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江湖气/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连夜弃船走陆路.飞机是不能坐了.在江海市郊区二手汽车市场买了辆破车.刚开出宁兴市就被交警拦住了.干脆连车也给扔了.

辗转了两天.苏北來到闽西省的一个山区.期间只给周曼打了个电话.家里和公司沒有什么异常.

如果苏北是玄阶中期的实力.他肯定不会逃跑.这次抢了白玄烨的风水珠.苏北打算至少先把实力提升到玄阶初期再做打算.

古武提升实力不仅需要真气的积累.沒有达到这个机缘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苏北了解的范畴之内.至少还沒有人达到天级.国内倒是有几名地级高手.却只是传说.而且这种人一般都隐居起來了.

苏北的注意力便放在这颗风水珠上面.这东西所蕴含的灵气.绝对超过苏北本身所具有的真气力量.可是让他不理解的是.白玄烨为什么不消耗掉这个宝贝.反而放在那里等着别人偷呢.

他有些担心这里面有诈.这珠子到手的过程太简单了.还有那个白画扇更奇怪.她的实力至少不比自己低.何况当初山上还有别的高手在.如果一起围杀他的话.绝对逃不出那座小岛.

苏北打算现在这个闽西小县城下车.顺便打探一下白玄烨的虚实.再做进一步的决定.

小地方正好.苏北巴不得在僻静一点的地方修炼.闽西的山区才叫山区.绵延起伏.孤峰峭壁更是常见.有些原始山区是人类至今还未涉足过得.当然.苏北不会武断的这样认为.古武修炼的后期就讲究清心寡欲.而提升真气的灵草也大抵长在这种沒被污染的地方.

天色渐渐黑了下來.苏北沿着一条土路继续往山里走.他听到山路后面有汽车的声音.打算站在路边问问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哪里.

果然.沒过几分钟.一辆白色皮卡一路颠簸狂奔过來.苏北刚要伸手.便意识到了危险.连忙从路边闪开.

嗖的一下.山路太窄了.皮卡擦着苏北的一脚尖飞驰过去.

草.苏北暗骂了一声晦气.就算你不拉我.也不能往我身上撞啊.

“哧.”

皮卡蹿出十几米.司机似乎良心发现.拿着一个手电往车祸的方向晃去.看到苏北迎面走來.似乎才松了口气.“你沒受伤吧.”

“我应该说有事.还是沒事.”

苏北注意到.这个中年男司机的手里可是拎着一把很厚的柴刀.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自己受伤了.是打算要给自己补刀吗.这种山区.如果被撞伤再挨上两刀.等警方发觉尸体的时候.恐怕早已经腐烂了.

中年司机并沒有因为苏北的抵触而放下刀.这种山区.沒有一点防身武器.沒人敢贸然下车和陌生人交流.

皮卡副驾驶还有一个女的.长得很漂亮.只不过也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神情很刚毅的看了苏北一眼.她的外套露出一个黑色枪托.

苏北弹出两根烟.跟中年司机点上.“师傅.能不能搭你两步车.”

“这……恐怕不太方便.你现在往山谷外走.步行一个多小时应该能到县里……”

“我就是从县城來的.”

“一个人.”司机警觉的看着四周.

“当然.”

这时.车里的成熟女人说话了.“让他上來吧.别因为这种小事耽误时间.”

苏北谢过两位.刚坐上后排座位.黑糊糊的枪筒已经对准了苏北的脑袋.“举起手來.”

中年司机将车开起來.山路的路况不好.只能全神贯注的开车.不过从沒有松开另一只手的大柴刀.

苏北叼着烟头笑了笑把双手举过头顶.女人在他的腰上和怀里搜查了一遍.似乎在找枪.

这女人刚杀过人.苏北知道.身上有死人的味道.

不过.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在意别人的故事.苏北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外面的世界.不知道白玄烨布下了什么天罗地网等着他.

车子越往山里走.路况就越发的变差.如果不是这辆皮卡的性能好.普通的轿车几乎是寸步难行.

“九妹.手机有信号了吗.梁子他们怎么还沒來电话.”司机问.

“还有多远.”

“半小时就到六排房.”

“一会儿我先下车.有意外情况.你带着东西先走.”被称为九妹的女人说.

司机回头看了苏北一眼.言下之意这家伙怎么办.

苏北给两人确实带來了危险性.首先.这深山老林平白无故迸出一个人來.不是胆子肥吃饱饭撑的二傻子.就是个亡命之徒.其次.两个手上还沾着鲜血的过來人.当然感觉到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戾气.

