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风水珠/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等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石板路上出现白宝林的身影.

“苏北.不好意思.按照白家的家规.外人是不能进山的.少主人说不需要你找她.改日定会相见.”

这个结果在苏北的预料之中.他也不想进山了.有些事情并不是光明正大就能解决的.这山里面一定有一种宝物.是古武高手穷尽毕生精力所追求的东西.

几人回到海边.尹信惠得到白宝林的答案后有些失落.她在首尔听过某个女子弹奏古筝.一直追到华夏江海市.却不能见面请教.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沒有任何意义.刚好苏北要回大陆了.就告别了白家子弟.

白家人目睹苏北离开后.第一时间当然是联系白玄烨了.很不凑巧的是.白玄烨现在身处外地.短时间内回不來.不过为了加强岛上的警戒.调动了一个单兵作战能力超强的特种分队悄悄驻守在小岛周围.当然发生什么事情白玄烨都不想惊动妹妹的.

作为一个古老的华夏世家.家族成员之间即便是远亲但家族荣耀感都很强.也正因为这股凝聚力.使得他们和那些所谓的豪门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苏北开着刀疤男的快艇.按照导航返回黄金海滩.这座小岛其实距离大陆还是挺远的.至少有二百多海里.加之江海周边的群岛密集.如果沒人带路.确实很难找到那座小岛.

第二天凌晨.苏北才把船停在岸边.不过他沒打算回去.有些事情是要偷偷摸摸去做的.

“尹小姐.这是我车钥匙.麻烦你把田琦送回去.不要让她在外面逗留.也不能吃任何东西……”苏北见这个韩国美女不太明白.低声告诉她.“我并不是不相信你.田琦比较特殊.她有白血病.走路时间长了淤血都不能散.更不能吃外面的东西.”

“啊.”尹恩惠朝着田琦的方向瞥了一眼.

“另外.你刚才说想见一个弹琴的.如果你不急着回国的话.可以在江海逗留一段时间.肯定有机会见到他的.”

“太感谢您了.只要能见到弹琴人.我愿意等.哪怕一年十年都可以.”尹信惠知道弹琴的是白家子弟.所以投靠白宝林.可是在游艇上等了几个月仍然沒有消息.

“举手之劳而已.”苏北摆摆手.低声说:“田琦问起我來.就说我有事回公司了.不要向任何人透漏我去了哪里.”

“好的.我明白.”尹信惠接触到白家的外围圈子后.就意识到了一点华夏这些隐秘的家族在一定程度上比她国家的元首还要隐晦.

目送着尹信惠开车离去.苏北找船工重新加满了油.吃了点东西.一直到下午海面上起了浓雾才出发.

沒错.苏北打算偷东西了.偷白玄烨的东西.昨晚白宝林开出一百亿天价只求一死.苏北要偷的这个东西比那些白家子弟的脑袋还要贵.

几个月前苏北在宁兴药山买下楚婕的那颗三生灵草.他在山下就能感觉到淡淡的灵气.可是这座小岛上的灵气.是那样的特殊.甚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天黑后.苏北关掉了马达和灯.他知道出了昨晚的事情后.白玄烨肯定加强了岛周围的警戒和暗哨.

苏北是抱着拼死的决心來的.哪怕白玄烨在.也会搏一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么一想后.苏北潜入了海水表面以下十几米的地方.凭着直觉朝小岛的方向游去.以他黄阶后期的真气.在海水里进行内呼吸还是可以的.

普通人能憋气两分钟.苏北在这种消耗体力的运动中.也能一口气憋半个小时.感觉到体力有些不支的时候.苏北悄悄露出水面.在黑暗中.看到近滩处有两艘隐蔽的小船.稍稍喘了两口气.再次下潜.

苏北这次登陆的地点选在岛的后方.那里悬崖峭壁.可以借着山石的掩体潜入山里.

山里确实阴寒异常.山谷里淌出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山崖倾斜到海里.苏北的神经绷的很紧.如果这里有高手的话.哪怕自己泄露出一点真气.都会被对方捕捉到.

远看小岛不大.那是因为以大海为参照物.可是行走在其中.山高林深.甚至是危机四伏.别说是遇见高手.几米长的蟒蛇.苏北已经遇到第二条了.

这类动物都是有灵性的.无论多么凶猛.只能在山林中.却不敢靠近山腰的那处庭院.

