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机场风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轻笑了一声.看來黄德江只是控制住了九妹.却沒得到龙胆藤.甚至还误以为是自己抢走了字帖藏宝图.

正因为程九芸的守口如瓶.让黄德江老板和苏北的初次对话漏洞百出.看样子.这个黄老板一开始就打算出卖程九芸和朝海.并且借董阎王的手将字帖地图上的宝贝弄回來.沒料到董阎王先死在了自己手里.

“好啊.字帖我可以给你.反正这个东西也不值什么钱.不过我要你确保程九芸的安全.”

“一言为定.放心.只要字帖回到我手里.我可以摒弃前嫌既往不咎.”电话那边的黄德江显然不知道苏北并不是外地的大佬.端掉董阎王老巢只是苏北单枪匹马干的.被蒙在鼓里的黄德江还以为苏北不了解字帖的秘密.

苏北撕掉了飞往冲云省的机票.改签了一张明天凌晨去洪林市的机票.

江海的候机楼还是很发达的.有休息室和餐厅.苏北倒是不饿.只是想找个地方落脚.來到二楼的咖啡厅.机场的东西贵的离谱.一杯咖啡一本杂志花掉了三四百.也只有消费到一定金额.才会给你提供候机期间的座位.

落地玻璃窗外有一个空乘人员.是个高个子女生.苏北越看越面熟.后來才想起來.这是米雅的那个模特同学.

苏北弹了弹玻璃窗.钱小蓉听到声音回头看见是苏北.笑了笑.比划一下自己的手表.示意她负责的航班马上要起飞就不聊了.

江海机场距离市里挺远的.苏北晚上也不想回去.准备在咖啡厅里过夜.这时机场广播发布了一条公告.定于晚上酒店起飞的江海到燕京航班.因为燕京今晚的雾霾天气.航班临时延后了两个小时.请旅客们做好准备.

这条广播以一出來.正在准备过安检的去燕京的旅客们都炸开了锅.江海到燕京一个半小时.现在是九点钟.如果延迟两个小时.到燕京都是后半夜了.旅客们难免会有不满的情绪.

“请听我解释.燕京今晚的雾霾天气是之前气象预报沒有预测到的.能见度不适合飞机降落……”钱小蓉焦急的和旅客们解释.

“我他吗十点半和两个老板谈生意.你知道你们耽误我多大的事吗.赶紧找你们机长和领导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怒道.

其他乘客也喋喋不休的抱怨起來.有的可以接受江海机场方面安排的改签.有的只是抱怨两句找个位置休息一下.等等看今晚还能否起飞.

航班的机长和几个乘务人员被旅客们围在中间.七嘴八舌根本争论不出个所以然來.有的旅客确实是着急.但是天气不允许能有什么办法.有的乘客过于娇气.所谓的消费意识比较强.各种的无理要求和消费者权益都搬了出來.

这种事情就怕有带头起哄的人.偏偏那位趾高气昂的老板是个难缠的货色.在某种程度上來讲.他非常享受这种被乘客们拥戴.代表大家所谓的权益对空乘人员发火.

当西装男的手掌即将推搡到钱小蓉的胸口时.被刚刚赶來的苏北拦住了.“朋友.差不多就行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找航空公司的领导.对几个空姐推推搡搡算什么.”

“你算老几.滚一边呆着去.”

苏北冷笑一声.“你占便宜的这位女士是我朋友.你觉得我能袖手旁观吗.”

“你他妈什么意思.我占便宜.他们航空公司耽误我宝贵的时间.还不许我讨回公道了吗.”

“所以.我警告你有话好好说.否则你这只咸猪手就保不住了.”苏北本來懒得管这种闲事.可这个西装男仗着自己有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推搡米雅同学了.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每次推的都是钱小蓉的胸.

同一航班的旅客见苏北多管闲事.顿时不乐意了.上來拉偏架.西装男瞅准苏北被其他旅客劝走得机会.冲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头.

只可惜.西装男的拳头还沒砸到苏北的鼻子.他就被苏北抬起來的膝盖顶翻在地.疼得他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叔叔是燕京二法的庭审.今天就让你知道这一脚有多贵.”

这边的冲突早就惊动了机场保安.呼呼啦啦过來一票人.连同江海机场的民警都出动了.将苏北几个寻衅滋事的人带到了附近派出所.

钱小蓉个子很高挑.整洁的蓝色马甲制服.一双根儿不高的高跟鞋.一块白色丝巾.就算在空姐这个美女行业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难怪西装男会借机占便宜.

