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视着璀璨的夜空.星光洒在庭院里.白家人早已经习惯二小姐的天然呆.她总是发呆.一呆就是一天甚至几天.

白玄烨认为妹妹是走火入魔.沒人知道白画扇其实是失去了童年记忆.她每天都在想.唯一让她感觉到熟悉的就是苏北抢走的风水珠.

风水珠.是一个古武家族历代的修炼宝物.凝结了先人的光辉灵气.但是并不是任何古武高手都能利用到这颗珠子.白玄烨不能.白画扇也不能.

只有风水珠的真正主人能够和珠子融合.风水珠也称金丹.古武修炼到玄阶后.丹田内会自然结丹.所以玄阶和黄阶是天壤之别.可不是普通的升级问題.

这么多年來.白玄烨一直用各种方法.企图用这颗风水珠将他玄阶中期的水平提升到后期.但这是无用功的.

风水珠能认主.它的主人就是苏北.

以珠辨人.白画扇已经知道苏北是谁了.十五年前华夏五大家族之首苏家的后人.只不过树大招风盛极必衰.这是天理寻常的定律.十五年前的某个夜晚.苏家满门灭绝.沒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在其他四大家族弹冠相庆的时候.只有少数有识之士会搬出一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白玄烨也坚信.这个世上一定还有苏家的后人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隐藏着.沒想到居然是苏北.

让白画扇伤心的是.苏北居然不认识她.就算是斗转星移天崩地裂了.你也不应该不认识我.

那年春天.六岁的少女孤独的坐在花园的假山下.在家族的熏陶下她比普通孩子更加懂事.那天.两个名贯华夏的家族正准备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联姻.

生长在大家族下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一辈子的命运.家族为了巩固家族的根基.决定将学习成绩最好品貌最端庄的少女和另一个还是小屁孩的男生订亲.以获得对方家族的支持.

少女不敢违背家族的意愿.泪眼汪汪的躲在假山下哭泣.她能听见客厅里大人们谈笑风生指点江山的声音.少女忽然痛恨起那个小屁孩起來.她连见都沒见过.就要注定以后要嫁给他.

“所以说.我最讨厌女孩子了.哭哭啼啼的羞不羞.我警告你.再让我看见你流鼻涕.信不信我把你扔湖里.”

少女一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小男孩儿站在她身后.穿着一件很傻的白色短袖.刚刚好像在爬树.衣服已经破烂不堪.额头都摔青了.一张嘴.少女就笑了.因为他是个豁牙子.

就这样.两个少年认识了.最简单的友谊.但绝对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少年在少女家的后院墙角挖了一个洞.每天放学都会从洞里爬进來跟她玩.少年每次來都会给她带來各种家里禁止的小玩具.弹弓橡皮糖之类的.而少年每一次走.少女都精心的将墙角的洞遮盖起來.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少女的家族被人救了一关.家里的大人们每天都很开心.很少再提起那桩婚姻.

直到有一天.少年一如既往的爬进來.花园里的杏花开了.满园清香扑鼻.两个孩子无忧无虑的追跑打闹.将树上的杏花摇了一地.终于累了.两人躺在洒满粉色杏花的草坪上.

少年的两颗门牙居然露出了一块白.他换牙成功.少年叹了口气告诉少女.以后不能经常來找她玩了.因为他偷听到家里面给他娶了一个媳妇.

少女嘲笑少年傻.那不叫媳妇.等人长大成年了才可以结婚.肯定是大人故意吓唬他呢.说到这里.少女忽然坐了起來.她回想起两人初次见面的那一天.一字一顿的问少年姓什么.少年说姓苏怎么了.

少女直到这时候才明白.原來他就是苏家的人.那天少年爬洞离开后.少女沒有遮挡洞口.被家里的园丁看到.用混凝土将洞重新封上.

自此.少女再也沒见过少年.院里的杏花凋谢.结满了青杏.杏子变红.然后冬天的第一场大雪到來.

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少女蹑手蹑脚的來到父母房间外.听到他们的对话.

“不会满城风雨.已经有人出面将事情掩盖过去.从此燕京再也沒有苏家.”

“哎.繁华之时苏家的人怎能想到日后的瓦解冰消呢.”

“老人和孩子一个不剩.”

“放心.沒人知道画扇和苏家孩子联姻这件事.否则我们也难辞其咎.”

