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接二连三的神秘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奶奶让我们改邪归正.我们当然不敢再做违法乱纪的事.其实.我做人力资源生意.也是顺应市场.苏先生也了解缅越那边有多穷.女人都扎堆儿似的想要偷渡嫁到华夏來.我从中赚点小差价而已……”三立看的出苏北是和白画扇平起平坐的人.这些日子除了替白画扇保守秘密外.这个人口贩子也够苦的.天南地北去索要他拐骗的那些人.

苏北摆摆手.“把该要的要回來.至于缅越偷渡的女人无所谓.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天地可鉴我卖的都是偷渡的女人.边境乱着呢.我还不至于卖自己的同胞.”

苏北轻哼了一声.“如果不做亏心事.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三立憋了个半红脸.不再吭声.

“这张卡里好像有四五十万.千万别让我知道在你所谓的人力资源生意里面.曾经拐卖过儿童.”苏北将一张卡放在桌子上.

一旁的贺强心道刚走了个姑奶奶.这又來了个祖宗.他和三立这段时间也商量怎么谋生的问題.显然他们都不是会去城里老老实实务工的人.

苏北早看透这两个货的德行.一旦他和白画扇离开灵隐镇.他们八成还是会做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新年后.我会让我公司的人來和你们谈生意.无非是些高价收购野生中草药的事.比你们打打杀杀挣得要多.”

“多谢苏先生.”两人都清楚.苏北和白画扇都不是一般人.人家拔根汗毛够他们过几辈子的.当然就算苏北不赏他们饭吃.经过白画扇的“言传身教”.他们也不敢为非作歹了.

三立下楼.不一会儿旅店老板和镇上饭店的服务员把饭菜给苏北摆了上來.旅店老板是三立安插在这里的流动眼线.只要來镇上询问白画扇下落的.都会向两人汇报.沒想到这位苏先生反客为主.反而让贺强三立服服帖帖的.

“苏先生.按照您的吩咐.我把灵隐镇上虎踞龙盘的势力给您划分一下.最强势的肯定就是境外的查将军.这帮南洋鬼子嚣张的很.和印巴地区的****都有关系.连泰、缅、印那边正规军都拿他们沒办法.”

“哎.正因为灵隐镇是边境.摊上一个乱地方.为了避免地区冲突.其实冲腾市也对这些小范围的冲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了三不管的地界.查将军几年前曾经在市里出现.就因为下榻的酒店出现一只蟑螂.他就带人把酒店给砸了.所以.别说是我们.就算市里的那些老大哥.都不敢和查将军发生冲突.”贺强忧心忡忡道.

苏北就算不当兵了至少还是个华夏人.对缅越那边的不法分子天生沒什么好感.这次如果遇不到就罢了.如果有机会的话肯定要除掉这个查将军.

苏北从包里拿出一盒李青云特工的小熊猫.扔给两人一根.自己点上.“这么说杀你们兄弟的不是查将军的部下.”

“不是不是.查将军开坦克來的时候.我们已经撤退了.”贺强说.

三立皱了下眉头说道:“是吉隆商会的人.吉隆商会大多数人都是东南亚地区的富豪组成的一个俱乐部.呵呵查将军虽然武力强.但是吉隆商会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冲腾这个地方.他们两方面是互不侵犯.这倒是有点像当初日俄拿我们华夏当主战场似的.”

“吉隆商会的一个会员.大家都叫他尤多拿督.也不知道这些王八蛋从哪里听到的风声.姑奶奶走后的第二天.他们就派人來了.这孙子听说最喜欢东方女性.外界又把姑奶奶传言的像个仙女一样.他不动心才怪.”

苏北气极反笑.深吸一口烟.真沒想到啊白画扇一张妖孽的脸蛋.走过之处.居然引起了几个势力的纷争.

贺强愤愤不平的说道:“那天我们刚被姑奶奶教训完.实力还沒有恢复.不然也不会吃这么大亏.死了十二个兄弟.还有几个被砍成重伤的.”

“苏先生.现在那个尤多就住在冲腾市里.因为大家都知道.姑奶奶进山然后出山.必然还要回灵隐镇.尤多在镇上同样也有耳目.”

苏北满不在意的笑道:“下一个呢.”

“剩下就是冲腾市里的几个大老板.对我们威逼利诱.平时大家都认识.又都是华夏人.倒是沒对我们下死手.不过也给了最后的期限.”

“还有呢.”

三立和贺强面面相觑.“沒了啊.还有些闲杂人等.不过是在网上误会仙女传说來瞻仰旅游的.这种杂鱼.我们或者打发走.或者压根就不搭理啊.”

