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江海动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可不敢大意失荆州.真元刚刚稳固还不是该得意的时候.他在山上又调息了一番.达到气满百穴肌理的地步.才收功下山.

实践证明这颗风水珠为苏北节省了几十年的修炼时间.可这种好事为什么白玄烨还沒有尝试呢.自己能想得通的道理.白玄烨不可能是不识庐山真面目.

苏北不打算在这个小山村过多的逗留.这破地方信息不通畅.程九芸他们还沒有消息呢.

到了县城.苏北先找个酒店落脚.然后给柳寒烟打了个电话.

“喂.您好.哪位.”柳寒烟失落的声音.

苏北尴尬的说:“寒烟……”

“嘟嘟嘟……”挂了电话.

苏北丈二的合上摸不到头脑.知道柳寒烟性子冲.不过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发脾气的.只好给周曼打了过去.

“喂.苏北你到底去哪里了.”

“我在外地.总之一言难尽.江海现在怎么样了.”

周曼似乎走到一个沒人得地方.才告诉苏北.“你要是再不回來.现在公司马上被人收购了.柳寒烟正为这件事犯愁……”

“停停停.打住.公司被人收购.什么收购.”

“白画扇.你认识吗.就是这个死女人.上周带着部队來……还呃.她还扒了董事长的外套.不知道有沒有动手打人.总之她限令董事长一周之内做出决定.将柳氏集团以十倍的价格卖给她.”

“为什么.”

“我们也想知道为什么.苏北.那女人明显是冲你來的.你什么时候把她得罪了.”

苏北对江海的情况已经了然于胸.他大逃亡的那天.就预感江海不会太平.索性人沒有事就好.公司沒了还可以再赚回來.

“你现在回去告诉柳寒烟.我今天动身回江海.我來和那个白画扇谈谈.她做这些只是为了逼我出來.”

“真的..”周曼惊讶道.随即又担心起來.“那你岂不是正中她的下怀.”

“沒关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只不过是偷了她一点东西而已.现在东西沒了.她就算想要也不可能.”苏北当初离开江海市.沒有看透白画扇的实力.不过现在至少不会怕她.

苏北很心急.因为程九芸他们还联系不上.说明他们还在山区之中.

下午苏北坐火车到市里.又转到闽西省会改乘飞机.在登机前.终于能联系到程九芸.

电话里.程九芸都快哭了.“苏北.你老是说这真是一颗人参吗.我们昨晚上确定的位置.如果地图标示正确的话.这座悬崖上.真的只有这一棵植被.”

“呃.你们现在什么情况.”

程九芸拍了一张照片.彩信发过來.吓了苏北一跳.程九芸也是够卖命的了.她和朝海现在匍匐在一个悬崖峭壁之间.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身上还吊着安全绳索.

不一会儿.第二张彩信照片发过來.确实不是一根灵草.而是一棵两米多高枝叶繁茂的藤本类植物.苏北想了想才认出來.这是一株“龙芯藤”.

看到是龙芯藤后.苏北有失落也有惊喜.龙芯藤所蕴含的灵气很稀薄.对玄阶中期的他來说聊胜于无.不过.好歹这是一株灵草.和三生草不同.龙芯藤的生存能力较强.

“这里信号还可以.苏北.我们打算先回县城.设备现在是不允许了.除非把周围岩体都炸开……”

“别炸.太危险了.你们直接把树木锯断.然后把枝干带回來就好.”

“不要活的了.”

“别因为一棵树再出人命.那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

吊在悬崖上采摘灵草的程九芸心里一暖.果然沒看错这个朋友.看得出來这东西对苏北非常重要.可他最关心的还是他们的安全问題.

“九妹我现在有急事要回江海一趟.这件事做的隐蔽一点.从县城买二手车.绕两步路.來江海找我.”

“江海是吗.”

“嗯.江海雪烟中药.或者柳氏集团都可以.”

“什么.雪烟中药.苏北.你不会就是雪烟中药的老总吧.”

“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不可以吗.”

程九芸再英气也是个女人.是女人不可能不知道雪烟中药.只是很可惜.她这样的人也沒有门路能买到雪烟的一瓶化妆品.可谁能想到踏遍铁屑无觅处得來全不费工夫.现成的雪烟老总就是苏北.

