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龙潭虎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画扇身边的两个贴身助理.一个是凌驾于特权机构的暗组成员.另一个是国际注册会计师.加上白画扇本人.三人來这里逼宫.柳寒烟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招架不住.

白雪分分钟算出柳寒烟的身价.白雨则用最快的速度调集了驻扎在江海外岛她辖下的一支秘密特种部队.并且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告诉柳寒烟.杀掉你代价为零.

“你來江海就是为了跟我作对的.”柳寒烟冷冷的看着她.这女的有毛病吧.起初江海传闻自己和唐浩的婚约.最后自己和苏北的关系公之于众.这个姓白的二小姐……真的是命中的克星.

“我对你沒兴趣.不过你放心.杀掉你我也沒兴趣.溢价柳氏集团十倍的价格买下而已.”

“买我.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

柳寒烟气得嘴唇发抖.“姓白的.你和苏北有什么愁.别在我公司发泄.请你离开.否则……”

“否则怎样.”白画扇走到柳寒烟身边.摇了摇头.“丑、穷、臭、酸.不好意思.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呆在我丈夫身边.”

“我丑.”柳寒烟突然意识到.如果是和她比.沒有女人不会自卑.可这女人真让人讨厌.

柳寒烟的桌子底下有一把水果刀.在这颗麻雷子气急败坏的时候.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突然间把刀攥在手里.一下子抵在白画扇的脸上.

“白小姐.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乖乖的离开.第二个就是我在你脸蛋上划上这么一道.哈哈.我想你这么追求完美的女孩儿……”

“别说了.我选第二个方案.”

“你以为我不敢吗.”

“悲哀的人.连挑战的勇气都沒有.你拿什么跟我争.”

“你.”

白画扇芊芊手指夹住水果刀的刀刃.突然咔嚓一声.两根白皙的手指掰断了刀.柳寒烟 吓得一个踉跄.一边后退一边警告她不要过來.

白画扇将她逼到了死角.用刀刃逼迫她脸贴着墙.随即刀片慢慢下落.将柳寒烟小西装的纽扣一个个割断.

刹那间.柳寒烟感觉自己被人侮辱了一样.幸亏这是个女的.“变态.”

白画扇终于笑了一声.轻轻的坐在属于柳寒烟的办公椅上.戴上柳寒烟的眼睛.玩着她的电脑.让柳寒烟跌破眼珠子的是.这女的居然把一双腿也搭在她的桌子上.这姿势就像个街头的小混混.

“直说吧.我个人是不介意苏北外面有女人的.你勉强还算过得去.给我当个使唤丫头还可以.几岁了.”

“呵呵.我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題.”

白画扇笑道:“我说过不会杀了你.但是可以让你比死更难受.二十分钟以前.我已经接管了江海招商银行.我只要稍稍不高兴.马上会冻结了柳氏集团和雪烟中药的所有账务.”

“二十三岁……”

“丑穷臭酸.外加一个老.和我丈夫什么关系.”

柳寒烟都快哭了.“你丈夫到底是谁.苏北.你开玩笑的吧.”

“不然呢.你这个第三者似乎有点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是第三者.白小姐.请你到江海街头巷尾打听一下.谁不知道我和苏北的关系.另外.在他來江海后.就一直在我们柳氏集团工作.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俩的婚事是我姐姐批准的.”

“你姐姐是什么.”

“柳寒雪.”

白画扇侧目看了她一眼.“如果是姐妹侍奉我丈夫的话.勉强可以给你加点印象分.”

柳寒烟实在是忍无可忍.“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姐姐.”

“嗖.”柳寒烟的那支绝版的派克钢笔扎在她刚要迈出的脚步前.

“如果爱情可以用时间长短來衡量的话.我六岁那年就嫁给了他.并且在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他拿走了我的第一次.”

“六岁..可见你这人撒谎都不会.”柳寒烟轻哼了一声.“你六岁的时候.苏北也是大概的年龄.你觉得你们能做那种事情吗.”

“初吻.为什么不可以.”

柳寒烟知道自己想偏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铺天盖地的疑团让她的脑袋快要爆炸了.苏北和白玄烨陈泽凯等人互相较劲.而这个白小姐也不是善类.他们小时候就认识.不可能啊.苏北说他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

白画扇不会跟柳寒烟解释太多.在她的电脑上摆弄了几下.拍拍手站了起來.“他人呢.”

“不知道.”

“你不用害怕我.只要你乖着点.我会对你很好的.”在柳寒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白画扇居然捏了她脸蛋一下.“刚才是跟你打个招呼.知道为什么吗.”

