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雪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涛有点看傻了.苏北刻意隐藏的孤独.随着这一刻的温柔目光泄露出來.那是一个孤独浪子才有的沧桑和迷茫.任何一个时刻的苏北.都不如现在这样一言不发感觉要真实.

“董事长的软肋在于她永不甘蛰伏的心.”姜涛的醋意浓浓的气势逐渐消散.男女之间或许除了情侣的关系还可以做朋友.

“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下午你给董事长打电话谈南川工业园区的项目时.我也在旁边.坦白的说.作为妻子.当她得知你和陈雪菲有來往的时候.理所当然应该大发雷霆.不过.这个项目似乎大到董事长可以放弃一个妻子的权益.”

“这和家庭沒关系.我可沒那么大脸劝说陈雪菲开发南川工业园.她盖房子.我们买房子.她给我们个优惠.我们给他们在江海商会招标和银行贷款方面做个担保.其实还是两笔买卖……”苏北本來不想在姜涛生日晚餐上说这些.可是除了工作.总不能谈感情.

“然后你就杀人了.”

苏北正说的热乎.沒想到姜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來.

“别一个人傻瞒着了.天黑前.安琪儿去董事长家里.把什么事都说了.”

苏北不想过多的解释玩笑道:“所以我一直强调安全第一.”

“你是去找白画扇吗.”姜涛问.

苏北皱了下眉头:“这也是安琪儿说的.”

“不是.我自己猜的.”

“聪明.”

“那你就再让我做个自作聪明的猜测好吗.”

“哈哈.随便猜.”

“有一个规律不知道你意识到沒有.陈雪菲的父亲死了弟弟被刺杀.所以你和陈雪菲走到了一起.周曼被人绑架.险些被人打死.你接受了她.白画扇我不了解.但是你们是一类人.手上都沾染着鲜血.所以你要去找她.但是.这么多优秀的女人中.你直接接受了柳寒烟.为什么.”

苏北有些忐忑的看着姜涛的眼睛.他知道姜涛是心理学的博士.那双眼睛好像洞穿了一切秘密似的.

“对啊.为什么.一见钟情吧.”苏北用肉麻的话來掩饰自己的不安.

“呵呵.我猜测.委托你照顾董事长的那位寒雪姐……”

苏北的酒杯当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嘴角勾起一个冷酷又愤怒的微笑.

姜涛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面色苍白的看着他.“应该不会是真的吧.董事长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和希望.她现在为柳氏集团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姐姐回家能够看到她的努力……”

姜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含着眼泪紧盯着苏北.她知道自己猜对了.董事长的姐姐早就死了.她的死肯定和苏北有关系.否则苏北也不会在江海落户.

苏北的愤怒神情瞬间恢复正常.扬起一个招牌式的微笑.“姜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你对柳寒烟和我过分关心了.”

姜涛落寞的点了点头.确实跟她沒有任何关系.董事长只是自己的朋友.在昏黄的烛光下苏北的那张脸异常的冷静和淡漠.仿佛天塌下來他都可以顶住一样.但是他只会给柳寒烟顶住那片天空.

“你别误会.柳寒烟的臭脾气你应该了解.有的时候答案并不那么重要.”

“我明白.”

姜涛觉得这个话題太过于沉重了.忽然注意到窗外贴着广告的公交车满吞吞的经过.笑着说:“告诉你个好消息.叶总和董事长我们开会商量过了.将会抽出集团广告运营资金的五分之一投放电影市场.中药系列的护肤品走向国际化.沒有与之匹配的文化环境是很单薄的.所以.不久的将來.一部代表华夏文化精髓和内涵的电影将会在现代这个快餐电影的市场环境下崛起.”

“林婉清主演.”苏北笑道.

“还有你的那位韩国朋友喽.不过剧组团队方面.我们还沒有敲定下來.既然是大成本大制作.目光局限于江海影视圈儿就太小家子气了.”

“你们准备赔进去多少.”

“哼.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我父亲的一个门生正是华夏古装电影泰斗级别的导演.许可.这个新年我就去一趟港台谈这件事.最好的导演.也要最好的演员.最好的出品人和最大的宣传.才能做出代表华夏符号的电影來.”

姜涛现如今是奇迹集团的副总监.兼任广告总监的职位.实际上这是她入职柳氏集团以來.第一次这么大的动作.

奇迹集团一个季度的广告资金投放额度.如果用來拍电影的话.一个月就可以量产出一部來.苏北之所以说赔钱的买卖.确实是他这个老总沒看上影视行业.就算电影足够火爆.票房过十亿.去掉成本和影片方的层层克扣.恐怕他这个投资人也赚不了五分之一的利润.折腾这么久.还不如雪烟护肤品一个单一品种的月流水.

