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偶然的突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画扇是个连白玄烨都望尘莫及的古武天才.只不过.在这个妹妹心中.对爱情的憧憬与追求.远远超过对武学的痴迷.可能正是因为这份自然和超脱.让她对古武有着独到的见地.

玄阶后期的白画扇独自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虽然沒有什么危险.但是保持原始森林状态下的深山.对于她这样的女孩儿还是个不小的挑战.

经过一个山坳时.白画扇蹙眉微微皱了起來.从她走这一段山路开始.一直有什么东西跟着她.当然不是人.不是鬼.是原始森林中的野生危险.

当她目睹眼前横起竖八的野狼尸体后.确定这应该是两天前苏北路过时做的.欣慰的是.跟踪并准备报复她的饿狼.居然找到了同一家人.

白画扇不慌不忙的从背包中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这把匕首同样是一件古武法器.不过就算当普通物品卖.也绝对能卖个大价钱.匕首的尾端镶嵌一颗天然蓝宝石.

几头饿狼趁着夜色露出了獠牙.准备分享这块山外的美食.

就在这时.远山深处传來一声低沉的吟啸.丛林中的野鸟腾楞楞的飞起來.好像是被丛林之王的咆哮惊吓到了.就连准备围攻白画扇的狼群都四散逃去.

西北方位的天空.突然出现异常变化.明明是云雾气候.却突然打了个闪电一样.

白画扇皱了皱眉头.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叫唤.但那是苏北去往的路线.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手里攥着匕首.脚下加紧赶路.

这声丛林之王的吟啸.真的是來自于苏北.闪电來自于苏北的信号弹.那一声吟啸是他将巨大蟒蛇踹下悬崖后.蟒蛇发出來的.

几百米高的悬崖坠落.居然沒有摔死这条守护仙草的蟒蛇.这种远古生物仿佛怎样都杀不死一样.

蟒蛇掉下悬崖.半截蛇身几乎摔断在乱石之间.上半身还仰着头.张开血盆大口嘶叫.它的复仇沒有等待太久.视线中.一个微小的身体从空中下坠.蟒蛇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这个人.当它看清楚的时候.嘴巴长得更大了.移动身体.想要享受这份天上掉下來的馅饼.

这个馅饼正是把蟒蛇害苦了的苏北.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苏北被袁纯阳打下悬崖后.在空中思索人生的短暂一秒钟.猛然往下面一看.月光下.那条蟒蛇张着大嘴.

苏北倒吸一口冷气.來不及多想.事态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被蟒蛇吞了.还不如直接摔死來的利索.在空中提起几乎全部的真气.变成一个无形的隔离光圈.将自己团团裹住.

苏北飞速坠入巨大蟒蛇的口中.根本來不及在这一瞬间做出反应.蟒蛇一仰脖.像咽药似的将苏北咽下去.随后闭上嘴巴.大仇已报.终于沉沉的躺在地上.

这是苏北的思路.按照爬行动物的习性.进餐后它会用呆在栖息地保持不动.用胃液消化食物.

咕噜.

苏北滚进巨蟒的胃中.靠着真气做出的防护罩.阻止蟒蛇胃部以及胃液的消化.恶心的差点吐出來.实际上胃液和苏北是隔着一层保护罩的.不然他连呼吸都不可能.

怎么逃出去成了摆在苏北眼前的问題.防护罩里的空气也只能维持他一个小时的时间.唯一庆幸的是.大蛇吞掉他后沒有再移动.否则在胃里面翻滚的感觉可不太好受.

苏北的手里还有一柄袁纯阳那老不死给的短刀.割开大蛇的胃似乎是个很冒险的举动.因为大蛇的皮和厚重的鳞片不一定能割开.这东西都快成精了.谁知道经过多少年的生长.鳞片比岩石都坚硬.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大蛇腹中一个异常的“肿瘤”吸引住目光.苏北怔怔的看了足足五分钟.那个肉瘤大概像一个电饭锅那么大.纯白色.上面像一朵巨大的荷叶.而下面是一根脐带似的长在大蛇的胃壁上.

“这……我去.这才是雪耳灵芝.”

苏北彻底懵了.搞了半天.赵狄和袁纯阳杀红眼争抢的仙草.原來长在大蛇的胃里.蟒蛇并不是守护仙草的灵兽.而是仙草寄居在胃里.怪不得长久以來一直沒有人得到.

这种意外的误打误撞.恐怕不会再有第二次.苏北激动异常.朝着肿瘤匍匐过去.提起一股真气.从保护罩伸出手近距离触摸了雪耳灵芝一下.毫无疑问.这就是真正的雪耳灵芝.虽然在大蛇的胃中.却不被胃液侵蚀.像一朵无污染的天山雪莲一样.

