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重回都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影的冷汗不只是來自于苏北巨大的压力.她受了很重的伤.又急火攻心.苏北理解这种心境.通常报仇雪恨的人杀掉仇人之后.获得的不是解脱.而是空虚感.所以他从不喜欢打着报仇的名号去做某件事.报仇的本身就说明你是个弱者.

苏北走到她身边.将她抱起來放在石阶上.用真气快速的修复她受损的经络.

谭影有些不自然被男人接触.好歹也是清心寡欲了几年的道姑.脸上有些酡红羞涩.

“三十.”苏北问.

“不知道.也不记得年龄了.在山上沒有时间的观念.”

不仅沒有时间观念.谭影失去了都市生活的普通人的社交能力.说起话來都是道姑清冷的味道.

当苏北掀开她黑裙子去治疗腹伤的时候.看到一件兰色的肚兜.差点笑喷了.相比于现代人穿得内衣.肚兜确实是个另类存在.不过苏北笑得是肚兜上的字.不管她实力强弱.女孩还是女孩儿.

被偷看了秘密的谭影甚至涌起了杀机.不过随即放弃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裙摆.冷冷的说:“希望你不是老道那种人.”

“肯定不是.”

“呵呵.”

“呵你脑袋.我老婆可比你漂亮多了.”

这个道观苏北沒打算摧毁.暂时留着.这里风景秀丽是个世外桃源.如果有机会的话带柳寒烟來度度假.那丫头被大都市的利益喧嚣薰陶的太急躁冒进了.

当两人做缆车度过石崖的时候.弯刀还在那边战战兢兢的等候.再见到苏北和谭影时.他心里莫名的害怕起來.他这个外行人都能感觉到两天來苏北的气质有些改变了.

“苏前辈.老狗被您除掉了.”

苏北淡淡一笑:“如果过來的人是老道.你这句话是不是要换一种说法.”

“不敢不敢.我对苏前辈发自心底的敬佩.我对天发誓.”

苏北摆摆手示意他别乱拍马屁了.“我过悬崖的那天晚上.你在缆车前犹豫了几秒钟.我以为你会砍掉缆绳.”

弯刀噗通就跪下了.他哪里知道苏北连这种微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苏前辈.我真沒有害您的心啊.天地可鉴.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苦等了两天.”

“起來吧.如果不是看在你有功劳的份上.我肯定不会饶了你.以后在我手底下干活.把你那些花花肠子收起來.让我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当心你的脑袋.”

“是是是……”

苏北转身朝着悬崖后背的石阶路走去.身后杀机暗涌.在弯刀的一声求饶和惨叫中.那个声音消失在山谷之中.

谭影杀掉了弯刀.

苏北叹了口气.“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种人虽然是个败类.不过要是沒有他的话.我怎么会遇到你.”

“哼.苏北.你少跟我假惺惺装好人.最想杀他的人应该是你吧.现在我替你做了这件事.你还要当老好人.你真以为我在山上呆傻了吗.”

一句话讽刺的苏北哑口无言.心说这货放在柳寒烟身边现在看來.还是有些不放心啊.两个火药桶性格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你放心好了.我从沒有归属过老道一次.我在外面的世界沒有亲人和家庭.你救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不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这样最好.下山后先换一身衣服.不知道的以为咱俩是拍电影的呢.我马上要去一趟云缅边境.你直接回江海.我会给我老婆打招呼的.”

“我一个人怎么能找到.”

“我去.坐车你不会吗.”

谭影翻了个白眼.看见苏北拿着的苹果手机说.“五年前我上山的时候.手机还沒这么大.现在身无分文.连个证件都沒有.甚至不知道怎么去买车票.你让我一个女人怎么回去.”

苏北心里暗暗叫苦.表面上她要给自己做个丫鬟.口口声声说效犬马之劳.实际上请回去的也是个大小姐.

苏北在闽西和徽省耽误了太久的时间.反正去找白画扇已经迟了.不介意再耽搁两天.刚好程九芸他们已经把龙胆藤运回江海.现在叶凌风一定急得抓耳挠腮.雪烟护肤品已经断代了将近一个月.新产品沒推出來.老产品一直断货.

到了县城.果不其然.酒店的人看到电视里的道姑形象后纷纷拍照.甚至索要签名的都有.虽然不认识这是什么明星.但是气质和谈吐非常高雅.

苏北赶忙把谭影塞在酒店里.去商场胡乱买了些女人穿得东西.对于外面的世界.谭影充满了感慨.世事无常.古武修炼者隐居多年再出來.一切都不适应.一切又那么的新鲜.一个人的实力提升或许看不出來.但是这个世界真的变了.短短五年之间社会的发展.她这个落后份子看得瞠目结舌.

