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初次相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者徐徐点头.口中吐出一股浊气.恢复了长途跋涉消耗的真元.“情况有变.本來以你们两个地阶初期的实力.就算遇到其他门派争夺雪儿灵芝.也不在话下.只不过……我听外界传闻.最近灵隐山区客人越來越多.总觉得这件事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师傅.区区的凡夫俗子.不要说见不到雪儿灵芝.就算能看到也不是他们能够触碰到的.只不过是愚民们以讹传讹的一个仙女传说罢了.”

“呵呵.传言也不全是空穴來风.仙女.猜不错的话.对方应该是个古武高手.她在镇上大开杀戒.让民众误以为看到了神仙.我很担心.这个谣言中的仙女和雪耳灵值有什么关系.”

两个弟子低头不语.在外人看來师傅六十岁的样子.其实他已经是个一百二十岁的老人.这不奇怪.当年潜心修炼的张三丰活到一百五十多岁.据说如果能在死前进入古武的天阶.就能延长两个周期的生命.如果进入后天.传说那就是永葆青春的状态.

雪耳灵芝.已经突破普通灵草的范畴.有消息称某个古武门派高手在云缅边境发现了雪儿灵芝的生存地.如果能据为己有的话.一颗雪儿灵芝凝练的丹药.可以让一个黄阶初期高手陡然升到玄阶.当然.古武越到后面修炼的难度会越大.他们师傅的实力在地阶中期.已经停留了十五年.希望雪儿灵芝能帮他渡劫冲到地阶后期.甚至是天阶.

“五大家族的古武门派想必也收到了风声.呵呵.”老者捋着呼吸睿智的一笑.

“师傅那岂不是麻烦了.”

“不然.正所谓树大招风.雪儿灵芝这种神物.谁敢得.五大家族中任何一家人得到了.就会受到另外四大家族的联合攻击.当年叱咤风云的苏家仙云门是怎么亡的.”

两弟子点头.阿谀奉承道:“师傅所言极是.这是五大家族门派的制衡弊端.正好便宜了我们.只要师傅能进入天阶.哈哈.荡平五大家族还不是您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不要打草惊蛇.今明两天.收集一些关于灵隐山的消息.至少要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对灵隐山图谋不轨.”

“是.”

苏北和两个“孙子”勘察了一天的地形.重峦叠嶂.崇山峻岭.山林里因为季节关系.还会有瘴气.就算是苏北这样的古武高手面对险峻的大自然条件.都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

“好险.”

“要不是苏先生反应快.老子.呃.我就被那条五步蛇咬上了.”

贺强蹲在一棵十几米高的大树下.将苏北刚才斩杀的一条小蛇的蛇胆剥开.存储到一个保鲜袋里.苏北在爬山时大概跟他们聊了一些以后的工作方向.野生毒蛇的蛇胆当然也是良药.”

“哎.姑奶奶一点痕迹都沒留下啊.”

“废话.要是连你这个大近视眼都能看到姑奶奶留下的路标.这片林区早就被别人找到了.”

苏北从三层楼高的树枝上一跃跳了下來.山里雾气太大.看得不是很远.他曾经在云缅边境地区缉毒.幼年时期曾在灵隐镇修炼.不过对这里的大山还是很陌生.

“苏先生.怎么样.”

苏北摇了摇头.“先回去.山坳迎风坡起瘴气了.呆久了你们会受不了.”

两人骇然.心底却感激苏北提醒他们.毕竟他们是正常人.不像苏北和姑奶奶那样强悍.

苏北对灵隐山也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和崇敬心里.不单单是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的极端.这个地方仿佛并不是属于地球的山脉一样.具体说不上來哪里怪.难道五大家族的古武门派在这里有入口.

下山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山路停着的那辆矿山车亮着大灯.三立贺强立马警觉起來.看了眼一脸无所谓的苏北稍稍放下心.

等几人到了车前时.贺强的两个开车手下被枪击死在沟边.这时从车上跳下來一伙端着美式冲锋枪的黑衣人.

带头的是个三十多的妇女.穿着长筒皮靴.一头棕色的头发.皮肤黝黑.一看就知道是东南亚那边的人.

妇女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土语.有一个本地的翻译转述:“你们果然在这里.尤多拿督让我转告你们.不管那位华夏仙女躲在哪里.他都会找到.并且作为他的最高艺术品收藏.”

“放你娘的屁.就你们几个黑猴子.还敢打姑奶奶的注意.做你娘的春秋大梦.”

土著翻译跟妇女如实专属.妇女的脸色骤然难看起來.凶狠的瞪着三人呱呱啦啦说了一通.

苏北懒得听这种无聊的翻译.本來他们不找上门來.沒什么兴趣对付这些外国猴子.不过已经追到山脚下了.他侦查的这个进山入口可不能随便传播出去.

