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手抛汽车/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从未想过要逃.这次却真的萌生了逃跑的念头.他甚至可以确定.房间里的人.已经捕捉到他的气息了.

赵家子弟加你苏北面目呆滞.还以为他畏惧赵家的权势.如果不是老太爷有言在先不许招惹苏北.他们绝不会是这种友善的态度.

“苏先生.车已经备好了.”贺强蹬蹬蹬从楼下跑上來.一眼看到这些虎视眈眈的公子哥挡住了苏北的去路.不禁愣了一下.

“我们回去吧.”赵冷云对几个兄弟说道.她已经见识过杀害赵昆鹏的青年.老太爷说的沒错.纵然是苏北是个高手.也是个无名鼠辈.居然吓成这幅样子.由此可见苏北只是白玄烨的一个马前卒罢了.

赵家子弟回屋后.苏北后背的衬衣都湿透了.看了眼贺强.走下楼梯.來到吧台前.“201的客人几点住进來的.”

“苏先生.201好像是三个小买卖人.一个老的两个年轻的.都背着一个篓筐.”老板告诉苏北.

苏北凑近了.在老板耳边说:“一会这三个客人会來问我是谁.你就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在灵隐山寻找草药的怪人.记住.我说完这句话.你不要发出任何声音.装作什么事都沒有发生.”

苏北知道那房间里有一个至少是地阶中期的高手.他们來这里.可不是劫白画扇的色來的.很可能和白家有关系.赵家要对白家动手.苏北嘱咐完这句话.朝楼上瞥了一眼.和贺强三立等人上了门口的那辆切诺基.

老板木讷的站在吧台里.就算他这个普通人也感觉到周围有窃听器似的.气氛凝固了很久.201的房门开了.身材修长有些道家风范的中年人走了出來.手里拎着两个取热水的暖瓶.

“老板.烧两壶热水.”

“好好好……”老板心里暗暗咂舌.他知道苏先生关注的这三个人.肯定不是善类.今天他的小旅馆是怎么了.稍有不慎就是掉脑袋的危险啊.

“老板.刚才开矿山车的那个青年是谁啊.大半夜不让睡觉.够烦的.”中年人果然在试探苏北的底细.

这个答案早就在老板心里演示过无数次.张口说道:“你说苏先生啊.他是个怪人.非要來我们灵隐镇收购野生中草药.而且价格很高呢.哎.你说奇不奇怪.”

中年人的黑眸剧烈的收缩.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看來师傅说的沒错.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灵隐山中的雪耳灵芝了.以刚才青年的实力.他们师兄弟两人不是对手.幸亏师傅今天及时赶到.否则那个青年肯定会对他们动手.

已经驶离此地的苏北长舒了一口气.点燃一支香烟.看着车窗外雾气昭昭的群山.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合.赵家子弟第一眼看到苏北.就确定这是个无能的鼠辈.这种人沒有胆量杀赵昆鹏.一定是白玄烨或者李青云在他背后撑腰.殊不知.白玄烨压根不知道这件事.而李青云更是躺在棺材里中枪.他只是充当一个和事佬的角色而已.不想让苏北把事情搞大.

苏北真正怕的人是201的三个高手.赵家子弟只不过是狐假虎威.这三个高手如果是赵家派來灵隐山找白画扇的.恐怕是赵家要对白家兄妹下手了.苏北和白玄烨的关系本來就很微妙.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想要从白画扇口中得到答案.

因此.苏北放了个烟雾弹.借旅馆老板之口.告诉三个地阶上下的高手.他并不知道仙女传说.更不是來找白画扇的.但是苏北的古武实力肯定暴露了.他一个地阶初期高手.來灵隐山旅游显然是假话.不如说自己是來寻找灵草的.在苏北心中.灵隐山找到一株灵草.合乎他这个古武修炼者的行动理由.而这三个高手能修炼到这个级别.普通灵草已经不需要了.由此化解双方的矛盾冲突.

苏北哪里知道.这个谎言真是巧的要命.这三个山外來客.并不认识什么白画扇.更不想搀和五大家族的事情.他们真的是來寻找天下独一无二的雪耳灵芝的.

冲腾市.某别墅酒店.

冲腾地广人稀.又处于边境山区.能在这里买一栋别墅的话.在江海市连个厕所都买不來.这也助长了某些灰色地带的资本积累.在国内范围别墅酒店可不是哪个省份都有这么大规格的.

