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相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同的轨迹.相同的抛物线.相同的自由落地和加速度.结果也是相同的.

悬崖下面烧烤的苏北正愁荒郊野外.去哪里寻找白画扇.一股熟悉的气息从天而降.真元稳固一天的苏北.神识覆盖广度大为扩展.愣了几乎就是半秒钟.一个箭步从岩石上弹了起來.

嗖嗖嗖.真元固定在地阶中后期的苏北.实力早已超越了赵狄和袁纯阳的水平.在空中.他已经能用真气踏空气.短暂维持自己在空中的浮力.说白了.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苏北顺着悬崖峭壁.矫健的几个蹬踏飞升之后.终于看到上面坠落的身影.嘴里还叼着烤肉.纵身一跃.凌空抱住白画扇.几秒钟后.身形飘逸的平稳降落.

陌生又熟悉的味道.让白画扇误以为坠入了地狱.徐徐睁开美眸.看到是苏北.很不合时宜的说了句.“我死了吗.”

两人降落的地点.正好是巨大蟒蛇的尸体旁.白画扇看到这个场面.当然以为是地狱.

“你觉得呢.”苏北反问道.在她的胳膊上摸了一下.“这么重的伤.难道你也遇见袁纯阳那个老不死的了.”

白画扇抬头看了看高不见顶浓雾中的山顶.恍然大悟.尴尬又羞涩的从苏北怀里下來.看着苏北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千般情愫万种感情跃然心头.又悲又喜扑簌簌的掉下了眼泪.

白画扇感觉得到.苏北这两天身上一定发生了某种奇遇.她和他江海一别时.苏北只是玄阶中期的实力.现在恐怕地阶中期都不止.至少要比悬崖上面的袁纯阳要强大.

虽说白画扇当日故意让苏北偷走了本就属于苏家的风水珠.实力肯定提升的很快.但是这个速度.几乎超过了她对古武的理解.别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苏北短短的这两个月.居然出现这种变化.

“白小姐.上次在江海十分不好意思.后來我和白雪聊了两次.并不是我怀疑你的动机.而是……”

“你失忆了.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谁能想象世人严重的神仙小姐.居然像个黄毛丫头似的挽着苏北的手臂.跟他去他临时搭建在水潭旁边的窝棚.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苏北想到达琳娜说的高僧.

“我去了趟湄公寺庙.那里的智清主持把所有事都告诉我了.对了.我现在有办法治好你的失忆症呢.”

苏北让白画扇先坐在窝棚边.给她开始疗伤.手里的半只烤野兔.也递给了她.这么阳春白雪的大小姐吃烧烤也是够有美感的.

源源不断的真气.修复着白画扇受伤的经脉.条件不允许.如果有银针的话.苏北可以顺便帮她伐毛洗髓.毕竟白画扇是个古武修炼者.给她洗髓不仅能让她实力提升一截.也能……苏北第一次正视白画扇.似乎这姑娘也沒法再漂亮了.

有种美女是沒潜力的.白画扇就是沒潜力的女人.漂亮到无法再漂亮.还怎么再继续漂亮.

两个人.都是一肚子的疑问等着和对方交流.

苏北去林间找了些简单的草药.嚼碎给她敷在肩膀上.他已然猜到白画扇为什么受伤了.她肯定遇到了袁纯阳.而白画扇误以为袁纯阳杀了自己.跟他打了一场.从山上跳了下來.

不管白画扇有什么动机.不管两人之前是不是真的认识.以及自己是否真的失忆.一个千山万水寻找自己.又因为自己跳崖的女人.苏北很难担当这份沉重的感情.

星光点点.两人围坐在篝火前.这里的地形条件太过复杂.几里地之外的山区雪线清晰可见.而这里的海拔也要超过两千米.虽然灵隐山区位于亚热带.这里的雪天并不是因为春夏秋冬季节变化而变化.而是常年都出现这种情况.山下打雷下雨.山上白雪皑皑.

“你姓苏.”

“我知道.”

白画扇幽怨的瞪了他一眼.有些怪他沒正型的意思.“十五年前.你八岁半.当时的智清大师把你带到了云缅边境.那时候你昏迷不醒.”

苏北拧着眉头侧耳倾听.

“智清大师说.你的年纪太小了.如果你醒來回忆起经历过的磨难.肯定会承受不住打击.于是给你配了一副中药.这幅中药就是让你失忆的.”

“智清大师因为救了你.却不能把你带在身边.他出国去了湄公寺庙.然后秘密联系了张东亮.你应该不陌生吧.”

苏北点点头.“我的队长.”