柳寒烟摇摇头.这女的绝对是神经病.可以掰断刀.还有两个超级厉害的助理.更重要的是还长着一副仙女的面孔.人格分裂的性格.

“因为我听说你对苏北不太好.以后再让我听到这些传闻.小心我打你的屁股哦.去换一件衣服去.”

柳寒烟满脸通红.就算柳氏集团面临破产那几天.她也沒有过这种挫败感.居然被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女孩儿捏脸蛋警告.苏北这个天杀的.我绝对饶不了你.

……

按照苏北的猜测.白玄烨丢失风水珠后.虽然要找他.至少不会难为柳寒烟.但是苏北绝沒料到是这种结果.白画扇单方面把苏北盗走风水珠的事情隐瞒下來.她率先找了柳寒烟.还给她脱了件衣服.

程九芸把车开到县城.山区的县城沿河谷修建.因为地形的原因.县城的城区支离破碎.她现在是彻底服了苏北了.并不是因为他昨晚的惊人举动.而是他们即将去董阎王的老巢.他居然情不自禁的在笑.也太不拿危险当回事了.

苏北当然想笑.一个古武修炼者提升一个等级.运气好的几年几十年甚至终其一生.但是他居然偶然间偷到了这颗风水珠.虽然叫风水珠.却是一颗古武先人留下來的金丹.

将近中午的时候.程九芸把车开进了一栋位于山坳中的别墅群.董阎王这个土皇帝当的很稳当.把县城搞得乌烟瘴气的同时.自己的家建造的也像一座碉堡一样.不过乡下的别墅倒是沒多少钱.住在隐蔽的地方主要是为了远离闹市.

两人刚下车.别墅大院外的保镖早就接到了通知.敞开大门让两人通行.

“哈哈.九妹有日子沒见更漂亮啦.快屋里请.我估计这两天你也应该到了才对.”迎出别墅的人就是董阎王.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狐狸.却长得虎背熊腰.一脸的阴险气息.

“还是董爷先请.哪有我们晚辈先进屋的.”

“哈哈也罢.我就却之不恭了.你们黄老板是文明人.连他的手下都这么懂事.”

昨晚梁子那些人沒有把东西和程九芸带回來.董阎王就知道这件事出现变故了.早上把兄弟们都叫回來.拉开架势等着程九芸自投罗网.沒想到她真的來了.

不过.董阎王算错的一点就是程九芸带了个陌生男人.而不是她一直以來的搭档朝海.

苏北跟着保镖进去.感知到别墅门口藏着至少两个人.看來这老狐狸确实是摆了场鸿门宴.

苏北和程九芸并排走着.在她的屁股上按了一下.提醒她有危险.程九芸点了点头.

程九芸此次來.只是为了她自己讨回一个说法.顺便和董阎王顺利交易.将钱拿到手和朝海远走高飞.因此她也沒打算鸡蛋碰石头.

刚迈进别墅.左右四八枪对准了两人的脑袋.

这时.董阎王已经走到了客厅最里面的黄花梨木的床榻上.笑哈哈的说:“混账东西.沒看见是九妹吗.哈哈.九妹.真是让你笑话了.乡下人沒见过世面.”

程九芸暗哼了一声.高举双手.让这些保镖将她和苏北身上的枪都搜了出去.这才允许他们进入别墅.

随即.别墅的防盗门被人从外面锁上.

“九妹.黄老板的东西带來了沒有.”对于董阎王來说.他不会关心死了多少小弟.无非是一些丧葬费而已.程九芸手里有他想要的字帖拓本.

“带來了.不过董爷恕罪.我是个女人.心眼比较小.希望我们还是按照规矩办事.”

“那当然.钱我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拿上來.”董阎王一挥手.一个黑西装拎上來一个皮箱.打开盖子.里面一摞摞的钞票可以看到.

程九芸从兜里拿出一个包装袋.只不过袋子上已经浸透了汽油.在空中擦了一下打火机.冷冷地说道:“董爷这是您的地盘.有一件事想请教您一下.”

“九妹这是什么意思.”董阎王惧怕程九芸真的烧了字帖.

“董爷在县城触眼通天.一定知道我和朝海被人追杀了吧.也知道我的一条狗背叛了我……”

董阎王刚才还和气的脸色突然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董阎王.你少跟我装孙子.还是敞开天窗说亮话吧.是不是我老板黄德江让你做掉我的.”

“哈哈哈.不愧是九妹.”董阎王哈哈大笑.“要怪也只能怪你程九芸太张狂了.张狂的人容易功高盖主.黄德江确实让我在县里把你做掉.作为报答.这一百万就归我了.”

“果然是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