“灵隐镇地方小.但也绝不是什么小鱼小虾就能玩起來的地方.前一阵子.灵隐镇不是还要筹建野生自然保护区和生态度假村吗.消息刚散播出去.就已经有人关注起这里來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板说道.

“呵呵.国之南在冲腾.冲腾的要道又在灵隐镇.缅三角毒路进入华夏的交通要道就在于灵隐山区.在别人看來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是对我们來说.就是大陆生意的后方啊.”

“你们华夏屡次荡清毒品线路.但是唯独灵隐镇屡禁不止.可惜的是.这么个风水宝地.居然被两个地头蛇霸占着.别怪我先下手为强了.”坐在主位的正是别墅酒店的主人尤多拿督.在东南亚地区有三个造船厂.以及两家橡胶林.

今天这一伙人联合起來开会.可不是为了对付贺强三立这样的地头蛇.在争夺灵隐镇的问題上.主要分为三个派系.一个就是以尤多为首的吉隆商会.另一个就是缅三角的大毒枭查将军.最后一个才是冲腾本市的几个老板.

借口灵隐山仙女传说.尤多团结起冲腾本地市里.打算有所作为.首当其冲就是除掉贺强和三立两个垃圾.然后才有资格和查将军抗衡.灵隐镇是南亚东南亚地区通往华夏大陆的一个秘密入口.走私、人口、免税生意、地区开发.等等油水都由这个入口进出入.所谓的寻找仙女.只是他们欺骗大众的一个幌子.

“咦.王小姐差不多也该回來了.”一个老板抓起身边美女的胳膊看了眼时间.

“丛老板放心.王莉办事还是很谨慎的.说不定她顺便将贺强的老巢给端了.”尤多举杯笑道.

“可能是我多心了.哈哈.我只不过是有些担心查将军那边也有什么行动.”

在众人谈笑风生之时.别墅酒店的铁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辆霸道的黑色切诺基越野车凶猛的闯了进來.将门口两个警卫撞飞.尸体正好落在距离游泳池边的酒席不远处.

刹那间尤多和几个老板都安静了下來.别墅的各个方向瞬间出现几十个持枪的黑衣保镖.

当众人看到三立和贺强从车上下來后.都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哈哈.沒想到这两个杂碎的命还很大.居然沒死..”尤多眼神一冷.心里知道去抓这两个地头蛇的王莉出了意外状况.

贺强扫了一眼尤多这些人.转身拉开车门把对苏北说:“苏先生.中间带黑色帽子的就是尤多.只不过沒想到还有别人在.”

“什么人.”苏北点了烟下车.

“冲腾本地的几个大老板.”三立认识这几张面孔.

苏北用看尸体的目光扫视了一眼院子里的人.他來这里本來就是杀人的.冲腾乱.灵隐镇更乱.国内和国外的这些灰色势力一直把灵隐镇当做虎踞龙盘的据点.这他早就知道.甚至比贺强三立两个本地人都要熟悉状况.

一年前.猎鹰曾经驻守在灵隐镇.而现在苏北所在的猎鹰特种部队已经不存在了.这些曾经被猎鹰打击过多次的乌合之众开始浮出水面.从前苏北是个兵.他还可以按照纪律行动.现在他只是个独立的个体.不需要考虑任何责任和命令.

“你是谁.”分清主次关系的尤多看明白.贺强和三立这两个人对苏北俯首帖耳.

“苏北.”

“苏北.呵呵.冲腾似乎沒有这号人.”

苏北冷冷一笑.“借问一句.想要将白画扇作为艺术品收藏的是哪位先生.”

“白画扇.”几个老板都是一愣.马上反应过來.这个苏北应该认识前阵子出现在灵隐镇的美女.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和拿督这么说话.來人啊.给我崩了这个扫兴的东西.”一名冲腾本地做走私生意的大老板把杯子一摔.

室外泳池边上聚集的一伙西装保镖正要开枪.苏北一手把贺强和三立扒拉到一边.弯下腰來.双手扣住重达一吨多的切诺基地盘.猛然间将车举了起來.

一股劲风裹着一团黑影飞过泳池.被徒手抛出去的汽车.“车速”肯定超过二百迈.众人來不及反应.被串了糖葫芦一样接连着被撞开.轰隆一声巨响.汽车在酒店别墅的墙角炸开.

眨眼之间.二十几个保镖尸体横飞.

汽车划过的痕迹.将泳池和别墅墙垣撞塌.包围着苏北的人还有花天酒地的老板们都震惊了.

就算早就知道苏北本事的贺强和三立.都呆若木鸡的愣住了.这还是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