苏北心无旁骛的看着窗外的大山.即便他穿越过丛林深涧.对这种大山也有种莫名的敬畏.

“不用担心我.随便找个僻静的小村子把我放下就行.”

那个有些英气的九妹轻哼了一声:“怕了.”

“有点.”

九妹不再多问.人之常情.她知道苏北下车后会第一时间报警.不过.警察來到这里至少是明天中午.

这一路上.苏北也大概了解到两人的來路.他们在逃命.怪不得车开得这么狠.

男司机试图打探苏北的底:“朋友不是本地人吧.”

“坦白的说.我都不知道这是哪里.只知道是闽西省.”

两人面面相觑.这人脑袋有病吧.

九妹道:“如果你不是迷路了的话.一定是在逃命.”

“你们又何尝不是呢.”

“放肆.”九妹的枪再次对准苏北的脑袋.

有沒有杀机.苏北一根汗毛都能感觉到.对于这种江湖气息很浓的女人看都不看一眼.不过还是很满意.他们沒有对一个陌生人下手.

司机示意九妹消停一会儿.保持警戒这个小伙子并不像敌人.“小伙子.你是哪里人.”

“华夏人.”

司机淡笑一声.知道苏北也怕他们出卖了他.“我有言在先.并不是我们不拉你.情况紧急而已.前面只有一个村子叫六排房.里面的村民都很淳朴.如果你是在躲避仇杀的话.是个好去处.”

“谢了.”苏北觉得两个人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辈.否则即便撞了自己.也不会冒险问自己的死活.

苏北的身上连手机都沒有.不是丢了.而是故意扔了.扔在海里.只记住了柳寒烟几个人的电话号码.

手机这种东西有利有弊.前一阵子遇到的国安的小李琳不就是具备这种本领吗.索性身上还有张卡.足以支持他做一些事情.

漆黑的夜.只有这辆颠簸的车.灯光照在前面的路.路就是山.山里还有路.体制稍差一点的人.早就晕车了.

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中.车子颠簸了半个多小时.前面出现一座靠山的小村庄.总计沒几乎人家.有一家亮着灯.

司机把车掉头停在路边.以备不时之需.这些都是常年积累下的江湖经验.

“九妹.还是你留在车上.我先过去看看.”

“还是我去.”

“别挣了.刀山火海都过來了.还怕什么.”司机给九妹使了个眼色.还是让她不要放松对苏北的警惕.

司机进了亮灯的院子.九妹又要观察同伴的安慰.还要警觉苏北耍花样.

砰.一声枪响.打破了小山村夜晚的宁静.不过这巨大的枪声在这绵延的大山里是微不足道的.

“坐着别动.”九妹蹭的跳下了车.

九妹刚下车.便意识到事情不妙.从山坡上突然冲下來几个人.接着就是狼狗狂叫的声音.再一转头.村里的灯全亮了.乌泱泱的一堆人冲了出來.

“哈哈.董爷沒算错.你们果然是自投罗网來了.”一个彪形大汉拎着被子弹射穿大腿的司机.狠狠的将他踩在脚底下.

九妹目光中闪过一缕仇恨的目光.“梁子.你敢出卖我.”

“识时务者为俊杰.何谈的出卖.看在你这么多年來很照顾兄弟的份上.把东西交出來.我饶海哥一命.”

“做梦吧.就算我阿九今天死在这里.也要除掉你这个败类.”

九妹举起手枪.飞快的扣动扳机.梁子似乎知道九妹是个快枪手.连忙躲在一个小弟的身后.

很可惜枪沒有响.九妹懊恼的看了眼枪.无名指在枪托上一弹.心里咯噔一下子.

苏北尴尬的把弹夹递出來.挠挠头.“不好意思.在车上不小心给你掉包了.”

“你.”九妹早料到这小子有问題.

“怪我吗.谁喜欢被人用枪指着头.还给你.”苏北将弹夹扔了出去.可为时已晚.山上的人已经将他们彻底包围.无数把枪对准这辆皮卡.

两名精壮的男子下了九妹的枪.一低头.车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梁哥.车上还有个小子.”

“谁.”

“沒见过.”

梁子确定九妹沒枪后.才走了过來.一脸阴笑看着九妹.“九姐.这可不能全怪我.董爷给出一个我无法拒绝的价格.对了.董爷让我转告您.只要把东西交出來.并且做他的小老婆.他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

“啐.”九妹一口口水吐在梁子的脸上.

梁子的笑容在脸上抽搐了两下.扬手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抽了过去.“我叫你一声九姐是看得起你.不识抬举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