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趁热打铁/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画扇能理解苏北此时的困惑.她诉说的恩怨情仇.苏北一点印象都沒有.杀父之仇肯定是要恨.但是又恨不起來.如果他真的恢复记忆.童年这份惨痛的经历.不知道能否禁受得住.

“智清大师说.希望你不要责怪他.他当年把你从燕京救出來.已经是困顿交加……其实.其实苏北.我觉得智清当年的做法沒有错.如果你沒有遗忘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很可能会成长为我哥哥那样的人.”

苏北呆呆的看着这个神仙妃子似的女孩儿.叶凌风说过白玄烨就是个恶魔之子.沒想到造成白玄烨这种人生观的事.居然是因为自己家.

“白姑娘.你刚才说恢复记忆的方式是什么.”

“智清大师不知道你服用那副药方多久.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记忆埋藏的很深.但你是个古武修炼者.真气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自动冲破这层包裹童年记忆的皮层.也就是说.你服药的时间越久.就需要更高的真气去冲破这层记忆.”白画扇似懂非懂的向苏北描述.

白画扇再等苏北的答案.是不是接受这份童年记忆.她不确定.同时又很矛盾.之前她和柳寒烟也交流过.柳寒烟当然不希望苏北回忆起童年的遭遇.可她不能说.爱情是自私的.记忆也是一把双刃剑.苏北恢复记忆后.到底会不会因为仇恨而迷失本性.他对白画扇是否会刻骨铭心.这些谁也不能预见.

“你现在应该是地阶中后期的实力.或许需要一个机会.就能进入地阶后期.我们离开灵隐山后.让哥哥送你一些补充真气的灵草.也许就能突破.”

听到白画扇这么一说.苏北心中差不多明白了.看样子这段时间.白玄烨已经重回白家.并且在白家的古武门派中有话语权.不然灵草可不是说给就给的.

苏北摇摇头说:“灵草就不用了.我还有半株雪耳灵芝.”

“雪耳灵芝..”白画扇惊讶的看着他.半晌才错愕的点点头.有些明白为什么苏北坠崖后沒有死了.

苏北将自己的遭遇告诉白画扇.这个惊心动魄的过程.现在说起來是个笑话.不过当时的情景可一点都不轻松.

这个晚上.位于雪山下的积水潭飘起了小雪.轻柔柔的雪花很快将水潭周围变成白色的大地.这是个很壮观的景象.两侧悬崖峭壁.在大雪山下的这场雪.落进湖水里融化.岸边是白色的.湖水是碧绿的.这种自然奇观恐怕也只有在灵隐山区才会实现.亚热带雨林的气候.却是极点的高原环境.

两个本來就是青梅竹马的人.长大后反而不认识.再次重逢.即便苏北还是不记得她.但此时此刻的心境是平静的.

诉说起两人江海小岛的初次见面.白画扇啼笑皆非的抱怨苏北.当时就像个小毛贼.那个时候白画扇真要杀苏北的话.他有九条命也跑不掉.而这家伙居然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偷走了风水珠.

“你肯定猜不到.我是怎么开窍的.”苏北撤下半条野兔的腿给她.将篝火烧的更旺.黄黄的火光对面.是一片正被白雪包裹的绿色森林.这个背景下白画扇坐在篝火前吃烤肉.绝对美感.

“你总不会告诉我.因为太饿就把风水珠吃了吧.”

“嘿嘿.比这更有趣.”苏北将闽西的那位朝海兄弟.用蜡封字帖吞进肚子里携带货物的方式.告诉白画扇.甚至告诉白画扇那个蜡丸是怎么拉出來的.

“苏北.能不要再说了吗.”白画扇脸一红.温婉如水的嗔笑道.“你小时候就这么聪明.”

“呃.这是聪明.”苏北尴尬的摊摊手.

“不是吗.”白画扇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灿烂笑容.“之后呢.之后你为什么去了徽省.”

“阴差阳错吧.本來是要來这里.途径徽省的时候.李青云出事.耽搁了几天.顺便干掉了欧阳道人.”

白画扇将自己咬过的兔腿塞在苏北嘴里.擦了擦嘴说:“李青云.嗯.苏北.各大家族那些老家伙.马上会知道你的身份.想重新复兴苏家的话.第一个你要靠我哥哥.我知道你这个人是喜欢自由的.我哥哥会助你一臂之力.至于李青云.他是李家年轻一代的杰出人物.”

“李家背后的中律门.你了解多少.”苏北以前很好奇这个问題.但是现在已经不关心了.曾经李青云也邀请过苏北假如中律门.

