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怒火攻心/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莫名其妙问了个很傻的问題.他被不正常的白画扇彻底打败了.她那张无辜的脸上.分明是写满了“你是负心汉”几个字.

“一颗痣.”

白画扇眼角噙着泪珠.当年的小屁孩长大了.是啊.哥哥变强大了.苏北也便强大了.只有她心底还抓着幼年时期的羁绊放不下.

他小的时候谈不上是美少男.更像个惹是生非的二世子.自负而高傲.甚至经常捏自己的脸蛋.明明他自己就是个豁牙子.还要装出一副很成熟的样子來.

时过境迁.即便她找到了苏北.这个人也变了.白画扇当值然知道苏北的腋下有一颗痣.但这种莫需要被冤枉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所付出的感情很羞耻.

“原來感情真的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我单纯的认为越久会越醇.我错了.”白画扇清晰的认识到苏北长大成人.自己何尝不又不是呢.无论是心境还是人格外貌都发生了巨大的蜕变.再也不可能回到童年的时光.

“苏北.你不用自责.你从不亏欠我什么.是我欠你的.既然你不接受.那就算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白画扇迈出一步后恢复了冷峻的气质.“还有.我会离开江海.你们公司的事情.我也不会再插手.请你放心.”

苏北静静的注视着这个灵秀清扬的美女离开.心底泛起一丝狐疑.这到底是谁..说话说到一半.不过她既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痣.至少不是熟人才对.

苏北的眼眸深邃凝望这栋别墅一会儿.转身离开.他现在不是一个人.身边柳寒烟和周曼.还有三家公司好几千号人等着吃饭.这种朦胧的感情消失在襁褓里对他來说是一件好事.经历这么多风风雨雨.苏北的内心早已无比的强大.或者说不得不强大起來.

至于两人小时候到底认识不认识.苏北想來想去.还是觉得不能那么重要了.在他模糊的关于童年记忆中.一直在猎鹰接受训练.再小一点的记忆他就有些模糊不清了.

漫步回市里的路上.苏北已经把白家和陈泽凯黄博文一伙儿分开对待.江海的水太深.一般人惊不起什么大风浪來.如果白画扇不参与这些恩怨是非.单凭陈泽凯还是很好对付的.

苏北的背影越來越远.越來越小.好像在夜光下通过了时光隧道.回到那些回不去的从前.窗边的白画扇已经哭得泪眼阑珊.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毫无忌惮的宣泄自己的感情.

如果失望是一瞬间的事情.白画扇或许不会这么悲伤.可是她在泉水边苦等了十五年.一时间失望和悲伤涌上心头.心脉早就乱了.心里闷着的一口淤血噗的一声吐了出來.白色的衣服.红色的血.在夜色下显得分外分明.

伤到吐血.白画扇虚脱的坐在地上.心中的郁闷随着大哭都咆哮了出來.

房间里躲着的白雪怔怔的看着二小姐身上的血泪.牙关紧咬.从床底下拿出一把古锈短刀.对白雨比划了一下.她一定要亲手杀了苏北.

白雨道:“暂时先别去.而且你未必能杀的了他.何况杀了他只会让二小姐更加痛苦.”

“那怎么办.”

“凉拌.”白雨一头栽在床上也哭了起來.

白雪一看里面一个外面一个.自己眼泪也忍不住了.她是替白画扇哭得.也是替自己感到悲伤.外人只认为生长在这样的大家族衣食无忧.一定非常幸福.可是幸福的人是谁呢.不要说白画扇.就连白玄烨.以及他们的父母每天也活在危机之中.

这个夜晚.白画扇哭了一晚.两个女孩儿恨了苏北一晚.以前人家说白画扇是个天然呆.可也只有她们明白白画扇沒有傻掉.她在等人.却终究沒想到等來的是这么个残酷的结果.甚至比苏北死了还难以接受.死了的话还落得个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而他活着给小姐带來的只是人面不知何处去的惨境.

苏北回到家中.大家在等他的消息.

“我先休息了.”苏北上楼.他被白画扇的眼泪流得心里也很不舒服.

“到底怎么样了.说句话.”柳寒烟沉声说道.

“杀了.”顿了顿.苏北改口道.“她明天会离开江海.并且承诺不再敢于咱们集团的事情.这几天给大家带來的不便就不要追究了……人已经走了.就犯不上在背后说人家坏话.”

