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心潮澎湃的一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影轻哼了一声.“老杂毛.你也有资格诋毁我.你只不过是个穿着道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想要说服我协助你双修.做梦去吧.这么多年來.我无时无刻不想亲手宰了你.”

苏北倒是听说过一些传闻.这种双修是需要双方互相配合.达到阴阳真气互补交融.从而相互长进的过程.看样子名叫谭影的道姑还沒让小老道得逞.

差点气吐血的欧阳道人仰天大笑.阴冷的笑声在山谷里无限回荡.显得鬼气森森.

“谭影.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知道我为什么培养古武弟子吗.这么多年來.黄老板他们沒少替我进贡财物.我从其他地方买回來的灵草几乎都用在了他们身上.弟子.女人.老夫都不需要.我之所以养着你们.是要将你们培养到一定阶段.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你们的真元转化到我的身上.这样.我就能一口气突破玄阶中后期.直接进入地阶.哈哈到那时老夫这个破道观就是你们的墓场.我早就在这儿呆够了.”

“转化真元.呵呵.天方夜谭.”谭影对此嗤之以鼻.但是在心里她却知道老道这个人阴险的很.这话绝对不像是再威胁人.

“凭你们的能力.当然不能理解了.我和燕京李家一直有往來.这你应该知道吧.几年來我利用他们收集到了需要的灵石.真的是整整四十年的呕心沥血啊.终于做成了聚灵阵.只要将命在旦夕的古武高手置入阵中.他死前散发出來的真元.就可以被我吸收.”

苏北一愣.这方法有点太变态.不过却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苏北淡笑道:“这么说.今天我宰了你.我也可以转化你的真元喽.”

“狂妄小儿.姑且不说你能不能接我的一招半式.即便是你能杀我.普通的古武高手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只有腹内有金丹的人才可以.”

苏北听他这么讲后.不仅理解了小老道说的转化真元的原理.这和他所悟出的借物存丹是一个道理.真的是天助我也.恰好我的体内已经结成了金丹.那正是偷白画扇的风水珠.

苏北暂时不想跟老道动手.有些话要趁着这个机会套出來.“收集灵石.呵呵.你的龙胆藤还在我手上.能收集一批灵石.恐怕是吹牛吧.”

“哼.你懂什么.华夏五大家族的古武派系得到灵石灵草当然容易.不过市面上并不是沒有流通.比如前几日我在库鲁克塔格参加的灵器交流会上.就搞到了一块灵石.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哈哈.沒想到你又送上门來.真是天助我也.”

库鲁克塔格.苏北知道.前一阵子白玄烨似乎也去了那个方向.看來有些事情不走出來.真的不知道外面的天下.

苏北说:“中律门.李家古武一系.你可知道.”

“怎样.”欧阳道人沒想到苏北连中律门都知道.看來并不是个泛泛之辈.

“很不凑巧.李青云那小子把我惹了.灭了你之后.我会去中律门找他们算账.”苏北继续试探老道.毕竟李青云刚走沒几天.老道深山老林消息闭塞.肯定不知道自己和李青云的交情.他想通过老道的嘴里知道一些中律门的状况.毕竟李青云也邀请了他.

“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啊.连我都拜倒在中律门的脚下.就凭你这两下子也想去送死.中律门在兴安岭雪山之中.就连卫星都找不到那个地方.何况是你.当然.即便你找到了.连门都进不去.因为五大家族的古武门是外人进不去的.每个入口都有特定的阵法.不能破阵.就只能在雪山绕來绕去.却不知道身在何处.”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他大爷的李青云说的沒错.他这样散修的风险系数大不说.而且资源获取能力也很低端.人家那要是流水线工厂的话.自己就是个小作坊.

不过.小作坊也有小作坊的好处.比如说他这两次出击.当然.至于五大家族的古武门.苏北也摸到一些脉络.大多在深山老林之中.或者自然环境最凶险的地方.这倒是可以肯定的.不过老道说的破阵又是个问題.

大概捋清方向之后.苏北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欧阳道人一个让他崩溃的现实.

“对了.老杂毛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可不是被你的弟子抓上山來的.而是踩着他们的尸体过的悬崖.”

“放屁.我五个坐下底子两个玄阶三个黄阶弟子.就算是我也不可能通过正面交锋的手段将他们打到.何况是你了.”

苏北不好意思的笑道:“所以我也沒正面交锋.用了一点小手段.不过这种手段和你的阴险毒辣比起來真的是自愧不如啊.”

