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风波再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九芸冲出别墅后.便感觉到既滑稽又可笑.在她看來这是千钧一发的搏命机会.但是人家苏北压根就沒要这个机会.反而和董阎王绘声绘色的聊起那张子虚乌有的藏宝图.

苏北是她带來的.她程九芸当然不能背信弃义.只好在跑回來叫苏北.再回來的途中.她感觉气氛有些诡异.按照董阎王的手段.货已经到手了.为什么还不杀人灭口.甚至院子里连个人影都沒有.

在别墅门口.程九芸停住了脚步.她斜睨了眼隔壁的别墅.似乎有血迹.跑过去一看顿时哑然失色.又是全死了.另一栋别墅也是同样.

毫无疑问这是苏北干的.可是一个人上厕所的时间.不要说杀这么多的人.三分钟内.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就不止这个时间吧.而这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的.连一声枪响都沒有听到.从董阎王手下的死相上來看.对方连反抗的力气都沒有.

当程九芸在董阎王的巢穴搜查了一遭后.不禁咽了口唾沫.不管是董阎王的暗哨.还是别墅里伺机杀人灭口的高手.无一例外都是一个下场.

程九芸已经尽量的高估苏北.沒想到还是低估了他.不.这不是嘀咕.而是苏北的高度超过了她的世界观所能理解的范畴.

这种无法接受的现实让程九芸有些无语.在她看來的危机重重.对苏北而言他根本沒放在心上.怪不得來的路上如此轻松.再想想自己的苦大仇深.不免有些滑稽.

程九芸回到了别墅.

苏北正在看那张字帖的背面.而董阎王的双腿已经被他打断.畏缩在楼梯上惊恐的看着他.

程九芸知道.董阎王一定在好奇他的手下哪里去了.

“好你个九妹.居然策反了我的人.真是沒想到.”

程九芸淡哼了一声:“不是你的手下背叛了你.如果你还有力气爬出别墅的话.应该去看看你的手下已经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怎么可能.投毒.”

“谁知道呢.如果我告诉你.是眼前这位苏先生去洗手间时.顺便解决了你老巢里所有的手下.你信吗.”

“放屁.肯定是黄德江出卖了我.”董阎王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慌.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看了苏北一眼.

苏北把字帖装下來.将一百万的皮箱扔给程九芸.“他这条狗命随便你处置.快点解决完你们的恩怨.我想.我也该干点正事了.”

苏北來到别墅外.坐在车里等着程九芸.

十分钟过后.程九芸风尘仆仆的从别墅里跑出來.手里还拎着一桶汽油.上车前.一个打火机扔了出去.一条火舌直通三栋联排别墅.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当车子驶离山区的时候.隐约中听到轰隆的一声.

“苏先生.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董阎王的老巢被端了.现在恐怕现诚要戒严一段时间了.”

苏北点点头.问道:“你的那个黄老板呢.帮人帮到底.以绝后患好了.”

程九芸尴尬的说:“黄老板在市里.苏先生还要在这呆多久.”

“少说也要三五天吧.对了.去营业厅帮我多买几个手机.”

程九芸心里知道.苏北有他自己的事情.让她感到很无力的是.她们这些江湖恩怨自认为血雨腥风.在人家眼中真的是举手之劳.

而且.苏北并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相反又救了她一次.

傍晚.车到六排房后.山上受伤躲藏的朝海也下來了.他在山顶能够接收到手机信号.清楚地知道县城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董阎王的老巢北端掉.这让朝海肩上的压力小了许多.可是当他听九妹说是苏北一个人干的.还是吓了一跳.三分钟.沒有枪声.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灭了一个盘踞在县城十几年的犯罪团伙.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都会武断的认为是以讹传讹.

“苏先生.这杯酒算我们敬您的.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的话.我们的尸体恐怕已经被野狗吃了.”朝海举杯说道.

“苏先生.能不能多问一句.你來洪林市是不是在找什么人或东西.如果是的话.我们或许能帮上忙.”

苏北点头说:“这件事还真的要你们帮忙.这里的地形我不是很熟悉.”

苏北把地图展开给他们俩看.地图描绘的是一个山区.而红点的地方.肯定就是董阎王口中长千年人参的地点.

“藏宝图.真的有宝藏.”朝海听完九妹的解释后问道.

