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左膀右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的机遇一生中有那么几次转折点.就看你有沒有胆量抓住了.贺强和三立是最开始想绑票白画扇的人.不过被白画扇的实力和气场所征服.为了保守白画扇的秘密.沒少被这些大佬们追杀.这些付出今天都有了回报.有苏北这样潜在的祖爷爷.别说冲腾.在云缅边境吼一嗓子不知道吓死多少人.当然.从白画扇进山后.他们已经打算弃暗投明了.这段时间三立也正在弥补他曾经犯下的过错.

在场的人中.最矛盾纠结的就要数冲腾本地的老板和大哥们了.今天來尤多家里聚餐.沒想到出这么大的事.

十秒钟之前.他们本來可以保持中立状态甚至向警方卧底臣服认罪.可是尤多自信满满的要收下苏北的脑袋.他们才拿起枪支武器.准备对抗包围他们的几个特警.如果给他们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绝对不会把地上的枪械再捡起來.

不幸的是.他们拿起了枪.正在准备进行射击.就算后悔.也无法向苏北解释他们为什么端着枪了.不知道是谁先开了第一枪.随即枪声连成一片.视死如归的、拼死一搏的、伺机逃跑的.当人面临真正恐惧的时候.已经顾不上各自的立场.

苏北想起和刘学的谈话.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沒资格说仁慈.不过相对应的还有一句格言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苏北抬脚踹飞两个发狂的匪徒.信手夺过他手里的砍刀.蝴蝶穿花一般在人群中一闪而过.

当酒店别墅的院子安静下來的时候.尤多带來的那些小弟无一生还.院子里飘荡着血腥的味道.剩下的几个人均是沁入骨髓的寒冷感.

片刻后的死寂.曾龙命令手下秘密清理现场.他一直以为苏北是暗组成员.心里隐隐有些忌虑.暗组的手段真是够极端.当然他以前也听说过这种方式.能够惊动暗组的事件.一般都不会当做普通案件那样处理.

苏北几人走出郊区的别墅酒店.回头看去.这里的环境非常不错.不怪尤多会把这儿当成老巢.

“曾队长.虽然这些话不该我说.尤多死在这里.你难保会面临很多压力.”

“在所难免.我会和宋秘书进行妥善处理的.这一点不劳苏总担心了.”曾龙道.

“宋秘书.呵呵.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哦.与其找曾队长协商.还不如直接联系吉隆商会的会长小泉.”

曾龙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苏北的意思.今晚灭了尤多和吉隆商会的两大高手.对他们是个致命的打击和警告.想必那位会长大人巴不得化干戈为玉帛.把屎盆子扣在苏北的头上.双方都有个台阶下.不然涉及到华侨和外资的国际关系问題.上升到某种高度谁都担待不起.

再看嘴角擒着意思狡黠笑容的苏北.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独特气质.让相识一小时不到的曾龙.几次三番对这个人进行重新认识.

他不是暗组成员.曾龙心中暗道.暗组有这个权限和能力.但是沒有这个气魄.如果非要让他形容苏北是怎样的人.他只能搬出李青云这样身份的人來和他媲美.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和人生大起大落后的苏北.确实沒有一个二十四岁青年本应该有的青春张狂.平静时如阅尽沧桑的老者.行动中阴谋诡计杀戮和血腥视为平常.后者是一种病态心里.苏北自己也知道.也正在接受田琦母亲的心理治疗.

相比尤多拿督临死前也不敢相信.他自认为站在食物链的顶层.蓦然回首才发现.他们这种人只是站在自以为是的顶端.如果今晚不出现.曾龙必然也会采取行动的.以闪电战控制尤多的手下.可他们暴漏后.吉隆商会那两大高手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曾龙也不会活到现在.

苏北掏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你知道查将军在哪吧.清除查将军的机会很多.但是我时间不多.”

“这样吧.给我半个小时.让我跟手下交代一下工作问題.然后我带你去.查将军那边有我的两名卧底.呵呵.当然现在看來他们的任务仅限于提供具体位置.具体行动还要仰仗苏总出手相助了.”

“不必客气.这个查将军一年前我也曾想过办他.”

“哦.”曾龙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北.

苏北淡然一笑.他的秘密身份早就被亲姐姐李琳同学曝光给国安小组了.“我一年前在猎鹰.”

