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不堪一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陌生青年进屋的声音.高僧和查将军都知道是苏北杀上门了.

面对强敌.哪怕是飞机大炮各国仇杀.查将军何曾爬过.他这种人睡觉的过程就是等待死亡的.真正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达琳娜对他的背叛.

“达琳娜.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你个狼心狗肺的畜生.”

达琳娜冷笑一声.用歹毒的话回敬这位不配当人的父亲.“你连畜生都不配.长大后的我才知道.原來我的出生.换來的是我们全家的死.你玩腻了我的母亲.居然还要把她残忍的杀害.你才是畜生.”

“放肆.”查将军大喝一声.屋子里几名近卫军高手.刚要动枪.几根木屑刺中了他们的眉心.留下一个很显眼的红色小洞.血顿时流了出來.

看到这种杀人方式.就算是见过刀山火海的查将军也吓了一跳.他有些怀疑高僧是否真的能打过苏北.这也太离谱了.木屑如果能杀人.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功夫.

杂鱼全部除掉后.苏北沒打算给达琳娜“叙旧”的时间.他早已注意到那个穿喇嘛服的老和尚.这人不是修炼古武的.但是原理相同.内里强大.应该是个玄阶中期的高手.玄阶中期是什么概念.凭他一个人就可以摧毁查将军的基地.

苏北和曾龙是沒有感情的.不过达琳娜背负滔天恨意忍辱负重到现在.当报仇的现实摆在眼前时.还是禁不住哭出声來.

达琳娜从地上捡起一把枪.拉上枪栓.恶狠狠地说:“我不是个信佛的人.但是相信因果报应.你当年杀我妈妈的全家而后杀了她.你拿我也只是当个赚钱的工具罢了.我今天会杀了你.如果有报应.我也愿意承担.”

一看达琳娜双眼猩红.查将军居然有了几分惧意.他沒想到达琳娜居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骨肉相残的挫败感.让他失去了往日的雄风.

当然.就算他拿出缅三角大将军的雄风.在苏北等人面前一样发不出來.

那位德高望重的高僧挡住了达琳娜.

“呵呵.达罗大师.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难道你想干涉.”

高僧摇摇头淡笑道:“树倒猢狲散.就算你不杀查将军.我也会杀了他.因为他死了.我回去后就能接管基地.”

苏北听得心烦.对于缅越话日常交际的几句还懂.听着这些陌生人谈家事谈感情.哪里耐得住寂寞.不过听完曾龙跟他的翻译后.哈哈大笑.

“帮我转告老秃驴.他沒命回基地享福了.”

曾龙正要翻译.高僧操着一口蹩脚的华夏话说:“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了.我对华夏古武研究了几十年.略通一二.不吝赐教.不过.你今晚的真气消耗似乎很大.跟我对决是个不太明智的选择哦.年轻人.”

“我最讨厌装腔作势的老头子.古武是你这种劣等人渣能参透的.”苏北当然有国家情节.对这边的人沒什么好感.

“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高僧怪叫一声.脱掉身上的喇嘛服.高高跃起.提起双拳砸向苏北的要害.砰.苏北闪过一击.一根廊柱被他砸断.可见这一拳的威力.

苏北扬起一个鄙夷的笑意.“这点实力.让我玩你的兴趣都沒有.”

“如果你知道我这一拳只用了五成功力.肯定不会笑得这么轻松了.”

“就算你用五百成也是一个下场.”苏北瞥了眼正在交流父女“感情家务”的查将军和达琳娜.看样子人家还需要点时间.就拿这老头儿玩玩.

高僧的连续拳击刚猛异常.就连一旁的曾龙都替苏北捏了把汗.啪啪.拳头带动空气共震.空气爆破的声音.让曾龙这样壮士的青年都后退了两步.

唰.高僧凝聚了全部内气的一掌.呼啸儿來.苏北微微眯起眼睛.有些可悲这个老家伙.这人肯定是研习了华夏古武的精髓.居然能用另一种方式进入玄阶中期.不过假冒的始终成不了真的.更何况就算他真是玄阶中期.又如何.

苏北随手一抬.一拳出去.两拳相对.嘭.高僧飞出几米开外.撞碎了楼板跌落楼下.

“苏总.小心.”

虽然曾龙知道他的提醒是多余的.出于本能还是叫了一声.

被打出竹楼的高僧从窗外一跃跳了进來.这时他的手里多了一把冷气森森的大刀.

“和尚也用刀.”虽然佛教是他们这边传來的舶來品.但是这边的和尚让苏北看了非常不顺眼.当然这是有个人感情的偏激.