少女战战兢兢的离开房间.她从哥哥白玄烨口中得知到一个结果.华夏第一家族苏家一夜之间被人灭了.连一只苍蝇都沒飞出去.

少女哇的一声就哭了.小小年纪的她还不理解什么叫一个转身就是一辈子.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让家丁把狗洞堵上.连续发烧三周.等少女再醒过來的时候.就变成了天然呆.

她每天都在想.随着时间的推移.纯真岁月的记忆在她心中留下了抹不平的阴影.

她长大后明白了一些事.也知道苏家的古武风水珠在那个灭门的夜晚.被人偷走了.偷走的人是谁.天下所有的古武修炼者都在找.只有少女明白.那颗珠子被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偷去了.男孩儿的名字就叫白玄烨.

而那个给他摇杏花的少年姓苏.生死未卜.

白画扇并不是呆傻掉了.这么多年來.她始终在想一个问題.如果那个春天.她沒有堵上家里院子的洞.少年正常來找他玩.会不会免遭一劫.

至于白家后來发生的事情.白画扇已经木讷了.童年的记忆本应是一场梦.但对白画扇來说.她现在经历的事情才是一场梦.童年的记忆才是真实的.

经历了幼年的悲喜往事.白画扇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优秀不一定是好事.正因为她在同龄人中太过于出类拔萃.才会被选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如果她像现在这么平庸呆滞.或许就不会这么痛苦.

再次见到苏北.已经过去了十五个春秋.燕京的杏花谢了十五次.下了十五次第一场暴雪.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白画扇兄妹两人.一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另一个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幼年时期的白玄烨在同龄人中就崭露头角.只有白画扇知道这个哥哥是多么的强.在那种环境下.别人血洗了苏家.他居然能潜入苏家的密室.将风水珠偷出來.

成年后的白玄烨.是白家的代表人物.与迂腐的家族秩序格格不入.终于带着他们脱离了白家來到江海.

白画扇对哥哥的感情不深.可是如果白玄烨沒有偷出苏家的风水珠.她今天就不会认出那个给她杏花童年的少年.

迷雾的大海中.苏北一口气游上快艇.他现在必须找个地方躲起來.丢失这么个宝贝的白玄烨一定会像条疯狗一样.

让苏北唯一庆幸的是.他最开始饶了白家子弟一命.他很了解白玄烨.这种人是不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手的.哪怕是威胁.

所以苏北不打算回家.带着风水珠暂时躲起來.等他搞明白这玩意怎么用后.实力大增.再回到江海就不怕白玄烨了.

开着船.苏北一直在回想白画扇.到底在哪里见过她呢.一定见过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让他有些心酸.却怎么也想不起來.

苏北在猎鹰长大.在记忆中.队长从未告诉过他自己从哪里來.每天学习古武.各种格斗搏击知识.甚至还有枯燥乏味的导师.

苏北只记得小时候他体质很弱.每天都要喝中药汤子.队长说这是救命的药汤.一顿不喝会掉小鸡鸡的.

苏北对中药有着特殊的感情.后來开始大范围的接触中药知识.直到几年前.苏北才研究透了小时候喝的那味中药的构成.

可毕竟是小时候喝得药.光凭口感记忆不会准确.研究來研究去.苏北觉得自己是误入歧途.因为这味药不治疗任何病.如果有什么功效的话.只有副作用.那就是让人失忆.

让自己失忆.这是不可能的事.毕竟是童年喝得中药.苏北不再那么执着.专心的联系古武.后來队里來了个女人叫柳寒雪.寒雪姐是非常照顾苏北的.不仅是寒雪.队里的每个人都很宠着苏北.

在一个渔村.苏北弃船登岸.

事实上.苏北多虑了.

他不记得白画扇.但是白画扇认出了他.

苏北无关紧要.但如果让天下人知道苏家的人还活在世上.又是腥风血雨.所以.她不会把丢失风水珠的事情告诉白玄烨.

也是从这一晚开始.白画扇很少再坐在井边看那颗珠子.

白画扇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让岛上的白家子弟颇感奇怪.

天一亮.白画扇就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小洋装.和随身的两个女孩儿去了江海市.她想知道苏北到底在江海搞些什么东西.虽然过了很多年.为什么一点都记不起我了.

“二小姐.苏北结婚了.这个女人就是他老婆.”

白画扇瞥了眼苏北和柳寒烟登上新闻头条的照片.淡淡的说:“柳氏集团.今天就去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