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朋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妹刚要挣扎.已经被其他小弟给架住了两条胳膊.凭她怎么挣扎也不可能斗得过这些人.

梁子看了眼淡定自如的苏北.“你是谁.”;

“一个路人.”苏北还是很客气的递出一支香烟.

“呵呵.还真他妈有不怕死的.老子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梁子一巴掌打掉苏北的烟.拽开车门.

苏北不请自到.跳下皮卡.“做什么生意的.”

“哈哈.”听到苏北的问答.梁子捧腹大笑.转头对他那班穷凶极恶的兄弟说:“瞅见沒有.这很可能还混进了一个条子.”

“条子.”被困住的九妹也怔了怔.仔细想來苏北能盗走他的弹夹.肯定不是一般人.可是县上那几个条子大家都脸熟.难不成是新调來的.还是说他掌握了什么线索.

不管苏北是不是他们口中的条子.在众人看來单枪匹马就想來办案.除了警校刚毕业的菜鸟.智商超过十的菜鸟都不会做这种事情.

“九妹.你什么时候堕落到和条子合作的地步了.看來你们是真的认识.我给你个面子.送他一个痛快的.”梁子把枪拉上保险.突然举了起來.“别他妈跟我装蒜拖延时间.想吞掉老子的货.你还嫩点.”

苏北侧目瞥了他一眼.镇定自若的握住梁子的枪筒.“你说的对.多说无益.有什么问題我可以单独问这两位朋友.”

“去死.”咔.梁子扣动扳机.

奇了怪了.今天双方的枪都不太听话.又沒子弹.

梁子低头看了眼枪托.刚一抬头.眼前一花.砰的一声.被苏北按在皮卡的机器盖子上.

苏北撬开他的嘴.手心转动着一个筷子长短的弹夹.直接从梁子的嘴巴贯穿到后脑勺.瞪着眼珠子气绝身亡.

目睹这惊魂的一幕.整个村子的匪徒都安静了下來.

太快了.好身手.九妹心里由衷的赞叹.不管他是不是条子.这份实力确实有资格单枪匹马來这里.

“玛的.梁哥死了.毙了他.”

话音刚落.苏北化作一道黑影.闪身來到就沒身边.一手将九妹按在地上.一个连续的侧踢.快到肉眼无法捕捉到.

砰砰砰.这还真不是一伙儿普通的小混混.看來这是两个做某种非法生意的犯罪团伙.只不过这几个人顷刻之间被踢出几米开外.有的掉进沟里.有的挂在树枝上.如果是白天这个场面一定非常震撼.当然白天他们也不可能捕捉到苏北的身影.

解救了九妹后.苏北沒做任何停留.脚尖一挑.从地上勾起一把枪.单手握枪.用最快的速度打光一梭子子弹的同时.周围一圈匪徒应声到底.一枪一个.如果现在验尸的话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是正中眉心.

“别动.再动我就杀了他.”一个光头意识到这样下去小命难保.现在已经不想要货了.保命才是真的.

“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素昧平生.不用赶尽杀绝吧.”另一个男人注意到苏北手里的枪沒有子弹了.他一秒前萌生出一个射杀他的念头.可随即又胆怯了.

“这样吧.货和人你们带走.梁子随便你们处置.虽然你伸手很不错.但是和董爷过不去.似乎有点太不自量力了.”

苏北朝最后这一股企图逃跑的匪徒走去.手里掂量了一下枪.沒子弹了.随手扔了出去.持枪威胁司机的男人感觉手腕一凉.在一低头.他的枪和手都不见了.脑袋一懵.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几个人顿时觉得后背冰凉.九妹带來的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

九妹又何尝沒有这种疑惑.她从沒见过这么厉害的人.不光是伸手.这种杀伐果断的作风.如同屠狗宰鸡一样杀了这些人.他本人却沒有一点波动.

到现在为止.九妹绝不会认为苏北是条子.更不是董爷的人.这么说还真的是个半夜游逛在山上的神经病.她回想起在车上用枪指着苏北的头那一幕.心中隐隐有些后怕.

匪徒们开始向九妹求饶.只要饶了他们的命.愿意为他卖命.

苏北沒有取人性命的权力.只不过有些人不适合存在这个世上.对恶势力的仁慈也是对无辜者的残忍.他们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至于做什么生意的.苏北已经从他们的谈判中知道了.正是他最厌恶的毒品.多年前在缅三角缉了大半年的毒.这东西太过于暴利.真的是有买卖就有伤害.

苏北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杀一人和杀一百人不是数量的区别.