曾龙恍然大悟.知道猎鹰这个秘密分队的人不多.他恰好是其中一个.因为云缅边境的秩序以前就是猎鹰掌管.后來这支秘密分队神秘消失.国安组才启用了他们这些卧底结构.

平时所说的冲腾市和冲腾地区不是一个地方.冲腾地区是个泛称.与多国交接.组成复杂.当然最复杂的永远是冲腾地区的地理自然情况.灵隐山区在灵隐镇脚下只是境内的一个入口.

带着近百名杀人不眨眼重武器装备的查将军.此时此刻就位于一条边境线上的丛林哨所内.冲冠一怒为红颜.显然不是这种人所具备的英雄情怀.查将军和尤多拿督一样.都是借着争夺白画扇的幌子.想要占据灵隐镇这个地盘.

查将军的核心人物今晚齐聚一堂.

一年前猎鹰分队控制了缅泰三角的白粉进入大陆的交通线.一年之后猎鹰消失.查将军便计划着打通这条交通要道.枭雄从來不是赞美性质的称呼.枭就是猫头鹰.从这种鸟出世开始就以啄食母亲的肉体为食.把母亲吃的只剩下一个脑袋的时候.小枭也长大了.可见这种鸟的心狠手辣.毒枭便是如此.为什么尤多会惧怕查将军就是这个原因.做非法生意能做到缅泰官方不得不默认的地步.这个****当的也快成国王了.

几间茅草竹楼围成的缅国哨所里.坐在大堂最上方黝黑精壮穿着黑色迷彩背心的中年人就是查将军.下面几张桌子是他的得力干将正在把酒言欢.

其中身份最高的一目了然.查将军左手边有一名泰姬式的美女.这是他的智囊.右手边是一位参禅打坐的高僧.平日里高僧清心寡欲慈眉善目.但是沒有一个人不怕他的.就连查将军都要忍让三分.这个高僧气息谈吐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徒不一样.这名缅泰高僧虽然摸不到华夏古武的边.但是靠着自己的参悟.修为也很强悍.

“苏北.从掌握的资料描述來看.应该是一年前消失的猎鹰成员.不容小觑.”身穿紫色纺纱裙的女人说.模样长得还算英美.南洋人皮肤要黑一些.手段很厉害.有个外号叫黑珍珠.

大厅里的气氛沉寂下來.猎鹰就是断了他们毒路很多年的华夏特种分队.在一年前的丛林遭遇战中.查将军也出动了兵力协助搜山.只不过有去无回.给他们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一直不说话的高僧徐徐睁开眼睛说道:“今晚和尤多约定好了谈判.到现在那边还沒有消息.恐怕已经出了状况.做好最坏的准备.随时开战.”

查将军威严的眉头一立.环视了一周.众人都放下碗筷和酒杯.“这样看來这个苏北很可能就是华夏传说中的古武高手.不过.现在有大师在.我们还不至于落荒而逃.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三头六臂.”

“查将军.有一个问題兄弟不明白.”一个光膀子但是身上背着一挺机枪的黑大个突然发问.

“说.”查将军目光扫过这个人.

“我们今天才在哨所安顿下來.他苏北就算有三头六臂.怎么可能找上门來.”

查将军淡哼了一声.

那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也是阴冷的一笑:“如果苏北不來.就当什么事情都沒发生过.如果他來了.就说明.你们中有卧底.”

众人大骇.都不由得观察起身边的人.被看的人做出无辜的表情.好像用眼睛告诉兄弟自己是好人.本來一团和气的大堂.突然变了味道.

高僧淡淡的一笑.拍拍巴掌说:“卧底我一定会找出來的.不要影响大家心情.”

虽然高僧这么说.但是谁心里都犯嘀咕.屋里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是跟着查将军一路拼杀过來的.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这种时候查卧底.不管查不查的出來.心里都不舒服.被敌人杀了可以.但是被身边的人出卖兼职太憋屈了.

黑珍珠叹了口气说:“距离和尤多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他那边真的出了事.而我们中又有卧底的话.我们的位置早就暴漏了.从现在开始.都给我精神起來.按照将军之前的部署.设下天罗地网.不管來的人是尤多.还是什么苏北.格杀勿论.”

“是.”

众人齐刷刷的站起來.世界上最赚钱的行业如果是石油的话.最暴利的行业一定是这些人.为了打通毒路.杀人.他们每天都在杀人.世界各个角落.哪一天沒有毒发猝死的瘾君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