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白家震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底是什么让白玄烨自幼就这么叛逆.恐怕生养他的白家都不得而知.

“肃静.我叫你们來是讨论.不是吵架.赵家如此咄咄逼人.纵使他们在燕京的实力比我们强.但如果白家整合大陆和港台公司.还不至于被他们压在身下.既然玄烨坚持站在苏北这边.我们沒有退路.只能和赵家分庭抗礼.”

白海天这位素日韬光养晦的老人.对白玄烨这个孙子有种恐惧心理.这是任何人都想不通的.

“难道为了一个区区的苏北和白画扇.就要面临整个家族陷入困境的状况.”一位沉醉于古武修炼的叔辈疑惑道.

“我们不如以一种中立的态度看待这件事.苏北杀了赵昆鹏.而咱们家这位让人头痛的二小姐爱上了苏北.但是赵家肯定知道玄烨和画扇两个孩子已经分离出白家.这是个很默契的局势.只要我们不闻不问.赵家也不会主动來找我们的麻烦.”

“我同意三叔的意见.”一个和白玄烨平辈的青年说道.

这群养尊处优的贵族家庭成员.能量是不可否认的.但是真正经历过阴谋和血腥的人.恐怕只有白玄烨.

如果白玄烨不叛变.未來肯定是白家复兴的最大希望.

所有人都觉得.因为一个苏北和白画扇.不足以动用家族力量和赵家抗争.哪怕真的会让白玄烨兄妹去死.

白海天这位家长之所以怕他的亲孙子.不是因为白玄烨实力强大.而是因为白玄烨在分离白家的时候.带走了一批拥护他的白家子弟.现在老的更老.不老的一辈也变老了.白家人现在才意识到白家人才匮乏.尤其是看到白玄烨在江海的成绩后.更想让他重新回到白家.只是碍于长辈的面子张不开嘴.

以一种嘲讽阴冷目光注视这群跳梁小丑的白玄烨冷笑道:“难道你们真的天真的认为我妹妹会随随便便喜欢一个路人.”

坐在黄花梨木床榻上的白海天抿了一口大红袍.“什么意思.这个苏北确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尤其是他创建的雪烟中药品牌.”

白玄烨冷嘲热讽道:“所以我说你们都是废物.为什么不承认呢.连李青云这个草包.都觉得苏北不简单.你们却还趴在井底当癞蛤蟆……”

“玄烨.”白海天气得有些发抖.这个孙子真是太不像话了.

白玄烨开门见山道:“算了.看在爷爷沒几年活头的份上.不陷害你们了.”

“放肆.白玄烨你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信不信你走不出家门..”跟白玄烨同辈的白一阳拍案而起.区区的一个玄阶中期.胆敢号令整个家族.他是第一个不服的.

气度决定格局.白玄烨从來都是用常人看不到的角度审视一件事情.被骂了一顿.反而笑道:“当然信.你们这些人有什么事是做不出來的.”

“呵呵.真是可笑.虽然离开燕京好几年.但是你自己在燕京是什么口碑不清楚吗.连你最好朋友的女人都要玩弄.杀人不眨眼……”

“啧啧好一个杀人不眨眼.十五年前的今天.为了家族地位.拿我六岁的妹妹和别人订亲.家族形势稳定后.又被赵风云那个老狐狸忽悠.一夜之间.四个家族的高手.杀了人家全家一百多口人.其中不乏老人女人和孩子.就是这样一群可爱的猛兽.居然跟我谈仁义道德.哈哈.真是可笑至极.你们连当坏人都不够彻底啊.”

白海天差点当场气死.这是一段黑历史.但是确有此事.沒想到白玄烨连这些事都知道.当年四大家族联合浇灭苏家的人中.除了各大家族主事者外.别人一无所知才对.

“苏家……”白海天感觉突然被雷击中了一样.惊讶的看着白玄烨.这个他亲自取名的孙子.却一点都看不懂这孩子.

“看來爷爷恢复记忆了呢.沒错.苏北就是苏家的遗孤.”白玄烨说完这句话.浑身的气势忽然变得冷冽起來.“这个秘密目前只有画扇和我知道.如果在场的诸位废物走漏了风声.谁说漏的.谁第一个死.”

书房内几个白家话语人呆若木鸡.在苏家灭亡后.四大家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寻找苏家后人.企图斩草除根.一直持续了几年之久.难道真有漏网之鱼.

“你怎么知道的……”

“不可能.连我都不知道.赵风云更不知道……”

整个家族震动了.这个消息不亚于遭受了一场大地震.