“望云.”

沒有声音.

“轮台..”

欧阳道人有些心发慌.他培养五个弟子养一个女人.目的就是为了几天后将他们算计了.然后放在聚灵阵中.吸取他们的真元.

如果他的弟子真被苏北杀了的话.他倒是不心疼什么师徒情谊.但苏北坏了他的大事.

“哈哈.怎么样.这次爽了吧.就连你养的小道姑都愿意跟我下山当媳妇.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还练什么古武.早点买口棺材把自己埋了比什么不强.”

“王八羔子.老子杀了你.”

苏北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可不是什么嘴贱的人.既然实力不如人.就要动一些歪心眼.首先就是隐藏实力.让老道放松警惕出其不意致胜;其次就是激怒老道.让他的真元和神识紊乱.

拂尘一扫.苏北侧身闪过.回头看了眼谭影.她也多过去了.

这一下老道真发狠了.一拂尘下去.地上抽出一道几米长的深沟來.这要是打在身上还不皮开肉绽.

苏北追求的是近身搏击.减弱他长距离的攻势.沒有躲避更沒有逃跑.上去就是一拳轰了上去.

老道轻哼了一声.区区的一个黄阶中期的小儿.居然跟自己对拳.不自量力.

老道同样轻描淡写的一拳打了出去.他只用了五成力.在他的计算中.如果用十成真气的话.很可能把苏北打飞出道观跌落悬崖.他要给苏北留一口气.然后用苏北和谭影弥补自己失去徒弟的空当.

虽然老道客气.但是苏北一点沒客气.对拳的一刹那间.真气百分之一百二的提上來.一拳轰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一旁的谭影感觉悬崖都颤抖了一下.踉跄了几步勉强站住.大惊失色.苏北果然是隐藏了实力.细细想來如果沒有真本事怎么可能两天之内杀了老道五个徒众.

这是一场下克上的战斗.老话说骄兵必败是有出处的.

欧阳道人是个徘徊在玄阶后期十几年之久的高手.苏北只是个玄阶中期的高手.

但是这次对拳之中.欧阳道人因为失去徒弟心性大乱.居然失去了判断力.苏北的隐藏实力得到了精彩的展现.

一个高手用五成力.一个半高手竭尽全力.两人的实力差距在气息之间被缩短了.反而全力以赴的苏北占了上风.

老道直直的飞出几米开外.撞在悬崖上.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甩拂尘的胳膊.天啊.他的胳膊不见了.

苏北一击得手.心里大为畅快.就算他中了五百张五百万的彩票也不会这么高兴.虽然有点卑鄙.但是战术目的发挥了最大的效果.

失去一条胳膊身受重伤的欧阳道人.就算他是个玄阶后期的高手能怎样.他善用拂尘当作武器.沒了拂尘跟自己近身搏击的话.实力又被消弱了一大截.

“我杀了你个兔崽子.”

欧阳道人完全癫狂了.如果苏北是个地阶高手.他输的心服口服无话可讲.但是这个人先陷害了自己的徒弟.随后骗走他的女人.又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打断自己的一条胳膊.

整整五十年的古武修炼成果.几十载的运筹帷幄.这几天马上就要功成名就了.偏偏被一个毛头小儿坏了一辈子大事.

欧阳道人虽然是年近古稀的高龄.不过他这个人是追求长生的.进入地阶之后.丹元会修复身体防止老话.如果有生之年能进入天阶.甚至突破天阶就能打到传说中修仙的程度.

丧失理智的重伤号是可悲的.不过大呼过瘾的谭影却激动的热泪盈眶.黑裙之中抽起一把缠腰的软剑.倏然扑了上去.

苏北还在巩固刚才消耗过大的真元.沒想到她先动手了.不过现在有一份力量就能动用一份力量.能让她争取片刻的时间.也不是坏事.苏北现在也不像刚才那样要面子了.女人想上就让她上好了.

正在给胳膊止血的欧阳道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被他养的“玩宠”追杀.砰砰的声音响彻山谷.

砰.终于.级别差距过大的谭影支撑不住了.被欧阳道人一脚踹下了石阶.

苏北把她扶起來.随手借用了她的软剑.“姑娘.报仇最好的方式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老杂毛暂时给他留口气.他的真元我要了.这肯定比直接让他死更加的痛苦.你说对吗.”

“你居然也会.”谭影一愣.这家伙也太会隐藏了.不过对付一个卑鄙的人.却是需要一个更加“卑鄙”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