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连克强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峡谷变得异常陡峭..一条石阶小道蜿蜒在峭壁之上.如果是普通人光是走着一趟就要累个臭死.

弯刀背着“昏迷不醒”的苏北往上爬去.暗怪自己做的太逼真了.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脖颈往下淌.气喘吁吁的爬了一段.然后朝山上吆喝.

艰难的前行半个多小时.终于听到山顶有回音了.

“谁.”

“望云师兄.是我啊.快來帮帮忙.累死我了……”弯刀并非演技高.实在是真的累.

苏北在他后背上暗笑.沒想到上一趟山都能节省下不少的体力.

很快一股强大真气向这里靠近.苏北摒住了脉门.果然是玄阶初期.甚至比那个死轮胎还要强大.

望风是个巨无霸.身躯庞大.后背有一对铁锤.看了看弯刀以及苏北.“你其他两位师兄呢.”

“那个……”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

弯刀忙说:“轮台和英华两位师兄昨天下山后.在一家夜总会找到了这个青年.把他的手脚筋都挑断了.逼着他说出龙胆藤的下落.”

“他们人呢.”

“师兄.您饶了我吧.不然让师傅知道肯定会责怪下來的.到时候我吃不了兜着走.”

望云侧目一想.根据那两个师弟的品行.看來是留恋外面花花世界的财色了.轻轻的叹了口气.这种心境怎么可能有大的成就.他们这一派的古武讲究的就是清心寡欲.沒想到他们俩先破戒了.

“龙胆藤的下落真的找到了.”

“我本來想带回來的.可是两位师兄说这东西极为重要.怕我在半路上出错.所以让我编了个幌子.就说他们明天一早再带着龙胆藤回來.”

“只好这样了.师傅那边我帮忙遮掩过去.他死沒死.”望云和那两个人不同.行为很谨慎.试探了一下苏北的脉细和命门.发现他身体孱弱确实是受了重伤.

“轮台师兄说.这个人好像和什么暗组还是什么的有点牵连.暂时不能杀掉.让我带回來听从师傅的处理.”

“嗯.如此也好.”

这一套谎言.弯刀是不敢出半点错误.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把人给我吧.”

望云一扯苏北的胳膊.力气真够大的.如同拎起一个包似的.甩在后背上朝山上走去.

山顶的背面就是悬崖.悬崖的对面是一座更大的悬崖.在对面山腰之间.有一个平垫.坐落着一个道观.一眼扫过去.这悬崖的宽度至少有一百米.沒有缆车这种现代工具的话谁也出不去进不來.

在望云安置缆车装备的时候.苏北偷瞥了一眼悬崖下.深不见底.从这摔下去.恐怕在空中就已经死过几次了.

此时.苏北可不敢掉以轻心.他即不放心这个望云.也不放心弯刀这个三姓家奴.

弯刀将苏北拎上拦车.弯刀第二个跳上去.

“你自己过去吧.不然山门就沒人看守了.”

弯刀心里一愣.卧槽.你不去.我们往悬崖下推谁啊.“师兄.我笨手笨脚的.见了师傅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來.你就当时可怜我行吗.”

“这样的话……”

“我替您看山门.反正把人送过去.事情的经过您和师傅一说.再回來看山门.又用不了多长时间.”

“哎.下來吧.”

缆车上.苏北松了口气.

吱呀一声.拦车驶离这边的石台.

目睹缆车飘荡在半空中.弯刀也曾生过是否砍断设备.让这两个人一起死的念头.他感觉到跟着苏北在一起.也是件危险的事情.

可是在面临风险的时候.弯刀放弃了这个念头.如果弄死苏北.他还杀了师兄.不得不亡命天涯.到那时小老道还要满世界追杀他.更何况.他非常垂涎于苏北给他开出的筹码.

苏北何尝沒在担心那个王八蛋的念头.当他注意到弯刀在石台犹豫了一分钟后.心都快跌落谷底了.不过这一分钟的犹豫.也断定了这个人必须死.

过了几分钟后.拦车到达悬崖的正中央.苏北起了“歹心”.

望云站在缆车的前沿.打着眼罩看夜色下的道观.

就是这个机会.苏北瞬间提起一股真气.一跃而起.

望云猛然间感觉到身后有杀机.來不及转身.苏北一掌拍在他的后背.

“啊……”巨大的回声响彻山谷.

坠落坠落.直到这个声音完全听不见了.山下几只野鸟腾楞楞的飞了过去.

苏北拍拍手.好惊险.点了根烟坐在缆车上将自己的真元稳定下來.面对小老道.他必须保持全盛的状态.否则也不会冒险采用弯刀这个阴招.

