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地阶初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道人已经半只脚踏入古武地阶.却沒料到被一个无名鼠辈坑害.遥想自己一生的基业.不仅毁于一旦.自己也受了重伤.

现在他想逃跑都沒机会了.百米宽的悬崖岂能是他说逃就逃得掉的.老道说得对.这就是个天然的坟场.不过却是他的坟场.

正因为是在深山的悬崖之间.苏北又灭了他的几个弟子.可以毫无顾虑的尽情施展力量.要怪只能怪老道把他自己的位置摆的太高了.占据了主动的苏北也不想杀老道.

苏北越打越兴奋.一阵密集的拳影过后.老道被逼到了墙角.苏北看了眼那个悬崖上的山洞.老道卑卑鄙鄙五十多年.处心积虑创造的局.居然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这甚至比捡十株灵草都要激动人心.更何况他的这个真元转换的局中.一块灵石的价值就比灵草高.

两人都想到一块去了.绝命一战.一次次碰撞.几乎要毁了这悬崖道观一样.老道暂时稳定住心神.左手操拂尘而來.在无数道白影之中.总是会潜藏着最致命的一击.

苏北感觉到这是老道的绝招.这是他遇到的真正意义上的高手.他回想起李青云杀康斯时的自损一招.这或许是个好办法.和这种人对战.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越不想受伤.顾虑就越多.索性就赌上这一把.如果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苏北感觉自己的运气一直很好.

再闪过老道的一脚之后.铺天盖地席卷而來的拂尘白影降临在他的头上.这次苏北不打算躲了.直接朝着这些白影扑了上去.

“自寻死路.”欧阳道人冷冷一笑.他虽然重伤.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不知道.苏北已经看透了这招确实很有杀机.

噗.老道手中质感柔软的拂尘变成利剑.穿透苏北的小腹.血顿时顺着拂尘流了下來.

可也就是这种自杀式的一搏.让苏北栖身來到老道身前.双手扣住他的肩膀.忍着腹部剧痛.提起一股真气.狠命的一脚踢了上去.

欧阳道人是个老狐狸.他也感受到了这阵寒意.当他下意识的低下头时.苏北的脚尖已经踢了上來.

嘭.

猛然间欧阳道人失去了重心.再看自己中招的大腿.居然被踢断了.半条腿如同一截枯树枝一样躺在地上.

和苏北的这场战斗.快把老道气疯了.对手明明不如自己.却总是因为他的心智不定.被这黄毛小儿阴了.

一旁的谭影看的清清楚楚.苏北这次可不是投机取巧.而是拿性命再博这次机会.只要老道的拂尘沒有杀了他.他就赢了.运气非常好.避开了致命伤.

趁着老道重伤之际.苏北捡起地上的拂尘扔到一边.一口鲜血也吐了出來.赶紧打坐运行真元修复自己的伤口.“姑娘.后面的事情麻烦你了.不过千万给他留一条狗命.我要让他死得起所.”

“不用你说.”

断了一手一脚的欧阳道人连站立都变得勉强.面对持剑的谭影.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老杂毛.看來天理寻常.报应终究是來了.当初你杀我全家把我撸上山的时候.我就等着这一天.”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想拿我干什么.我就拿你干什么.”

谭影撕掉面纱.缓缓的转过头看了眼打坐的苏北说.“几年前.老杂毛看我长得漂亮.怕我在道观里.影响他徒弟的修行.所以把我的脸毁了.”

苏北瞥了眼谭影的脸.皱了皱眉头.老道也是个奇葩了.自己沒能力抱得美人归.还是个小心眼.难道天底下漂亮的女人都该毁容.怪不得他只能选择这种深山老林修炼.古人说大隐隐于市.只要心静在哪里都能修炼.但凡你心脏.就算把你放在雪山上看见一只马猴都可能动情.

“先把你的仇恨放在一边.别让他恢复过來.否则咱俩都有麻烦.你的这张脸.或许我可以有办法治好.我公司就是做护肤产品的.自己家的东西还不是随便你用.”

“你.”谭影刚刚涌起的悲伤和痛苦.让苏北说的好尴尬.她不是介意容貌的人.只是想让老道临死前知道她一直以來有多恨他.

谭影手腕一转.一个剑花朝着老道飞了过去.老道单腿往后一蹦.苏北早看在眼里.手一甩.老道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暗器.哪知道苏北现在已经沒那个力气了.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

趁着这个机会.谭影冲上來就是一顿乱刺.噗的一剑下去.老道的另一条腿也废了.紧接着就是他的胳膊.当老道完全动弹不得的时候.又刺中了他几处经脉.

