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姑奶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手就是一万块.旅店老板咽了口唾沫.一口连胜答应下來.把苏北请到二楼的单间.

“大兄弟.这就是那个女孩儿曾经住过的房间.你稍微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去饭店给你叫吃的.顺便问问女孩儿的下落.”

苏北在竹楼转了一圈儿.几乎可以断定这应该就是白画扇曾经落脚的地方.这房间的家居被褥都是新的.和其他房间完全不同.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丁香花味儿.

老板离开旅店后.悄悄给他老婆发了个短信:赶紧跑.

其实苏北刚拿出背影照片时.老板就认出这个女人了.这两个星期内.來他这里寻找白画扇的人不止苏北一个.但他是唯一一个有照片的.

苏北还不知道冲腾地区的仙女传说.网上曾经热炒了一段时间.但是沒有视频和照片辅证.都觉得村民在说谎.

但灵隐小镇的人都知道这个传说不是假的.半个月前的那个黄昏.白画扇像迷一样出现在小镇.将这里摧毁的残破不堪又像迷一样消失.

期间找寻白画扇的大老板大哥级人物数不胜数.甚至还有操外地口音的人.也有像苏北一样的豪客.这些人有的无功而返.有的进了灵隐山区.至今还沒有出來.

苏北洗完澡.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忽然脸色一沉.手里的烟头准确无误的弹出窗外.这时.竹楼下传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音.

“在哪儿.”

“二楼最里间.这次只有一个人.”

苏北穿好衣服坐起來时.那伙极度嚣张的人已经踹开了他的房门.

“别动.”

“妈的.还想跑.”

土枪和柴刀架在苏北的脖子上.看样子做这样的生意对他们來说已经配合非常熟练.当然.这伙明目张胆的劫匪还能站着.是因为苏北想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

“贺强.这就他一个人.至于动刀动枪吗.”

“你少跟我臭屁.上一拨人如果不是老子帮你解围.你三立早就下去和阎王爷喝酒了.”

贺强用枪筒抵住苏北的太阳穴.“是你跟我们走.还是说让老子把你毙了抬着尸体走.”

“有沒有第三种选择.”

“你他娘的有资格跟老子谈条件吗.”贺强的手指放在扳机上.

苏北轻笑了一声.“看样子这还是个黑店.我包里有十几万现金.给我留下两万零花.剩下你们拿走.这就是第三种选择.”

“放屁.如果钱和命老子都想要呢..”

“那就只好给你命了.”

苏北的笑声突然变得冰冷起來.贺强心里清楚.來灵隐镇找白画扇的人非富即贵.本來不想杀人.但是这人留着实在太危险了.

三立对贺强点了点头.贺强突然扣动扳机.砰.即便苏北是个黄阶古武高手.对这些玩具也是不屑一顾.何况是现在.

枪声过后是沉默.沒有贺强和三立想象中的子弹炸开脑壳的血腥场面.但是这个情景却让他们比任何时刻都觉得恐怖.

苏北的拳头挡在他的太阳穴前.慢慢的舒展开來.一颗金灿灿的子弹头躺在他的手心里.

“这……”几个志在必得的劫匪都傻眼了.他抓住了子弹.

苏北的手指微微用力.那颗无坚不摧的子弹头变成了铁饼.像鼻屎一样被苏北抛出去.

“上.”

三立和贺强是经历过离奇事件的主谋.当这种震撼人心的事情发生后.比他们的手下反应都要快.

苏北冰冷的面孔泛起一个不带感情的微笑.浑身的其实忽然间迸发出來.周围的几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冷.好像有无数跟钢针扎在后背上一样.盛怒之下的苏北.仅靠侧漏的真气.足以震碎几个杂鱼的心脉.但他还是手下留情了.

噗通.噗通.啊……手持凶器的匪徒纷纷倒地.一个普通人又是这么近的距离.怎么能扛得住苏北的王者之气.呼吸之间.除了三立和贺强两个带头大哥.所有人都被震晕了.

贺强和三立相互搀扶着忍住这股眩晕感.再看苏北的时候.感觉那就是一条翱翔九霄的龙.根本不是他们能侵犯的.

“你到底是谁.”三立的手指甲抠破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镇定下來.

“是谁无所谓.我來问.你來答.”

贺强晃了晃头.冷哼道:“我知道你再打听姑奶奶的下落.不过就算是死.你也休想从我们嘴里得到一句真话.”

“姑奶奶.白画扇什么时候有孙子了.哈哈.”苏北愣了一下.这么富有喜感的称呼.是谁送给白画扇的.正因为贺强的这个称呼.让苏北松了口气.看样子他们是白画扇的喽啰.