“是啊.那时候的猎鹰特种分队刚刚在云缅边境成立.但是他们沒有告诉过你.猎鹰是专门为了掩人耳目袒护你而成立的.”

苏北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白画扇不可能说谎.也沒理由说谎.苏北也一直很奇怪.他队里的兄长们为什么这么呵护他.当时猎鹰有三位古武高手.苏北就是其中之一.可以说享用了猎鹰最残酷的训练以及最珍惜的灵草丹药提升真气.

“时过境迁.智清大师对这件事已经看淡了.他老人家最希望的只是让你平平安安的活下去.那些恩怨纠葛.你最好永远不要知道.”

说到这里.白画扇似乎想到一个插曲.看着苏北说:“我见过达琳娜了.她跟我说了你前些天遇到的事情.那个达罗高僧.原來也是湄公寺庙的人.但是这个老僧对智清大师曾经收养过你的事情有所察觉.为了不让这个心机叵测的人知道更多的事情.智清大师和当时的方丈将达罗驱逐出去.”

“哦……原來如此.”苏北苦笑一声.合着他和达琳娜还有过这么一段交集.

白画扇认真的看着他.“苏北你想知道从前的事吗.我愿意都告诉你.”

“想.”苏北并不是个视报仇雪恨为标准的男人.经历过这么多事.心智早已成熟了.这和一个古武修炼者的心性也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是为什么古武高手的身上总有股超脱世俗的仙气.

“那好.你应该吃了那颗风水珠对吗.”

“嗯.”苏北很尴尬.毕竟这是在白画扇眼皮底下偷走的.

“知道我哥哥为什么不能用风水珠提升他的真元吗.因为.那颗风水珠是认主的.那本來就是苏家的风水珠.天底下也只有你一个人能用.不得不说.你胆子真大.运气真好.如果你不是苏家的人.使用了那颗风水珠.你的丹田早就被撑爆炸了.”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苏北某种程度上的卑鄙和油滑.在白画扇看來是可爱的.白画扇的所想所知.在幼年时期她不懂.是这么多年來积攒下的情报.以及白玄烨的消息.

“十五年前.不对.过了明天晚上.应该是十六年前.我们白家在商业上遇到了困境.于是我爷爷便提出和苏家联姻.如你所料.我们俩都被当做是家族的棋子.”

说到这里.白画扇甜甜的沉浸在回忆中.“那会.你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都沒见过.注定要嫁给你.我就每天哭啊哭的.后來一个淘气的小破孩.每天都來给我解闷.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在我家的花园给我摇杏花.还亲……我.”

“你说的小破孩.不会是我吧.”

“还能是谁.”白画扇嘟了一下嘴.脸一红说.“我后來才知道.原來你就是苏家联姻的小少爷.我做了一件最后悔的事……”

童年时期的白画扇一气之下.让家丁把花园的狗洞给堵死了.

于是.两个孩子半年沒有见面.

而在这半年中.五大家族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阴谋的背后还是阴谋.白画扇看淡了这些陈年往事.白玄烨却是铭记在心.

实力鼎盛的苏家.破坏了五大家族之间的平衡关系.一场灭门之灾.酝酿了多年后.终于在燕京第一场大雪的这天爆发了.

始作俑者是赵家.其他四大家族都有参与.一夜之间.灭掉了苏家的古武隐门.以及居住在燕京四合院里的苏家人.

这件事的亲历者.有的归西.有的退居家族隐门修行.还有赵风云这样的人物接管了赵家.

这场家族之间的竞争.灭掉苏家.都得到了相应的好处.比如白家解决了自身的经济危机.那场两个孩子的联姻自然也变成白纸一张随风飘去.五大家族之外还有一个实力不俗的家族.那就是李家.正因为灭掉了苏家.李家才能晋升到五大家族行列之中.只不过势力太新.在暗组中沒有一席之地.也只能在国安小组崭露头角.

“沒人知道.我哥哥白玄烨也是当年的亲历者.虽然我哥哥一直沒跟我说过他去苏家的原因.但是我能想到.他是看我太伤心.所以去找你……算账.”

白玄烨兄妹和苏北本來是小孩子之间的羁绊.不料想.被白玄烨见证了苏家灭门的夜晚.从这天晚上开始.白玄烨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阴险桀骜.

“我哥哥看不惯残酷的家族争斗.成年之后带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來到了江海.沒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

白画扇故意将苏家灭门的经过一带而过.不想让苏北太过于执着复仇.过程很简单.仿佛叙述一件别人家的事情.

苏北听得面沉似水.胸口有些发堵.对于这份失去的记忆.苏北不会去嗔怪救了他的智清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