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深山采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龙的失误不仅是卧底时间太久.失去了一个高级国安成员的判断力.更是因为国安所做的事情都归类为“警匪”范畴.而查将军是缅印泰越几国军方都无法除掉的毒瘤.和印巴恐怖组织有密切关联的大毒枭.这是战争.不是办案.

坐在树梢上的苏北莫名的想起一年前这片丛林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他还是个黄阶初期的弱者.但古武的黄阶已经能够以一当百.可在热带雨林的状况下.如果你不会飞檐走壁的异能和惊天地泣鬼神的法术.就算是个地阶高手也只能干着急.

“苏总.那怎么办.”曾龙一阵头大.他确实太缺乏战争经验了.现如今只能靠苏北的决策.

“先别慌.抓两只小白鼠做个渡河实验.”

“小白鼠.”

苏北跳下大树.“六点钟方向的高点有几只小白鼠.我在那里等你们五分钟.”

撂下这句话.苏北身手矫健的穿梭于密林中.如此险峻的地势眨眼之间就看不到.不得不让曾龙感叹他们之间的差距.

苏北冲上山顶.两根树枝飞过去.自认为隐藏在盲点的两个暗哨被无声无息的做掉.在枝叶繁茂灌木丛后.有一个山洞.还有五个人.当苏北出现在洞口的时候.已经预判到要发生什么事.身形一闪.一枚高温硫化物榴弹擦着他的前胸飞了出去.轰隆一声巨响.

山下的曾龙和向导都看见这朵绚烂的烟花.加紧了攀爬的脚步.当他们來到山洞前时.这里多了几条尸体.当然.苏北说过要抓小白鼠.还有两个活的.

“过來看看有你们的人卧底同学吗.”苏北叫了一句.

“沒有.”曾龙检查过尸体.惭愧到.这想必只是查将军的哨兵.已经显示出密林战斗的不可预知性.可想而知他的那些计划在沒遇到苏北之前是多么的幼稚.

两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越国佬被苏北绑在山洞里的桌子上.看了向导一眼说:“我來问.你來翻译.”

苏北用匪徒的尖刀挑着他的下巴问:“查将军在那个位置.”

向导如实翻译.老外叽里呱啦一番后.转告苏北:“他……呃.他说让我们等死吧.”

苏北阴冷的一笑.尖刀在手指间打了个转.噗.刀尖准确无误的扒掉老外的一颗门牙.“再问.”

这个拷问的方式让曾龙都不忍直视.不过这些毒贩子都是刀尖上舔血的角色.对于疼痛就像麻木了一样.死活不敢开口.地上的牙齿剃了一个又一个.

“啊.你不得好死.”向导如实翻译老外的撕心裂肺的嚎啕.

“牙齿拔完了该手指甲了.”苏北看了眼曾龙笑道.“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做.”

谁知.第一个老外沒事.第二个老外直接吓得大小便失禁.对于疼痛的承受者來说他可以咬牙忍着.但是对于另一个马上要遭遇相同待遇的人來说.只求速死.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來.山上的匪众真的有卧底和曾龙联系.被查将军发现.一口气从他们的阵营中挖出五名卧底.

查将军处决了卧底.临时更改了最初的战术布置.在河谷一带便集中了兵力和重武器装备.河谷以及密林埋伏近百名悍匪.三道防线.这还只是小儿科.

两小时前查将军在他的总部基地.调集了十名修罗国际雇佣兵组织高手.乘直升机空降哨所.准备进行增援.而查将军此时正在哨所里休息.他的身边还有一位高僧.是他的王牌.

“告诉他.我不杀他.而且饶他一命.”

向导对两个老外进行翻译.对方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北.

放了他们.当然不是.曾龙捆着这两个悍匪.几人來到刚才的准备下山的地方.把他们的眼睛蒙上.一声枪响之后.两个悍匪无头苍蝇似的朝着河谷对岸奔跑过去.

轰.一个悍匪踩在地雷上.一团蘑菇云升上天空.大概五百米之外的曾龙看的胆战心惊.这不是地雷.而是烈性炸药.

就在这时.河谷另一侧火光四射.炸弹和榴弹纷纷朝着刚才的爆炸点进行猛烈的轰炸.一时间地雷和炸药.山上的大炮和榴弹火力交织在一起.整条河谷上下几百米.瞬间变成了火海.甚至是地狱的修罗场.

曾龙终于理解这两只白鼠的价值了.假如他带着国安组的几名特警冒然出击.恐怕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回來.

“苏总.我们是否绕过河流直接去哨所大本营.”曾龙端着冲锋枪问.

苏北摇摇头:“能这么容易过河的话.查将军就不会这么自信满满的在这里布置如此密集的火力了.”