钱小蓉也是够郁闷的.上次因为拍电影的事情.苏北就把她找的经纪人给揍了.因此她也丢掉了一个品牌时装模特的面试机会.她现在住在米雅家里.虽然不用负房租.但现在的工作真的很难找.本來乘客发发火.她忍气吞声或许就能混过去.结果又被苏北搞到失业的边缘.

一个民警过來做笔录.具体情况乘客们已经反映过了.大概意思就是说.一个燕京有权势的男子.因为航班延迟和空姐发生手脚.一个路人打抱不平被燕京男子殴打.

“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就因为这么点小事大大出手还是不应该的.这件事你们是打算私自解决.还是怎样.”民警问.

西装男解开凌乱的衬衣和领带.绘声绘色的像民警形容苏北是怎么打他的.

民警无奈的记录下來.只不过这其中有个小误会.既然是苏北打人.他误以为苏北是乘客口中的那个燕京权贵.

“好了好了.把你的衣服穿起來吧.依我看打得也不重.不然去医院做个检查.协商一下赔偿问題.”民警给西装男使了个眼色.似乎在暗示他.这种事真打官司的话你肯定吃亏.

西装男非常不满意民警的私了处理结果.怒道:“医药费.难道我缺他那点钱吗.这件事如果你们处理不好的话.呵呵.这趟航班是江海到燕京.我可以在燕京起诉江海航空公司.到时候.我看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西装男误以为民警和苏北认识.毕竟他们都是江海人.

可上天作证.民警是个普通人.普通人当然不想惹那些所谓的燕京权贵.他还以为苏北是燕京人.而西装男是老乡呢.

西装男怒不可遏的拿起手机.先后拨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打给燕京他那个当二法庭审员的亲戚.另一个电话打给他要赶回燕京会见的几个客户.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他在江海的熟人.

这几个电话一打完.民警都懵了.看了半天.恍然大悟.“你……你才是燕京的旅客吗.”

“呵呵.你以为呢.现在后悔都晚了.以为外地人好欺负是吗.这你就错了.我朋友和律师二十分钟内就会赶到.到时候看你身上的这身制服能不能保得住.”

民警倒吸一口冷气幽怨的看了苏北一眼.心说大哥你胆子也不小啊.沒事招惹这种疯狗干什么.

在等律师來的期间.民警从机场保卫室调取了监控视频.从画面上來看.是西装男先推搡了空乘人员几次.而苏北从旁边经过.顺便抓住了男人胳膊.由此引发了冲突.

民警偷偷把苏北叫到一旁.“哥们儿.我看这件事还是私了的好.他那种人也就是折腾一个面子.你拿出点医药费.我们这边帮你做个证.你再给他道个歉.这件事就能过去.”

“道歉.我凭什么给他道歉.”

“你……”

不一会儿.西装男在燕京的朋友來了.來了一个青年.身边还有一个戴眼睛的女律师.

“焦宇.怎么搞得.老总不是让你今晚之前就到燕京.先把合同签下來吗.”青年的职位似乎比西装男高一点.

焦宇往里间努努嘴说:“别提了.飞机晚点.我正在和空乘人员交流.被一个小子给踹了一脚.大爷的民警居然帮着打我的人说话.还劝我私了.这种亏我一辈子都沒吃过.我已经给我叔打过电话.连这个派出所和航空公司.包括那小子一起起诉.不然好像咱们燕京人好欺负似的.”

显然他们都來自燕京.燕京人和江海人在骨子里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抵触情绪.燕京是华夏经济文化中心.又是天子脚下.口气颇高.就算是扫大街的清洁工都有种优越感.而江海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土著居民甚至认为走出江海就是农村.

苏北既不是江海人.也不是燕京人.

青年朋友叹了口气.只好由着焦宇打官司.正等着.那位办案的民警和苏北走了出來.

当青年看到苏北后.手里的手机当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我去……苏总.您怎么在这儿.”

苏北怔怔的看着青年.认了半天才想起來.开会时见过这个青年.是燕京美雅日化的一个技术总监.

“你是那个……”苏北一时间叫不上名字來.

“谢东辉.”

“你怎么在这儿.”

“哦.苏总是这样的.叶总这不是正在筹建集团官网.从美雅总部抽调了一个创意团队.本來是让焦宇今天回去处理工作.我刚接到电话……”

说到这里.谢东辉猛然怔住了.“呃.苏总.和焦宇在机场发生冲突的不会就是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