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离开大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篝火驱除夜的寒冷.两个人挨在一起几乎是聊了一整夜.纵然白画扇是倾城之貌苏北也沒有半点非分之想.

“如果你非想要帮我的忙.对了.把你家的白雪借我用用.”

“她能干嘛.”

“公司拍电影.让她作曲喽.而且人家尹信惠不远万里來华求学.你家的那个小丫头有点太傲慢.我是请不动她.”

白画扇粲然一笑道:“我也可以拍电影.”

“我可不是开玩笑.让你曝光在荧幕前.不知道我与天下多少男人为敌了.就算我允许.你们白家怎么会让你从事这一行.”

白画扇夹了一块鱼肉挑干净刺放在苏北嘴边.嘟了一下嘴说:“小哥哥不在的时候.我每天发发呆就过去了.小哥哥都回來了.我总要做点什么.嘿嘿.小哥哥身边的女人可沒有一个是花瓶.”

“花瓶.怎么会突然这么想.”

“小哥哥喜欢独立的女性吗.”

苏北想了想说:“那也要分怎么独立.那种钟情于事业的小资.读一些阳春白雪文艺作品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固定时间去星巴克.这类我都很反感.女人在经济生活上可以独立.但是精神上还独立的话.非常让人不爽.”

“那我呢.”白画扇歪着头问.

“哈哈.你就是唐朝时期的杨玉环.全天下的男人都是高力士.我就是专门给你研磨的李白行了吧.”

“才不要你做李白.我要是杨贵妃你就是唐玄宗.不过.我沒想过让小哥哥做一个成就千秋大业驰骋纵横的人物.不过你喜欢的话也可以.女人嫁给幸福.不嫁给事业.”

“那是因为你不愁吃不愁喝.”苏北告诉白画扇.半年前柳氏集团面临倒闭危机.那时候他还合理柳寒烟是分开的.最苦难的时候.柳寒烟可不是卖过房子吗.

苏北让陷入幻想中的白画扇躺在自己的腿上.替她拢着长发说道:“网上还流传你在灵隐镇的仙女传说呢.这给我不晓得压力.我上次走的时候.寒烟对我说.你是那种不属于人间的生灵.嫁给我才是莫大的侮辱.”

“乱说.我就是个傻萌的妹子.”白画扇的俏笑蕴含着醉人的美.和她在一起不自然的有种深处云端的极致仙境幻觉.

“哈哈.这种网络词汇从画扇的嘴里说出來.可是让人无法和你的外貌联系在一起.说说看.这么多年.你都在想些什么.”顿了顿.苏北补充道.“除了我.”

“我知道小哥哥的意思.哼.不过我又不是美女明星.又不是什么形象代言人.谁也不能把我标榜成东方古典婉约派.不过说道古典.我绝不想当一个断桥边独倚红妆的烹茶仙女.更愿意做一个塞拜大漠的狂士.我喜欢新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

苏北停了哈哈大笑道:“叛逆.”

“有点吧.难道我长得古典了点.为人淡然了点.就一定要按照世人的审美标准吗.好像我就不该看巴萨的比赛.玩手机游戏似的.按照你们的看法.我拉屎尿尿都玷污了你们的沒好印象.”

苏北连忙摆手.“我可沒这么说.好好好.回江海后.你想干什么职业就干什么职业.我绝对默默支持你好了吧.”

白画扇的这番话让苏北颇为无奈.就好像老外眼中的华夏是个神秘国度.而世人眼中的白画扇理所当然就应该是华夏古典婉约派美女.当然.受过白家文化熏陶的白画扇.骨子里确实就是这种气质.不过也正如她所说.她也有自己的喜好.喜欢看足球网球和斯诺克.喜欢马术.不能拿她的外貌标准去衡量这丫头是个怎样的人.这完全是先入为主的概念.

可如果白画扇打算和林婉清她们搀和拍电影.苏北不免一阵苦笑.都说娱乐圈盛行炒作和绯闻.白玄烨是绝对不会允许白画扇有什么绯闻的.

男人都是自私的.苏北也不想让白画扇的照片或者影响家喻户晓.不过怎么走她自己的路.苏北不会管太多.

白画扇见苏北默许了.欣然告诉他.她要做的事情也很轻松.不会拍电影.也不会去唱歌.

“弹琴.古筝吗.”苏北吓了一跳.“沒看出來.画扇还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

“哼.小哥哥你又來了.不要以貌取人.我弹的是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也还好.触类旁通哦.”白画扇继续畅想着自己钟爱的事情.“商业演出肯定不会参与.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益所忙.至少我要在喜欢的领域独领风骚.才配得上小哥哥.”

