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古筝女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你的春秋大梦.我会需要你可怜.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照顾.你只不过是白画扇的一个助理.我经过这里.你就是这么尽地主之谊的似乎不太合适.”

“姓苏的.你以为你现在的风光是谁给你的.只要白家动动小拇指.你这辈子只能下贱的活下去.一辈子别想翻身.”

苏北一阵大笑.“听完你的威胁作为正常人的我真应该把你扔湖里淹死.不过.我能活到今天.可不是白玄烨高抬贵手.你是不是以为你们那位白少品德很高尚呢.”

“至少比你强.少废话.看招.”

白雪一个急撤.想要抢回自己的古刀.却不料被苏北牢牢地攥在手心里.血顺着他的手滴滴答答流淌下來.她知道苏北钳制住了她.现在只需要扬手给她一巴掌.她这条小命或许就沒了.

在白雪所见过的人中.苏北或许是能和白玄烨相提并论的.短短的几天里.这家伙从一个和自己实力一样的黄阶后期高手.一跃成为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这又让白雪有些不平衡.

“既然你这个跟屁虫还在江海.说明白画扇沒有走吧.”

“呵呵.江海市你们家的.我家小姐走不走还要你來赶.”白雪咄咄逼人的反驳道.

“我只是顺便问问.沒有别的意思.”

白雪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到底是生意人.扮演一个忘恩负义的角色.都要往自己的脸上涂脂抹粉.现在假惺惺的施舍你那点关怀.呵呵.比充满阴谋诡计的花言巧语还让人觉得反胃.”

“有病.我问你.你认识我吗.”

白雪摇摇头.

“既然都不认识.突然有个陌生人蹦出來要当你老公.你愿意吗.如果你愿意今晚跟我睡觉.我就愿意和白画扇结婚.”

白雪冷傲的看了他一眼.“好.这是你说的.一言为定.”

说罢.白雪松开短刀.手滑过锁骨.连衣裙轻飘飘的落了下來.

“卧槽.真是一对儿奇葩.”苏北愣了一下.连忙帮她抓住即将落下來的裙子.一脸懊悔的看着她.“我说姐姐.我这几天真是被你们搞糊涂了.一个天仙似的美女莫名其妙就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这样一个消息.我到现在还是张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草.到底是你们小姐失忆了还是我失忆了.”

“失忆.”

白画扇临行前曾经说过.她要弄清楚苏北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难道苏北失忆了.

白雪忽然抓住一个惊喜的线索似的.看着一脸真诚却很困惑的苏北.他那张与年龄不符的沧桑眼神似乎不是在说谎.在她心里.也决不相信小姐一直以來思念的人就是个陈世美.

“你真记不起小时候的事了.”

“模模糊糊.只记得我生下來就在部队长大.”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能跟我说说部队里的情况吗.尤其是你记忆最深处的事情.”顿了顿.白雪补充道.“我知道你是猎鹰的.那个特战队已经全军覆灭.只剩下你自己.所以这些机密.你完全不用瞒着我.坦白的告诉你.如果我想查你的资料.还可以动用其他手段.”

苏北看这大美女终于沒了杀气.松了口气.苦笑道:“答应我一件事.”

“讲.”

苏北和白雪谈好条件后.去湖边将木讷的尹信惠带进了别墅.

这栋别墅里只剩下白雪和白雨.白画扇是孤身一人离开江海的.

“尹小姐.这位拽的跟而五百万的美女.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弹琴人.”苏北指着白雪的脑袋说.偷风水珠的当天.苏北也看到抱着古筝躲在回廊里的白雪了.只不过被白画扇当时给他带來的危险和震撼所掩盖.

“您好白小姐.我是大韩天后乐团的主唱尹信惠.很荣幸见到您.一年前.您是不是曾经在首尔弹过古筝.”

“是.”白雪淡淡的说.

尹信惠高兴的差点跳起來.“我找了您一年.在海岛下和白宝林又等了三个月.我……我真是太开心了.”

尹信惠又连忙给苏北介绍她曾经和白雪的半面之缘.那是在首尔国家大剧院.那天美欧的四个交响乐团在首尔轮回演出.钢琴曲交响乐这场音乐盛会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让尹信惠最震撼的就是一个白衣蒙面的华夏女子古筝演奏.真的是把她整个人的灵魂都征服了.

那场空前绝后的音乐盛典之后.有无数人在寻找这个东方女性.她不是第一个.却是最执着的一个.

