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身世之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大公子來江海.肯定不会是置办年货.”

“错.不收下你的脑袋.这个年我过不舒服.”

“你放心.这个年你会过得与众不同.春联换成挽联.鲜花换成花圈.酒肉换成贡品.豪宅变成骨灰盒.肯定有所不同.”苏北说这些的时候很平淡.像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赵昆鹏心里越來越沒有底.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如果苏北真这么好收拾的话.同在江海的白玄烨为何不收下这颗脑袋.而李家的李青云为什么要和这个无名小卒交好.

“杀了他.”赵昆鹏咬牙说道.

“其实各位都是高手.高手过招.沒出手之前.就应该有所感觉……”苏北斜睨了眼摆开围攻阵型的四个暗组成员.浑身的气势忽然变得阴森沉重.

行动.

苏北也是第一次和暗组的一支小分队战斗.不得不夸奖一下.进攻套路和阵型的目的性非常明确.两个银西装一跃而起.从空中俯冲而來.另外两人蓄势待发.等苏北因为形势改变作出判断.随后再给他致命一击.

四个黄阶中期高手的完美配合.足以将一个玄阶中期的高手困住.何况屋子里还有一个玄阶中期的赵昆鹏在幕后虎视眈眈.

洗手间的两个女人看傻眼了.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她们都是拍戏的.电影里各种特技效果经过处理后.为观众呈现出武打的传奇效果.但是荧幕中才会出现的场面突然搬到了现实中.这种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苏北眼中的寒冷陡然增长.身形向前进一步.口中说道.“左上方的直踢.”

在苏北身后上空做出劈腿动作的银西装愕然愣了一下.假的吧.难道他已经看穿了所有人的动作.这种能力至少也要地阶才能实现.

银西装來不及多想.一个直踢踹了下來.苏北猛然转身.快速的一拳砸在那人的脚背上.银西装一声杀猪般惨叫.被砸在大理石地砖上.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坑.再看自己的半条腿心里凉了半截.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來.

右上方的拳头带着劲道的拳风扑面而來.他想不等苏北回过神來给他致命一击.但是这个想法马上面临破产.苏北抓住这只拳头.抖手而出.撞碎别墅玻璃窗.飞出独栋别墅.撞在铁栅栏上.铁门被撞开.飞出小区甬路.坠落花园.漫天的鹅毛大雪越來越大.

苏北看着弱小的猎物.阴冷的看了眼另外两个人.“赵家培养一个古武高手可能需要二十年出一个人才.一下子让你们损失五个高手.看來这个梁子是结下了.不过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來一个死一个.直到赵家最后一个人.”

“干掉他.愣什么.”赵昆鹏受不了这种打击了.他已经看得出來.苏北的实力可能真的在自己之上.再这样袖手旁观下去.几个助手都挂掉.单凭他自己真沒有信心能够赢他.

两个银西装倏然掏出两把手枪.对着苏北砰砰砰的一个连续射击.当然暗组成员的枪械能力不会比苏北差.开枪的时机以及弹道控制都很怪异.沒有射杀苏北.而是封锁他的几个行动路径.给下一次进攻创造零点几秒的契机.

几枪打完.在这个瞬间子弹恐怕还在空中飞行.银西装的军刺已经在手里直接扎了过去.而观察形势的赵昆鹏也开始行动起來.

两个银西装的闪电速度.被更加闪电的苏北卡住了脖子.两只手捏着两个人.这个空当给赵昆鹏创造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你们俩的使命完成了.”赵昆鹏阴森的一笑.一个无差别攻击的回旋踢.伴随着一股巨大的气浪.将林婉清过年刚买的液晶电视机震碎.呼啸而來.

苏北手里的两个人木讷的看着赵组长的这一踢.逐渐放弃了挣扎.苏北甩掉两个失去战斗力的累赘.同样的一脚踹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两个人瞬间迸发的真气震碎了整栋别墅中所有的玻璃器皿.价值十几万的水晶吊灯摇摇欲坠.哗啦啦洒在地上.

赵昆鹏的奋力一击沒有伤到苏北一根汗毛.反而让他的笑容更加的冰冷残忍甚至嗜血.

苏北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这里.浮躁的心逐渐平静下來.这种淡泊明志的感受來自于两个层级古武修炼者的气势不同.

“看样子赵公子应该是倾囊而出竭尽全力了吧.”

“你……”不可能.赵昆鹏摇着头否定自己可怕的想法.“怎么可能在一周之内进入地阶.”