苏北朝着竹楼外的街头看了一眼.淡笑道:“一会儿带我去白画扇进山的路看看.”

无论是吉隆商会还是毒枭查将军.或者是冲腾地区的地头蛇大流氓.对苏北來说都沒什么威胁性.他真正担心的人物.恐怕凭借三立和贺强两个粗人是察觉不到的.

吃完饭.几人带了些干粮和饮用水.由三立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在前面开路.热带还是山区.灵隐山区大部分地区还处于人类未曾涉足的状态.如果沒有专人带路的话.走出去一百米.肯定迷路.山外山.热带树林中甚至抬起头都看不到天空.地理环境极其的复杂.

苏北一行人进山不久后.小旅馆又來了一拨人.一拨从未在灵隐镇上出现过的人.

一辆东半球只有五辆的阿姆斯特丹王室世爵轿车.后面跟着一辆黄色牧马人.前面那辆车先下來两个气宇不凡的俊朗青年.骨子里透着一股傲气.不管他们多低调.眉宇之间的贵族气息还是让旅店附近的居民不敢直视.

后面的牧马人上下來一男一女.女的穿着陆战队的纯军工着装.男的一件黑色风衣.如果有人识货的话.在他推开车门时.手腕上露出的手表正是伯爵限量至尊.这种手工表买是买不到了.因为这曾是西欧某伯爵赠送的礼物.

三男一女进入旅馆.

老板心里一惊.心说我的天这些人不会也是找那个女孩儿的吧.

“四个房间.不过都要二楼的.”一个青年说.

“不好意思.客房已经满了.不如你们到其他旅店看看.”老板战战兢兢的说.

另一个青年冷哼了一声.桀骜的将包里的“零钱”都抖给他.大概有四五万.“有还是沒有.”

老板咽了口唾沫.什么时候灵隐镇的生意这么好做了.今天早上苏北出手就是一万.而这几个人更狂妄.

迷彩女人环视了一周说.“先上楼看一下.”

几人甩下钱.根本沒照顾到老板的情绪.來到二楼.二楼只有四个房间.其中最里面的一间是苏北住的.

三个青年都是赵昆鹏的弟弟.女人是美洲西点军校的特种教官.同样是赵家子弟冲腾地区流传出的仙女传说.让几个世家子弟颇为感兴趣.

“赵巍.你确定苏北也在冲腾.”伯爵手表问道.

“这还能有错.从江海航空公司的总裁是老爷子的一个学生.不要说有登记凭证可查.他们可是亲眼看着苏北上飞机的.”赵巍歪倒在床上歇息.

伯爵手表皱了下眉头说:“早知道苏北在这里.我们就不來这凑热闹了.”

“怕什么.难道他还敢对我们不利.”

“我倒是很想知道杀死昆鹏的人是怎样的男人.”迷彩女说.

伯爵手表眉头紧锁.道:“这次我们只是出來旅游.何况老太爷已经下了死命令.赵家的人不要去报复苏北.万一弄出什么乱子來.说担待的起.”

赵家子弟半晌不语.他们不敢违背家长的意愿.这是对长辈最起码的尊重.越是这样的豪门世家.对于伦理纲常的要求就越是高.这也是为什么很少听说富人不孝顺的原因.

在几个人刚刚安顿下來的时候.旅馆來了今天第三波客人.

一个六十上下筋骨硬朗的老人.两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沒有豪车.身上沒有名牌.很朴素的打扮.但是态度清冷.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老板.住店.”

在旅店老板看來.这几个客人至少还算正常.沒那么夸张的拿钱往桌子上砸.“三位现在只有二楼一间客房了.我带你们去看看环境.”

“一间就好.”老者神情淡然的说道.

“楼上请.”

这三个人上楼后.整个小二楼住满了.苏北的房间在最里面.对门是一对几天几夜沒出门的情侣.楼梯另一边是赵家子弟暂时落脚歇息的地方.赵家子弟对门.三个古朴神秘人即将入住.

并非是今天太巧合.最近灵隐镇总会出现神神秘秘的客人.

三人看过房间后.给了老板钱让他离开.

老板走后.那位老者才将长衫里面的一条钢鞭拿出放在桌上.当啷一声.从声音上判断这东西非常重.

两位中年人单膝下跪抱拳拱手道:“师傅.您怎么亲自來了.”

“是啊师傅.雪耳灵芝的下落.我们已经有了些眉目.半个月内.绝对能将这株传说中的雪耳灵芝带回山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