“李家虽然是十五年前才步入五大家族行列.不过中律门自古就存在.虽然是李家的秘密.不过按照我哥哥的情报.中律门里至少有三位地阶中期的高手.”

苏北有些得意的一笑.“过两天或许我就是地阶后期.”

“你有沒有想过铲除中律门.”

“为什么.”

“中律门也参加了当年对苏家的追杀.”白画扇总是过不去这个心结.“李家中律门.赵家灵武门.白家朱雀门.宋家罗生门.以及蒋家的洪武门.”

“蒋家.”苏北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沒事.我不认识.只是听到这个姓忽然想到我家那个小屁孩儿了.你这次回江海应该看到了吧.”虽然说这种几率微乎其微.但是苏北一直觉得六岁大的蒋吟吟并不是一般人.

“蛮可爱的.第六感通常都很准确.或许那个小女孩儿真是蒋家什么私生女也说不定.”

苏北擦了擦油腻的嘴.点燃一支烟.说:“不管是谁的女儿.祸不及子孙.我最希望这孩子永远不要介意自己的身世.”

至于是否报仇.苏北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这五个家族涉及面太广了.哪怕他进入天阶无人能敌.也不能对这五个涉及到这么庞大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苏北还是懂的.

但是那些始作俑者.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一直聊到深夜.有白画扇在身边护法.苏北可以专注的炼制一次雪耳灵芝了.毕竟这玩意带在身上.时时刻刻都相当于一个炸药包.

能力越大危险就越大.苏北去年还是个黄阶中期的修炼者时.沒人会关注他.可是一旦进入地阶.世上就会有人容不下他.何况袁纯阳一旦出去.雪耳灵芝的风声走漏.难免会招來杀身之祸.

所以.在离开灵隐山前.苏北必须要进入地阶后期才能放心.

在大蛇胃中冶炼丹药.是因为情况紧急不容疏忽.在外界炼丹.苏北将会消耗掉大量的真气.丹成之后.苏北如果进入地阶后期.那么灵隐山漂浮的灵气.肯定会被他所吸收.到那个时候.苏北就会向无线电一样.向整座灵隐山潜在的古武高手发射信号.告诉对方自己在这里升级.

这个过程不仅要快.更要讲究一个时间差.今晚大雪.森林中很寂静.这种条件刚好适合他炼丹.

苏北在潭水边运气真气.一团团无形的真气包裹着雪耳灵芝.进行反复的淬炼.淬炼二字道出了炼丹的本质.淬为三点水.代表阴.炼的火则代表阳.古武修炼者体内的真气.好比是纯净水.水通电后可以变成氢气和氧气.所以炼丹的过程.需要大量的真气.以及所有的精力去协调阴阳冷暖.这个时候如果被人打扰就会前功尽弃.

半夜到天明.雪仍未停.随着几声轻微爆破的声音.苏北这次凝练出四颗雪白的丹药.他现在越來越小心.不敢一次性提升过多.以免控制不住体内的真元.

按照苏北的预测.只需要服用一颗白色如同珍珠的丹药.就能进入地阶后期.剩余三颗给白画扇一颗.还能存下两颗以备日后关键时刻服用.

“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如果说柳寒烟的厨艺令人发指.这位白姑娘的厨艺几乎是惨绝人寰.这一条鱼烤的半生不熟.反而姑娘的脸和衣服抹了不少烟灰.

苏北笑了笑也沒客气吃了东西.观察了一下环境.刚才炼丹的过程虽然顺利.但是袁纯阳那些人就在附近.难保会有所警觉.必须加快时间了.

吞下一颗珍珠丸药后.丹药的灵气在苏北经脉中开始扩散.他不得不动用大量的真气去中和这股灵气.使其融合进自己的真元之内.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苏北的真元变得更加稳固.一旁的白画扇已经感觉到.灵隐山中四面八方稀薄的灵气.正在源源不断的汇聚到这里.

这种为妙的灵气变化.普通人必然是感觉不到的.但是此时在灵隐山的可不止他们两人.山上的袁纯阳肯定会发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万一袁纯阳來了.不能让他打搅到苏北.

从凌晨到正午.正当白画扇全神贯注警戒的时候.身后传來轰隆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苏北一掌拍碎了水潭旁边的一块巨石.他面色通红.雪花落在皮肤上马上被烫的蒸发.整个人都魂绕在自身创造的云雾条件之中.

噗.一口精血喷了出來.苏北大叫了一声.一头栽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