当匪徒们意识到苏北沒有饶命的时候.几把冲锋枪对准了苏北进行扫射.哪怕杀不了他.也为自己逃跑争取点时间.

不过这所谓的枪林弹雨对苏北來说视如草芥.何况他躲到这里是为了避免白玄烨的追杀.跑掉一个活口.或许明天就能为之付出代价.

几个呼吸之间.苏北蝴蝶穿花一样驰骋在这些自认为战斗有素的匪徒间.大山恢复了宁静.一个活口沒留下.

司机和九妹咽了口唾沫.再看这个搭车青年时已经不是开始的眼神.他们也害怕.怕苏北顺便了解了他们的性命.

“先把他抬进屋里來吧.受了枪伤.”苏北对九妹说.

“好……谢谢.我叫程九芸.这是我兄弟朝海.”九妹长舒一口气.连忙报上家门.

“我叫……江南.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何况我搭了你们的车.就算是半路上碰见.以我这个惹祸的性格.也不会坐视不管的.”苏北对江南.这个假名苏北脱口而出.

九妹笑了笑.人的命运总会有几个关键的转折点.沒有把握住就会是另一种结果.如果当初她沒有让苏北上车的话.现在已经成了梁子这个叛徒的刀下鬼.

进屋后.苏北让程九芸准备些吃的顺便烧点开水.他把朝海放在一张床上.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单掌运气.猛然一掌拍了下去.叮.子弹头从朝海的大腿里飞了出來.将墙壁都击出一个白印來.

刚刚端一盆水进屋的程九芸木讷的看着这一幕.不用动手术.居然就这样把子弹给取出來了.

“帮他清洗一下吧.”

“江兄.今天你动了董阎王的人.他恐怕会报复你.真不好意思把你卷进我们的私事里.”

苏北摆摆手.说:“我遇见你们的时候.你们正被他追杀.”

“是啊.沒想到董阎王那个老狐狸.居然知道我们要來六排房.”程九芸长叹一口气.

“九妹.既然我们的命是江先生救的.你就不用隐瞒了.”朝海说.

程九芸点点头.“前几天.我们黄老板让我们给董阎王带一批货.可是路上便听到小道消息.他董阎王想黑吃黑.起初还不相信.毕竟是我们黄老板也很有威望.可是刚进县城就遭遇了枪击.损失了两个朋友.我和朝海躲了三四天.今晚梁子给我打电话.说老板知道我们被董阎王追杀.让我们去六排房汇合.结果……”

苏北对这种江湖事不感兴趣.不过还是听出來了.“这么说……很有可能是你们黄老板出卖了你们.”

“这个王八蛋.我们替他出生入死.居然这样对我们.”朝海失望的骂道.

程九芸冷哼一声:“我早知道黄德江靠不住.这几年來.我们做的名号越來越大.他感受到了威胁.想借董阎王的手除掉我们.还不会背上兔死狗烹的骂名.”

苏北问:“那个梁子似乎沒在车上找到货.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珍贵.”

“江先生见笑了.就算今天我们沒被你救.他们也找不到货.”朝海干咳了两声说.“是一副名人字帖.不过董阎王开出了一百万的价格.似乎这东西有些蹊跷.”

“能借我看看吗.”苏北对古董不敢兴趣.但是一百万一副字帖.也有点太离谱了.

“呃.江先生.得等到天亮才能给你看.因为……”朝海有些尴尬.“我把字帖压缩.用蜡封闭好.吞进肚子里了……”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卧槽亏你想得出來.

程九芸在这个匪窝做好了饭.给苏北倒上白酒.感谢再三后.询问苏北的去出.

苏北笑道:“在车上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我甚至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个市.”

“这样的话……哎.能认识江先生这样的朋友是我们三生有幸.只不过我们还在被人追杀.不然也不会失礼.”

“既然是朋友就不必客气.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样.”苏北问.

程九芸异样脖豪爽的喝掉半杯白酒.“朝海受伤了.如果江先生不介意的话.多照顾他一天.我明天带着货继续和董阎王交易.他肯定会对昨晚的事情装聋卖傻.因为他想要我手里的东西.这样一來.就算我和朝海亡命天涯.手上也有一笔钱.”

“九妹.你可千万不要为了这点钱去冒险……你不会是想找董阎王报仇吧.”

程九芸面色一冷.说:“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清清楚楚.到底是谁要置我们于死地.”

苏北心里着实感叹.他以前对这种江湖义气是很鄙视的.不过对这两个人还是很欣赏.“这样吧.我在这也沒事.我和程小姐去.有什么变故.彼此还有个照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