白玄烨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深深的闻了一口酒香.哈哈大笑.站起身來.一身白色的西装朝着书房外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当你们灭绝人性大杀四方的时候.很不巧.我偷了苏家的风水珠.否则就会落到赵家的手里.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如果当年赵家得到这颗风水珠.他们就会有一位天阶高手诞生.如果这件事发生了.第二个灭亡的就是白家.第三个就是东方家族、第四个就是蒋家.”

说到这里.白玄烨停住脚步.淡淡的说:“也就是说.你们这群蠢猪.十五年前被我这个**岁的孩子救了一命.那时候我就看透你们这群尸位素餐的废物未來了.想要让白家长盛不衰.老头子.把整个白家都交给我吧.你们根本不配对我指手画脚.”

“你……”白海天忽然有一种无力和挫败感.

“嘿嘿.老头子.你已经老的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了.新时代的游轮上.不需要你这种老人家.留一口气下下棋看看书吧.”

一身白色西装黑色长款风衣的白玄烨.在整个白家话语人面前渐行渐远.今年燕京的雪很频繁.那个不可一世的背影.在每个白家成员的心里都留下來莪一个阴影.

面对这么放肆的白玄烨.白家停止对白玄的烨声讨大会.喧闹和诽谤的声音嘎然而止.一直等到白海天这位最高发言人长叹了口气.才再次低声议论起这件贯穿了十几年的陈年往事.

“不得不说.玄烨骂的对.当年陷害苏家的事情.我们确实欠考虑.被赵风云那个老狐狸借刀杀人.”

白海天长叹一口气.忽然笑了.看來白家不是五大家族中最弱的.至少他这个孙子很强.用白玄烨的话來说.八岁的他.已经懂得像一个智者一样去为家族全盘思考.

“如果……如果让其他四家知道.是我们隐瞒了苏北这孩子.恐怕……”

“所以这个秘密就算是面对家族灭亡都不能走漏出去.”

“这么说苏家的风水珠已经还给苏北了.让我不懂的是.就算苏北是苏家的后人.画扇怎么会喜欢上他.难道仅仅是因为十五年前那个存在几天的婚约.”

事到如今.白家已经沒有退路了.各种非议到此结束.就算不服白玄烨.也不得不站在他这边.因为.白玄烨或苏北出事的话.那么苏北的身份肯定会暴漏.到时候其他四大家族肯定会拿白家开刀.

也沒有人不臣服于白玄烨.当年四大家族多少古武高手寻找苏家的风水珠.居然被一个八岁的孩子给耍了十几年.不得不说是个很大的讽刺.

走在燕京大街上的白玄烨.坐在公园的石凳上.闭上眼睛感触着故乡的味道.阴霾冰冷的双眼出现很少见的伤感.随即变得冰冷嗜血.

思绪回到十五年前.八岁的白玄烨还并非现在这么阴谋和邪恶.那段时间.为了哄自己六岁的妹妹白画扇开心.他经常躲在白画扇的背后看着她哭泣.直到那个叫苏北的孩子出现.

苏北和白画扇的同年友情只维系了几个月.白画扇发现苏北就是苏家人后.毅然决然的让家丁封上了苏北进出自如的狗洞.可也就是从苏北消失后.白画扇就一直沒有开心过.

于是.在燕京第一场大暴雪的当天.白玄烨还自作聪明的穿了一套白西装.大有雪地迷彩的感觉.他要到苏家找苏北.找那个勾引自己妹妹不开心的小子算账.

命运的齿轮就从这一天被推动了.白玄烨沒看见苏北.而是四大家族古武高手对苏家的大屠杀.见一个杀一个.无论老少.白玄烨怕极了.还好他穿着白衣服.阴差阳错躲在苏家的古井里.并且捅塌了一堆积雪.在冰冷中度过了一夜.顺便盗走井里的风水珠.

这天晚上之前的白玄烨是个阳光的儿童.而经过这一晚他整个人都变了.为什么白玄烨从來只穿白色的衣服.并不是因为他姓白.而是只有穿着白衣服.才有一种安全感.

白玄烨的阴险和桀骜.是因为他见证了苏家的灭亡.懂得了人心险恶.他是如此的热爱自己的家庭.如此的尊重自己的爷爷和长辈.却亲眼看见他们拎着屠刀杀害了苏家人.杀人的声音和父辈的冷笑就发生在白玄烨的头上.你怎么让他心里不变态.

而如今.苏北还活着.妹妹也还活着.他掌握了在家族主动权.也有能力保护这两个人.世界本就是虚假的.慈眉善目的人手上沾满鲜血.而像白玄烨这样的恶魔之子却懂得爱和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