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连环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一剑逼退了苏北.长剑中年的攻势更加猛烈.卷起几个剑花再度朝苏北扑过去.

树上坐着的苏北之所以还沒跟他发生正面冲突.倒不是怕他的剑.只是想从小老道的徒弟身上检验一下老道的修行成果.不过现在已经沒这个必要了.

当无数剑影逼近苏北的时候.那些看似“繁花似锦”的剑花只不过是虚招子.苏北提起真元.瞅准了长剑的剑身一把抓了上去.

长剑男心里大吃一惊.竟然有人徒手抓剑.“不知死活的东西.我的剑岂是你这种土狗野鸡能摸到的.”

长剑男心道想和我同归于尽.外面的大千世界他还沒有品尝过.岂能栽在苏北的手里.身形急剧后退.弃剑而逃.

苏北的神识已经能运用到侦查对手每一块肌理的地步.当然是对手是要比他级别低的人.长剑男的弃剑而逃.其实是一个大招.表面上是弃剑.实际是用真气短时间内控制剑偷袭自己.达到人剑分离的地步.

既然已经看穿对方的招数.沒什么可怕的.“今天你大爷就教教你剑是怎么玩得.你想怎么杀我.我就用这把剑怎么剁了你的狗腿.”

苏北身形一转.突然追上了下落的剑.一把抓在手里.果然剑柄上附着着他的真气.只不过他一个区区黄阶中期的杂毛.跟苏北玄阶中期比真气.那才是天大的笑柄.

苏北控制住这把剑后.在手中打了个转.注入一小股真气在其中.

在河沟对岸观战的矮个子中年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当师弟弃剑的时候.他以为胜负已分可以给苏北收尸了.可是当苏北抓到剑柄的一刻.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上來哪里不对.

“你的剑.还给你.老子还不稀罕要呢.”

苏北将注入真气的剑扔还给长剑男.剑在空中滑过一道优美的光线.直接奔向长剑男的下盘.

“小心.不要去接剑.”矮个子突然大喊了一声.但为时已晚.

“啊.”

噗.血流如注.长剑男根本控制不住他自己用了十几年的剑.那剑就像长了眼睛似的.从他的腰胯一下横着飞了出去.噗的一声.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长剑男被懒腰砍断.这才是真正的腰斩.

山谷顿时间陷入一片死寂.

弯刀看的热血沸腾.心道幸亏沒有出卖苏北啊.不然有几条大腿也不够他砍得.同时又很庆幸.这是他见过的真正意义上的古武高手之间的对决.沒想到这么变态.让他对古武的向往更深了一层.

长剑男奄奄一息的看着几米开外自己的剑.以及两条大腿.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不是内伤.而是活活气死的.

“英华师弟.”

矮个子看师弟已经沒救了.只好送了他一程.不过这种人跟着老道在山上清心寡欲的修炼古武.已经丧失了人类的基本感情.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完成师傅的使命.顺便替师弟报仇雪恨.

“呵呵.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修为居然已经超过了英华师弟.不过.这对我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他消耗了你至少一般的真气.看得出來.你应该是个黄阶后期的高手.你放心.我和师弟不同.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正合我意.”苏北一步跳过沟壑.來到了对岸.瞥了眼弯刀.淡淡的说:“不想死的话就离远一点.”

弯刀巴不得离这些变态远一点.跟头流行的跑到了另一个山头上.

矮个子解开他的道袍随手扔在路边的石头上.他这次不会再轻敌了.心里也很诧异.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修为比师弟还要高.

“看招.”

都说浓缩的都是精华.矮个子这人一看就是贼眉鼠眼.阴招也很多.抖手而出几只飞镖扔了出去.不过苏北早就看透他了.他的长处在于精湛的下盘功夫.

苏北沒有刻意去躲这些飞镖.而是挥手在空中提起一股真气.将这些飞镖打散.

与此同时.这个叫轮台的矮个子已经冲了上來.果然是刚劲迅猛的一记直踢.如果是半年前的苏北.这一腿恐怕真能把他踹个大窟窿.古武世界的等级差距就是这么的残忍.

轮台招招逼人.给苏北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苏北虽然是实力在他之上.但是沒有接触过太多的门派武术.

不过在硬实力面前.轮胎的踢腿绝技还只是花拳绣腿.

苏北双拳扛了几次重击.略微退后了几步.丹田的真元已经耗费了一小半.不能跟这杂毛在这儿杂耍.

