是说.他必须要见我了.”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堂妹让白宝林也很无可奈何.就算是堂哥白玄烨來了.白画扇还是这个态度.

山脚下.苏北随身带着田琦.而田琦又误打误撞和尹信惠结成了患难之交.沒人愿意在死了一堆人的游艇上逗留.所以她也跟随田琦來了.

一条石板路直通山上.苏北驻足凝望着.他是个古武修炼者.而且进入了黄阶的最后阶段.首次这么靠近岛中的这座陡峭山峰.那股沁人心扉的灵气已经越來越强烈了.

苏北隐隐感觉到.这股灵气并不是來源于什么灵草和灵石.或许是一个山洞.或许是一条小溪流.也或许只是山上的古武修炼者.

想不到白玄烨居然能找到这么一个风水宝地.在这里修炼古武何止是事半功倍.他对白玄烨的实力越发的摸不透了.玄阶中期.这是苏北给白玄烨做出的评价.

“苏北.你觉不觉得山里比海边还冷.”田琦拉着苏北的胳膊.山上太黑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在月光下的阴影分外让人觉得恐怖.

苏北把外套脱下來.给田琦裹上.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尹信惠.她侧耳聆听着山上的古筝音乐.

“苏先生.我一会儿能不能和你一起上山.这种音乐我在首尔听到过一次.太让我难忘了.所以我才來到华夏.在山下等了三个月.还沒有见到弹琴人.”尹信惠看得出來.那些白家子弟沒资格领自己这个外人进山.但是这个男人一定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