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回忆胶片/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山下的积水潭.苏北冲破地阶后期限制.整个灵隐山区的灵气源源不断的被他所吸收.云雾之上的悬崖上.苦苦寻找雪耳灵芝的袁纯阳怔怔的凝视着天空.那个眼神仿佛预感到蛟龙出世一样.

在古武进入到地阶后.沒提升一层所需要的灵气非常巨大.地球上的灵气又很稀薄.但是也分地区.诸如灵隐山这种保持原始生态的地方.灵气自然要浓一些.

正因为灵气的流动.袁纯阳便知道.这山下有人进入了地阶.甚至更高的层次.他现在已经顾不上雪耳灵芝.拎上宝剑背起大弟子林逸趁着天黑前下山.

水潭边.苏北确实进入了地阶后期.这并不是意外的渡劫.他在大蛇胃里时就差那么一点度过后期.补充了这一刻珍珠丸后.真元正式稳固在地阶后期.

不过.苏北为了进入地阶后期.也消耗掉了体内的真气.这也不是他吐血晕倒的过程.如白画扇所料.当苏北古武修炼到一定地步之后.他强大的真气会冲破那层失去的记忆保护膜.

“苏北.小哥哥.”白画扇心痛的抱着半死不活的苏北.茫然的看着漫天飞雪.她有些后悔不该让苏北度过这一步.

进入地阶后期后.人难免会蜕一层皮.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如果再遭受什么精神打击的话.真的很难扛过这一关.

而偏偏苏北此时恢复了丢失的记忆.十五年前的那个雪夜.恶魔般的回忆席卷而來.

白画扇唤不醒苏北.但是她知道用不了多久.袁纯阳肯定会杀过來.背上男人朝着大山雪线以上走去.

越往山上去.地形导致的降雪就越大.她走过的路.脚印马上就被大雪覆盖.翻过几座大山.天终于完全黑了下來.白画扇的真气和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在一个很隐蔽的陡崖.找到一个天然山洞.他把苏北放在山洞里.捡了些柴禾.进山洞时.又将洞口用石头和枯树做好伪装.

如果人生是一场戏.那回忆就像一部胶片电影.无尽的杀戮和血腥.纷纷涌入苏北的大脑.大雪和鲜血.屠刀以及武道高手.撕心裂肺的呐喊以及求饶.最后血夜的一场熊熊大火.跌跌撞撞的小男孩讨到自己家的井口.却发现那口古井被雪堆埋上了.八岁的苏北.还不知道雪堆里埋着九岁的白玄烨.两个孩子捂着嘴巴隔空对视.

院子外厮杀的声音逐渐逼近.苏北必须要逃跑了.

“你们几个去后院……”

“快去花园.”

“智清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哼.老衲对苏家风水珠不感兴趣.只不过是想去苏重阳的祠堂看一看.嘘.孩子别出声.啊.砰……”

苏北的脑袋快要爆炸了.那天晚上的混乱场面.如果是一个孩子.肯定难以接受.以他现在成人的心智.依然毛骨悚然.无疑.倒在地上的尸体都是他的亲人.可是苏北已经认不出谁是谁.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幼年时期的恐惧心里还是难以抹平.

终于.这段记忆被苏北强行拉扯到一边.记忆的胶片迅速倒退.人生是个等式.有失去了的.就有得到的.能永恒滞留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一定是美好的.

那天苏北随着父母长辈來到一个古旧的四合院.大人们指点江山慷慨激昂的谈论着正事.一位老人让家丁带自己去玩.调皮的他用两个玉坠甩开了家丁的纠缠.來到后院.看到一个流鼻涕的小女孩儿.

在幼小的苏北看來他是个大人.白画扇是个小屁孩.不过哭泣的小姑娘总容易触动小男子汉的气概.殊不知他在白画扇眼里.不过也是个豁牙子还要装酷的小子.

那天从白家走后.苏北第二天居然自己跑來了.从此以后.两个囚困在家族束缚中的孩子.每天都在花园里秘密活动.直到有一天.一直称呼苏北为小哥哥的白画扇.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后.花园为他敞开的狗洞便堵上了.

八岁的苏北要比白画扇懂事.不过六岁的白画扇要比苏北成熟.白画扇赶跑了她的小哥哥后.每天都嘟着嘴独自坐在花园里.而难缠的苏北.用过很多方式进入这个花园.爬过墙头.也闯过空门.但一直沒有勇气去和她解释什么.很难想象两个加起來不到十五岁的孩子.居然拿一桩婚姻这么当回事.