夜色.伴着浓雾.缆车徐徐靠近.石台之上有一个手电正往这里晃.苏北矮下身子沒出声.

崖边站着三个人.其中的两个都是弯刀类型的刚摸到谷物门槛的二半吊子.而另外一个是个十足的黄阶中期高手.

虽然苏北现在干掉个黄阶高手如同砍瓜切菜那么简单.不过他还想保存最大的体力和真气对付老道.

“望云师兄.”

“是望云师兄回來了吗.”

“咦缆车上好像沒人.难道是望云师兄跟咱们开玩笑.可是刚才我明明听到望云师兄的吼声啊.”

“瞎说.如果是轮台师兄的话或许会和我们开玩笑.望云师兄可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哈哈.说不定去下山去的两位师兄回來了.”

“应该是.”

当缆车距离崖边还有两三米的距离时.苏北倏然站了起來.一个箭步冲上去.他早就锁定了进攻的目标.另外两个杂鱼是赠品.他不屑一顾.要杀的是这个黄阶中期的小子.

这一拳带着风声砸了下去.拿着手电的黄阶高手还沒來得及反应怎么回事.甚至潜意识里还以为师兄跟他开玩笑.一愣神.轰.

噗.一口鲜血喷了出來.苏北转身一脚将他踹下了悬崖.比预期的效果还要好.这次灭了两个高手只消耗了他一成不到的真元.

“你.你是谁.胆敢在这里放肆.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已经解脱了.”

苏北跨前一步.对付这些杂鱼.根本不用动真格的.就算苏北不是古武高手.只是个普通的特种兵.收拾俩小毛贼也不在话下.两脚就将两个还在惊愕之中的杂鱼踢下悬崖.

“好身手.居然敢单枪匹马杀到这里來.”

一个黑裙子女人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道观门口.脸上围着一块薄纱.

苏北侧目看了她一眼.居然还是个黄阶中期的高手.仔细一想.这女人应该就是被小老道抓上山企图进行双修.不过这女的似乎不太配合.

“哈哈.你的实力也不一般.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沒有感觉到你躲在门后.放心.我不杀你.只是來取点东西.”

“哦.什么东西.”

“欧阳道人的脑袋.还有道观里的一切.”

“包括我.”女人似乎在开玩笑.

“不好意思.我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对你沒什么兴趣.沒事的话一边站着看戏就可以了.”

黑裙女子皱了一下眉头.小老道此时还在山洞里修炼.他就算是做梦也沒想到苏北居然能杀上门來.

“既然你來了.说明……”

“沒错.那几个货已经见阎王去了.”

黑裙女人露出一个惊容.她已经明白了.弯刀早就被苏北收买了.看來这个局苏北做的很结实.不过单凭小聪明是不可能灭掉老道的几个高徒.说明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强到根本沒把她这个黄阶中期的放在眼里.

“如果你杀了老道.能否带我下山.我在山上生活了五年.老道抓我的时候.杀了我的家人.回到都市里.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生活下去.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又不会去做.”

“看你的表现了.”苏北说.

“你放心.我等了五年.就是再等这个机会.单凭我的能力不可能打赢老道.但是我们俩联合起來就有了胜算.不管是胜是负.这次我想拼一次.”

苏北微微点了点头.虽然看不清她的面貌.不过有骨气的人.至少比弯刀那种三姓家奴更有利用价值.现在奇迹集团也发展起來了.他不能时时刻刻都呆在江海.柳寒烟身边似乎恰好需要一个这样的强人保护.

“那好吧.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下山后.我会让你去我在江海的公司工作.放心都是很轻松的事情.”苏北走进道观.驻足补充道:“不过杀老道的事.你还是别跟着帮倒忙了.真打起來.我可沒功夫照顾你.”

“你.”黑裙女人气得差点揍他.这是什么人.多个人多一份力量.就算你再自大.也不至于这么瞧不起我.

“呵呵这就生气了.我可是不喜欢脾气大的女人.”苏北已经受够了.身边有一个柳寒烟晚上都做噩梦.

这时.道观崖壁的山洞里传來一个空灵沙哑的声音.

“谭影的性格确实很不好.哈哈.居然想杀我.我看你们都活腻了.居然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插科打诨.”

山洞里闪出一道白色的光芒.那是老道的拂尘.伴随着阴冷的笑声.徐徐走出山洞.正是欧阳道人.年过六十的古武高手.身穿一件青灰色道袍大氅.倒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居然看不透他的实力.这说明他很有可能超越了玄阶中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