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藏宝/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九芸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不禁苦笑一声.她和朝海这么多年來替黄德江办了多少事.到头來还沦落到被人借刀杀人的下场.

“我程九芸出來混的第一天.就沒把生命当成一回事.董阎王.我跟你沒什么深仇大恨.如果你今天放我走.我当什么事都沒发生过.我自己去找黄老板算账.怎么样.”

“九妹.你的这颗脑袋值一百万.这让我情何以堪.你是知道我董阎王的性格的.对什么朋友情谊还可以失信.唯一不能让我背叛的就是钱.更何况……”董阎王也不再装腔作势.既然已经撕破脸皮.索性就彻底一点.“更何况.昨晚我的兄弟沒有回來.说明已经被你做掉了吧.”

“你觉得呢.”

“这么说你早就在防备着我.”董阎王不相信凭借程九芸一个女人.能让梁子他们全军覆沒.

在程九芸和董阎王谈判的时候.苏北已经观察过这栋别墅.至少有十几个人.别墅外面的还不算在内.如果是他自己的话.当然可以全身而退.可是枪林弹雨有个照顾不到.程九芸就很危险了.

所以.苏北打算先行动.解决一个是一个.

“九姐.我上个厕所.”苏北说.

程九芸皱了一下眉头.知道苏北的意思.当然.董阎王也知道.他以为苏北想趁机开溜.或者打电话求助.给手下使了个颜色.“带这位小兄弟去洗手间.”随后.董阎王做了个咔嚓的手势.手下心领神会.

对于苏北來说.时间很紧迫.程九芸手里有货.也只能勉强撑几分钟.在这几分钟内.苏北要把潜在的危险降到最低.

刚进入洗手间.保镖的消音手枪已经举起來.对准他的头.悄无声息的开了一枪.噗.

苏北暗哼了一声.以他黄阶后期的感知能力.区区的一颗子弹还是能躲得过去的.当保镖以为解决掉一个人.准备放下手枪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一只大手.刚要叫唤.咔嚓一声.脖子被扭的九十度大转弯.

苏北把这个保镖藏在洗手间里.观察了一下地形.不能从客厅绕出去了.一脚踹开天花板的塑料扣板.从别墅夹层通风口上了二楼.

“什么人.”在二楼严阵以待的守卫听到脚步声.突然回头.

砰砰.一个回旋踢技.将两个人踹晕.拿了他们两把枪.大摇大摆的进入二楼正厅.这里聚集着十几个垃圾.正坐在沙发上打牌.他们在等董爷下命令.

当他们看到苏北进來后.纷纷放下牌.去掏枪.苏北双枪齐发.这种玩具他古武还沒入门的时候就玩腻了.从部队长大的他.可以拿坦克当卡丁车.何况是这些毫沒品位的枪械.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苏北解决掉二楼群聚的杂兵.刚好两梭子子弹打光.对方十几个人.沒有一个人能将枪掏出來的.最后一个人.直接被苏北用空弹夹刺穿了喉咙.

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这个别墅大院简直就是个堡垒.三栋联体别墅里恐怕每一栋都有董阎王的人.

苏北从窗户跳下去.专业的特种部队的作战方式.先摧毁敌人的交通和信息系统.车库里的几辆破车被他做完手脚.花费了一点时间.

在离开猎鹰后.苏北第一次这样大大出手.他也无法想象.在现代社会的小县城里.董阎王居然搞到这么多军火.这是无法想像的.这可真是穷山恶水多刁民.

这种隐匿于黑暗中的秩序.苏北知道灭了一个团伙还会有另一个团伙的诞生.只要有利润.人是什么行业都敢做的动物.

第五十八个.这是第三栋别墅最后一个放哨的杂兵.苏北轻松了许多.点燃一支烟.倚在窗边看着两侧的山坡.古武高手进入玄阶后.感知力就会由出现质变.像生命探测仪一样.能把握周围生命体发出的声音.现在苏北是黄阶后期.这种感知力还有局限性.

不过特种兵出身的他.能以另一种视角判断出山上隐藏的杂鱼们.这个董阎王真的是要把这儿当成他的皇宫了.如果真的是程九芸一个人來的.就算有是条命也不够挥霍.

掐掉烟头.苏北來到第三栋别墅的洗手间外.敲了敲门.里面沒动静.苏北淡笑了一声.捡起脚下尸体的一把消音手枪.从门锁的位置开了一枪.里面咣当一声倒地的声音.门缝淌出了鲜血.

别墅里.程九芸注意到已经过去三分钟了.苏北还沒有回來.他不会真的出了什么状况了吧.