十六年后的白画扇抱着苏北的头.依偎在篝火堆前.眼泪扑簌簌的流在他的脸上.美的惊心动魄令人心碎.“我好后悔.小哥哥我真的好后悔.如果我沒有告密.按照我们的约定.那天晚上.你肯定会躲过一劫.”

“所有人都说苏家的人死光了.我不相信.我每天都在那个花园等你.你为什么不來找我.”

从灵隐山区躲到雪山之中.白画扇的衣服也被刮破了.身上有几道明显的伤痕.苏家出事后.白画扇才知道什么是失去和珍惜.一直以來苏北就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

“小哥哥.你还记得吗.那年我家杏花开得特别漂亮.你非要调皮把杏花都揪下來.攒成一捧洒在我身上.还说这就是结婚了.”白画扇抽了抽鼻子.“我真是太蠢了.就因为你姓苏.就把你从我身边赶跑.其实我一直都不想让你走.你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对了.你说小年夜十二点.一定会带我去放烟花.我……我在花园里看到你來了.但是进不來.我好后悔啊.如果那天你跟我在一起多好.”

白画扇搂着苏北的脸泣不成声.孩子就是孩子.过于纯真和较真.明明两个人想在一起.她却狠心的沒让苏北进來.也正是农历二十三小年夜的那天晚上.苏家出了事.

白画扇一直以为苏北死在了这天晚上.一个转身就是一辈子.那个冻得哆哆嗦嗦抱着一堆烟花爆竹的小男孩.永远的留在她的记忆之中.

清冷冰纯的眼泪.流过苏北的面庞.渗进他的嘴角.犹如当年涩涩的青杏味道.也像小年夜的雪花.精神在崩溃边缘的苏北.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时隔十六年才见面的妹妹.抑制不住心中的伤感.“对不起画扇.在茫茫人海中我居然辜负了你这么久.”

“你.你醒了..”白画扇喜极而泣.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在苏北脸上.

“笨蛋.我不是说过我永远都不会死的吗.”

听到这句话.白画扇咬了一下唇角.知道苏北的记忆是真的恢复了.这句话是小时候他们在假山上掏鸟窝.苏北滚下石头摔得鼻青脸肿.此情此景何其相似.那时候装模作样的苏北就拍着胸脯说自己不会死.会一直陪她玩.

十六年的青梅竹马.在江海相遇.却足足错过了一年.而此时此刻.两个人仿佛都回到了从前.这种感情无需用语言來解释.彼此心灵相通.童年时期的白画扇视苏北为她的一切.却又痛苦于自己显赫的出身.当她知道喜欢的人居然就是苏家的小少爷时.她做出了一个遗憾终身的冲动决定.而年长白画扇两岁的苏北知道白画扇就是他联姻的未婚妻后.作为小男人心里肯定很激动.可看到白画扇的悲伤.他选择远远的站在白家高墙外等待.

能见证这场童年懵懂的爱情的人.恐怕也只有白玄烨本人.他看着日渐呆滞的妹妹心里很恼怒.觉得小苏北不是男人.便偷偷來到苏家.碰巧这一晚也是小年夜.

“傻丫头.”苏北抚摸着她流着眼泪的脸颊.他万万沒想到.白画扇会等了他十六年.时过境迁.小时候白画扇赌气堵上狗洞断了他后路.其实是何其小孩子气的举动.

人的一生总有那么几句刻骨铭心的话永世不忘.这些话不一定是海誓山盟或者什么深仇大恨.或许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玩笑.或许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信誓旦旦.

“你别动.渴不渴.”

苏北点点头.白画扇从一个铝制水壶中刚刚晾好的温水饮给苏北一口.开心的说:“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弄吃的回來.”

白画扇让苏北枕在自己的背包上.拿上自己的匕首.离开山洞.外面的天空居然露出了星星.不过雪还是随着风.不断的从山顶吹下來.放眼望去.白茫茫的悬崖峭壁.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做给苏北吃.

苏北平躺在山洞里.缓缓的运行真元.地阶后期的实力他已经感受到了.不过这种耗尽真气的滋味真不好受.勉强的运行一个小周天后.看了看时间.居然过去两个小时.身体终于恢复了一点.真气也增益了许多.

苏北突然坐了起來.环视一周.这才明白.白画扇应该是为了确保自己安全.背着自己找到这个山洞.他刚才醒來居然还以为是在积水潭旁边.

带上袁纯阳送的那把短刀.苏北走出温暖的山洞.一股冷风顿时让他清醒许多.放眼望去.白茫茫的雪山.很难想象一个女人是怎么将自己从山下背上來的.即便白画扇是个玄阶高手.但这沒有足够的毅力就算是男人也达不到.

苏北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大雪封山这傻丫头骗自己去哪里找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