柳寒烟腾的站了起來.“你什么意思.她是怎么打我的你亲眼看到了.”

“别无理取闹.柳寒烟我警告你.我他妈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苏北突然莫名的暴躁起來.以前再重伤的话他都能忍下來.可是这一次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对柳寒烟大发雷霆.

吼出这一嗓子.苏北收到了和白画扇吐血一样畅快的效果.淡淡的说道.“三件事.我说完.你们自己讨论.”

“第一.这次我去外地.已经订购了批量生产雪烟中药护肤品的原材料.所以别再催我了.该生产的时候.我会着手去做.”

叶凌风长舒了一口气.

“第二.前一段时间偶然得到一个灵感.护肤品市场人满为患.我想试一下保健品.丰乳的.你们不用跟我哔哔.我要做的东西效果还是和护肤品一样.立竿见影的效果.有质疑的声音现在马上滚蛋.”

“第三.江海商会和银行存贷款利息率的上调.引起业内的不满.商会召开的时候我会去.随便帮我联系一个商会管事的人.我跟他直接摊牌.”

言简意赅的说完这些.苏北已经到了二楼.朝楼下瞥了一眼.“最后一点.给大家一个忠告.我做任何事或者是有我的苦衷.或者是为了整个集团着想.别他妈整天拿我当贼审.什么事都要问我.你们是废物吗.”

咣当.

柳寒烟以前住的卧室的门重重的被摔上.

别墅一楼客厅的这些位面面相觑.被苏北骂的狗血淋头找不到北.心里也隐隐有些不高兴.你受挫了拿我们撒什么气.

不过.这种气愤很快演化成对集团未來的构思和展望.苏北说这三件事.每一件事都非常的重要.

在叶凌风楚婕等人讨论的时候.柳寒烟时不时的往楼上瞥了一眼.她认识苏北将近一年.还从未见过他这么失落过.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寒烟一直以來的心思都在柳氏集团上面.她自己也明白自己这个老婆当的非常不称职.可是她这个毛病改不掉.对商业以外的事情向來是漠不关心.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却从未跟自己发生过什么接触.而在她看來苏北也变得越來越陌生.

“所有的麻烦都來自于舒家日化.实则.舒家在江海发展沒有几年.不过铺货和经销渗透的比较广泛.这次居然联合其他业内人士.集体抵抗我们奇迹集团.这是一场硬仗迟早要打得.”姜涛结合舒家日化近年來的销售报表说道.

“水至清则无鱼.沒有利益的事情.其他同行也不会和我们对着干.由此可见黄博文许诺了他们很多好处.呵呵.更恶心的是陈泽凯这个小人得志的走狗.一个外界人士.居然也涉足进來.”

柳寒烟回过神來说道:“如果真像苏北刚才所说.白家不再从中作梗.少了这个深藏不漏的潜在敌人.陈泽凯和黄博文那两条狗还是容易收拾的.算了.今天先到此结束.大家早点回家休息吧.”

沒人动弹.

众人都太了解苏北和柳寒烟了.今天她家的保姆又不在.如果现在大家走了.这俩人的人脑袋还不得打成狗脑袋.

环视一圈.几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周曼的身上.看的周曼满脸通红.虽然不好意思说穿.但是谁都清楚.苏北和柳寒烟是有名无实.和周曼是有实无名.

“周曼.你去看看他死了沒有.”柳寒烟尴尬的说道.脸上很过于不去.

苏北今晚难得的心塞.灵魂像被抽空了一样.照理说他现在是事业的巅峰.又刚刚迈入玄阶中期的门槛.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人在华夏也是屈指可数.

可这些沒有一种是苏北想要得到的.站在这个不是巅峰的高峰.人只会更加的孤独.虽然他真的确认自己不认识白画扇.当砍刀一个充满真诚却心灵柔软的强悍女人泪流满面时.苏北又觉得他真的认识白画扇.难道是上辈子.

当当当.

苏北玄阶中期的实力.不要说门外的人是谁.就连楼下刚才在干什么都一清二楚.“曼曼.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有什么事的话明天再说吧.”

“哦.吃东西吗.”周曼松了口气.对楼下的几位耸耸肩膀.

“不饿.时间不早了.告诉他们如果家里沒事的话.在这儿睡吧.明天起早去商会.对了.让叶凌风进來.我有事找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