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土狗瓦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看着彬子的表情.心里有些不解.灵隐山确实足够凶险.但也沒到这种地步.早年间苏北曾经和队长和寒雪姐周游过整个山区.除了层峦叠嶂的悬崖峭壁.还有毒蛇剑蟒外.沒什么大不了的.

苏北忽然有了个诡异的念头.难道这两年灵隐山有变化.“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蛇.”

“蛇.”三人叹了口气.显然这不是什么充满危险的挑战.

彬子感觉自己的胆量受到了质疑.连忙解释说:“苏总.我从小在山区长大.一般的蛇.哪怕是蟒蛇.我都随便玩.不是我故弄玄虚.那条蛇太大了.还有鳞片呢.”

曾龙见这小子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笑道:“苏总别听他瞎说了.现在正好是正午.山里的瘴气比较稀薄.赶紧赶路吧.”

苏北摆摆手.示意矮个子向导继续说下去.

彬子肯定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蛇简直太大了.我们搜救队有一段悬崖实在是过不去.变想用炸药炸开一个豁口.说來也奇怪.真的像网上传的灵异事件似的.炸药点了几次都不成功.偏偏赶上两个消防队员去检查的时候爆炸了……”

“然后呢.”

“搜救队死了人.我们就想撤离.当天晚上.值夜班的人看到一座山再移动……”

曾龙听得想笑:“山怎么会动.”

“因为那不是山.是一条大蛇.有多大.”彬子不知道怎么形容.用手做了个夸张的手势.“跟一列火车那么大.它从我们放炸药的山洞蹿出來.真的算是山崩地裂.当场就砸死好几个还在山脚下熟睡的队友.”

曾龙看了看达琳娜.两人面面相觑.天底下真有这么大的蛇吗.而且长鳞片的蛇.在华夏的图腾中那可能就是龙了.

“剩下的人吓傻的吓傻.跑的跑.等我跑出山区后才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回來了.”彬子深深的叹了口气.知道他的话说出來别人都不信.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说:“如果我从这进山的话.你能回忆出当年出事的地点吗.”

“能.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苏北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和笔.让彬子把线路画下來.

当彬子落笔开始画地形图的时候.苏北就知道他沒说大话了.如果不是对那个地方有着极深刻的记忆.不可能画的这么细致.每一座山崖每一条溪谷.地标性的植被都做出了标注.

苏北盘算道.向导所说的巨蟒出沒的地方会不会就有一株灵草.苏北此前得到的两株灵草算是普通的.如果是那种千载难逢的高级品种.有猛兽护卫也说不定.联系起达琳娜说的高僧.以及他在灵隐镇遇到的三个神秘高人.他更加确信了这个想法.

进入古武的地阶.普通灵草对苏北真元的提升意义已经不大了.好比重病的人吃一些止痛药.如果能得到一种高级灵草.说不定他还能提升.甚至进入天阶都不是沒有可能.在古武修炼史上进入天阶是个怎样的概念.还用惧怕几大家族的古武门派威胁.真是笑话.

一个多小时后彬子才将这张很细致的地形图交给苏北.苏北将地图放在贴身的裤兜.从达琳娜手里把背包接过來.

“曾队长.我这次走不知道会耽误几天.如果五天后我沒联系你的话.你去一趟江海.转告我老婆我过段时间才能回去.”

“苏总放心.您帮我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回來的.哪怕每年……呃.”曾龙有些口误了.

苏北淡然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这次回不來的话.每年都要去江海一趟.哈哈.”

“苏总吉人自有天相.肯定能逢凶化吉.”

“对了还有一件事.暂时不要把我的动向告诉李青云.坦白的说.我和李青云兄妹的关系不错.但是你也知道李家那样的大家族.可不是他李青云做主.”

“好的.我明白该怎么做.”曾龙只是国安小组的一个队长.国安小组高层都是李家人.背靠着华夏五大家族的李家.就算国安负责人李青云在家族中的话语份量也不是很足.苏北这次帮了这么大忙.他现在要进灵隐山似乎有什么秘密的私事.而这件事好像牵扯的关系很广泛.

目送曾龙等人下山.苏北抬头凝视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招牌式的微笑在他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沉的哀伤和神思.眼前的灵隐山穷凶极恶.到处隐藏着未知的原始危险.他可以确定旅馆遇到的三个高手也在这山中.而且他们肯定会相遇.

这只是苏北已知的危险.还有很多不可预估的变数.灵隐山中有高级仙草基本上可以确定.到底有多少人來争夺.会不会惊动五大家族背后的古武门派.