看到苏北后退.轮台心里暗喜.知道自己的招式奏效了.不过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是每个古武修炼者共同的心病.自己吃尽天下的苦头才修炼到这个级别.他区区的一个生活在都市里的毛孩子.居然跟他的实力有的一拼.

失去雅兴的苏北背着手跟他拼了几腿.在牵制住这个狗轮胎的时候.英华的那柄长剑可是还残留着苏北的真气.手指微微一动.剑和手之间好像连着一条无线电似的.

正打得投入的轮台哪里会想到.在他的背后有一柄长剑飞驰而來.

当剑到跟前时.苏北憋不住笑了一声.脚尖一点腾空而起.刷.长剑飞过轮胎的腰肢.一腔子血像是泼出來的水一样喷洒出來.又是一个腰斩.

“你.我跟你拼了.卑鄙.”轮胎仰天长叹.他们师兄弟居然死在同一把剑下.

“蠢货.”苏北从地上捡起剑.走到轮胎的面前.剑刃放在他的心脏位置.“呵呵你们不是要下山玩女学生吗.现在不用下山.直接下阴间吧.”

苏北的手一按.长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苏前辈.苏前辈您沒受伤吧.”

弯刀这个随风倒的庸才跑过來溜须拍马.

苏北暗哼了一声.暂时留着他的命.“把现场处理一下.先回去休息一天.明晚再來取小老道的狗命.”

连杀两个高手.苏北虽然表面上沒受伤.但真元透支的很严重.这也是沒办法的事情.对方可不是泛泛之辈.如果是弯刀这样的.从天亮打到天黑也不会觉得累.

这也让苏北感觉很无力.玄阶中期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啊.得想办法尽快的进入玄阶后期.苏北吃过晚饭后.关在房间里将真元运行了几个小周天.等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苏北想到道观里除了最厉害的欧阳道人之外.还有两个和矮个子与长剑男同等实力的高手.如果再让弯刀上山去骗.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必须另外想一个法子.

在苏北的计划中.必须保留至少八成的实力.才能去挑战欧阳道人.可按照昨天的战斗消耗來看.灭了小老道最后两个古武级弟子.至少要消耗掉六成的真气.到那时再碰撞小老道可就危险了.

酒足饭饱坐在一家饭店的包厢里.苏北叼着烟凝神闭目考虑晚上怎么办.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如果今天他不找上门.小老道看见两个徒弟沒有回來.肯定会怀疑起來.

“苏前辈.我倒是有个注意可以再骗老道一次.”弯刀鼓足勇气说道.

“哦.说说看.”苏北扔给他一根烟.

弯刀不抽烟.但是不敢说不会抽.连忙点上.低三下四的说:“道观外面有一道悬崖屏障.小老道怕外人打扰故意选择在悬崖的那一边住.但是悬崖这边有一位师兄……一条狗把门……”

“继续说下去.”苏北感觉留他一命还是有用的.

“今天我们再上山的时候.你做出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我背着您上去.那条狗知道我们下山去抓你.见你受伤肯定会放松警惕.然后带我们渡崖.山上游览车.这悬崖可是够高的.如果苏前辈攻其不备.突然把他推下悬崖.他可是措手不及死无葬身之地.”

苏北听了后笑着点了点头.这家伙比自己还阴险.这样的人虽然很厉害.稍加提拔就能进入古武门槛成为楚鼎天那样的人物.只不过他可不需要三姓家奴的狗奴才.弯刀表现的越聪明越阴险.他还不知道这已经给他的死亡埋下了伏笔.

“只不过.怎么骗过看门狗可能有点困难……”弯刀意识到一个问題.那就是他们古武修炼者对危险是有预判的.

苏北摆摆手说:“就按你说的去做.放心.我会很逼真的.”

只要不是小老道看守缆车.他只需封住自己的脉细.实力在玄阶中期之下的人.绝对看不出任何端倪來.按照李青云的情报.看门狗应该是个玄阶初期的高手.如果真能不费吹灰之力解决掉他.倒是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商量出一个结果后.在山下.苏北把自己的衣服弄得衣衫褴褛.为了做到逼真.还划开手指放了点血.

翠微山虽然沒有闽西的山大.不过贵在陡峭.两人天亮出发.到一座山隘口下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

“苏先生.前面就是了.”弯刀弯腰请苏北上马.

苏北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心里暗叹小老道是怎么找到这么个绝佳的修炼地方的.如果一个区区的老道都有这份实力的话.那么李家.还有华夏的几个大家族的隐门该有多隐蔽而强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