电影票房的收入.投资方是不介意的.重要的是带來的轰动有多大.港台富商恒大老总每年投入恒大足球俱乐部的钱可以买华夏超级杯联赛冠军.足球市场这么火爆.许老总还是赔钱.但如果你知道他陪得这笔钱.还不够恒大地产广告投资的二十分之一就坦然了.这种侧面的广告运营方式.可比直接购买整个地方卫视的黄金档要省钱.

因此.林婉清的电影票房再高.影响力再大.她在幕后老板们面前还是个穷戏子.电视中频频出镜的世界足球明星再大牌.也是个打工仔.

饭局最后的主食是姜涛点的一份虾仁水饺.刷卡的时候.苏北沒让姜涛看见.这顿饭包场的话足足用了五十万.是他生平吃过最贵的一顿饭.

在好江南连锁店几个老总的恭送下.苏北和姜涛离开餐厅.

一想到姜涛要一个人在江海过新年.苏北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儿.看着她裹紧羽绒服下车的背影.嗓子沙哑的吆喝了一声:“等等.”

“还有事吗.”

“礼物.”

“你不是给了吗.”姜涛扬扬手里每盎司八百美金的香水.

“那是生日礼物.这儿还有新年礼物呢.”

苏北将另一包整包的钻石递了出去.姜涛接在手里愣了一下.凭手感就知道是什么.“苏北.你这是什么意思.花钱买我.”

“这叫什么话.一直在我车里放着.这种碎钻柳寒烟不要.你……卖了买栋房子活着车.我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集团的高管租房子挤地铁.”苏北担心姜涛不要.说了很多违心的话.其实钻石他从沒给过柳寒烟.就算柳寒烟再千金小姐.这原装的钻石怎么会不心动.

姜涛眼睛红了一下.压抑着心中的思恋.险些哭出來.淡淡的说了个谢谢转身离开.她绝对是最了解苏北的女人.知道他什么意思.柳寒烟的家就在江海.而周曼和苏北的恋情又是公开的.在这座苍茫茫的都市.也只有她是个孤独的人.

“苏北.”

苏北调转车头.离开前朝小区门口瞥了一眼.

“即便你不爱我.也请你不要离开我.”距离已经拉开.姜涛不怕他看到自己脸上的泪水.北风卷着雪花刮在脸上.更加衬托出姜涛身上的苍凉.

苏北微笑着摆了摆手.按了下喇叭离开.他该回家了.人生是一盘错综复杂的棋局.你可以很认真的对待自己的人生道路.但是具体走上哪一条路.还要由你的对手和天意來决定.这和身份高地钱势多少无关.

此刻.两个人多么的希望苏北一脚刹车把豪车停在路边.几十米的奔跑后.两人相拥在漫天飞雪的路灯下.彼此诉说这思恋之苦.可是苏北这车停不下來.他给不了一个女人最基本的承诺.更不能辜负还在家傻等着他的另一个女人.

江海第一场大雪将忙碌的人们往日里蒙上灰尘的心灵擦洗干净.海棠别墅里.钟婶热气腾腾的煮了几种花样的饺子.过了十二点就是华夏农历传统的小年.

柳寒烟和谭影在院子里堆了两个大大的雪人.几万块的丝巾都被这俩败家玩意系在雪人的脖子上当做饰品.

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恐怖的.柳寒烟让谭影回去帮钟婶做饭.她要在小区里散散步.柳寒烟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傍晚听安琪儿形容了苏北的处境.一直担心.但是又拉不下脸给苏北打电话.

高档小区的门口.沒有因为这场另类的大雪而变得清冷.反而聚集了很多平时都在忙工作或宅在家里的人群.

圣诞节和平安夜过去的太早.沒有雪的气氛.谈何平安夜.借着这个大雪夜.市政还有各个小区物业.都将年节才挂出來的彩灯提前挂在树上.

苏北把车停在小区外的路边.穿过玩雪和烟化爆竹的人群.走到柳寒烟身边.随手把肘弯的风衣披在她的肩膀上.

柳寒烟感觉被一股熟悉温暖的味道包裹起來.抿着嘴傻笑了一声.但是转过头來的时候.还是一张冰冷的面孔.“死哪儿去了.”

“给姜涛过生日.”苏北实话实说.

“哼.怎么.苏总刚拐跑了我的秘书.又开始向我的总监进军了.”柳寒烟又酸又喜.酸的是他去给姜涛过生日.喜的是他沒撒谎.

“哥哥.姐姐这么漂亮.您给她买一束玫瑰花吧.”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手里捧着一束足矣遮盖她那张怯生生小脸的鲜花.

柳寒烟看着小家伙被懂得脸蛋通红.心疼的蹲在地上用嘴在她手上哈了两口热气.

苏北笑道:“小妹妹.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題.我就把你今晚要卖的花都买下好吗.”

“真的吗.”小女孩儿歪着脑袋开心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