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杀掉白画扇/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雾蒙蒙夜晚的大峡谷.头顶的悬崖一眼望不穿.也不知道袁纯阳师徒走沒走.苏北观察了一番.沿着溪水往上游走.一段路之后有个水潭.二话不说直接先跳进水潭洗个澡.在蛇肚子呆了将近两个小时.现在想起來还反胃.

洗完澡.苏北暂时沒追杀袁纯阳的打算.先恢复真元调理身体.然后找白画扇才是最关键的.真气运行两个小周天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苏北伸了个懒腰.神清气爽的站起來.打了两只野兔架在火上烤.

现在苏北完全不用担心烤兔肉会被别人发现.他还求之不得呢.想到袁纯阳那个挨千刀的.苏北就觉得可笑.他怎么会想到寻找半辈子的雪耳灵芝.其实是这条烛九阴大蛇胃里的一个肿瘤.

苏北虽然已经突破到地阶中后期.不过真元还沒有稳定下來.不至于怕袁纯阳.但如果再过几天收拾那个老匹夫.会更加轻松省力.

这一天一夜中.白画扇翻山越岭朝着悬崖的方向靠拢.在这个雾气昭昭的下午.來到大蛇洞外.看着满地碎石痕迹.知道这里两天前发生过一场恶战.

“什么人..”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山洞顶上传來.正是袁纯阳的大弟子林逸.

白画扇早就有所警觉.抬头注视着这个实力比她要强悍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找人.”

“你……”林逸错愕的看着白画扇.古武修炼者最为讲究的就是修身养性淡薄世俗.对于物质和外界的繁华.不管是林逸还是师傅袁纯阳都视如草芥.

但是在看到这张倾城的仙女面貌后.林逸顿时脑袋懵了.平静的有些坚硬的心突然有些微微的酸楚感觉.

师傅袁纯阳曾经告诉过林逸一个秘密.在古武的顶峰是天阶后期.普通古武高手只知道天阶是最高的.其实不然.进入天阶之后.相当于一只脚迈进了修仙的门槛.

林逸当然也知道这是师傅给自己设定的美好愿景.仙界什么样他不知道.但是仙女就是白画扇这样.

“你找谁.”林逸的语气转变.不得不说.不论是杀神还是恶魔.美女在任何领域都是吃香的.

两天前.师傅杀了赵狄和苏北后.进山洞寻找雪耳灵芝.可是扑了个空.他老人家现在特别暴躁.正在山洞里打坐.

林逸知道雪耳灵芝的消息肯定走漏了风声.赵狄和苏北只是前站.后面还会有人來.他就埋伏在洞口外替师傅护法.沒想到遇见了白画扇.

“苏北.”

“苏……北.”

“你认识.”白画扇本來想进山洞.林逸从洞顶跳了下來.

“苏北是你什么人.”

“一个朋友.”白画扇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朋友的概念很多.万一这个人和苏北是敌人.她口中的朋友也可以确保她有回旋的余地.

“嘘.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快些离开.我师傅马上出來了.”林逸皱着眉头提醒她.

“你师傅.”

不用林逸介绍.一股阴寒的戾气从山洞里扑了出來.一个青衣长袍的老者飘然走了出來.看似慈眉善目.不过脸上的神情有种难以诠释的狰狞.

“枫儿.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两人的对话.早就被袁纯阳听到了.冰冷的看着大弟子.这次他也够倒霉的.他几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定雪耳灵芝长在这悬崖山洞里.为此不惜和赵家翻脸.可是做了这么多.却一无所获.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心情正不好.

“师傅.这位姑娘……她她.她只是路过.并未有打搅我们的意思.”说着.林逸给白画扇使了个眼色.“还不快走.”

“走.我看你怎么走.”

白画扇沒有苏北那么狡猾.她是白家人中最另类的一个.倒数第二另类是她亲哥白玄烨.不过白家人都是属驴的.宁可站着死.也不坐着亡.

“老前辈.何出此言.”如果是苏北.已经惦记怎么逃跑了.不得不说家族的血统很重要.这姑娘如果遇到的是别人.或许还有生还的机会.偏偏遇到的是很不爽的袁纯阳.

“小姑娘说找人.呵呵.这里有三具尸体.一具是赵狄.一具是二弟子.另一具是苏北.不知道你找谁.”

“什么.苏北死了.”

白画扇整个人的气势倏然一遍.滔天的恨怒跃然而上.这让林逸都觉得倍感压力.当然.他和白画扇都是玄阶后期的水平.如过他们打起來或许还有悬念.可是就算苏北和白画扇加在一起.也伤不到师傅的边.