程九芸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來的.如果因为自己的私人恩怨.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拖累进來.她心里很不安.

董阎王当然明白怎么回事.要怪只能怪那小子耍小聪明.居然想趁着上厕所的时机开溜.房前屋后他都布下了重兵.别说是个大活人.就算是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九妹.你是聪明人.别怪我不仗义.如果换做是你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你会怎么做.”

“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放我一条活路了.”程九芸问道.

“哈哈.你说呢.”

“哪怕是我烧了这张纸..”程九芸点燃了打火机.

董阎王非常想要这样东西.这一点连程九芸都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这张字帖是黄老板在外面收购的.据说是几个土贼盗墓搞來的东西.

董阎王确实犹豫了一下.他知道在暗中手下们已经将枪对准了程九芸的脑袋.只要他一声令下.保证程九芸脑袋开花.可是这个程九芸也不是泛泛之辈.如果沒有第一时间射杀她.反而让她点燃了古董字帖.那就得不偿失了.

“九妹.既然我已经告诉你是黄老板出卖了你.肯定就不会让你活着出去.不过……呵呵.我知道你九妹讲义气.如果你把字帖交出來.我答应你.饶你那位小兄弟一命.你看这样的交易怎么样.”

程九芸皱了一下眉头.她心里知道.只要能走出这栋别墅.以苏北的伸手.掏出这个虎穴龙潭不是问題.苏北回到六排房后.她的仇朝海会帮她报.

“九妹.我知道你信不过我董阎王的为人.不过.我可以对我的钱发誓.说话算数.”董阎王见程九芸出现了动摇.示意身边的保镖去拿货.

“九姐.把东西拿來吧.”保镖伸手说道.

程九芸犹豫了几秒钟.将字帖递给了保镖.

董阎王见东西到手.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拿过來一看.果然是货真价实.冷笑了一声.“九妹.看在咱们以前合作的关系上.我告诉你这是件什么宝贝.”

“我可沒兴趣.我朋友呢.”程九芸心里打鼓.

“哈哈.不着急.”董阎王将这个字帖展开放在桌子上.用一瓶类似于碘酒的药水.拿毛笔沾了一下.在字帖上一刷.一副清晰可见的地图呈现出來.

程九芸愣了一下.她很好奇董阎王在搞什么猫腻.

“哈哈.果然沒错.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件事.这事连你们黄老板都被我蒙在鼓里.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古董.是一副民国时期的家谱字帖.我也是收到一些线索.这幅字帖其实是一个藏宝图.”

“藏宝图.”程九芸越听越糊涂.

“其实我也不明白.但是有个老板愿意出一个亿的价格买.妈了个巴子的.传说是根千年人参还是什么鬼的.”

董阎王是个粗人.蠢呼呼的用放大镜查看地图.一时间看不出个子丑寅卯來.“碰巧我认识这个民国大军阀的后人.他说他的祖辈在山上发现这根千年人参.当时战乱.加上年岁可能不到.所以记录了地理位置.把地图画下來留给后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传下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根破人参到底值不值这个价.再说咱们这儿也不长人参才对……”

董阎王正研究着这幅图.别墅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程九芸一回头.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居然是苏北.

董阎王也愣了一下.警觉的收回地图.拍了拍手.“先把他们给我处理掉.”

“董阎王.你个狗东西出尔反尔.”程九芸愤怒的说.

董阎王哈哈大笑.“九妹.你知道你这么多年來为什么一直是打杂的吗.做人不够狠.什么狗屁信义.还不如放屁.”

程九芸恼羞成怒.可是现在连一把枪都沒有.真恨不得毙了这王八蛋.回头冲着苏北大吼了一声:“跑.”

吼完这一嗓子.程九芸敏捷的朝着门外跑去.

让程九芸尴尬无奈的是.苏北不仅沒跑.还走向了董阎王.

董阎王两个亲信的保镖刚举起枪.就倒下了.

苏北坐在桌子上.淡笑看着董阎王.“地图呢.”

董阎王一时间还沒反应过來.低头一看.两个保镖的眉心有一个红点.似乎被什么暗器给杀了.错愕的看着苏北.

“从某种程度上來讲.我还是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还真不知道这幅字帖的玄机.”董阎王的话苏北听得清清楚楚.此时他比來的时候还要高兴.他说有老板花一个亿让他们寻找这幅地图.千年人参不过是一个幌子.猜不错的话.开出这个价格的老板.一定也是一位古武修炼者.这样看來.苏北马上能收获又一株灵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