这把大刀有些年头.纯精钢制作.刀身很厚重.一刀砍來.直接将屋子中央的弹药箱给劈开.清脆的钢板断裂声音让这个气氛格外震撼.

真正的高手对决.另外僵持的几个人的注意力也都在这场战斗中.无论是要大义灭亲的达琳娜.还是穷凶极恶虎毒专食子的查将军.都清楚的明白一个道理.这两个人谁今天活了.另一方也能活.

当高僧另一刀劈头盖脸砍來的时候.苏北凝聚了三分真气到手指.用手指在大刀上轻轻一弹.叮咛.

这轻轻的一弹之后.胜负结果就可想而知了.高僧拿出看家本领來.在苏北这里也只是班门弄斧.厚重的大刀在苏北弹痕处.咔嚓一声断裂.

断裂的大刀被苏北的真气震出几米远.高僧为之一愣.但还是冲了上來.

当高僧的半截刀再次砍到苏北的面前时.距离苏北的额头只有几厘米不到.飞出窗外的半截刀片像螺旋桨一样飞回來.噗.

“啊.”

霎时间.高僧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他的两条腿都被砍断了.刀有多快.砍断腿后的切痕居然沒有流太多血.

苏北无奈的摇摇头.从“半个”高僧的手里把他的大刀拿过來掂量了一番.还蛮重的.苏北现在是越來越喜欢用这种方式杀人了.这还得益于欧阳道人的那位长剑弟子.他就善用真气控制长剑.

“你是……魔鬼.”高僧不再淡定.换言之.再淡定的人砍刀自己的双腿莫名的断了也不淡定.他研习华夏古武几十年.自认为已经进入了玄阶.沒想到面对一个真正的古武高手时.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苏北吹了吹刀刃上的血滴.手起刀落.钢刀劈断高僧的一条胳膊.让他连挣扎的力量都沒有.杀人是艺术.有时候会上瘾.杀多了会不拿生命当回事.苏北自认为自己的心智控制的还不错.比起那些杀人不眨眼的來说.绝对算是心慈手软.

面对这种压倒性的失利.查将军也不敢再反抗.如果能死的利索一点.也不是一件坏事.

查将军看着滑稽可笑的高僧.发狂的笑道:“秃驴.我宁愿死在这儿.也不想让你活.呵呵.在我家里荣华富贵招待你.你居然还想让我死在这.回去霸占我的基地.哈哈……”

达琳娜用枪顶着他的脑袋.“你死的也会很惨.”

苏北夸过连动弹都成为奢望的老和尚.來到查将军面前.冷笑道:“动用这么大的基地力量來边境.被我们两个人全灭.能告诉我你现在的感受吗.”

达琳娜如实翻译.

一旁的曾龙有些尴尬.其实不是两个人.是你自己才对.

如果换做平时.有人站着和查将军说话.那么他还有他的家人朋友都不会活过第二天.可是现在苏北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臭虫都容易.

查将军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自己穷途末路.但还是想争取一条命.这是动物的本能.他真后悔带着部队來进犯华夏.更不应该垂涎于那个叫白画扇的美女.“如果你放我回基地.我前半生和后半生挣的钱全部都给你.我想你应该知道前二十年和后三十年.缅三角每年的产品成交额有多少.不客气地说.可以在你们华夏国买下一座小城市.”

这段话是曾龙转达给苏北的.苏北听了后差点笑岔气了.无奈的摇头道:“蠢猪.一來我不缺钱.二來我不喜欢这东西.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我要是想要你的基地产业.这位报仇的美女比你更适合当个纳贡的朝拜者.”

说完.苏北不等曾龙去翻译.对达琳娜说:“不要婆婆妈妈的.你不杀.我杀.”

达琳娜幽怨的瞪了他一眼.这是个霸道的急性子.

一串机关枪的点射.不可一世的查将军就这么死了.一晚上的事情.却处理掉占据国际警方以及世界各国通缉令上排名前十的****.

或许参与这件事的几个人知道轰动世界的影响.但不可能想到这个深远的影响会有多大.一周后.某国反恐特战队宣布缅三角查将军被击毙.占据了各国新闻的头条.而剿灭查将军的人是谁.却沒有一个定论甚至线索.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音.一团蘑菇云在深山密林中冉冉升起.

天亮.曾龙和苏北跨国国境线在灵隐山区出现.而随行的还有达琳娜.她就算要回基地处理后事.也要先接受曾龙为首的国安调查组的差遣.一个境外基地恐怖集团的拆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当看到躺在薄雾之中的灵隐小镇后.达琳娜似乎想起一件事來.

“苏先生.你來灵隐山.是不是寻找一个叫白画扇的女孩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