约莫半夜一点钟.苏北纵身一跃跳进了院子.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果然就是这里.

在院子东南角有一口长流水的泉眼.上面搭建着竹节.将山上倾斜下來的溪水引到这里变成活水.

其实与其说是泉眼.不如说是人工做的假泉.用青石板围成的一个石堆.冷澈的泉水流涓涓不断的冲刷着“石盆”.而在石盆正中央就有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苏北所感受到的灵气.就是这个珠子所散逸出來的.

苏北伸手把珠子取出來.放在手里凉凉的.周体环绕着沁人心肺的灵气.原來.不是这座岛怪异.而是这颗珠子的问題.

突然.房子的木门咯吱一下被人打开了.苏北一个闪身.匍匐进庭院的回廊中.从木棱栏杆观察院子里的动静.

一个白裙女子慵懒的走到院子里.舒展了一下筋骨.坐在竹椅上发呆.她的视线静静的看着那口泉眼.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苏北皱了皱眉头.不是因为这是个高手.而是觉得这女的有点面熟.但是搜肠刮肚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苏北暗想.这个女人一定就是白玄烨的亲妹妹白画扇了.他听叶凌风说起过.

只是白画扇实在是太怪了.一个古武修炼者追求的是清心寡欲沒有错.但是她的身上始终有一种愁怨.时而轻叹一口气.时而冥思苦想.

一分钟.两分钟.苏北有些藏不住了.他知道这女的一定是发现了他.是福不是祸.干脆从回廊里走了出來.

听见苏北的脚步声音后.白画扇徐徐抬起头.四目相对两人相顾无言.有的时候感情就在一刹那之间便注定了沧海桑田.

白画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走到井边.卷起衣袖.用手一抹.银铃般的声音冰冷的响起.“你偷了我的风水珠.”

苏北笑道:“不能说是偷.只能是拿.沒人证明这东西就是你白家的.”

“这么说你就是苏北.”

“呵呵受宠若惊.连白小姐都知道我这种小人物.真是惭愧.”苏北在警惕她动手.很奇怪.他能判断出白玄烨的实力水平.但是白画扇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來自强者的威胁.越是这样.苏北心里就越沒底.毫无疑问她是个古武修炼者.但是却看不透她的实力.

凝视着白画扇水灵的眸子.叶凌风说得对白玄烨的妹妹确实很漂亮.当然漂亮的女人苏北沒少见过.只不过修炼古武的女子身上有那种超脱的气质.这是绝无仅有的.

沒有理会苏北的卑鄙手段.白画扇只是觉得怪异.淡淡的说:“这颗风水珠被我的真气封存.凭你是什么级别的高手.也感觉不到异常.你是怎么知道珠子在这里的.”

苏北冷笑道:“封存.实不相瞒.我在山下就感觉到了.很困难吗.”

“不是很难.是不可能.”

白画扇紧皱黛眉.苏北误入小岛.甚至要见她.这些都无可厚非.只不过.她实在无法理解苏北为什么能找到这颗珠子.

白画扇思索了很久.终于站了起來.绝代有家人.幽居在空谷.

苏北后退一步.暗暗提起一股真气到手掌上.

“你让我很惊讶.”

白画扇清扬走來.无论是气质还是体态.都不禁让人想到曹植洛神赋中对仙女的描述.“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传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一瞬间苏北失去了力气.他扪心自问自己不是个好色之徒.只是白画扇给他的那种忧郁的感觉.让他心里有些发酸.

苏北又退了三步.他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却真的情不自禁的后退了.

我认识她.一定认识.苏北笃定的暗道.

白画扇停住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平静的说道:“你走吧.这座岛上有三名实力和你一样的黄阶后期高手.五分钟内.你沒有离开.他们会杀了你.”

“你……”

“我对这个珠子沒兴趣.不过.白玄烨会不会找你麻烦.是你们的事.”

“多谢.”

苏北吓了一跳.这地方真不是胡來的.三个黄阶后期高手碾死他跟玩一样.

苏北身形一闪.跳出了院子.几乎是以亡命的姿态奔袭下山.

而院子里的白画扇虚脱的坐在地上.眼角含着泪花.十五年來.她一直在发呆.好像记忆中有些东西被遗失了一样.她现在终于想起來了.

白画扇并不记得苏北的样子和名字.但是.能够发现风水珠的人.无论经过怎样的沧海桑田变迁.只有一个人.

只不过.苏北不记得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