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最强情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奇、紧张、害怕、自惭形秽.甚至是崇拜.这是白画扇出现在海棠别墅后.众人的心理活动.

早已经被她荼毒的遍体鳞伤的柳寒烟.她对白画扇已经有了免疫抗体.冷笑道:“白小姐.谁让你进來的.这是我私人住宅.”

“我让我进來的.”

白画扇话音刚落.白雪已经将沙发上垫上了一层绫罗.白画扇坐下來.拄着下巴.先看了眼柳寒烟.又看看姜涛和周曼等人.“你连自己的私人住宅都保护不了.有什么资格跟我大呼小叫呢.”

“放屁.你再给我说一遍.”柳寒烟见苏北在场.反而更加生气了.

“放肆.”

白画扇手里的沙发靠枕扔了过去.撞在柳寒烟身上.却沒料到这枕头力气这么大踉跄了两步.摔倒在墙角.刚要站起來.白画扇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用手指划过她的脸蛋.

苏北也看傻了.这不是有病吗.

苏北刚要动.白雪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胳膊.

苏北皱了皱眉头.沒想到这小丫头还是黄阶后期的实力.不过她这两下子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连他的一拳都招架不住.

“白雪.你再干什么.”白画扇回头说.

白雪轻哼了一声.这才松开苏北的胳膊.趾高气昂的说:“你最好老实点.”

白画扇欺负完柳寒烟.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了眼叶凌风.淡笑一声:“叶同学.燕京那边我已经和你们董事长通过电话.他把美雅卖给了我.只是还沒走完程序.如果你想在我们白家手下打工.也不是不可以.不喜欢的话.还是给你一个自由的机会.”

叶凌风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沒意思.你的问題解决完了.”白画扇又看向柳寒烟.“柳氏集团资产评估七个亿.加上你自己.一共算二十亿好了.这栋房子我也要了.今天你也可以搬出去.嗯.你的问題也解决完了.”

最终.白画扇的目光放在苏北身上.“剩下就是我们俩的问題.如果你不想把这些人卷进來.一个小时后.來西郊找我.”

沒人否认白画扇的容貌气质.但是这个处世风格也太过于不讲道理了.就连众人都很抵触的柳寒烟在她面前都有挫败感.何况是其他人.家境显赫.背景神秘.本身还是个强的不像话的古武天才.就连江海市最大的安正阳连和人家说话的资格都沒有.这上哪说理去.

“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苏北对几个人说.随后和白画扇离开了海棠别墅.

苏北不想在这里动手.因为忌讳太多了.和白画扇打起來的话.有多少条人命都不够浪费的.一个黄阶初期的古武高手就能纵横都市.何况是两个玄阶高手在闹市打起來.岂不是“祸国殃民”.

等他们走后.众人面面相觑.除了柳寒烟和叶凌风.其他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白画扇的真面目.顶级的美女也是要分级别的.有一种女人男女通杀.不像是应该存在于人间的生灵.更像是上天的艺术品.好比白画扇.另一种女人女神气质十足.普通男人很难降服.就算是宅男晚上想的也不会是这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神.比如柳寒烟和林婉清陈雪菲这类.最后一类美女则显得“亲民”很多.身材和容貌一等一的棒.但是家族底蕴和气质还是有各方面限制的.比如姜涛周曼和傅宜欣这类大众情人.

经历过白画扇的到访.苏北的这些朋友和女人们开始对他的身世好奇起來.她们是绝对不相信白画扇这种仙女会说谎的.就算是要骗人.也不会给自己骗个丈夫.

“叶总.你是燕京人.又认识白玄烨.难道沒听说过白画扇和苏北认识吗.”

叶凌风摇了摇头说:“呵呵.你也听到了.那种圈子根本不是我们普通人能融入的.不过我想.如果白画扇真的认识苏北.应该不会对他不利.”

“你的意思是说……”聪慧的姜涛听出叶凌风话里有话.

叶凌风点了点头说:“这次江海商会给我们集团施加的压力.不会是白家兄妹所为.刚才你们都听到了.他们想搞跨我们.甚至有权力直接杀了我们而不负任何责任.白画扇这次收购我们美雅、柳氏集团、雪烟.甚至控股了江海招商银行.很可能是她单方面的个人感情制约.只是为了把苏北逼出來.我想如果苏北处理妥当的话.结果应该不会让我们太绝望.至于陈泽凯……这是个十足的小人.”

江海西郊别墅.这是一辆凯迪拉克的了老爷车.不值钱.但是很有味道.

下车后.白画扇对两个贴身助理说道:“回自己的房间.沒我的命令不许听也不许看.”

“是的.二小姐.”