他能否找到白画扇.进而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苏北的眼神中浮现出一缕沧桑和少见的迷茫.他之所以让曾龙去一趟江海.就是不放心柳寒烟.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让苏北不放心的人就是自己的有名无实的妻子.寒雪姐把柳寒烟交给自己.如果自己有什么闪失.那个傻丫头岂不是真的要苦等一生.人之所以怕死.就是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

远在万里之外的燕京市六号大院.世界上有钱的人很多.网上每天都会披露出各种豪宅.动辄几亿十几亿的都不稀罕.但是在京城天子脚下.能在三环里住得起四合院的不超过三家.如果把四合院的地皮卖了可能就十几个亿.但并不是有钱就能买下來的.这两处四合院早已被定位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永世留存.所以在燕京住民房的不是穷人.而是贵族.

白家现任家主白海天精心布置的房间内.风尘仆仆进屋的白玄烨很随意的坐在一把檀木雕花太师椅上.整个古色古香的书房都被沉闷的气氛所笼罩着.除了白玄烨外.还有他掌管一省实权的父亲白峰.以及几名家族主要成员.

这么庄重严肃的气氛.肯定不是春节前鸡毛蒜皮的小事.众人都冷冷的注视着傲慢的白玄烨.玄组组长赵昆鹏的死.并不是沒引起轩然大波.只是沒有公开罢了.

白海天开门见山道:“今天让你们大家來.就是商量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的苏北和画扇的事情.沒什么可以遮遮掩掩的.因为赵家.已经把赵昆鹏的仇记在我们的头上.如果现在家族不团结起來.各自为战.只懂得明哲保身的话.呵呵就等着横尸街头吧.”

“哼.都是你们兄妹搞出來的祸端.如果赵家想要报复.就直接找白玄烨好了.”白玄烨的某位叔伯怒气冲冲的说道.

“哎.二哥消消气.不管怎么说玄烨和画扇都是我们白家的人.流着我们白家的骨血.”另一位姑姑说道.

“白家的骨血.两年前.白玄烨这个孽畜已经离开白家.谁都知道.又不是什么秘密.”

“对啊.现如今白家的家族生意刚刚复苏进入正规.不能因小失大.”

“可是.赵家在各个方面本來就和我们白家水土不服.他们巴不得利用这次机会消弱我们.听说那个苏北和李青云的关系也不错.如果人家李家都出手相助的话.我们白家有什么脸面不管自己的孩子.”

“孩子.白玄烨惹祸的时候.想过我们这些长辈吗.”

面色阴翳的白玄烨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笑容逐渐扩大.甚至变成了嘲笑.

“孽种.你笑什么..”白玄烨的父亲又急又气.

白玄烨无所谓的给各位长辈拍了拍手.“哎.我笑的是.两年过去了.你们这些土狗瓦鸡还是那样.一点长进都沒有.”

“你说谁是狗..”

“不不.别着急.我不是单指你们某个人.”白玄烨环视一周.“我是说你们所有人都是废物.是废物就不要不承认.让我这个当小辈的瞧不起.哈哈.”

白玄烨话一出口.立即引來了怒焰相向.

这份狂妄和嚣张.甚至变态.天底下沒有第二个人拥有这份气质.他骂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和爷爷.而这两个人正在帮助白画扇兄妹解决赵家即将到來的攻击.不懂得感恩.更不懂得礼貌.绝对是个恶魔.

白峰长叹一口气.一拳打翻了面前的紫砂茶壶.愤然离去.白玄烨和白画扇都是他亲生儿女.怎么会不心痛.

白玄烨足够冷傲.连白家的家长都不放在眼里.而这份傲慢和实力无关.白家这种百年家族.虽然一代不如一代.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势力上.只要白老爷子说一句话.白玄烨在江海的几处生意瞬间变成泡沫浮萍.而白玄烨不过是个玄阶中期高手.白家背后的古武门派随便能铲除这个不孝之子.

就算是弱者.白玄烨仍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皇者之风.让白海天这个大家长都自愧不如.当年白玄烨将白家一分为二.带着他拉拢的兄弟姐妹离开燕京远赴江海.这份魄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叶凌风说的沒错.白玄烨就是个恶魔之子.不过苏北也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冷酷绝情的人往往比这些平庸无能之辈更具有感情.

白玄烨目光扫过白海天.淡淡的说:“画扇喜欢苏北.从今天开始.不管发生什么事.苏北我是保定了.哪怕爷爷和父亲想动他一根头发.我都会來燕京给你们送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