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致命的巴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昆鹏嘴角悬挂的微笑越灿烂.他所笑的人就要倒霉.这是个玄组尽人皆知的习惯.

“苏北.我只是给他们公司拍过两次广告.并沒有其他关系……”林婉清慌神了.她看得出來.这个男人和白玄烨拥有同样的能量.但是白玄烨是个优雅阴翳的怪物.而赵昆鹏则更像个天王老子.

尹信惠也不得不低下了头.赵昆鹏的目光太犀利了.好像已经扒了自己用那种饱含侮辱性的目光扫视着自己.

两个大明星此时的无力感说出來普通小老百姓是无法理解的.当一个只手可以对两人做任何事情.而不会受到任何追究的时候.这种社会秩序是令人感到非常无力的.赵昆鹏已经超越犯罪俩字的概念性束缚.这事让别人去做叫犯罪.赵昆鹏则是特权.你可以报警.但是华夏警方的最高机构是国安.而国安都要看暗组的脸色决定今晚是否吃饭.

当当当.三声敲门声.

刹那间两个女人都想到一块去了.如果这时候來的人是苏北.或许就能得救.

很可惜.门打开外面站着四个银灰色西装的男人.一股压倒性的气势.让林婉清噗通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

“赵组长.苏北家里有一个高手.我们不太好下手.但是沒有惊动柳寒烟.”银色西装汇报工作.

赵昆鹏点了点头.这四个暗组成员是自己的亲信.同样也是赵家的秘密武器.这次随他來江海.就是不计量后果除掉苏北的.这可不是什么暗杀行动.是暗组内公开化的任务.

“白玄烨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白画扇下落不明.不过有分析称.在云缅边境曾经传出一个神仙传说.我想应该和白画扇有关系.”

赵昆鹏突然想起一件事來似的.“白玄烨虽然脱离了白家.但是大雁离群.也属于雁群.白玄烨担任黄组组长的时候.就谋划着要整合整个暗组.在老头子们看來这是个疯狂的举动.甚至打破几大家族之间的制衡.不过仔细想想.这个人才是我们日后最大的威胁.”

“赵组长的话.一定可以灭了他.”

“呵呵.谁知道呢.白玄烨离开白家后一刻也沒有闲着.我想他现在至少应该是玄阶中期的水平.”

“玄阶中期.那不是和赵组长一样.不过加上我们的辅助.量他长着几个脑袋也不够我们打得.”

赵昆鹏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出去等我.既然苏北都要死了.至少不能让他的女人感觉到太寂寞.我这可是为他好.”

赵昆鹏的阴险都是外漏的.不像白玄烨懂得隐藏自己.前几日在燕京陆四医院见到了活着的李青云.他就知道苏北肯定沒有死.

和苏北以往的敌人不同.赵昆鹏的实力和势力都在他之上.甚至有为所欲为的权力.而苏北在江海沒做一件事.还要考虑到盯梢他的刘婷丽的感受.

“你们两个坐过來.”赵昆鹏原地未动.示意林婉清和尹信惠坐在他身边.

“请你离开这里.”林婉清不卑不亢的下了逐客令.

一个正要离开的银色西装听到这句话后.突然走到他身边.扬手一个耳光.啪.林婉清准确无误的摔了个跟头.恰好倒在沙发上.

林婉清猛地抬头.那张楚楚动人的脸蛋看得赵昆鹏非常满意.一般來说他是不太喜欢强人所难的.因为他身边的女人都主动靠近他这棵大树乘凉.这也就造成了赵昆鹏的视觉疲劳.他是个强者.喜欢征服的感觉.一个沒有个性的美女就算是再漂亮他也沒兴趣.

赵昆鹏眯起了黑色的长眸.笑道:“我有了个更好的点子.”

他用脚尖挑着林婉清的头发.鄙夷的一笑.“你是不是在等苏北來救你.嗯.那就让他來好了.正好我应该让他明白什么叫天威难犯.也让你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绝望.悲剧就是用无情的现实扯碎那些美好的事物.你的眼神不错.但是还不够悲凉和绝望.”

“卑鄙.”林婉清受到了巨大的人格侮辱.晶莹的泪水含在眼角里一直忍着沒有流淌下來.

啪.

一只碗掉在了地上.半碗冒着热气的饺子如同出浴美人一样怜羞的躺在地板之上.

“吃顿饭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陈家山庄.陈雪菲阻止住苏北不让他弯腰去捡.“掉地上了还吃什么吃.吃我的吧.”

“算了.你家地板一天擦八遍.比我们家洗手间都干净.而你们家吃顿饺子.比旧社会吃顿饺子都节约.”苏北还是将地上散落的饺子捡起來.狼吞虎咽的消灭掉.

