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年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纯阳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却不敢轻举妄动.

“小滑头.因为一株雪耳灵芝.你我沒必要争个你死我活.现在你已经是地阶后期了.把剩下的灵芝给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笑话.杀了你一了百了.留着你后患无穷.换做是你.你该怎么做.”苏北想到在山崖上.被这孙子逼着他跟赵狄打.心里就窝火.

“这么说.你真打算跟我争个你死我活.”

“当然不是.”

袁纯阳长舒了一口气.

苏北冷冷一笑.补充道:“你觉得.杀了现在的你.我还用担那么大风险吗.”

袁纯阳寒意顿生.这是一场始料未及又措手不及的战斗.一个沒有恢复实力的半残地阶后期高手.和他这个全盛时期的地阶中期高手.仅仅是相差一层.实力却如此的悬殊.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古武修炼者都这么执着于追求力量的原因.

苏北手里的蓝宝石匕首抖手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蓝色弧线.与此同时腾空而起.以凛然的气势压向袁纯阳.

袁纯阳后退几步.却始终闪躲不过那把蓝色匕首.古武练到苏北这个层次.这把匕首和热追踪导弹差不多.无路他逃到哪里.匕首都如影随形的刺杀.

一剑砍來.纵使苏北不擅用剑.不过巨大的真气.不得不让袁纯阳全力以赴的空手夺白刃.双掌合实接住这一剑.但是却防不住身后的匕首.噗.蓝光飘过.一抹红色的弧线在白色的雪地上.留下一道血槽.

“啊.”随着袁纯阳的一声大叫.低头一看.他的半条腿已经被砍断了.心中骇然.可是连逃跑的能力都失去了.

苏北见他撑着古剑.也不再跟他较劲.索性扔了古剑.全力的一掌.击中袁纯阳的心口.砰的一声.袁纯阳倒飞出几丈开外.倒在血泊之中.

苏北从地上捡起古剑.冷森森的走了过去.人有的时候是很自私的.苏北此时萌生出一个念头.真想把全天下的古武修炼者都除掉.为了自身的升级.一代又一代的打打杀杀.抛妻弃子.

“苏前辈.”

苏北回头一看.被袁纯阳打伤的林逸跟头流行的从雪山上冲了下來.噗通一声就跪在苏北面前.伸开双臂挡住苏北的剑.

“苏前辈.求你饶我师傅一命.”

苏北冷笑道:“朋友.如果是你们.躺着的是我.你们会饶了我吗.”

林逸低头沉默不语.半晌缓缓的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和师弟从小就是师傅抚养长大的.师傅本來心智不坏.就因为一株雪耳灵芝鬼迷心窍.还请苏前辈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你非要杀一个的话.我愿意替我师傅去死.”

重伤的袁纯阳冷冽的瞪了徒弟一眼.“林逸.从刚才开始.你跟我就沒有任何瓜葛了.别叫我师傅.”

事到如今说什么也后悔了.如果白画扇长得不这么美丽.林逸也不会动了凡心.袁纯阳也不会暴怒之下打伤徒弟.如果林逸沒有被自己打伤.只要他能牵制住白画扇.自己和真元不稳定的苏北消耗一会儿.肯定能杀了这小子.一念之差.差之千里.

何止是差之千里.失去雪耳灵芝.袁纯阳失去了老死之前进入地阶后期乃至天阶的希望.人不能维持自己的寿命.他修炼古武还有什么信仰可言.

这时.白画扇也走了过來.面无表情的说:“小哥哥.这个林逸在山崖上放了我一次.”

“哦.”苏北思量了片刻.

林逸感恩戴德的看了白画扇一眼.低声说:“苏前辈.我师傅是蜀川袁家的家长.袁家虽然比不上五大家族.但是势力也不弱.只要苏前辈饶我师傅的性命.日后我愿意拿出苏先生需要的资源.无论是金钱名利.还是我们所有的灵草灵石.”

苏北被他这么一说.反而有些心动了.更重要的是.他并非一个杀伐果断的暴戾之人.林逸曾经和他联合对付过赵狄.还放过白画扇一次.这种人就算放了.至少不会报复自己.当然就算林逸报复也无所谓.他区区的玄阶实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苏北挑了挑眉梢.示意林逸让开.

林逸不敢不从.既然白姑娘说话了.苏北应该不会杀师傅.

虽然不杀.但苏北也绝不会留下后患.一个地阶高手存在于世上.就多一份危险.手腕卷起一个剑花.飞快的刺中袁纯阳的丹田.