苏北笑道:“这样东西.对我來说价值连城.坦白的说.如果你们现在有这样东西.一个亿.十个亿我都可以给你们.不过这样东西给了董阎王那种人.或者你们的黄老板.一文不值.甚至还不如一个烂苹果有价值.”

“这……哈哈.苏先生的比喻实在是太恰切了.”朝海笑道.

“苏先生放心好了.正如你所说.别说是一个亿十个亿.就算给我们一百个亿.我也不会要的.我程九芸这辈子最看重的就是情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朝海.明天你想办法把整个洪林市山区的地形图弄來.光是这么看.谁也不知道是哪里.”

“我心里有数.县城肯定有地方志.先从那里下手.我觉得既然东西是在县城找到的.地图上的山区.很可能就是我们周围的某一座大山.”

“苏先生.刚才你说这可能是一株草.要连根挖起來吗.”程九芸问.

“你们看情况而定.如果地形比较复杂.山路难走的话.就把草药挖回來就好.无论生死.如果方便可行的话.最好连草药生长的土壤根系完整的挖回來.”

苏北顿了顿.看向两人.“我这几天有其他事要做.所以这件事就拜托两位了.在你们出发之前.我有言在先.这不是一般的草药.或许会有生命危险.”

“苏先生大可放心.我程九芸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多谢了.在我离开洪林之前.会帮你们把黄德江这个人除掉.另外……”苏北看了程九芸一眼.“坦白的说.我非常抵触甚至讨厌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如果二位不嫌弃的话.我在江海开了家公司.可以去那里给我帮忙.”

“这……”两人愣了一下.

苏北问:“如果为难的话就当我沒说.”

程九芸连忙摆手说道:“苏先生误会了.如果有的选择.谁都不愿意每天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

与此同时.江海市某家私人俱乐部.

“还沒有苏北的消息吗.”白玄烨问.

替白玄烨搬运保龄球的陈泽凯说道:“白少.您说苏北到底去哪了呢.一点消息都沒有.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白玄烨掂量着手里的球.也有些疑惑的看向窗外.“奇怪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我妹妹白画扇最近出现在了市里.”

在白玄烨的印象中.白画扇从來不和世俗接触.白玄烨虽然对外人手段很多.但是对家人是非常珍视的.这次在江海市里看到妹妹.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白画扇每天就是发呆和发呆.让甚至以为妹妹小时候发高烧便傻了.可他出去的这两天再回來.恍然发现妹妹变了.

“一周前.苏北曾经出现在我妹妹隐居的小岛上……”

“白少.您刚刚回來.可能还不知道.二小姐现在已经对柳氏集团和雪烟中药开始下手了.”另一侧.黄博文恭恭敬敬的说.

“哦.哈哈.画扇经商.这可真是稀奇.不过我妹妹确实很有钱.白雪和白雨那两个小丫头会帮她打理一切.”

黄博文感觉信心爆棚.说道:“我听柳氏集团的人说.昨天上午.二小姐带兵包围了柳氏大厦.似乎还打了柳寒烟的耳光.因为柳寒烟下班是哭着出來的.”

“真的..”陈泽凯顿时兴奋起來.柳寒烟带给他的侮辱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当然是真的.据说二小姐打算收购柳氏集团呢.而且是强制性收购.给柳寒烟一周时间考虑.她不同意的话.就通过江海招商银行冻结了他们的账务往來.”

这对陈泽凯和黄博文來说是天大的喜讯.一直以來.白玄烨沒有过多插手他们和苏北的商战往來.沒想到白家二小姐先出马了.真的是财大气粗.这种魄力作风是他们无能为力的.

白玄烨扔掉手里的保龄球.他和这两个沾沾自喜的小人物不一样.钱和权对白玄烨來说已经云淡风轻.振兴白家是他的使命.不过就算是最了解白玄烨的叶凌风也不会知道.通常最狠毒绝情的人最重感情.

白玄烨这个人沒有弱点.如果非要找出一个弱点的话.那就是他的妹妹白画扇.

白玄烨离开了俱乐部.妹妹在西郊买了一栋小洋楼.他开车赶过去.在门口.白雪还在研究她的古筝乐器.白雪和白雨都不是白家人.幼年就是孤儿在白家长大.可以说是白玄烨一手将她们训练出來.给妹妹当贴身保镖.

“大少爷.”

“你先下去吧.沒有我的命令不许进來.画扇睡了吗.”

“沒有.在看电视.”白雪说.

白玄烨皱了一下眉头.开什么玩笑.白画扇何曾看过电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