在程九芸看來.她以为苏北这种伸手.如果是做生意的话肯定和某些东西挂钩.沒想到居然是个国内知名品牌的老总.当她被黄老板出卖后.就决定投靠苏北.只是谁能料到这居然是个能让人飞黄腾达的机会.还远离了那些打打杀杀的勾当.

几小时后.苏北在江海国际机场平安着陆.

來接他的人只有周曼自己.拉开车门.周曼便攀住了他的肩膀.埋怨和担心像倒豆子似的倾诉着.

苏北坐在后排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海棠小区.叶凌风也在柳寒烟家里.

当看到苏北后.几个人松了口气的同时.气又不打一处來.叶凌风心道你再沒谱.就算是玩消失也要提前打个招呼.

现在情况变得复杂了.他们的奇迹集团已经整合完毕.大家的主心骨临阵脱逃.集团的士气受到了影响.连叶凌风和柳寒烟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更不知道苏北在准备搞什么花样.

更大的压力來自于外界.陈泽凯和黄博文的联盟终于出大招了.黄博文以舒家日化华东区总裁的名义像江海商会提出抗诉.雪烟中药的产品严重破坏了日化行业的市场稳定.这一点是可以预见的.一瓶雪烟护肤品价值上万元.在暴利敛财的同时.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而此时的江海笼罩在一股诡异的气氛之中.很多金融企业家第一次听说白画扇这个名子.但是这个名字带來震动可真不容小觑.毫无征兆的接管了江海乃至国内最开放的金融借贷机构江海招商银行.

江海招商银行白总裁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提高了江海商行的贷款利息率.这让那些大宗企业家们损失颇大.存贷款利率上涨之后.江海招商银行的资本储蓄金日渐攀升.无数的金融人士都在分析.江海招商银行是不是在筹集资本憋什么大招.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陈泽凯感觉颇好.他知道这白小姐是冲着苏北和雪烟中药來的.这个时候白玄烨不在江海.他打算大干一次.一举让苏北这个暴发户变得一无所有.

舒家日化和陈泽凯的盛世地产财团对江海商会的施压.让江海商会也有些扛不住了.已经找柳寒烟谈话很多次.柳寒烟也一直拖着.等苏北回來.

纵使是白画扇的出现.让柳寒烟有一种再也不搭理苏北的冲动.可是在工作中他们还是合伙人.所以还是按捺下这种砍了他的冲动.

“现在整个日化行业都惧怕奇迹集团的疯狂扩张.陈泽凯和黄博文突然竖起这杆大旗.响应的人可想而知有多少.”柳寒烟忧心忡忡的道.

叶凌风把资料放在桌上.抿了口茉莉花茶.他这几天很上火.“雪烟中药的限量生产.本身就存在着巨大的缺陷.这种利润率超过上限的敛财方式.鼓动起国内顶尖消费群体的攀比消费心里.我们的钱赚的太容易.有钱人花的钱太简单.那些沒钱的人心里不平衡.我们的竞争对手抓住了这个机会.无论从哪个方面來讲.包括江海商会的政策性影响.都是对我们不利的.这次江海招商银行的存贷款利率上涨.就是一个证明.偏偏就赶在奇迹集团需要融资的大好时机.”

一旁.盯着苏北看了很久的姜涛开口道:“这最重要的是.陈泽凯为了要挟江海商会制裁我们.正在筹备舒家日化的所有产品.在江海市大范围下架.这个影响是致命性的.江海商会就算让奇迹集团倒闭.也不允许关系民生的日化产品下架.造成市场抢购等一系列不可预知的风险.”

柳寒烟道:“江海商会那边明天还要开会.你去参加好了.关于雪烟的发展问題.呵呵.天下人都等着你跟他们汇报呢.另外.”

柳寒烟说到这里.终于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苏北你他玛倒是告诉我白画扇是什么鬼.还有.她说她小时候就嫁给你了.这他大爷又是什么梗.你们的鬼关系也就算了.现在连累整个集团三家公司.这疯女人今天下午就要來我家谈收购柳氏集团的事情.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擦屁股.”

苏北短时间内怎么可能消化这么多的信息.脑袋都要大了.当他听到柳寒烟谈自己和白画扇的关系时.差点气笑了.究竟是什么误会.让柳寒烟相信自己认识白画扇.

就在这时.门外传來一声银铃般清凉的声音.

“不用等到下午.我已经來了.”

白雪和白雨两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儿推开门.一个穿着白色柔软质感卫衣长发及腰、综合了东方古典美和西方贵族特质的女人走了进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