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什么叫差距/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龙怎么会不知道吉隆商会的彼特和约翰.他和队友分别卧底在冲腾的各大势力群体之中.就算是越国猴子查将军手下也有自己的人.

不过吉隆商会的两大高手.要是和暗组的高手比起來连提鞋的资格都沒有.只是不知道苏北到底是不是暗组成员.

“苏总.你真不需要我帮忙.”曾龙问.这个苏总的称谓.是刚才请示上级的通话中宋明阔这样称呼苏北的.

“不必了.你还是想想怎么把这个屁股擦干净.我说过.除了你们几个警方卧底外.其他人都不能走出这个院子.”

这确实够为难的.吉隆商会的几个高层会员.在华夏也都是外资企业家.凭空蒸发了怎么解释过去.就要动动脑筋.比如飞机失事什么的.还有冲腾市勾结外敌的这些老板和大哥级人物.他们一死.整个冲腾市的秩序肯定陷入混乱甚至纷争.

暗组的行动力果然够霸道.曾龙暗想.

有了彼特和约翰两大高手的到來.那位拿督尤多底气也壮了起來.原本他是打算用寻找出现在灵隐镇仙女的名义.将灵隐镇收入囊中.贺强三立这样不入流的小毛贼居然搬出苏北这样的强者.看來这件事情大有玄机.

尤多冷笑道:“这位朋友刚刚提到白画扇这个名字.想必就是半个多月前进了灵隐山的华夏美女.踏遍铁屑无觅处得來全不费工夫.看样子不用到处打听.只要抓住你就能知道白画扇的下落了.”

曾龙嘀咕了一句:“白画扇.”

苏北笑道:“白玄烨的妹妹.”

“白玄烨.苏总说的是燕京白家的白玄烨.”曾龙恍然大悟.是啊.如果是边境冲突这么点事情.不足以出动苏北这样的高手.吉隆商会也够孤陋寡闻的.连他们想要据为己有的女人是谁都不清楚.假如白画扇有个好歹.不要说区区的吉隆商会.白家盛怒之下.荡平这群南洋猴子也未可知.

白画扇的妖孽事件.已经不是曾龙这种级别的成员能够关心的了.按照从属关系.国安组代表的是李家.而白家是暗组.暗组和国安组在某称程度上的竞争反应的也是五大家族的竞争.不要说他曾龙就算宋明阔本人也沒这个资格管.这让他不由得又怀疑起苏北的身份來.暗组和国安组水火不容.李家和白家又是竞争辖制关系.这个苏总既和白家有关系.又和李家暧昧不清.

这时.尤多颇为不耐烦的站了出來.环视一周.对刚刚饭局上的诸位冲腾本地老板名流说道:“各位.你们旗下混入了卧底.难道就打算袖手旁观吗.姓苏的脑袋我要定了.如果你们打算坐山观虎斗的话.请便.别怪我沒提醒各位.”

冲腾的老板跃跃欲试.但大多是落井下石之辈.谁都看得出來苏北和尤多的那两个高手是可以轻松杀掉他们的人.曾龙为首的这些卧底特警顷刻间被彼特杀掉两个.还剩下四五个人.而他们的手下还有十几个.苏北交给尤多解决.剩下的特警他们有了胜算.

正当所有人跃跃欲试准备反抗警方卧底时.苏北走了出去.看着尤多的两个高手冷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错.不过你们这种垃圾到了国外.用华夏的功夫对付华夏人.换了个外国名.就忘了本.你们真不给我一个手下留情的机会啊.”

“少废话.学本事就是为了发财.谁有钱我们给谁办事.你还不只是一条警方的狗.”彼特骂道.他和约翰自幼就在一个弱小古武门派下修炼.一直修炼了二三十年.终于看透了.古武想要从黄阶初期突破到黄阶中期.就算他们师傅也用了十年整.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与其朝着那个虚无缥缈的目标努力.还不如用现在的本事及时行乐.

约翰伸手一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戏法似的掏出两把飞刀來.“能让吉隆商会的两大高手共同出击.你还是第一个.不过也是最后一个.”

彼特侧目道:“小心点.这个人不简单.”

“我知道.只不过一拳难敌四腿.同样是古武修炼者.哪怕他比我们实力高一个档次.那又如何.”

苏北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他很年轻.但是还是要赞叹两个死鬼的年少轻狂.古武修炼的等级制度是非常明显的.并不是两个黄阶初期加起來就等于黄阶中期.而古武一旦进入玄阶.就是另一个次元.他现在进入地阶初期.已经产生了神识.十米范围之内.风吹草动了然于胸.

