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生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并不想让感情变成一份束缚自己的羁绊.可谁又能做到超脱感情.可以一如既往的平淡.也可以扛起身上的担子变得强大.他何尝不是被感情推动自我不断突破.

“好江南”是江海一个特色连锁餐厅.中餐西吃.品质高雅.相比于五星级酒店或海鲜楼一顿饭资动辄上万元比起來.好江南适合小规模聚餐.精致闲逸的小资风格.是姜涛这类金领最常消费的地方.

“先生几位.”服务员走到靠窗边位置坐下來的苏北面前.

“暂时一位.把你们经理叫过來.”

“经理.”服务员面露难色.“请问先生.我们的服务是又哪里做的您不满意的地方吗.”

“哦.这倒不是.今天给一个朋友过生日.所以想要包下整个餐厅.”

“包场.”服务员回身看了一眼整个人气爆满的餐厅.在天花板的水晶吊灯下.至少有几十位客人正在进餐.就算你要包场也要提前一周预订.前提是你拿的出这么多钱.在好江南包下整个餐厅一个晚上.至少要二十万.

吧台前的大堂经理听到这句话后.如沐春风的走过來.先鞠了一躬.“这位先生.我是好江南的大堂经理.您说包场今天可能不行.我们不能因为要满足您一个客人的需求.就损坏了其他客人的利益.”

“你们老总呢.”苏北知道他们理解错了.自己并不是要找大堂经理.而是总经理.

“先生认识我们廖总.”

苏北摇了摇头.“这个餐厅的老板不是陈雪菲吗.”

大堂经理呆若木鸡的看着苏北.感情您说的是我上司上司的上司.

据苏北所知.老陈生前房地产以及配套的连锁酒店和餐厅都做的不错.江海好江南连锁餐厅在陈家分家的时候.一直是陈雪菲暂时代管着.

“请问阁下是.”

“苏北.”

大堂经理狂咽了口唾沫.这已经不需要给廖总打电话.通过廖总去麻烦陈总了.陈氏财团旗下的生意.谁不知道他们陈大小姐和雪烟中药的老总有那么一腿.

服务员心里暗暗惊讶.死定了.这次真的死定了.把陈董事长的男人得罪了.自己会不会被开除.

“苏先生.您稍等半个小时好吗.我给廖总打个电话.让他來协调一下.”

苏北摇头说:“不用那么麻烦了.这里有一袋碎钻石.你们去跟每一桌的客人道个歉.就说晚上这里被人包场过生日.所以让大家给个面子.每人可以任选一颗钻石.”

苏北从沒这么破费过.在他心里一直在找借口.姜涛是协助柳氏集团度过危难的高级管理人才.自己替柳寒烟给她过生日.也算是人文关怀才对.

几个服务员战战兢兢的捧着两小盘钻石.餐厅的人陆陆续续的结账.回头侧目看向苏北的位置.圣诞节刚过一个月.这就有派送钻石的圣诞老人了.一颗钻石的价值超过他们这顿饭的几十倍.而且别人确实要给女朋友过生日.这种拿了好处的顺水人情.不会有人拒绝.

但是.只有一桌最角落的客人沒有动.

苏北早就注意到了他们.熟人.沒去打招呼.相互点了点头而已.

傅宜欣和电视台的几个同事以及两个企业家.正对社会精英的消费心里做节目调查.某种程度上來讲.傅宜欣和姜涛是一类人.一个才学过人.另一个交际发达.是江海这座梦幻之都中追梦人的一个缩影.

江海的消费水平很高.高到傅宜欣这样的电视台主播只能买郊区的小户型房子.姜涛这样的集团高管只能租房子.

苏北还是很抵触陈泽凯的资本轰炸的.浙商的民间资本高达全国之手.甚至一个炒房团的出击.瞬间将海亚刚刚建成的城区连窝端了.雪球越滚越大.房地产的份额伴随着泡沫肥了这些大财团的同时.也将民间资金整合起來.

这次陈雪菲和刘学承建城南生态园区.最大的竞标敌人居然是她的弟弟陈泽凯.这足以说明陈家到底有多少钱了.要知道.连柳寒烟住的海棠别墅.都是老陈二十年前建造的.

苏北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给姜涛准备的礼物盒.眸子里闪过一丝的隐晦.赵昆鹏、李青云、白玄烨.甚至还有叶凌风.这些燕京人彼此的矛盾交织在一起.无形中推动了他和白玄烨的化干戈为玉帛.

可以确定一点.最近白玄烨同样很默契.似乎放弃了江海扩张战略.但是这并不以为着陈泽凯这小子就好对付.于公于私.苏北都希望是陈雪菲击败了陈泽凯.南川工业园区对奇迹集团也是非常重要的.

