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寂寥的雪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节本应该是个喜气洋洋的节日.尤其是江海.十几年了.位于太平洋西海岸的江海从沒下过这么大的雪.

也从沒來过这么重份量的客人.

当李青云看到暗组玄组的两具尸首后.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冲进屋里.果然.赵昆鹏已经死了.

“你.”李青云结巴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沒受伤吧.”

最恨赵昆鹏的人就是李青云.上次在徽省这个王八蛋借暗组的名义要杀自己两次.赵家和李家对于这件事情也心知肚明.但从大局着想.李青云只能自认倒霉.所以.看到十恶不赦的赵昆鹏死于别人之手.李青云第一时间应该高兴.

可他怎么高兴的起來.苏北是妹妹的朋友.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杀赵昆鹏的影响有多大呢.

李青云坐下來.给苏北递了个包裹.“小熊猫特工烟.一年只生产十条.这三条可是我爷爷攒了很多年的.我替你偷出來.就算是年货吧.”

苏北苦笑道:“今天给我送礼的人还真多.如果沒猜错的话.你现在是要逮捕我.”

“呵呵.你就这么小瞧我李青云.坦白的说.这件事确实很大.如果你杀的人是江海市的一把手安正阳.我一个电话替你摆平.但是……”李青云说这话的时候.别墅门口装作办案例行公事的安正阳满脸黑线.

苏北拆开李青云带來的国宴烟.点了一根.确实和他这和二十四欧元的外国牌子不是一个档次的.

苏北抽了两口.按掉了烟.“我不会让你为难.我肯定不会让你抓我.只能再让你李大公子进一次医院了.”

“别别.”李青云知道苏北要干什么.上次被他当了标枪玩.这次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卧槽.在你心里我就是当靶子的吗.听我把话说完.”

李青云吃力的按住苏北的手.紧忙说道:“赵昆鹏是玄组的组长.我还是国安组的组长.从工作上我们沒有互相从属的关系.呵呵.更何况他赵家的大公子.难道就比我李家公子要高上一头.如果我李青云连朋友都保不住.干脆还是回家抱孩子去吧.”

“这是句人话.”

李青云不得不动用自己的一些关系.这件事可以不惊动整个暗组.但是赵家单方面肯定不会放过苏北的.

“赵家不会饶了你.我能为你做的就是.不会让赵家动你的亲人和朋友.呵呵.当然.有了赵昆鹏的这次悲丢人经历.赵家不会再做这种掉身份的绑架事件了.”

李青云瞥了他一眼继续说:“苏北.坦白的说吧.我和白玄烨互相看不上.而赵家甚至是白家都瞧不上白玄烨.但是从某种角度上來说我很佩服他.丘吉尔说沒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你和白玄烨合作的话.或许多了一份胜算.”

李青云很奇怪.苏北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似乎沒怎么放在心上.面无表情的冰冷.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需要李青云提醒.苏北不得不对白玄烨妥协了.甚至还有事求助于白画扇.现在他惹到的人是整个赵家.李青云这个和事佬只是从中调解.给彼此一个体面的台阶.但危险还是一样的存在.

想到小老道的翠微山道观就是这般的凶险.那赵家的古武门派是何等的存在.对苏北來说还是个未知的谜題.想要了解敌人就必须与白玄烨和解过往的恩恩怨怨了.

“年前儿我还会出门.你在燕京帮我协调一下.如果赵家的人还敢來江海闹事的话.我就杀到他赵家老巢去.”苏北的眼神蓦然变得凌厉阴冷.

李青云不自然的皱起了眉头.这是句很狂傲的话.但是怎么听都不是在吹大牛.

在这一刻.李青云有一种幻觉.苏北的性情甚至长相真的好像从前的苏家人.李青云随即摇了摇头.这都挨不着边的事情.整个五大家族对苏家灭门后.进行了长达十年的秘密调查.调查结果就是苏家已经死绝了.

无论是什么样的孩子.瞒过暗组的眼睛长大成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李青云奉行着华夏的中庸之道.是个非常稳重思维缜密的人.

“你出去一段时间也好.还有.我跟你说的条件.你考虑一下.李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李青云的后话沒有说出口.只要苏北从属于他李家.甚至进入中律门.那样的话别说苏北杀了一个赵家人.就算是十个.赵家也不敢轻易的挑起李赵两家的全方位内斗.

该收尸的收尸.该例行公事的例行公事.五条人命案都是燕京人.根本不需要经过江海方面的单方面批准.连尸检和案底都沒有.

李青云带着赵昆鹏的尸体离开了江海.而胡局安正阳等人只能在雪地里恭送.再次回到这栋别墅的时候.深深的感觉自己的无力.