调养了几个小时之后.苏北渐渐恢复一些真气.他必须赶在老道死之前干一件大事.不然这一趟就白受伤了.

谭影在前方带路.苏北拎着四肢被砍断的老道走进一个山洞.山洞很深.到达最里面的时候是一副水月洞天的场景.

洞底大概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豁然开朗.月光从洞顶投射进來.正中央是个冷冽泉水的水潭.水潭走位的几个方位由十几块灵石组成的聚灵阵.

苏北直接把老道抛进半尺深的水潭里.这个真元转化的原理其实很简单.在老道死的那一刻.他的真元会散发出來.如果是死在外面.他的真气魂归大自然.可是有了这个聚灵阵.真气就会短暂的储存在聚灵石中.苏北再从聚灵石中将老道的真元转化成自己的.就大功告成了.

这个秘密就算是李青云也不知道.老道足足花了一生的精力创造出这个排场.他怎么可能会想到最后被别人用上了.

这个关键的时候.谭影帮不上忙.不过她也略通一点道理.站在洞外给苏北护法.虽然这个鬼地方不可能有人來.

苏北的这次翠微山之行.冒了很多次生命危险.这是最危险的一次.当他跳进潭水里的时候.冰凉刺骨的泉水差点让他交出來.真的是刺骨的寒冷.

苏北稳定住真元.渐渐的感觉到脚下有许多蛇再动.定睛一看是已经长了花纹儿的老乌龟.轻笑了一声.明白怎么回事了.

越來越多的乌龟从潭水周边的洞中蹿出來.这些有灵性的东西似乎非常喜欢灵气.但是苏北的真气还很强盛.只能去吞噬老道.

水面上的乌龟顿时沸腾起來.狠狠的撕咬着老道的身体.整个水面都沸腾了.

终于.老道最后一口气沒了.当生命的消失.他丹田内无形的真元散逸出來.很快被潭水周围的聚灵石吸收.

苏北运行真元.利用聚灵石当个蓄电池.当电充满的时候.再流进自己的经脉之中.异样滚动的真气在苏北经脉中跳动.老道说的沒错.必须是体内有金丹的人才能消受的起.这就好比有电源和电线了.你不能不提供家电.

几个小时过去了.苏北感觉到他的丹田涨涨的.那颗金灿灿的金丹变大变结实了.

一天过去了.第二天夜里.月上柳梢头.

在山洞外面的谭影彻底惊呆了.她也是古武修炼者.但是从未感受到这么强大的灵气正源源不断的涌入山洞.这种感觉从白天就开始实现了.

这已经不是老道的真气.而是整座翠微山的天地灵气.

谭影恍然间明白了.苏北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他就像个磁场.肆虐的吞吐消耗着周围的灵气.已经不仅局限于老道的.

他比欧阳道人厉害一百倍.谭影坚定的想道.她能猜到.苏北在古武修炼者中也是个另类的存在.

这种感受连苏北本人都沒意识到.因为苏北偷白画扇的风水珠.本身就是十五年前华夏最显赫的古武家族留给苏北的.

十五年后.苏北完美无瑕的吸收了这颗金丹.可以说整个古武界.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做到.

轰隆.

一声爆破的巨响从山洞里传出來.紧跟着就是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音.

苏北已经渐入佳境.真元巩固了一层有一层.金丹越來越充实.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这股力量甚至暴殄天物的冲破了老道的几块灵石.

终于.当苏北控制不住的站起來时.一拳轰出.整座山洞摇摇欲坠的要垮掉了.他从沒感觉到这么有力量过.

地阶初期.苏北自己也傻了.他本人都不知道一天一夜里.不仅吸收了老道玄阶后期的真元.还将灵秀的翠微山的灵气吸收了.一鼓作气从玄阶中期冲到了地阶初期.

再强大的古武修炼者.每升一级至少要几年几十年甚至穷其终生.短短的两个月里.苏北一口气连升四级.

地阶初期是什么概念.放眼整个古武界.可能也是排名在前五的存在.不仅是实力提升了几倍.就连心智也成长了.

苏北从沒有过这么好的感觉.在山洞垮塌的瞬间.携带上老道的几块沒被损坏的聚灵石冲出了山洞.

这股强大的力量让谭影都有些胆寒.现在的苏北.如果再遇见欧阳道人的话.一挥手.老道就会灰飞烟灭.还用得着两天前的殊死搏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