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雪山之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画扇知道雪山外的峡谷.袁纯阳恐怕会在那里.不能出山这大雪地里找吃的.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况且背苏北躲进山洞.已经消耗掉她所有的真气.现在连爬山都变得困难了.

就是靠着这份毅力.在雪地里一步步的艰难行走.她终于在一个积雪的草甸子上发现一只冻死的山鸡.兴高采烈的抱着猎物往山上爬去.走了几步.又发现一只冻僵的猎豹.

上天有好生之德.大自然的怜悯让这个如诗如画的女人终于寻找到食物.能在雪地里捡野兽禽鸟.想必也只有灵隐山的雪山可以.地缘属于热带.季节是冬天.温度和物候都是夏天.但是这场从雪山迎风坡突然而來的降雪.让适应热带条件的野生动物來不及避难就被冻死在野地.

白画扇艰难的用刀割下猎豹的两条大腿.而就在这时.危险也如期而至.

“哈哈哈.果然还沒死.”

草甸对面的山坡上.袁纯阳一袭青衣.颇有仙风道骨的站在山顶.他身后是重伤刚刚苏醒的徒弟林逸.

林逸再次看到白画扇时也很吃惊.这么高的悬崖.他们师徒走就走了大半天.白画扇居然沒有摔死.

袁纯阳冷笑看着白画扇.“既然你沒死.我想苏北那个小滑头也还活着.呵呵.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师徒二人是从峡谷上來的.自然看到苏北修炼的地方.也看到了那条被开膛破肚的烛九阴蟒蛇.一直以來.他都以为烛九阴是看守仙草的灵兽.大意失荆州.他根本沒往这个方面想.雪耳灵芝居然是长在大蛇的胃里.怪不得几十年來从來沒人找到过.

而半天前灵隐山的灵气变异.让袁纯阳猜到.有人利用了雪耳灵芝进入了地阶.这个人只能是苏北.按照他的推测.苏北小滑头不敢一次性使用完雪耳灵芝.不要说他.就算是自己也最多也只能使用一点.否则真元容易撑爆.

按照他的猜测.苏北虽然可能步入了地阶中期.但是自己早就是地阶中期.按照经验肯定能胜他.现在就是杀人夺宝的最好时机.因为苏北的真元还不稳定.这个地阶中期还不那么纯正.如果今天放了他.这小滑头肯定会竭泽而渔的去消耗雪耳灵芝提升他自己.到那时可就不好收拾了.

白画扇沒想到他这么快就找上來.把猎物扔在一边.用白雪擦了擦手里的短刀.“就算你能杀得了我.也未必能找到苏北.呵呵.如果今晚你找不到他.明天死的人就会是你.”

“我一定会找到他的.哪怕把整座灵隐山翻过來.”

寒风萧瑟.袁纯阳长剑划过虚空.踏着轻雪俯冲下來.

“师傅……”林逸伸手想要阻拦师傅.得饶人处且饶人.

“孽徒.”袁纯阳早就杀红了眼.只要能让他得到雪耳灵芝.这两个徒弟就算沒有收也罢.猩红着眼睛.一掌将林逸拍到在雪地上.

“师……”

林逸蓦然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师傅.他和师弟从小跟着师傅一起修炼古武.本以为师傅和赵狄那些人不一样.沒想到为了一株仙草.还是丧失了本性.连最后一份师徒之情也全然不顾了.

“林逸.别忘了你的命还有你的一切都是为师给你的.沒想到因为一个不相识的女子.屡次想坏我的好事.今天我要是饶了你天理不容.”

“师傅大恩大德.弟子沒齿难忘.您因为修炼古武.要求我们清心寡欲.甚至不惜抛妻弃子.我和师弟糊涂了半辈子.现在才明白.人的感情又怎么能因为追求强大而被抹杀.”

“胡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袁纯阳生性古怪.这种古怪带着某种阴冷.不容许别人质疑他的武道.更别说是自己的徒弟.手中的剑因为真气过于强大.在寒风中嗡嗡作响.

“罢了.就当我从來沒有过你这个徒弟.”

袁纯阳长剑一挥.叮咛.短兵相接之处.附近的积雪被震得漫天飞舞.

抗下这一剑的人正是苏北.他下山找白画扇.正好遇到这一幕.瞥了眼脚下的林逸.淡淡的说:“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为我争取了这短短的一分钟.”

苏北的嘴角洋溢着狐媚的笑意.冰冷的看着眼前的袁纯阳.手里的刀还是这个人给的.不过在悬崖上是被他利用.现在这把刀就要发泄出他这两天的郁闷和烦躁.

“你……已经进入后期了..”袁纯阳的惊讶.一个是对于苏北实力提升速度的吃惊.另一个则是愤慨于这个小滑头一定浪费了很多雪耳灵芝.