苏北的眼眸闪过一道刺眼的寒光.“你也是个古武修炼者应该明白此时此刻我要干什么.”

赵昆鹏当然明白.苏北进入地阶的话.真的是要名动华夏.这个神秘的家伙用什么方式进入地阶且不提.但是他肯定不会让自己活着出去走漏了消息.

“你.”

“呵呵.惊讶的表情做一次就够了.你该上路了.”苏北走过去.

“不是.你.你……你骗不了我.天底下能用这种神速进入地阶的高手.一定是借用了高人的丹元.难道说……”

赵昆鹏傻眼了.他现在是越推理距离答案越近.离答案越近.就觉得越恐怖.他毕竟是暗组组长.生死沒什么可怕的.但他的推论如果正确的话.他的家族就危险了.

“难道说什么.”苏北感觉这白痴知道什么秘密.

“天底下只有一颗金丹.十五年前在燕京丢失.”

苏北哈哈大笑.“沒错.我从白玄烨手里偷來的……”

“不对.不是偷.是归还.”

“还.”

“呵呵.不知道你是还想隐瞒我.还是真不知道实情.金丹是一个古武家族融合了强大的药理智慧和真元的东西.也只有同一家族的人可以完美融合.”

苏北的脸瞬间变得冰冷异常.“什么意思.”

“苏北.苏家.呵呵.我早就应该想到的.看样子白玄烨比我早一步.你就是苏家留下來的狗杂种.”

赵昆鹏同样比苏北大不了两岁.但也就是大这两岁.亲生经历了十五年前苏家的灭门风波.虫和龙的差别就是这么产生的.当赵昆鹏这辈孩子躲在大人怀里瑟瑟发抖的时候.白玄烨已经胆子大到转移所有高手的注意力.偷走了苏家的风水珠.

苏家.苏北姓苏.但是对苏家沒概念.赵昆鹏的一句话.突然让他意识到白画扇之前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难道真的是自己失忆了.

“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你以为老子傻吗.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赵昆鹏已经不怕死了.他知道今天自己逃不出去.面对一个地阶高手.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赵昆鹏不仅不怕死.而且要死的很惨.这是一个贵族家庭中培养出來的区分暴发户子弟的最基本素养.他要用自己的死.唤起整个赵家.甚至五大家族的注意.以暗组的情报网.很快就会破译苏北的身世.然后对他进行绞杀.也算是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多年前.暗组一直在搜查这个世界上是否还存在着苏家的后人.这个可能性基本上已经被排除了.沒想到在这里被他戳破了这个谜題.

“去死吧.”

赵昆鹏全力扑向苏北.哪怕跟他同归于尽也好.当他凭空出现在苏北面前时.手里的军刺扎向这个强大的对手.却感觉到來自身后的滔天杀意.等他想要转身时.眼前一晃.一种透骨的恐惧感沁入骨髓.

苏北失去了耐心.已经不想从他的嘴里得到什么消息了.因为他感觉到有更多的不速之客已经进了小区.

噗.掌风划过赵昆鹏的脖颈.后者跪倒在地之前.冷笑了一声:“只要我一死.天就塌下來.天都塌了.你还能活吗.你说呢小杂种.”

苏北一脚踹在他的胸口.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脉.他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在更多大人物到來之前.苏北來到破碎的玻璃窗前.点燃了一支烟.坐在窗台上.斜睨了眼飘着鹅毛大雪的天空.漆黑的眸子被冷漠和寂静所覆盖.

赵昆鹏必须死.无论捅多大的篓子.因为他不仅知道自己进阶了地阶.似乎还知道关于自己的一个重大的秘密.

至于什么身世之谜.苏北沒印象更沒感觉.他想一定和白画扇有关系吧.想到自己把人家姑娘从江海赶出去.苏北不知道此行还能不能找到她.白家兄妹.真的是敌人吗.苏北暗道.

在厕所门口的两个女明星呆呆的注视着苏北的背影.她们都很熟悉苏北.但是.现在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題.她们再是小人物.也听得懂赵昆鹏的弦外音.似乎苏北的身世牵动着华夏最高层的五个家族的利益存亡.

可转念一想.苏北不是那种杀人灭口的人.林婉清心静如水的心突然荡起了一层波澜.有的时候外人只能看到这位奇迹集团老总的风光一面.但是在这一刻.他的落寞和沧桑.在那张锋利轮廓的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哪份忧郁和迷茫让人看得心疼忍不住掉下眼泪似的.

一辆悍马H3.一辆牧马人.以及一辆江海红色拍照的奥迪A8.最后是两辆国产东风勇士战地先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