“哈哈.你果然是來找苏北那小滑头的.”

袁纯阳可以轻轻松松的杀了白画扇.而他现在确实需要杀人.來稳定自己的焦躁的心态.尤其是这个人还认识小滑头.

林逸夹在中间非常难受.一來苏北救过他一命.当然动机不纯他自己明白.二來虽不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但是他觉得师傅沒有找到雪耳灵芝.也沒必要再大开杀戒了.

师傅要开杀戒.而这位姑娘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白画扇的气息确实出现了异常.灵隐山的浓雾湿润的能掐出一把水來.数九隆冬的湿寒伴随着汹涌的怨恨.林逸感觉整个山谷都凝固了.

“师傅.她一个小女子.杀了她也沒用.还是放过她这次吧.”林逸替白画扇求情.

谁知.白画扇根本不领情.一掌拍在林逸的后背.

林逸被击出几米开外.撞在峭壁的石头上.嘴角挂着一丝鲜血.他完全可以确定.白画扇已经乱了章法.一个古武玄阶的高手.连简单的偷袭都不能的手.说明它心性大乱.本來就不是他们师徒的对手.以她现在的状态.分明就是在自杀.

白画扇确实在自杀.她等了十五年.千山万水终于知道她和苏北分别后.在苏北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找到了让苏北恢复童年记忆的方法.可是.万沒想到.她走到这一步.却是这样的结果.

看着一个人比自己还要绝望.袁纯阳有一种变态的快乐.放肆的大笑道:“看见你身后的悬崖沒有.苏北就是从那里被我踹下去的.哈哈.”

白画扇不为所动.面色平静的朝着袁纯阳走去.但凡了解什么叫愤怒的人.都会明白.当一个人已经愤怒的看不出愤怒的时候.她已经疯狂了.

精致的匕首划过袁纯阳的胡须.袁纯阳单凭负着手.微微侧身.就躲过了白画扇的一击.冷冷的一笑.不要说心性大乱的她.就算是十个正常的白画扇.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刷刷.几刀过后.袁纯阳如同老猫玩耗子一样.鄙夷的看着她.

终于.袁纯阳懒得玩了.他还是不放弃寻找雪耳灵芝.这是他有生之年晋升天阶的唯一途径.长剑挽起一个剑花.朝着白画扇扑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白画扇已经沒有躲避的力气.灵魂都被抽空的人.根本沒有战斗的能力.

叮咛一声.

袁纯阳的长剑被接住.他紧蹙着眉头.“枫儿.”

“师傅.您又何苦再得罪人呢.”

“哼.为了个女人你想欺师灭祖..”

林逸忙说道:“师傅.弟子是为大局着想.您难道沒看出她刚才剑招的出处吗.”

“哼.用不着你提醒.看不错的话.她应该是白家朱雀门的丫头.呵呵.五大门派本來和我关系就不怎么样.我还怕多得罪几个人不成.”袁纯阳冷笑道.他只要能找到雪耳灵芝.这五大古武门派又算得了什么.他杀掉的苏北自称是李家中律门.赵狄又是赵家的灵武门.现在白家朱雀门的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來送死.看來这个年还是很热闹的.

“师傅.您看在弟子跟了您这么多年的份上……”

砰.袁纯阳勃然大怒.一脚将林逸踹在脚下.“孽障.”

袁纯阳火气很大.沒找到雪耳灵芝.一个徒弟死了.另一个得意弟子因为一个陌生女人.居然跟自己做对.

林逸还是不够了解他的师傅.或者说.他在人情世故上心机不够深.如果他不替白画扇求情的话.袁纯阳还可能放过白画扇.这一求情.相当于袁纯阳此时放了白画扇.为人师表的脸面就沒地方放了.

踢晕徒弟后.袁纯阳冷冷的看着白画扇.“长这么漂亮的女子.我是第一次见.我杀你.不是因为你认识苏北.也不是因为你是白家的女儿.让我的徒弟动了凡心.影响他的修行心智.我能扰你.”

说完这句话.袁纯阳闪电一般扑向白画扇.一脚踹在她的肩膀上.手里的剑卷起剑花.居然朝着白画扇的脸刺了过去.“先毁掉你这张迷惑人心的脸.”

晕厥中却无力动弹的林逸心中不免有些悲哀.如果因为别人长得漂亮就杀了对方.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

纯洁如雪的白画扇.早就沒有了反抗的力气.不过也不想被这老匹夫杀了.瞥了眼身后.他们说苏北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对吗.生不能在一起.死了至少要死在一块.

只见.白画扇纵身一跃.轻飘飘的冲出了悬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