胡局心道.重案组的刘婷丽还到处调查人家苏北.结果呢整个华夏最高安全系统的老板來了.也只是给苏北带來几条烟.嘘寒问暖一番离开.李青云那句名言至今还回荡在几个江海人的心头.“就算你杀了安正阳.我也可以打个电话帮你摆平”.连安正阳都是如此.何况自己这个小局长.还好苏北在江海还算遵纪守法.现在还成了商会的第一纳税大户.

苏北心不在焉的和几个老相识聊了一会儿.胡局和安琪儿的父亲安正阳见这也不是他们呆的地方.便留下几个警员帮着林婉清规整别墅.这大雪纷飞的天气.沒有几个壮实的帮手.打碎这么多门窗玻璃都沒法办.

一直忙到天色很晚.苏北才将几个热心警员送出小区.打林婉清的LV包里拿了一万块.推推让让之后给他们算是请顿饭.

苏北打算明天走.今晚还要得安抚一下家里的那位.可回头一看这两个明星友人忧虑的在房间里走來走去.这才想起來.白天屋里死过人.对于她们來讲现在真的是如坐针毡.

“不然你们俩去我家吧.尹小姐还沒有在华夏过过春节吧.大家一起热闹点.”苏北谦让道.

尹信惠看向林婉清.她在江海这几个月.可是听到一个传言.苏北的老婆是个绝对的母老虎.如果她们去做客.岂不是误会很大.

林婉清也很尴尬.房子死过人.她指定不会再在这里住了.去苏北家吧.这大过年的很不合适.

苏北忽然笑道:“有了.要不然你们去我姐家.陈雪菲家里怎么样.”

“那……只好这样了……”林婉清知道陈雪菲这个人.至少比柳寒烟平易近人.

把门窗锁了.贵重物品简单的收拾一下.苏北开车送两人去陈家别墅.不要说两个人.就算是两百个人.陈家也住的下來.而且陈雪菲一个人住一个山庄.往年过年还有老陈在.现在孤苦伶仃一个人.巴不得有人跟她做伴.

林婉清从一家沒关门的商场里买了一堆礼物.听说陈雪菲有个四五岁大的儿子.大部分东西都是玩具和童装.也沒花什么大心思.她也知道.陈家那样的豪门.就算送一辆跑车.陈雪菲表面上笑笑.沒准儿一个转身就扔了.

当苏北带着一个当红影星一个外国歌星出现在陈雪菲面前时.陈雪菲自然是以礼相待.良好的家教和娴熟的人际关系处理.很快三个女人就聊到了一起.无非是时尚和时装.

可是在心底.陈雪菲怨念满满.好你个苏北怪不得一顿饺子都沒吃完就跑了.原來是忙着英雄救美.

苏北之所以要多等这一两天才出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今天是姜涛的生日.

姜涛父母都在国外.年节和生日都是她一个人.半年前两人的关系还不是很尴尬的时候.苏北曾许诺过替她过一次生日.

大雪使繁华似锦的江海小年夜前夕更加有气氛.苏北坐在一辆优雅的宾利慕尚车里.一只手握着手机打电话.一只手夹着烟看向窗外路边打雪仗的男孩和女孩儿.

很久.电话才接通.

姜涛漫步在自家楼下的小区.同样在观看别人打雪仗堆雪人.清风摇曳着雪花.淡淡的忧愁在春节的衬托下下表达呢更加哀伤和惆怅.不过这种悲伤更像是一段人生经历.当一切尘埃落定后.都变得云淡风轻.只剩下刻骨铭心的悲伤.

“如果是说生日快乐的话.那就谢谢了.”姜涛在苏北持续打了五分钟后.终于接通了电话.

“一个误会的承诺.出來.给你过生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明天离开江海.你现在不出來.半小时之内.我就算把江海翻个遍.也要把你拎出來.嘿嘿.姜总监是要面子的人.不要太下不來台哦.”

“卑鄙.”

“嗯.”

长久的沉默之后.姜涛看了看自己从楼上穿得很随身的羽绒服.越是繁华热闹的时候.就越显得自己冷冷清清.年终了.公司的事务不那么忙.只剩下她这段沒有开始就宣告结束的恋情.

姜涛不想去.她真的怕再一次中毒.可是又强烈的希望自己中毒.失去的东西和感情越來越摸不到.让她感觉越來越糟糕.

“仅此一次.”顿了顿.姜涛补充道.“还有.我不希望你俗的像个土包子似的.等我到饭店的时候.一大群人高唱一首生日歌.还傻兮兮的当做是惊喜.”

“放心.绝对很浪漫.”

姜涛的心猛地被揉了一下.多少辛苦牵挂换來这一句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