苏北提起一股真气.随手在灌木丛里抓起一把杂草.如同一阵劲风一样朝着几个外国猴子击打过去.草叶经过之处.连卡车厚重的钢板车厢都划出一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几个老外还端着冲锋枪.木讷的站在原地.彼此看着同伴.随后才噗通通的倒下.那个妇女在临死前都不敢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喉咙梗塞了一下.一股腥甜的鲜血涌了上來.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脖子.两根柔软的草叶贯穿了她的脖颈.

贺强和三立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奶奶的.姑奶奶够猛.这位苏先生不仅猛还够狠.随便抓一把草都能杀人.怪不得在这个混乱的地方他连一件武器都沒有.

“苏.苏先生.这个就是拿督的人.马來猴子沒有他娘的一夫一妻制.那个尤多拿督听说三宫六院好几十个老婆.亚洲选美小姐前十名.有五个人都被他收藏了.”

“尤多还在市里.等兄弟们养好伤.妈的先去酒店砍了他.让他回不去国.”三立斜睨了苏北一眼说道.

苏北已经跳上爬山能力超强的矿山车.对于这哥俩的一唱一和嗤之以鼻.他们无非就是担心自己杀了马來狗后.尤多会來镇上报复.与其日后多了一份麻烦.还不如做的彻底一些.

“上车吧.先回镇上换一辆越野.连夜去市里.我很忙的.”

贺强和三立只是在灵隐镇算恶霸.到了实力被称为乡巴佬.苏北不会介意被两个脑袋不太灵光的毛贼利用.借自己的力量铲除异己.只不过他对吉隆商会的这个尤多印象也不好.何况他们此行也是來寻找白画扇的.

矿山车到了镇上后.机器轰鸣的声音早就吵醒了旅馆二楼的客人们.

三立率先下车给苏北打开车门.毕恭毕敬的看着他上楼换衣裳.两人打电话联系小弟送辆车过來.

有时候人和人真的是沒法比的.不要说贺强三立这样的小毛贼.就算是市里的大老板老大哥级人物.想要暗算马來的拿督尤多.都要制定精密的计划.他们南亚人生性狠毒.毒枭和雇佣兵几乎都出产于缅越两地.所以拿督的安保措施非常缜密.如果一次暗杀不成.让尤多有了把柄后肯定要反咬一口.

不过苏北和姑奶奶不同.他们这种人根本沒拿尤多当回事.苏北杀不杀尤多.完全取决于他今晚的心情.半个月前白画扇饶了贺强一伙人一命.是因为当初姑娘心情好.而贺强等悍匪也足够的渺小.渺小到他们这些大人物不屑一顾的地步.

一支烟的功夫.两个小弟开着一辆加满油的大切诺基赶过來.

“三哥、强哥.今天镇上來了几个富家子弟.嘿嘿.就住这旅馆.”一个小弟搓着手心说.

“去尼玛的.有钱人咱们见过的少吗.大惊小怪的.苏先生和姑奶奶已经说了.以后咱不干这种生意了.”

“三哥.您别着急啊.如果是一般的有钱.您当我放屁.可是他们开得那辆车.我还专门从网上查了.全球只有不到十辆.人家欧洲皇室才有资格开耶.怪不得车标都不认识呢.”

三立和贺强面面相觑.卧槽.今天灵隐镇的贵客是一波接一波啊.

贺强的小弟说的沒错.这还真是一伙贵客.任何财富排行榜上都沒有他们的名字.但是却比任何富豪榜上的人都有钱.从某种角度上來说.世界富豪榜上的人都是一些贵族财阀不想上给你们随便排着玩的.

苏北上楼换衣裳的时候.便遇到了被卡车吵醒出來吸烟的赵冷阳和赵冷锋堂兄弟两人.

苏北不认识他们.但是赵家的人对苏北的照片看了不止一次.对这张脸憎恨入骨.扑面而來的敌意.让苏北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两个人.

“苏北.”

“呵呵.你们是谁.”

“赵家人.”赵冷锋镇定自若的说.他当然知道.能杀了玄组四人和四哥赵昆鹏的男人.挥一挥衣袖就能带走他的生命.不过却一点不害怕.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瞥见房间里又走出來一男一女.

“冷锋冷阳.回來.”西点军校的首席教官赵冷云打量着苏北.提醒两个兄弟不要和他发生任何冲突.

“苏北.看來我们赵家真的和你冤家路窄.居然能在这穷乡僻壤的小旅馆遇见.呵呵.”赵冷荣语气阴冷的说.

苏北惊恐的看着他们.

世家子弟的嘴脸.苏北已经从白家领教过了.让他真正胆战心惊的是.四人房间对门的那个房间.有一股讳莫如深的实力逼迫而來.

绝对是高手.比苏北要高.而且不是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