如果不是苏北催着赶路.她还想多留恋几天.美食和服装.各种新兴电子产品.高楼大厦……

事实证明.谭影确实跟不上时代了.区区的小县城谈什么高楼大厦.凌晨到达江海市地界.面临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世界排名前二十的国际大都市.她彻底茫然了.在城市中.自己仿佛就是一粒沙子.上百层的摩天大楼.以及代表江海市地标的东方名珠宝塔.

江海河两岸.还是凌晨最应该安静的时候.却车水马龙万家灯火.

谭影鼓着嘴说:“幸亏你把我带回來了.不然死在山上真的是太憋屈了.”

“围城而已.等你生活久了.也许就向往安静的生活了.”

“呵呵.我只是落伍.不是傻子.用不着你跟我解释.”

“大姐.你稍微客气点.你这样子我既不好意思教训你.也不好放纵你.你是我的战利品.这一点你千万别忘了.逼急了我的话.我可是有比老道更直接的手段.比如说……”苏北翻身押了上去.

当当当.

车窗被敲了三下.

苏北刚摇下这辆从县城买的无牌车车窗.就看到柳寒烟和周曼身穿正装站在车外.

柳寒烟清凌凌的看了眼穿着毫无品味.但是气质绝佳的谭影.冷笑道:“苏少这么早就出來车震啊.”

一句话骂的苏北面红耳赤.连忙从车上下來.“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周曼幽幽的瞪了苏北一眼.这女人怎么回事到底.

苏北问道:“你们俩这么早是去哪儿.”

“市里开会.苏北你什么时候回來的.怎么不回家啊.”周曼问.

苏北 尴尬的说:“我你大爷真的是对天发誓.刚到小区门口不超过一分钟.不信你摸机器盖子.我们从徽省连夜开车回來的.哦.给你们介绍一下……”

“不用了.我说过.你外面那些花花草草怎么折腾都行.就是不能往家里领.”

谭影是何等人.小老道那么凶残都占不了她一点便宜.单手一挥.腰间隐藏的软剑隔断了柳寒烟价值十几万的订制西装.

又來.柳寒烟差点崩溃.还好周曼反应快.连忙替董事长把衣扣裹住.“你.”

谭影也下了车.比柳寒烟高一点.冷冷的看着她.“你就是苏前辈的老婆.提前声明一下.我不是什么花花草草.请你开玩笑注意点.”

柳寒烟又羞又恼.上次被白画扇扒了两次.居然……“苏北这谁啊.”

“你看.我就说介绍一下.你非不用.总之一言难尽.简单的來说.这是我再徽省一座山上出手相救的高人.她在山上生活了很多年.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又无亲无故的.所以我给你带回來当保镖.”

苏北将谭影的软剑沒收.无奈的说:“以后这东西不要用了.还不快叫董事长.以后这才是你老板呢.连我都是替她打工.从今天起你只需要听她一个人的话就好了.”

谭影乐得和女人在一起.这可比在苏北身边轻松多了.虽然她性格冷淡.但心底里还是很感激苏北的.

“董事长.”谭影很别扭的叫了一句.

柳寒烟咽了口唾沫.本以为又蹦出來一个黑版白画扇.看她这么客气.放了不少心.

放在从前.柳寒烟要保镖干什么.肯定会打发走这个危险角色.只不过.被白画扇逼宫了两次.她虽然不懂什么是古武.但是能感觉到.谭影和白画扇是一类人.把她留在身边.以后白画扇再來寻衅滋事.自己也有办法对付她了.

这么一想.柳寒烟心情大好.苏北可是给她带回來一个重量级贵宾.“嗯.很好.面试通过.你住哪儿.”

谭影摇摇头.“身无分文.”

“这样的话.回头我让周秘书给你安排.咦对了.那你就先住我家好了.等你适应了城市的生活.并且表现良好的话.或许我能帮你买一套房子.”

“谢谢董事长.”谭影暗暗瞪了苏北一眼.看样子他很怕老婆.这就好办了.以后苏北敢欺负到自己.就向柳寒烟打小报告.

柳寒烟双手还抓着被割开的西装.市里的会议只好先放一放.带着谭影回了海棠别墅.

“苏老总.你这次回來还滚吗.”

“过两天还有事.楚鼎天他们的药材纠纷我还沒去.这几天一直在徽省.”

“官网已经上线了.但是.我们的库存空了一个星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