“白画扇.”贺强和三立面面相觑.“你认识我们姑奶奶.”

“朋友.不.也可能是女朋友.”

“敢问你怎么称呼.”

“免贵姓苏.”

贺强和三立噗通就跪下了.连着磕了三个响头.“原來您就是苏先生.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啊……”

苏北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让他们坐下说这是怎么回事.

三立比贺强的口才要好.战战兢兢的告诉苏北半个月前发生的事情.那天贺强和三立两个团伙.为了抢白画扇.在镇子里进行了一场火拼.当两个团伙集结了他们所有的力量后.白画扇如同神仙下凡似的.白衣飘飘.从街头穿越到街尾.她走过这一圈儿.上百个人沒有一个是站着的.

纯属玩票兴致的白画扇最后走到贺强和三立两个带头大哥面前.除了神仙.两人根本找不出第二种解释.磕头作揖高呼神仙饶命.

白画扇剑大部分人都是镇上的居民.沒打算要他们的命.告诉三立和贺强.以后不许再做倒卖人口的事情.

“姑奶奶那天晚上就进山了.临走前告诉我们.如果未來有一个姓苏的男人來打听她的下落.他们可以告诉那个人.除此之外.不允许对任何人提及.”

说到这里.三立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谁对着她背影喊了一声神仙姐姐.她转过头对我们笑着说.叫我姑奶奶.”

苏北也笑了.沒想到白画扇还有这么可爱灵顽的一面.

贺强叹了口气说:“纸包不住火.就算我们守口如瓶.姑奶奶的事迹还是传了出去.这半个月.平均每天都有人一拨人來镇上打听姑奶奶的下落.”

“为此.我和贺强把我们兄弟联合起來.一起为姑奶奶守住这个秘密.为此把冲腾的几个大老板都得罪了.”三立唏嘘道.

他们虽然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但是白画扇这样仙女似的大姐头.他们就算是死也不想出卖.

自从白画扇耳提面命的嘱咐过后.第二天.活跃在云缅边境的人口贩子三立.开始让他的小弟把这些年來拐卖的人口.能找到的都给找回來.这是白画扇的执意.就算倾家荡产也不敢不听.而贺强做的是粗狂的劫匪生意.手底下还控制几个市里的夜场白粉买卖.也都停了.

贺强连忙又说:“这些天能打得过的我们就打.打不过的就躲起來.一周内.死了很多兄弟.最可恶的是.缅三角最大的毒枭查将军带了一个连队开着坦克來的.还放出话.谁抓到姑奶奶给他做老婆.悬赏一千万美金.查将军封锁镇子三天.后來还和冲腾市里的特警力量发生过冲突.才把这群王八蛋赶走.我们都躲在山里.今天接到旅馆老板的电话说又有人來找姑奶奶.才带着兄弟们來……”

苏北听得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奇葩.包括白画扇在内.居然认了一群很沒品位的孙子.不过贺强和三立两人勉强算经得住考验.一直把白画扇的行踪隐瞒到自己出现.

“苏先生.镇上肯定还有查将军的耳目.我们一下山.用不了多久.他们肯定会來找麻烦.不如.我现在带您进山.”三立试探的问.

苏北摇了摇头说:“不急这一时半会儿.这个什么查将军我听说过.东亚地区百分之三十的白粉生意都是他控制的.祖籍是越南人.说这人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尤其是缅三角那边地区秩序混乱.查将军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既然被我赶上了.就顺便为你们市除掉这伙****.”

苏北在缅三角也进行过长达三年的缉毒行动.对那里的情况也还算了解.所以三立一说.他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他们肯定笑掉大牙.可见识到和姑奶奶一样神秘的苏北后.恨不能马上那些凶狠的境外分子见识见识华夏的厉害.本來三立和贺强想等着白画扇从山里出來.以姑奶奶的身手宰了这群屡次骚扰边境的王八蛋不成问題.沒想到姑奶奶的这位苏姓朋友打算先下手了.

苏北对于那些垂涎“仙女”美貌的老板或黑老大不感兴趣.最怕的就是白画扇脱离了白家的庇护后.会被其他古武高手甚至古武门派追踪.

“除了冲腾的几个老大以及查将军外.有沒有外地人打听白画扇的下落.”苏北扔给三立一支烟.与其盲目的寻找白画扇.还不如先替她扫清潜在的危险.他也正在寻求一个和白玄烨合作对付燕京赵家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