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卧底/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朋友.我们远日无冤今日无仇.不必赶尽杀绝吧..”尤多克制着内心的恐惧.冷静的说道.他自认为不是一个坐井观天的鼠辈.也知道华夏神秘的古武.他所在的吉隆商会内部还有两名古武高手.只是他沒料到在冲腾会遇到苏北.

“刚才要赶尽杀绝我们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误会.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杀我们.我会赔偿你一笔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并且永远不会來冲腾.”

苏北冷笑道:“如果说一句道歉的话就能解决问題.就不需要警察了.你们说对吗.”

苏北往院子中间一站.放眼过去.孰是孰非一目了然.在他动手之前.已经有两把枪暗中瞄准了尤多和自己.看样子在别墅酒店内.还潜伏着几名高级卧底.

尤多听苏北这么一说.警惕的转过头去.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今天的这场聚会上.冲腾的大哥和老板级别人物带來的人中早就混入了卧底警务人员.目标就是搜集尤多在华夏的犯罪证据.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可是警方还沒有行动.苏北先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事到如今.几名两广地区的精英特种兵脱掉了西装外套.表漏身份的同时.命令尤多的手下放下枪不许动.

“国安小组特别调查员曾龙.都把枪放下.”自称曾龙的高级卧底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近半年來.云缅边境的地区冲突日益增多.部分涉及非法走私和毒品贩卖的组织渐渐活跃起來.

曾龙先发制人.埋伏在酒店的几名特种兵占据有利条件.先下了尤多手下的枪械.走到尤多身前.冷笑道:“尤多桑多斯.据说你就是吉隆商会会长小泉的把兄弟.吉隆商会在南亚地区发展到几千名会员.貌似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还不小.”

“沒那么夸张吧.我们做的可是正经生意.呵呵.想要逮捕我.就要看你有沒有这个能力了.”尤多挑衅道.他是真心不怕华夏警方调查.就算是有罪.他分分钟可以找一万个人心甘情愿的当替罪羔羊.真正怕的是苏北这种不讲理的强者.

“夸张.你真以为我们在开玩笑.有的时候你们这些南洋猴子拿华夏对你们的容忍和谦让当成惧怕.吉隆商会在华夏的渗透貌似越來越广泛.恐怕用不了几年.边境地区的几个省份都会被你们神偷进去.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你觉得我们沒有把握.今天晚上会來抓你.”

曾龙看了看手表.叹了口气说:“本來以为能通过你把查将军钓出來.看來是等不到那会儿了.”

“我想你还是对吉隆商会不够了解.两广云贵的几个周边地区.任何一个依法纳税的合法企业.都有我们吉隆商会的会员.请问曾队长你们的国家对外资企业应该有合法保障吧.你们可以打黑.但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你们有什么资格抓捕甚至拷问.”

两人正在交涉之际.被撞开大门的酒店门口有一束晃眼的疝气车灯照射进來.

尤多的嘴角扬起一个不屑的笑容.他等得人终于到了.尤多沒有吹牛.只要他这边出现任何一点异常状况.吉隆商会庞大的人力关系网络就会做出即时反馈.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苏北在特种部队时.却总是不能够将明明是敌人的南洋猴子荡清的根本原因.曾龙也皱起了深深的眉头.吉隆商会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外资企业.还有部分华侨.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拍着胸脯告诉被人自己是黑老大的人充其量是个草包.很多不法团体已经适应时代发展.成为了合法企业.

一辆悍马车停在露天泳池边上.下來两个西装革履的文化人.只不过这身衣服只是身份的装扮.

苏北一眼就辨认出來.这居然还是两个黄阶初期修为的古武修炼者.看來这个吉隆商会也并不是沒人.只不过这点修为在苏北眼里.有和沒有沒什么区别.

曾龙给两名特种兵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人举着枪走过去.“举起手來.”

两个古武高手冷哼一声.倏然扑了上去.在两名特种兵还沒做出任何战斗反应的时候.已经倒在地上.

曾龙眉头一皱.砰砰开了两枪.也就是一份心.尤多这个老狐狸已经跑到了救星的那一边.

“尤多拿督.会长让我们沿途跟您过來.刚在市里收到消息酒店出了状况.我们立刻就赶了过來.”

“彼特、约翰.你们來的正好.那个人不简单.好像也是个古武高手.不要留任何活口.”尤多刚才还很友善的目光突然暴漏了他的凶残本性.在他看來无论是上门踢馆的苏北.还是贺强三立这样的小毛贼.甚至是华夏警方.以及他在冲腾的合作伙伴都该死.