白雪和白雨目光阴冷的警告了苏北一番.

目送两人进了别墅.苏北点燃一支烟.瞥了眼前排的神级美女.无奈笑道:“大姐.那天偷走风水珠是你默许的.沒有找后账的吧.”

“你还是沒认出我是谁.”

“不好意思.你脑袋是不是受过什么重创.在我的印象中.不要说认识你.连姓白的都不认识.”

“你很让我失望.也让我很伤心.”白画扇的粉颊泪水越來越多.她从苏北的身上感觉到他已经凝聚了那颗风水珠.这足够的证据恰好说明他就是苏北.

苏北一支烟抽完.走下车.夕阳如血一样铺在别墅外的烟雨湖面.白家是个巨大的威胁.虽然他现在有玄阶中期的实力.如果白玄烨从外地回來.他们兄妹连手他还是很危险.

所以……苏北陡然转身.一掌劈向车顶.别说是个美女.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除不快.

白画扇的身形很轻灵.和她的人一样.飞出车门后.一掌赢了上去.轰的一声.苏北的手臂险些被震碎.

苏北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再看白画扇时.她身上有股一场冷冽的真气.这才是一个试探.苏北便感觉到她身体里云行着巨大的能量.

让苏北懊恼的是.他明明感觉白画扇就是个玄阶初期的高手.而他好歹也是玄阶中期.为什么反而占了下风.

对手的强大超过了苏北的预判.毫无疑问.这是苏北交手中最厉害的一个人.两人在湖畔翻來覆去.几个回合之后.苏北刚站稳脚跟.就感觉侧面一只晶莹如玉的掌风出现在视线中.

嘭.又是一声闷雷一样的真气对决.沒有花哨的动作.内力的比拼下两人平分秋色.白画扇的一掌印在苏北的胸口.而苏北的侧踢也命中了她的胳膊.

“既然你想不起來.那就跟我一起死好了.”

“不好意思.要死也是你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白画扇不仅真气醇厚.而且这股真气和苏北以往接触的都不同.极寒极阴.两掌接触后.她的真气便冲进了自己的经脉.和自己本身的真气格格不入.

苏北知道.自己刚刚步入玄阶中期.虽然实力够了.但在运用真气的娴熟度上和她显然是有差距的.

两人从夕阳打到太阳落山.一直到一轮明月升上当空.

当苏北处心积虑捕捉到一个机会.一掌朝着白画扇的头部拍下去的时候.他猛然间收回手臂.刚从丹田窜出的真气得不到倾泻.一口鲜血喷了出來.

苏北擦了擦嘴角.暗骂自己不该心软.因为他刚才那一掌下去.白画扇明明可以躲过去.却呆呆的凝视着他的眼睛.好像是在自杀.长长的睫毛黑漆漆的眸子.伤心欲绝的眼泪.苏北就算是块石头.也狠不下心來打下去.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从心底喷涌而出.苏北对这种感觉很是震惊.仿佛两人第一次在小岛上见面时一样.难道他真的认识白画扇.可是上天作证.他脑子是正常的.如果是熟人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白画扇脸上的泪水蓄积了十五年.今天像决堤了一样肆意的流淌倾泻着.在她的脑海里.那对摇杏花的少年少女.不要说是阔别十五年.就算阴阳相隔.也不能彼此忘记.哪怕她明知道苏北死了.却依然守在井边希望井水能倒影出他的模样.

“我……”

“怎么不打了.你不是要杀了我吗.”白画扇也是女人.这段话柳寒烟说沒问題.她说起來.总让苏北觉得很怪异.

“大姐.先停停.我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一直说我们小时候在一起.我帮你分析一下.人的容貌和小时候肯定是不一样的.会不会是我长得很像你那位朋友.”

苏北很抓狂.在对待敌人的问題上.他向來奉行男女平等.可面对一个哭得悲痛欲绝的女孩儿.他还是手软了.

“另外.白玄烨肯定调查过我的履历对不对.实不相瞒.我在猎鹰当兵.从小就在部队大院长大.连城市都沒单独去过.怎么可能认识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儿.”

“负心汉.如果是因为你爱柳寒烟.怕我打扰你们家庭的话.就算我白认识你了.我伤心不只是因为你.是我自作多情.”

白画扇拂袖而去.任凭眼角的泪水从脸颊流进脖颈.她还从未如此的狼狈过.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苏北突然说了一句:“再给我五分钟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白画扇已经放弃了.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是骗人的.人长大了真的会变.那么美好的一段感情和狗洞中的经历同样会改变.

“如果你真的认识我.对我应该非常熟悉.我身上有一颗痣.你知道在哪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