“你觉得呢.”苏北心中有种畅快的感觉.真是风水轮流转.换个角度來俯视对方.感觉就是不一样.初次见面时他只是地阶初期.现在已经跨过低价诶中期进入了后期.

苏北不知道世上有沒有天阶高手.不过.他现在肯定是一个接近天阶的人.虽说真气还沒恢复完整.但以五成的功力.收拾现在的袁纯阳.他还是有把握的.

袁纯阳的反应实属正常.年纪轻轻的苏北进入地阶已经实属奇迹.他是通过什么方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雪耳灵芝进入地阶后期.难道他的体内已经形成了金丹.

金丹据说是只有天阶高手才会形成的真元实体.假如其他古武高手的丹田内的真气都是气态形势存在.金丹程度的古武高手则是结成了有实体形态的真元.这个金丹.当然就是白画扇给苏北的风水珠.沒有那颗风水珠.就算苏北经过同样的境遇.也不会达到现在的程度.

一刀一剑相持了几秒钟.两人突然发力.吭哧一声.两股巨大真气的碰撞.险些将在场的林逸击飞.苏北的身体弹出几米.落在一块石头上.而袁纯阳也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好几丈远.

“小滑头.别不知道天高地厚.既然你体内有了金丹.呵呵.杀了你我不仅可以得到雪耳灵芝.还有意外收获.”

“就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了.”

一道剑芒再次冲向苏北.苏北不敢怠慢.这些闭关修炼的老匹夫都不是泛泛之辈.如果是持久战.苏北的身体刚刚恢复肯定吃亏.而且真元还沒有稳固下來.

但如果是硬碰硬.苏北现在绝对不怕袁纯阳.地阶后期可是比他的地阶中期高一个档次.古武越是修炼到最后的几层.差距就越來越明显.

苏北操刀逼了上去.看似随意的一刀劈了下去.一道圆润优美的弧线割破虚空.化成细微的波纹.卷着飞雪扑向袁纯阳.

袁纯阳心里当然有数.矫健的挥舞长剑.凌空一剑斩击.又是真气的激烈相撞.轰隆一声巨响.

在这个过程中.袁纯阳审时度势.他知道苏北刚刚进入地阶后期不久.真远不稳.想要速战速决.他偏偏不和他发生正面碰撞.面对这一层的实力差距.一项狂傲的袁纯阳.也不得不使用一些小伎俩.

苏北的杀气是凌乱的.而袁纯阳的真气是能操控自如始终如一的.这一剑之后.袁纯阳的嘴角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因为苏北的那把短刀被砍断了半截.

在这种古武巅峰的对决中.一把趁手的法器何其重要.

袁纯阳的得意是对的.

不过这也不表明苏北的判断有误.在砍出一刀的同时.左手微微一扬.一抹宝石蓝颜色的光芒.从袁纯阳的背后刺了过來.

蓝色的剑芒划过袁纯阳的面颊.在他下意识躲避的时候.手里的长剑被蓝色的剑芒击飞.两把剑瞬间都落在苏北的手里.

袁纯阳木讷的站在原地.机械的转过头去.幡然醒悟.苏北的刀虽然断了.但是白画扇的匕首也不是凡品.

苏北冲着白画扇露出一个心灵相通的微笑.在两人积水潭边相遇后.苏北准备炼丹进入地阶后期.就料定可能会有这些老杂毛來趁机偷袭.所以.苏北在蓝宝石匕首上存储了他的真气.在必要的时候.挥手即來.

要表扬也只能表扬白玄烨.这个人对他的妹妹真是太好了.很明显白画扇的匕首虽然小巧精致.但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宝贝.至少不必袁纯阳的古剑差.

“怎么样老匹夫.赤手空拳还有什么临别赠言.”怪不得世人都看不惯小人得志的人.原來占了便宜还卖乖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袁纯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内心的震撼不言而喻.他感觉自己沒有走错哪一步.偏偏落到这个下场.

站了很久.袁纯阳回头注视着被他击倒的大徒弟林逸.他到现在才明白输在哪里.如果他沒有自负.让大弟子林逸牵制白画扇.他也落不到现在这个田地.

纵使现在袁纯阳沒有受一点伤.更沒有消耗一点真气.可是他善用的古剑落到苏北手里.对方又比自己高一级.他的优势顷刻间荡然全无.

袁纯阳摸了一把好牌.牌刚出了一张.才发现他此时面对的三个明显比他弱的人.他们的烂牌将自己克的死死的.苏北的后期实力.白画扇的一柄法器.以及失去弟子的支援.牌还沒打.便一动不动.仿佛看到了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