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出现端倪/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苏北惊异的是达琳娜怎么知道外界传言的仙女下凡的女主角呢.除了贺强三立那两个喽啰兵.凡是知道白画扇真名的已经身首异处了才对.

达琳娜望着苏北那具有侵略性的眼神.有些不敢和他直视.情不自禁想到这个充满豪气的男人是怎么将查将军基地杀的淋漓尽致.暴力美学.

“不仅我知道.你杀掉的高僧达罗也知道.”

苏北瞟了眼山下的灵隐镇.让曾龙去拿他要进山的必要装备水和食物.曾龙心里会意.他应该和达琳娜有事要私下谈.

其实曾龙想多了.苏北耗费了一晚上的真气.就算是铁打的也累了.他可不想回到旅馆.还要面对那三个神秘莫测的高手.

曾龙下山后.达琳娜坐在一块石头上.一五一十的告诉苏北來龙去脉.

查将军喜欢美女世人皆知.不然她的母亲也不会被算计.刚好灵隐镇疯狂传出一个仙女下凡的传说.查将军一方面是想得到白画扇.另一方面是拿这个借口控制灵隐镇.并且和尤多拿督谈判.

这已经是二十天前的事情.

查将军调动基地****來到边境驻扎.而达琳娜在缅三角基地.基地周围湄公县有一座不为世人所知晓的湄公寺庙.

“三年前我母亲在寺庙出家.我经常去看她.所以对寺庙的情况比较熟悉.对了.高僧达罗就是寺庙的一位主持.不过寺庙主管知道他投靠了查将军.手上沾满了鲜血.便不再让他进庙.”

达琳娜仔细回想了一下.“具体日期记不住了.应该是十天前的样子.一个黄昏.寺庙來了一位华夏国的漂亮女孩儿.她直接见了寺庙的方丈.听我寺庙里的朋友说.她们一直从天黑谈到黎明.那个女孩儿才离开.”

苏北插话道:“你们那边的寺庙不正是为人烧香还愿的吗.”

“湄公寺庙不是.只有不到十个和尚过着田园一样的生活.几乎和外界沒來往.往年我都会赞助他们一些香油钱.我太了解那位方丈了.他从來不见外人.所以我对这个女孩儿有了兴趣.利用各种方式.询问过曾经见过女孩儿的人.都说她特别漂亮.像个仙女.所以我就和灵隐镇出现的女人联系到一起.”

说到这里.达琳娜目光一闪.“一个足以引起人注意的女人.就算她再厉害.也无法掩藏自己的光芒.我从仰光出入境管理部门那里查到了她的乘机记录.她的证件当然是伪造的.不过再通过关系追查到江海.就不难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了.”

苏北不会理会达琳娜的人脉关系网.他想的是白画扇去这座寺庙干什么.临行前白雪告诉过自己.她家的二小姐云缅之行是找他的.在苏北的印象中.他从沒去过什么寺庙才对.

“高僧达罗肯定也知道了白小姐的身份.他一直拿着这个秘密引我暴露身份.现在想起來昨天晚上还真够凶险的.”

达琳娜后面说了什么.苏北沒怎么细听.他现在的头脑也有些混乱.白画扇那样的女人不远万里千辛万苦挖掘自己的人生经历.她口口声声说他们认识.可苏北却一点记忆都沒有.

或许白雪说的对.自己真的失忆了.苏北在心里粗略的算了一下.现在他要去湄公寺庙找那位方丈一问究竟的话.來回至少要五天.五天.还有五天春节.他答应柳寒烟一起过年.第一个新年他不想爽约.

更重要的是.这个死了的达罗高僧.以及他在灵隐镇遇到的三位神秘高手.还有几个不务正业的赵家子弟.都给即将春节的灵隐镇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哪怕白画扇只是个神经病.为了自己千难万险來到这儿.苏北也不能坐视不理.何况现在他把赵家彻头彻尾得罪了.这个时候不想和白玄烨的关系太尴尬.

思來想去.苏北还是决定挺进灵隐山.最迟今天中午出发.

“苏先生你有沒有在听我说话.”达琳娜不满意的打断了苏北的沉思.

“哦.你接着说.说到哪儿了.”苏北半躺在草地上.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灵隐山的气候始终是雾气蒙蒙.不下雨也阴天.山里的雾气和瘴气很重.人呆的时间久了都会有不适的反应.

“我说高僧达罗.”

“一个死人有什么可惜的.”别说是什么达罗.就算是查将军苏北也沒放在心上.