随着袁纯阳的一声嘶吼.苏北彻底废了他的真元以及经脉.就算大罗金仙下凡.袁纯阳这辈子也和古武说拜拜了.充其量做个普通的残疾老人.这对袁纯阳來说.甚至是一件更残忍的事情.

苏北扔了古剑.手掌提起一股真气.给袁纯阳疗伤.既然答应饶他一命.也不能让他流血而死.

袁纯阳的生命保住后.苏北转身看了眼林逸.见他也受了伤.轻叹了口气.有替他疗了伤.

苏北淡淡的说:“走吧.你放心.我不会要你们袁家的东西.”

“苏前辈.日后但凡有用得到在下的.我必当以死相报.”林逸做了个抱拳的手势.

“怎么报答你自己心里清楚.”

“是.”林逸当然知道该怎么报答.至少对灵隐山的事情守口如瓶.毕竟山上死的人是赵狄.赵家灵武门的门长.

让林逸沒想到的是.他心中的仙女白画扇居然和苏北是这种关系.如他所说.再清高的古武修炼者也是有感情的.

看着这两人下山后.苏北抓住白画扇的两只手.埋怨道:“就为了捡只山鸡.让我担这么大心.以后不许再犯傻了知道吗.”

顿了顿.苏北脸也有些泛红.“画扇.以后能不能别叫我小哥哥好哥哥的好吗.”

“为什么呀.”

“等你看过岛国动作片就明白了.”

苏北留下林逸师徒一命.也是有他的考量.五大家族的古武门派.现在看來他只和白家亲近一些.而所谓的这一些.也仅限于白玄烨.甚至李家的中律门.都会是日后的大敌.多个朋友多条路.有朝一日恐怕会用到林逸和蜀川袁家.

铲除袁纯阳后.灵隐山的危险暂时消除.算起來.今天是农历大年三十.在这自然条件极其原始的深山老林中.注定要两个人度过这个新年.

两人去山洞把背包拿下來.重新回到积水潭边的窝棚住宿.雪山上下是两个温度.两个人都是修炼古武的.对自然气候有抵抗力.不过能过得舒服点又何乐而不为.

苏北潜入水潭之中.捞了几条最肥美的草鱼.山林中又打了几只野物.以及野蘑菇和可食用的野菜和陈皮等原生态香料.顺便还在潭水周围的盐碱地.用最传统的办法制作了粗盐.

白画扇拄着下巴.唯美的跟一幅画似的看苏北做饭.

“小哥哥.你以前都是这样给柳寒烟做饭吗.”

“以前在部队执行任务.都是我做饭哦.这里条件已经不错了.茹毛饮血的日子都过过.有一次在缅越丛林.我当狙击手.不能生火又沒吃的.蛇肉都生吃过.”

“小哥哥.你转过身做饭好不好哇.我想洗个澡.”白画扇的腮嫣然一红.

“哈哈.新年新气象.你先洗好了.”

几分钟后.随着水潭传來的一声噗通声.苏北咽了口唾沫.这样闲逸的生活.让他获得长久以來难得的轻松安心.只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不知道柳寒烟那妮子现在什么心情.

柳寒烟和白画扇.无疑是苏北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甚至是超越了爱情和亲情的界限.他不知道柳寒烟是否能接受白画扇.但他扪心自问.无论如何是不会辜负一个坐在水潭边等了他十六年的青梅竹马女孩儿的.

十六年前.苏北承诺白画扇跟她一起过小年.时过境迁.沒想到两人在这深山老林中过去了大年.

正当苏北走神的功夫.白画扇已经洗完澡.换了一套干衣服.坐在篝火前.美的让人心醉.白画扇有多美.如果说柳寒烟都心醉于这个女人.就可想而知了.

篝火下.苏北用石板做盘子.一份份菜端上來.轻松的伸了个懒腰.坐在白画扇对面.两人隔着火焰看着对方.如果沒有凡尘俗世.这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三千青丝难掩白画扇一张倾城容颜.让人心静的美.飘然如仙.

“小哥哥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总是光明正大的偷看我.”白画扇起身坐在苏北的身边.让他更贴切的看自己.“画扇只给你一人看.一杯酒.三尺剑.无论哥哥以后选酒还是持剑.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这次回江海后.我暂时不会动剑.有些商业上的遗留问題.需要处理.”

“是陈泽凯和陈雪菲姐弟争夺的开发区吗.”

苏北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知道你个死丫头有钱.不过你可别指望我吃软饭.”

“哼.还要分你我.”

“傻丫头.你的当然是我的.不过.你和白玄烨在江海根基不深.我可不想让你这么清凌凌的鼻涕虫.在外面抛头露面.”苏北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他知道.此时此刻的江海商场.恐怕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