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白画扇到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下最美丽的误会就是错过.

大雪纷飞的北方沉浸在春节的气氛当中.而远在云缅边境山区的苏北.此时已经云深不知处.这次进山追寻白画扇.沒想到卷进來这么多的事.

更让苏北想不到的是.白画扇根本就沒进灵隐山.什么仙女传说.以及灵隐镇的传闻都是个误会.她那天是打算进山.可是转念又去了趟湄公寺庙.耽搁了几天.又回了趟江海.

白画扇已经弄清楚苏北的身世了.正打算带着真相回去找苏北.沒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赶在自己之后去了灵隐镇.

当白画扇來到海棠别墅的时候.开门的是保姆钟婶.身后跟着一个屁大点的小东西.而沙发上还坐着一个黄阶古武高手.如果不是看见柳寒烟下楼.白画扇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呵呵.是你..”柳大寒烟已经不是两个月前那个受气包了.

可白画扇还是那个白画扇.绝世的容颜.憔悴美丽的面容好像缠绕着亘古悠长的情怀.这种美女无论何时看见.都认为她只应该出现在梦境.任何现实都是对她的玷污.

即便柳寒烟是个不服输的女人.即便她和白画扇仇恨满满.但也不得不承认是个人都会被她的容颜所倾倒.

谭影放下遥控器.她已经感受到白画扇强大的气息.看了眼柳寒烟.“董事长.她……”

“谭影.把她的衣服扒了.”柳寒烟霸道的说.她永远都不会忘了.白画扇那天在柳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是何等的嚣张.甚至捏了她的脸蛋.

相比起刁蛮的柳寒烟.白画扇也很冷.不过确实古代世家千金的典雅冷.

谭影很想告诉柳寒烟.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即便是苏北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她的实力至少和小老道一样.可是她的命是苏北救的.吃穿住行一切都是柳寒烟给的.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请你出去.”

谭影不打算卖关子.腰间缠绕的软剑抽了出來.和白画扇这种高手过招.她必须全力以赴.柳寒烟示意钟婶带着孩子闪开.

让谭影奇怪的是.钟婶似乎不害怕.可能是因为她们不知道白画扇的能力吧.

谭影倏然扑了上去.以快取胜.她的剑富有灵性.沒有一点生硬的感觉.直接刺向白画扇的要害.

软剑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虚幻的弧线.华丽却不花哨.冰冷的奔袭过去.

今天的白画扇穿得很艳.是真的鲜艳.一改往日古典装扮.黑色紧身休闲装.一条过膝盖的紫色貂绒立领风衣.侧身一闪.轻盈盈的踏在柳寒烟昨天刚给吟吟买回來的液晶电视上.进而身形一闪.眨眼间出现在谭影的身后.

谭影神色大变.來不及收刀.单掌向后拍去.

白画扇轻叹了口气.一手抓住谭影的手腕将她的真气化解.另一只手挽住谭影的长剑.噗的一声.剑穿过谭影的毛衣.把这位十年不出大山的美女钉在了墙壁橱上.

“别动.再动我会杀了你喔.”

白画扇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真正的倾国倾城.优雅的像个古代公主.

“哇.大姐姐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啊.”六岁的吟吟长大了小嘴巴.由衷的赞叹道.或许赞美完.小家伙才意识到得罪了柳寒烟.连忙补充道.“快赶上我姐姐漂亮了.”

“你.”柳寒烟后退了两步.终于知道什么是差距了.怪不得苏北那天杀的忌惮白家兄妹.谭影这么神秘厉害的人.都不够人家打的.“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别乱來……”

“放心.今天我不扒你裤子.我说过.只要你乖一点.姐姐是很怜惜你的.”

柳寒烟的脸通红通红的.她又被姓白的女人调戏了.而且不止一次.

“穿一件外套.去外面喝一杯咖啡.有事和你谈.”白画扇真的可以当华夏古代的形象代言人了.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因为少儿不宜哦.”

白画扇蹲下來.捏了捏吟吟的小脸蛋.想了想.从风衣兜里拿出一支银白色的发卡.戴在吟吟的头上.露出一个醉人的微笑.

吟吟也看傻了.白画扇的美和男女无关.甚至和年龄无关.任何人都能融化在她倾国倾城的嫣然一笑中.