说完.转头对向导说:“兄弟.辛苦你了.你原路返回.注意隐蔽.不要发生任何冲突.抱住你这条小命就够了.”

接下來的任务简单粗暴.用不着这个小老乡的带路.多一个需要照顾的人.就多一份危险.跟恶劣环境打了半辈子交到的苏北.深知这个道理.当初猎鹰十二个人.包括柳寒雪在内.都不能全身而退.

单独的一个人是永远不可能无敌的.如果沒有恶劣的地形和气候条件.把查将军这一百多号人往平地上一摆.苏北一个來回五分钟就是一百多条尸体.查将军占据了地理优势.还有重型武器的威慑.不得不说给苏北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苏北之所以协助曾龙剿灭查将军.可不仅仅是因为白画扇的事情.或者李青云的面子问題.他的战友正是葬身于这个地方.其中那次战斗中.查将军也派出了一股人马.

曾龙把自己的装备卸下.大部分交给向导带回去.这可不是他小气.李青云给国安小组特种分队配备的装备.平均价值比老美陆战队还要高昂.一个背包价值三十万美金.

因为曾龙知道.他必须跟上苏北的步伐.这些沒用的东西已经用不到了.带上地形图.和一把防身的手枪足矣.

战火弥漫的河畔.苏北和曾龙借着硝烟未曾散去.潜入了河道.刚下水.苏北就摸到了一个搞笑的东西.那东西企图从水下一口吞掉他.只不过被苏北一脚踹懵了脑袋.随即被他潜入水中扔到了岸边.曾龙回头一看.倒吸一口冷气.一条一米來长的鳄鱼.这他娘的是什么鬼地方.

当浓烟散去.山上的探照灯照下來.沒有发现苏北的踪迹.这一连串密集的炸弹攻击.谁都不会认为还有人活着.

苏北也这么认为.因为查将军炸得是他们自己人.

进入对岸林区之后.曾龙戴上了夜视仪跟在苏北身后.本來就阴天.道路崎岖.他可沒有苏北那种靠直觉就能找到路的能力.

苏北的神识范围仅限于十米.但是夜深人静沒有杂音的状态下.对方圆几百米活动的人群还是能捕捉到的.无差别攻击的好处就在这里.半夜三更出现在山林里的人.总不可能是采药的吧.

事实上.还真他娘的有采药的.

昨天晚上.苏北出现在灵隐镇竹楼客栈.那位地阶中期绝对意义上的高手意外碰到了苏北.天下的事居然就这么巧合.老者的徒弟问苏北干嘛的.苏北不能告诉他自己寻找白画扇.随口说了个谎言.

苏北告诉老者.自己來灵隐山只为一株草药.殊不知.老者和他的徒弟此行真的是为一株雪耳灵芝.庆幸的是.老者不知道苏北什么來头.沒有冒然杀了他.

古武界的弱肉强食就是这般残酷.地阶中期的老者如果要动苏北的话.如果他沒有踩狗屎运侥幸逃脱.结果只有一个死字.

此时此刻.老者和两位徒弟已经连夜进山了.不过距离境外查将军哨所有很远的距离.却听到了这边的战火炮声.

“师傅.边境经常发生冲突.不足为奇.我们赶路吧.”

“风儿.昨晚的客人让我很不安.”

“您是说那位年轻人.他的实力应该在我之上.虽然徒弟不想服输.”被称呼风儿的大徒弟说道.

老者摇了摇头:“我说的是另外几个.”

“另外几个.旅馆似乎沒有别人……”二徒弟思索道.

老者微微一笑道:“那几个富家子弟是赵风云的孙子.解语.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难道赵家也盯上了雪儿灵芝.不可能啊.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要派几个毛孩子來送死.”被称为解语的中年男子毕恭毕敬道.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不管怎么说.我必须是第一个采摘雪耳灵芝的人.只要为师能进入天阶.哈哈……区区的赵家又算得了什么.华夏自古以來.进入天阶的人.不超过三人.”

老者慈祥的笑容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机.他和欧阳道人不同.欧阳道人处心积虑提升实力.只是为了进入李家中律门.而老者提到五大家族.是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

华夏古武的高手.五大家族占据了一大半.每个家族的背后都有一个神秘的隐门.专门培养家族古武人才.这是个马太效应.五大家族的财产和势力能无限的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珍惜灵草灵石.

不过像老者或欧阳道人这样的散修门派.背后一定也有某个财团或势力的支持.他们平时闭关不问世事.但是在这些财团势力遇到危险时会挺身相救.古武门派以财团家族为外面世界的经济來源.而这些家族财团也仰仗着他们撑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