因为寻找白雪.尹信惠放弃了她一手组建的天后乐团.不是她不在乎经纪公司开出的天价合约.而是每当她再创作音乐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想到那场古筝独奏.

可惜.白家同样不缺钱.白雪这种女孩儿.就算是个哑巴聋子.随便包装一下都比那些荧幕前的美颜明星要漂亮几倍.只不过用一个女孩做赚钱机器.白家还沒落魄到“卖艺”的地步.

白雪只是白画扇的私人保镖.但从小生长在白家的她也不屑于当什么明星.她确实在首尔悉尼巴黎等地有过演出.不过那时候她们还沒有脱离白家.

当白雪的手指放在琴弦上时.尹信惠的心都要碎了.古筝这种传统乐器似乎是搬不上一个大舞台.会弹的人有.但是能弹好的人绝无仅有.这和那些打着弘扬民族音乐搂金的小人物有着云泥之别.

这首十面埋伏的古曲.不适合女孩儿听.更不适合在这种意境下演奏.白雪只是敷衍一下苏北的这位朋友的雅兴.

只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悠扬轻缓的旋律还是让尹信惠和苏北听得有些发呆.当一曲弹完.两人还沉浸在这种忘我的情绪之中.

真正的绕梁三尺.是现代交响乐和西方传播而來的钢琴所无法表达出來的.机械的声音.和美妙手指勾勒出能震撼耳膜与灵魂的乐章截然不同.

苏北明白其中的道理.这丫头毕竟是个黄阶后期的古武修炼者.身上有那种灵秀超脱的气质.而弹奏古筝的指法并不是单纯的“弹”.其中的轻重缓急是用真气撞击琴弦产生的.

尹信惠听完这一首很明显的敷衍曲目后.还是感激的潸然泪下.深深的鞠了一躬.任何赞叹的话语相比起音乐都是无力的.

白雨给苏北端來一杯波尔多红酒.这两个绝色美人居然是个丫鬟.可想而知白画扇该有多暴殄天物.白雨负责文韬.而白雪是武略.一个是国际注册会计师.另一个是黄阶后期古武高手.

“白雨.带尹小姐去楼上休息.我有话和苏北说.”

如果尹信惠知道她的偶像根本是在敷衍了事.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看着两人上楼后.白雪像个普通小女人似的.将披肩发扎起來.“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说说你自己吧.”

“你这个国家暗组成员对我们猎鹰了如指掌.这么多年來猎鹰的作战任务.你心里一清二楚.我就不说了.”

苏北的目光平铺在客厅里的一副古画上.皱了下眉头说:“记忆中.我在猎鹰从小就接触残酷训练.”

白雪道:“猎鹰成员算上队长只有十三个.每年都从各地选拔高手进行考核培训.平均每一千名特种部队成员.有一个人能入选猎鹰训练营.当然最后的结果多半是被打回來.柳寒烟的姐姐就是通过层层筛选.一步步爬到了猎鹰.我说的沒错吧.”

“沒错.只不过我是从小被培养的那个.我也很疑惑为什么会选我.我的综合实力最差.甚至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体质单薄.当了几年的药罐子.”

“药.什么药.”白雪听得很细致.

“废话.当然是汤药.你也是修炼古武的.这么白痴的问題也要问.”

白雪眼角闪过一丝灵光.淡淡的说:“你不用往下说了.我想我应该明白怎么回事了.救你命的人把你藏在猎鹰.怕你记起童年回忆.用药物或者某种功法封存了你十岁以前的记忆.所以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來.总会觉得模糊.”

“很佩服你的想象力.只不过你也太先入为主了.”

“你可以不相信我.有些事情我沒有资格告诉你.看來你是真记不得我家小姐了.”白雪知道.就算她高速苏北十五年前燕京苏家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未必会相信.

白雪也能够理解苏北的救命恩人为什么要用药物让他遗失少年记忆.全家被杀不是一个孩子有能力接受的.况且苏北一旦知道自己的身世.万一生出报仇的心思來.去燕京无异于自投罗网.

只不过苏北的恩人在就他的时候.肯定不知道苏北和白家二小姐的这段往事.

“苏北.你知道我家小姐去了哪里吗.”

“我怎么会知道.”

“灵隐山.也就是你少年时期接受秘密训练的地方.那里的自然条件有多恶劣你比我清楚.甚至不少国际杀手榜上的重犯也有人隐藏在那个地方.她想亲自去找回你丢失的记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