陈雪菲脑袋一歪.露出个可爱的笑容.“我家的地板你家的厕所.你是在骂我还是夸我.”

苏北毫不避讳的笑道:“这都沒听出來.我是说你请我吃顿饺子.总计这二三十个.哈哈.你一个女人住好几栋别墅.请人吃顿饭却这么算计.够抠门的了.怪不得陈家这么有钱.”

“你.”陈雪菲面红耳赤.“我让你來就是吃饺子的.饿死鬼投胎.正常人谁像你.一口气吃了三碗饺子.还说不够.”

“这才叫男子汉气概.我这只是顺应潮流罢了.”

“坐着别动.我再去包.”陈雪菲准备去厨房再包一些.看到自己的爱人吃光自己做的饭菜.这比任何事情都要幸福.

陈雪菲哪里知道.苏北这几天确实够饿的.以前和柳寒烟一起吃饭吧.总是受到虐待.现在多了个谭影.在饭桌上要承受两个女人犀利毒辣的目光.而柳寒烟还会时不时的使坏.

正当苏北坐着等饺子的时候.手机來了个电话.是林婉清打來的.

苏北笑着接通电话.正想在临走之前问问她把那位外国朋友安顿的怎么样了.可是电话刚通.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我马上过去.”

苏北挂了电话.穿上鞋子.朝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声.“姐我有急事先走了.”

“去哪儿.哎.你等一下.别忘了跟柳寒烟说开发区的事……”

“知道了.”

外面的雪地里.只剩下苏北一边跑一边穿外套的背影.戴着围裙的陈雪菲不由自主的看呆了.很恶俗的想到了一首老掉牙的诗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到林婉清的家门口.苏北感觉到别墅周围几个高手的存在.轻哼了一声.将经纪公司给林婉清配备的两个保镖从地上扶起來.摸了摸脉搏.沒出人命.

这不是一般的骨折.腿骨碎裂.甚至骨头的碎块已经逼入了肌肉中.这种残废是不可能康复的了.苏北给他们两个做了些简单的止血措施.暂时放在门口.

别墅的门开了.尹信惠默默无语的站在门口.静静看着苏北给两个保镖疗伤.她知道苏北和赵昆鹏是一种人.不过天下沒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即便是一类人.人的本质还是有去别的.

“苏北.你该不会是不敢进來吧.呵呵.”别墅里传來赵昆鹏的声音.

苏北蓦然抬起头.收起了在陈家吃饺子的懒散气息.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尹信惠觉得很陌生的神情.嘴角的笑意带着浓浓的阴森味道.似乎再嘲笑里面不知死活的罪魁祸首.

当一副波澜不惊模样的苏北出现在别墅里时.他把被打耳光的林婉清搀起來.看了看脸上的巴掌印.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桀骜冷漠的杀机.

“去洗手间等着.”

林婉清意识到要在她家发生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王者近在咫尺却散发强大气势的面庞.被人打了还可以平静如水.但是看到苏北來了心里却泛起了涟漪.慌忙的和尹信惠去洗手间避难.

苏北很久沒这么想杀一个人了.哪怕是小老道在内.尽量的调整了呼吸.不能让情绪控制了行为.这是一个古武修炼者最起码的心境.

喘息几口气后.苏北淡然一笑.再也沒有了刚才的阴霾和冷漠.“玄组组长赵昆鹏.玄阶中后期实力.”

“怕了.”

“不不.不是怕是瞧不起.坦白的说.我不是很喜欢白玄烨和李青云这样的男人.但是对你.简直是无视.一个跟弱女子动手.动用职权报私仇的弱者.我只能对你表示同情.”

“放你娘的屁.用不着你对我指手画脚.前几天在徽省饶你一条狗命.还给脸不要脸了是吗.”

苏北哈哈大笑.“所以说.你和白玄烨沒有可比性.如果当时你不怕麻烦跟我动手的话.或许你还有胜算.现在的话……你在我眼里连只臭虫都不算.”

赵昆鹏皱了皱眉头.他也感觉到苏北身上气势的变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个刚刚步入玄阶中期的高手.可是现在居然看不透他了.

苏北的成长速度确实快到冲破了一个古武高手的世界观的地步.别人历尽千辛万苦几年甚至几十年升一级.而苏北短短时间内连升四级.进入地阶之后.回首再看玄阶的高手.真的是如同蝼蚁.他们只是比街头混混强一点而已.

被这种压抑性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的赵昆鹏终于忍受不住了.拍了拍手掌.外面四名黄阶中期实力的暗组成员出现在苏北身后.本來他还想单独解决苏北.现在改主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