天无绝人之路.苏北心里开始盘算.他以前炼制三生草的丹药时.耗时时间比较久.那是因为还掺杂了其他中药材.现在条件有限.只能单一的提炼雪耳灵芝.如果真有袁纯阳说的那么传神.他可能在蛇肚子里就能进入地阶中期.

苏北手起刀落.直接用短刀割下了灵芝.带回保护罩中.

也就是随着苏北的这个举动.巨大蟒蛇蠕动消化的胃部肌肉突然停了下來.苏北愣了半天.似乎明白了.灵芝割下來相当于割断了它的动脉.想到这里还觉得有点对不住这家伙的.

苏北静下心來.纯白色的灵芝在他手中.冰凉温润的触感像一块玉石一样.不过更像是大雨之后刚刚长出來的蘑菇.

苏北用刀划开一半的雪耳灵芝.剩下一半留作后手.万一试验不成功也好有个周旋的余地.手捧着雪耳灵芝.用真气淬炼.现在苏北的实力.炼制丹药的速率要比以前翻倍.而灵芝本体似乎比他之前遇到的灵草无论是灵气还是淬炼都要便利的多.

噗.一声轻微的爆破声音.一颗如同珍珠的白色丹丸落在苏北的手中.

而此时.苏北真气维持的保护光圈已经越來越小.

这是苏北唯一的机会.一口吞下丹药.冰润沁骨.灵气在丹田中缓缓沉淀交汇.而苏北运行真元的过程.要消耗大量的真气去消磨压制这股灵气.于是防护罩的又瘪了一层.苏北时刻要警惕别被大蛇胃液侵蚀.

当雪耳灵芝的灵气完全融进他的真元后.他感觉真元都快被震的爆炸了.万沒想到这东西作用这么大.让他始料未及.真是贪多嚼不烂.不应该用一半的灵芝.万幸的是.苏北从偷风水珠.再到转换小老道的真元.对于这种“投机取巧”类的增强真远方式.已经很熟悉.

噗的一口鲜血.血中囊括了苏北体内的的精血.浑身忽冷忽热.他注意到.汗水和黑色的污垢.正从全身的皮肤筋骨中溢出來.血液流速加快.肌肉和身体组织都在进行逆生长似的.

猛然间.这股真气冲破了全身的七经八脉.地阶中期.苏北万沒想到自己突破了地阶中期.而且真元还在增长.一直涨到地阶中期的最后关头.就差头发丝那么大的距离.他就能进入地阶后期.

地阶后期是什么概念.苏北心里当然知道.不能说天下无敌.至少袁纯阳和赵狄那样的老混蛋在他眼里就是个死人.

面对巨大的实力提升.苏北也曾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雪耳灵芝的后半段炼成.这样就能一口气进入地阶后期.可是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苏北还是明白的.升级太快.他可能会面临控制不住自己真元走火入魔.

而此时的苏北.已经是个地阶中后期的高手.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一百五十岁的赵狄会是五十多岁的模样.现在的他.何尝不是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

苏北心里激动不已.以他现在的修为.神识恐怕会增长一倍.而更可惜的是.进入地阶中期后.对人体经脉的掌控脉络了如指掌.

苏北确定.现在的他似乎对田琦的白血病多了一份把握.用真气修复田琦的血液细胞.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让苏北更为激动的是.他还有半株雪耳灵芝.出去后如果能进入地阶后期.甚至靠近天阶.或许就能给柳寒烟和周曼她们治病.虽然说她们沒病.但苏北所说的治病是基于他刚才的身体变化经历.这是个伐毛洗髓的过程.苏北刚才已经度过了.他确定以后也能帮助柳寒烟她们度过这个期间.在某种意义上这可能是增加寿命维持容颜不变的一条通道.怪不得那些古武名门前仆后继的进阶.甚至进入天阶之后.传说中的长生不老也不再是传说.这也未可知.

苏北注意到保护罩即将消失.将雪耳灵芝藏在T恤里.固定好后.捡起短刀.注入此时最后一股真气.沿着大蛇的红彤彤的胃囊.一刀划了出去.

这一刀的威力.和几个小时比起來.判若两人.短刀泼出去的刀幕.直接将大蛇劈成两半.苏北凌空一跃跳了出去.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來.涓涓细流的声音.以及鸟兽啼叫.他都能真切的感受到.

以现在苏北的神识.二十米之内的事物几乎了如指掌.

唯一可惜的是.苏北刚刚进入地阶中后期.又因为刚才的战斗.真气已然耗光.真元还不稳定.不能有大的作为.否则他绝对爬上悬崖.先拿袁纯阳那老匹夫的脑袋祭一祭这条死去的大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