彼特和约翰是两个地地道道的华人.曾经在华夏修炼古武.被吉隆商会花了大价钱请到吉隆坡.有这两个高手.吉隆商会近年來在南亚地区的发展可谓是如履平地.彼特身躯庞大.一拳下去能把一面混凝土墙壁打出一个窟窿.而约翰是个十足的飞刀侠客.至今沒有任何人知道约翰的飞刀藏在哪里.因为在他抬手之间.敌人已经死了.

很难想象.两位古武高手在海外南亚地区是怎样的叱咤风云.他们都是吉隆商会会长小泉的左膀右臂.这次來冲腾.原本是准备对付亚太最大的毒枭查将军.沒想到他们华夏人先发制人.彼特和约翰由此出现在这里.

苏北走到曾龙面前.朝那边瞥了一眼说:“曾龙是吗.先把你的枪放下.有话跟你说.”

曾龙作为国安小组情报科的外派卧底.在冲腾地区已经生活了五六年.才打入他们这个犯罪集团之内.他对苏北有那么一点好感.仅限于他是个华夏人而已.在他看來苏北只是个和尤多有利益冲突的恶势力匪首.一样是敌人.

“我时间比较紧.长话短说.你刚才说要追捕冲腾境内的查将军.这个我也可以帮你这个忙.不过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什么条件.”虽然名义实在华夏边境的小镇.但是这里的实力纷争之中.华夏人是处于弱势的.明处有吉隆商会的步步紧逼.暗中还有大毒枭查将军的虎视眈眈.如果能借用苏北的力量追捕查将军.他会考虑暂时和苏北合作.

“今天在场的人.除了你们队里的特警外.一个也不能带走.”

“你什么意思.”曾龙警觉的看着苏北.如果放了尤多.这个人恐怕永远都不会再露出马脚.自己卧底这么多年可就前功尽弃了.

“放心.我说的不带走是全部抹杀的意思.”苏北说道这里.斜睨了眼那两个古武高手.虽然这些鸟人对他沒有任何威胁.但是今晚出现在镇上的三位神秘客人和赵家子弟.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如果在此期间.这些南洋猴子再上窜下跳的.有个照顾不到就是麻烦.

曾龙听闻苏北的言论后.惊讶的手里的枪差点掉了.一口否决.“绝对不行.尤多涉及很多起大宗走私案件.你和我沒有任何权力在这里处决了他.”

苏北呵呵笑道:“在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也特别想杀了尤多.我说的沒错吧.”

当然沒错.一年前苏北和曾龙的心智是一样的.对南洋猴子恨之入骨.可是要考虑到很多国际关系和个人的立场问題.不能做出违反纪律的事情.南洋猴子很凶残龌龊.屡次把国人对他们的宽宏大量当做是软弱可欺.几十年前的屠杀华工事件.还有近期菲国劫持华夏渔民事件等等.早就引起了国安的重视.

苏北一看这小子犹豫不决.笑道:“我也不打算为难你.给你一分钟给宋明阔打电话.把我的话告诉他.他会教你怎么做的.”

“宋明阔..”曾龙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苏北來.不过现在他确实要给国安小组办公室打电话了.情况复杂不是他这个小队长能够承担的起的.

曾龙打电话时虽然掩盖着听筒.不过也是脱裤子放屁.宋明阔在电话里说什么.他听得一清二楚.其实这个电话只是让曾龙相信自己罢了.宋明阔想要怎么做.他心知肚明.

这是个关系不对等的通话过程.曾龙是宋明阔这个国安秘书长的手下.而宋明阔又是李琳的“打工仔”.李琳是李青云的妹妹.整个国安组的高层都是李家人.

宋明阔不需要请示李青云就知道该怎么做.缉拿尤多和查将军维护云缅边境稳定的任务是他一手负责.既然苏北恰好也在那里.哪怕是放弃正在执行的任务.也不能不给苏北这个面子.更何况苏北只是用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方式帮助国安组办案.沒有任何不特批的理由.

曾龙挂掉电话后.态度马上友善起來.他这才知道苏北和李家的关系.但更多的敬畏是來自于这个青年本身.甚至怀疑苏北是暗组成员.任何一个特工的职业目标都是进入暗组.不过.如果曾龙知道苏北前些日子灭了暗组中玄组组长赵昆鹏.不知心里该做何感想.

“喂.曾队长.如果你们还想要交流感情的话.到了下面有的是时间.”尤多不知道苏北是何人.但是他的计划已经被曾龙听到.便动了杀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