曾经欧阳道人.为了从玄阶后期向前跨一小步.打算牺牲五个平均实力在黄阶中期的弟子真元來换取.这还是在老道的灵石阵布局才能实现的真远转换方式.可见.五个大弟子修为颇高的水平.用命换取老道进一级.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彼特给他的右拳带了一个合金钢指套.在东南亚地区他这个铁拳彼特的名声并非浪得虚名.不过.今天是他第一次打算拿出看家本领來对付苏北.

一道冰冷的寒光从约翰手里飞出.身旁的尤多等人都皱起了眉头.好快.根本看不见约翰是怎么甩出的飞刀.更诡异的是.那把飞刀在飞行过程中犹如一颗流星一样.拖着长长的光线尾巴.

与此同时.彼特已经提拳冲了上來.高手对决.先发制人.一击致命这是他们的基本宗旨.如果是在平时.约翰甩出这把饱含强大真气的飞刀时.彼特只会为对手默哀一秒钟然后转身离去.

彼特的拳头砸向苏北的头部.这一拳几乎也灌注了他一半的真气.苏北就算能躲过飞刀.也躲不过他一拳.二选一.无论中哪一招都是个死字.

快.是相对的.蜗牛觉得乌龟是天底下速度最快的生物.但是乌龟也不可能跑赢兔子.龟兔赛跑的故事只是骗骗小朋友罢了.乌龟和兔子比速度.本身就不在一个层面怎么比.

在众人看來这把飞刀飞出了子弹的速度.以及超越他们世界观的弧线.不过在苏北看來.等了几息的时间.飞刀像一片柔柔的鹅毛.从天上刮过來.慢的他有些不耐烦.

当飞刀和拳头同时到达苏北面前时.苏北闪电般的躲过毫无力量的一拳.信手捏來.空中夺白刃.一只手抓住彼特的另一条胳膊.另一只手抓住飞刀.咔嚓一声.彼特的整条胳膊被劈了下來.

疼痛神经还沒有传达到大脑.以及未中的彼特转过头.他好兄弟的飞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同样沒來得及震惊苏北的恐怖实力.他便感觉天旋地转.在地上滚了几圈.感觉身体好轻盈.身高也变矮了.嗝喽喽彼特的一口呼吸.吸进來的是泳池的积水.一秒钟后瞪着眼睛离开这个世界.

一瞬间发生了什么.沒人知道.但是割掉脑袋时候那种庖丁解牛般酣畅的声音.以及头颅滚落水池的震撼场面.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失去了力气.

哪怕是外行中的外行.也看出來苏北根本沒花一点力气.他们居然惹上了这样的对手.真是个可笑的举动.

“你.”约翰傻眼了.他是唯一能看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人.大脑急剧短路.他现在的感觉.甚至比当初弯刀还要惨.怪不得古武修炼者一直疯狂的升级.难道差距真的这么大吗.

苏北看着约翰.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漠.“你刚才说世上沒人看过你的飞刀对吗.你的飞刀杀了无数的人也沒错吧.一秒钟前我想到了个有趣的点子.为何不让你在临死前.看一下自己的飞刀刺穿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约翰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逃.必须要逃.

哗啦啦……陡然间.沉入游泳池里的彼特脑袋一跃蹿出水面.他的喉结处还扎着约翰的飞刀.只不过在苏北砍下脑袋的时候.效仿约翰的手段.在飞刀中注入一丝真气.用來控制飞刀.

当然.放在苏北这里叫一丝丝真气.对于这两个黄阶初期的人來说.就叫滔天的杀气.

约翰转身就跑.一个箭步正要冲出酒店别墅的院墙.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木讷的转过头.他好兄弟彼特的人头上.扎着他的飞刀.他终于看清楚自己的飞刀是什么样的了.噗.半截飞刀扎进约翰的眼睛里.

发生这么多事.实则只是几秒钟内.

尤多自认为搬出吉隆商会的古武高手.就可以对付苏北.可是苏北原地动都沒动过.吉隆商会两大高手就被以演马戏的方式串了冰糖葫芦.

最怕死的人当然是尤多.最惊愕的人要数曾龙了.他是国安小组的成员.难道国安小组和暗组的实力差距真的比人和猪的差距还要大吗.

“强子……我突然感觉.咱们这些天和尤多他们的火拼沒有白费.兄弟们也沒白死.”三立和贺强两人傻站在墙角.曾经他们一直巴结冲腾的大老板.冲腾的大老板们又巴结吉隆商会和查将军等势力.可是现在看來.无论吉隆商会还是查将军.都沒法和苏北和姑奶奶相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