“苏先生.你应该听到了.达罗那个老和尚绝不是臣服于查将军的人.多年前他从寺庙被方丈扫地出门.潜心研究武道和华夏古武.十几年來.他有无数个机会和实力.可以将查将军干掉.自己当这个老大.”

“说不定是时机未到.”苏北淡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再想他们缅三角基地的纠葛恩怨.

“你沒听懂我的意思.达罗被湄公寺庙方丈逐出师们这很奇怪.而达罗平日潜心修炼.唯独这一次对灵隐山事件非常上心.他这样讳莫如深的人怎么会像查将军一样.为了个美女來华夏呢.哪怕知道这个女人是白家的.”

被达琳娜这么一说.苏北一阵狐疑.暗怪昨天晚上下手太快.沒有注意到这老秃驴的别有用心.

“平日里秃驴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他的身份和行为方式.做出任何事情都让人觉得很正常.这才是不正常的地方.比如他练功.或者研读华夏的医书.还经常熬制一些苦味特别浓的草根.”

“哦.”苏北淡笑了一声.老秃驴应该在学习炼制丹药.以查将军的财力和人力足以支撑他搜集想要的草药.或许他也懂得什么叫做灵草.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家伙一定找到什么线索.这灵隐山区有他想要的东西.

苏北站起身來.俯视山下的小路.发现曾龙和那位向导扛着他需要的背包上來了.低声对达琳娜说:“美女.这次我会让曾龙对你网开一面.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达琳娜虽然是曾龙的卧底.可她知道替她报仇雪恨的人都是苏北一手所为.

“既然连你都知道白画扇曾经去过湄公寺庙.恐怕越來越多的人都会知道.寺庙中的那位方丈可能知道某些重要的事情.甚至和我有关.麻烦你确保他的安全.最迟一个月后.我会去找他.”

“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

“这件事不要告诉曾龙.”

“嗯……”达琳娜答应的有些含糊.“沒问題.”

在达琳娜看來.曾龙是华夏国安小组的人.不管任何国家和地区.为军不仁.为警不善.她见过这么多世面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恐怕苏北也不信任曾龙.

苏北当然不信任.哪怕曾龙是李青云的亲信.也不可信.李家和白家以及赵家.还有他们幕后的古武门派的关系很微妙.或许曾龙把自己的动向告诉李青云.那么李家也就完全掌握灵隐山区的全部状况.其中涉及的事情就太多了.

而事实证明苏北此刻对达琳娜的嘱咐是非常有必要的.灵隐山区千年显露一次真身的雪耳灵芝.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极品灵草.五大家族幕后的古武门派都动心了.但是任何一个古武门派出动掠夺雪耳灵芝.都会掀起腥风血雨.甚至蔓延到商政上的竞争博弈.

蒙在鼓里的苏北和白画扇.误打误撞和灵隐山产生了恩怨纠葛.如果这个消息被其他家族知道.白家兄妹和苏北对雪耳灵芝先下手了.那么其他四家肯定不会坐以待毙.雪儿灵芝.这是一棵能让地阶中期高手进入天阶的神仙宝贝.

天阶高手的概念不消多说.在苏北了解的范畴内.古武修炼的历史上能进入先天级别的不超过三五人.而进入后天级别还是前无古人.

曾龙给苏北准备了一个特战背包.里面必要的急救药品、照明、以及高能巧克力和矿泉水、绳索工具等等一应俱全.

几个人就在山顶吃了顿饭.苏北让曾龙转告李青云.不管他们打算怎么处理查将军的基地残余势力.取消对达琳娜的调查.对此曾龙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达琳娜也是他的卧底.

“苏总.如果你要进山找人的话.不如让彬子给你带路吧.他是灵隐镇土生土长的.沒人比他更熟悉山里的情况.”

苏北摆摆手说:“不用.我那位朋友在什么位置我也两眼一抹黑.况且山里危机重重.有个照顾不到白搭上一条人命.”

那个矮小黝黑的向导彬子说:“凶险的很.两年前.有个探险队來灵隐山结果失踪.市里组织我们去搜寻.山这么大根本沒处找.谁都知道探险队沒有生还的可能性了.但是探险队里有国际友人市里又不好就此罢休.”

彬子顿了顿说:“去过灵隐山还能回來的人.其实只在灵隐山的外围.真正灵隐山的腹地.那次我们第一次去.还带了防毒面具.最后被一座山崖阻断.实在是过不去才回來.那一趟形成我们搜救队只有我活着回來了.现在想起來.真是太可怕了……”

虽然是几年前的事情.彬子说起來依然有一股劫后余生的恐惧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