“苏总.哪位女士这么好运.能让苏总亲自给她过生日呢.”傅宜欣不请自到.做到苏北对面.电视台的同事和企业家跟苏北打了个招呼.很识趣儿的离开了.

“别酸了.一个朋友而已.对了我让人给你送过去的新年礼物收到沒有.”苏北给傅宜欣倒了杯刚刚冲上的碧螺春.

“哼.到年终了.拉拢我们这些主持人记者的人数不胜数.都希望和我们这些所谓的无冕之王搞好关系.唯独你把我得罪了.”傅宜欣卖了个关子说.

苏北耸耸肩淡淡的说道:“那些山货可是我亲自从徽省带回來的.说实话.仅你那一份.连我们家都沒留.”

“真的.”一天前.傅宜欣对着一堆青菜萝卜土特产闷闷不乐.她真沒想到苏北过年给她准备的新年礼物是一堆地瓜.

“当然.”当然是假的.奇迹集团公关部新年大派送.每个员工家里都有.剩下的都送这圈里的朋友了.不过适当的谎言.可以让这些靠听觉吃饭的母性动物放过自己一马.

“那我就不打扰你啦.至于这颗钻石呢.还是留着回家砸核桃吧.沒见过你这么给女人送礼物的.给我看看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傅宜欣嘟了嘟嘴.这种大雪纷飞的夜晚.如果能和一个相爱的男人共进晚餐.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苏北一阵无语.只好把礼物盒递给她.

“香水.哟呵苏北.原來你也并不是不懂女人嘛.还是许愿精灵系列的.不便宜吧.”

“等你过生日.送你一斤好吧.”苏北算是服了.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我的生日是正月初九.你要是不给我过……”傅宜欣趴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让苏北尴尬无比的话.“我就给你戴绿帽子.”

“好了好了.我朋友快來了.你赶紧撤.别跟这儿诚心戳我轮胎.”

傅宜欣嘿嘿一笑.拎着手上一款棕色的普拉达包包离开.苏北这个呆子.还真以为正月初九是自己的生日吗.农历的正月初九可是公历的二月十四.情人节.二月十四这个节日.仿佛就是为傅宜欣设计的一样.情人节不是老婆节也不是恋爱节.是一个舶來品.她知道自己和苏北沒有结果.甚至她连个第三者都不算.想到这里.傅宜欣露出了一个酸楚的微笑.难道两个人一点感情都沒有.只剩下逢场作戏和各取所需吗.

姜涛从出租车上下來.裹了裹宽大的羽绒服.她沒化妆也沒穿什么特别的衣服.素面朝天的走进这家气氛诡异的餐厅.

当姜涛刚进來.水晶吊灯刷的一下子灭了.取而代之是昏黄的烛光.以及一首清幽的钢琴曲.一名穿着燕尾服的侍应生把姜涛引领到苏北的位置.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哪怕是沒有海誓山盟.也会在心头镌刻出无法抹去的愁云.姜涛对待这份曾经的感情死非常诚惶诚恐的.每一次都像第一次.每一次又都像最后一次.苦涩的感觉让她甘愿做一个情场上的懦夫.

“董事长说得对.烧包一个.”姜涛打破沉默.用略带嗓音沙哑的中性嗓音开了个玩笑.不过沒有任何女人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只不过此时有多感动、安详和宁静.心里就有多少的哀愁.

烛光让两个人的影子变得模糊.而烛光晚餐之所以被作为求婚的杀手锏也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男女双方除掉理性的面具.悲喜哀乐都随心控制.

苏北端起蓝色的水晶香槟酒杯.将另一只粉色的波西米亚风格高脚杯杯递给姜涛.凝视着她说:“生日快乐.”

“这是送我的.”姜涛拿起桌上的香水.

“不喜欢的话可以送人.我对这东西比较外行.就是看哪个贵给你买了哪个.嘿嘿.是有点暴发户风格了.”

姜涛恍恍惚惚的笑了笑.她从进餐厅的一刻起.就怀疑自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境.幸福带着心碎的感觉而來.她知道就算是柳寒烟也沒享受过这种待遇.但是苏北做的越精心.说明他越是要和自己拉开距离.这顿饭怎么看都像是最后的晚餐.

她不是个脆弱的女人.家境不普通.工作和前途也非常好.和以前职场拼搏中.要肚子面对各种应酬以及流言蜚语比起來.现在的生活好多了.

“别板着一张脸.今天是你生日开心点.要不是等着给你过生日.我现在已经在云缅边境了.”

“花言巧语.一个生日真这么重要吗.”

苏北放下端了半晌的酒杯.眯起黑色的眸子迷茫的看着幽幽的烛光.“重要.我很害怕这次云缅之行会回不來.”

苏北冷漠的语调让姜涛心里咯噔一下子.她知道苏北在商业成功的背后.面临着普通人所不能理解的危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