苏北倒吸一口冷气.摸了摸白画扇的头:“大姐.你沒发烧吧.你随便拉个人问问.都会肯定的说是我配不上你.哈哈.”

“我才不管呢.自从我在江海见到你.我就开始想这个问題了.小哥哥不会做江海的山大王.总有一天要走向世界.嘿嘿.我再世界的另一个巅峰等着和你相遇.”

苏北绝对相信白画扇会比自己做的更优秀.而事实上.白画扇的小跟班白雪.在为白家进行所谓的音乐交际上.已经靠着一把古琴巡演了世界几个国家.不然尹信惠也不会痴迷的从首尔追到江海來.白雪尚能如此.不知道白画扇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苏北有些期待.

聊到后半夜.苏北总算是把白画扇哄的睡着了.女人和孩子都有需要呵护的共同点.

苏北把白画扇放进搭建的窝棚的睡袋里.坐在窗边吸了一根烟.

白画扇这种小公主.肯定是第一次野外露宿.不过这也是她这么多年來睡得第一个安稳觉.半睡半醒间能看到近在咫尺的苏北.朦朦胧胧又睡了过去.一扫这几天的辛劳.

用柳寒烟的话來说.苏北就是个牲口.有时候一两天都不睡一个整觉.当白画扇醒來的时候.灵隐山峡谷上空.湛蓝色的天空.太阳升的很高了.阳光洒在雪山和盖着积雪的森林上.发出刺眼的光芒.

当白画扇走出窝棚的时候.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几米开外的水潭边上.有两个堆砌好了的雪人.

很明显这是苏北堆的雪人.雕琢的功夫毋庸置疑.而这两个雪人.正是十六年前的两人模样.一个马尾辫.一个板寸头.

白画扇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下子就被揉酸了.感动爬上心头.泪眼朦胧看着准备早饭的苏北.每个人都有童年.但是让这个人回忆童年时的模样.一定含糊不清.如果不是有着刻骨铭心的眷恋.怎么可能将两个雪人做的细微入理.

两个雪人如同汉白玉雕刻的一样.白画扇的回忆也一下子被苏北勾了起來.心驰神往的说道:“小哥哥.你还记着那只糖葫芦啊.”

“当然.这可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还骗了你的初吻.不要告诉我你忘了哦.”

“小哥哥你说我们的孩子.会不会有这么漂亮.”

“如果长得像你多一点.应该会.”

“谁说的.小哥哥比我要好看.”

说到这里.白画扇狡黠的一笑道:“小哥哥.你比上次看起來更帅了.这次回去.一定会吓柳寒烟一跳.”

“不至于吧.男人讲究的是内涵.你这是再骂我小白脸吗.”苏北笑道.

“我是说真的.你进入地阶中期后.应该就经历了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过程.你身上的伤疤都沒有了.而且呢.整个人的气质比从前更好了.”

苏北反映了几秒钟.不甚满意的回头看着她:“你是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有点失望.难道是我表现的太猥琐了.”

“哼.不猥琐的话.也不会抢到风水珠翻墙就跑.居然还在墙外挑衅我.”

苏北在她的脸上拧了一下.将一块精肉塞在她的嘴里.

两人吃完早餐.简单的收拾了一个背包.朝着山谷外走去.

灵隐山.这趟行程两人也只走了冰山一角.在这座绵延的大山中.还蕴藏着多少秘密.谁都不知道.不过这也不是苏北现在该关心的问題.先回江海.免得柳寒烟记挂.还有一个遗留许久的问題一直沒处理.那就是楚鼎天等人今年过年也沒有回江海.一直在滇南山区的野生木瓜林协商收购野木瓜的生意.

两天后.走出灵隐山区.在灵隐镇与贺强等人吃了顿便饭后.便搭车去市里转乘飞机.

刚下飞机.白雪白雨两个冰清玉洁的跟班.开了一辆凯迪拉克的老爷车借机.当她们看到白画扇挽着苏北的胳膊走出來时.眼睛都快喷火了.杀人的眼神中透漏着幽幽的怨恨感.她们感觉这个新年中苏北一定把她家的小姐给侵占了.因为沒人能拒绝白画扇的美貌.何况是苏北这个绯闻不断的荡人.

苏北将剩余的三粒珍珠丸中的一粒交给白画扇.这可是雪耳灵芝的提纯版本.他整颗服用还可以.如果白画扇服用的话.可能还需要回炉重造.加入一些辅助中药材好普通灵草.这些事情白玄烨会帮她做.

在机场和白画扇挥手告别.苏北才上了另一辆车.

“你变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