柳寒烟见今天的白画扇还算正常.不像上两次那么发神经.考虑到苏北很长时间沒有联系过家里.感觉她说的事情应该和苏北有关系.让钟婶也给她拿了一件长款大衣.可能是心理作用.柳寒烟穿着这件几天前才从燕沙大厦买回來的四十多万的大衣.站在白画扇跟前总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再一看吟吟头上的发卡.柳寒烟咽了口唾沫.我的乖乖.她刚才还以为是铂金发卡.原來铂金上镶嵌的是白钻.不是一颗白钻.光这个工艺就是巧夺天工.熟悉国际时尚领域的她.当然知道这款发针是几年前大不列颠拍卖会上曾经出现过的孔雀针.至少要几千万才能拿下來.前提是你有资格进入拍卖会现场.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柳寒烟心里暗暗叫屈.和这绝代风华的美妞比起來.她不仅丑似乎还很穷.

“吟吟.跟姐姐说谢谢了吗.”柳寒烟拍着吟吟的脑袋说.心道你比我面子大.第一次见白画扇时.她就把我给扒了.

“谢谢漂亮的大姐姐.”吟吟踮着脚尖.在白画扇的额头上印上一个礼仪之吻.这孩子非常聪明.短短的一周时间.柳寒烟教她的家教.她能不怯场的表达出來.

龙生龙.凤生凤.聪明的吟吟在孤儿院等人领养.最终选择了柳寒烟家里.小小年纪迈出的这一小步.注定会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儿.

就算是白画扇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第一眼看到吟吟都喜欢的不行.

两个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百分之一万的美女离开海棠小区.

两人刚出门.墙上挂着的谭影从钟婶的手里接过來一把剪刀.尴尬的将自己的毛衣剪开.才从白画扇的穿墙剑中钻出來.

“钟婶.董事长沒事吗.”

“放心吧.那个女孩儿……呃.和我们家苏先生是至交.”钟婶也很难解释这个问題.

快过年了.柳寒烟沒想到还要被人当头泼一瓢凉水.白画扇开得是一辆北半球年产量只有二十台的西班牙王室跑车.对于她这种享受过荣华富贵的人來说.还是第一次体验.哪怕苏北开得慕尚.以及陈雪菲家里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都无法比拟.不一定很贵.但这就是贵族和血统.

一个优雅的私人房间内.

“白小姐是说苏北去了边境山区.而你们又恰好错过了.”听了白画扇的开场白后.柳寒烟心里彻底明白了.苏北走之前说他去和米雅的弟弟以及楚大个子收药材.其实是借机寻找白画扇.

“是的.我昨天刚回到江海.也是刚听到这个消息.”

“喔.”柳寒烟心里有些难解的别扭.她一直觉得自己和苏北的爱情确实磕磕碰碰.但是心一直是在一起的.像白画扇这么美丽的女人.他不可能不动心.想到这里心里就更酸了.

“下午我会去灵隐山找他.”白画扇说.

“你來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柳寒烟觉得她在炫耀她的胜利.

白画扇清扬一笑道:“还有很多.本來是要告诉苏北的.既然你是他老婆.就是我妹妹.”

“不好意思.我沒兴趣听这些无聊的话題.”柳寒烟有些嗔怒.

“你会有兴趣的.”白画扇笑着说.

“无聊.”

“我原來以为你是个强势又毫无趣味的女人.不过偶然间流露出來的精致和阴柔.还是让我很欣赏.我的男人你不需要平淡的像白开水的女人.我们都是女人.请相信我.女人的嗅觉是很灵敏的.你心底是非常爱苏北的.对吗.”白画扇像是在叙述一件平淡无奇的事实.

柳寒烟站起身來.淡淡的说:“我可不像白小姐这么心胸宽广.如果爱情是自私的.我宁愿发霉.也不会沦陷道德的底线.”

柳寒烟着实无奈.以白画扇的容貌气质.以及她显赫的家境.就算嫁给国王太子都不为过.为什么要跟自己分享同一份爱情.

“恋爱就像一块璞玉.人无完人.又怎么能要求玉沒有瑕疵.我思恋了他十五年.人的一生有几个十五年可以虚度呢.我只不过是按照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去行动罢了.”

“呵呵.我可沒有你这种大家闺秀的超脱.不对.不是超脱.是传统.传统到可以接受自己男人拥有其他的女人的地步.”

“男人嫁给江山.女人嫁给男人.苏北正是因为有了周曼、姜涛、陈雪菲、林婉清、尹信惠、田琦、米雅这些女人的牵绊.才让他觉得沒资格去爱你.如果你认为这是他纵意花丛的话.反而是带着污浊的目光再审视一件很纯洁的事情.”

“你.”柳寒烟快晕了.合着苏北认识的女人.这家伙门儿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