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洗髓治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遇见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秘书米雅.一个多月不见.这姑娘好像受了一圈儿.苏北对她一直挺头疼的.扛着五百万的外债.目前还沒能力还.却非这么倔强.

“苏.苏总.你什么时候回來的.”

“刚到家.來看望一个朋友.你这是怎么回事.”苏北揪了下她的马尾辫问道.

“还行.就是些生活琐事.”米雅闪烁其词.

苏北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在说谎.沒有戳穿她.怎么会沒事.沒事來医院干什么.这姑娘太要强.总是不接受别人的帮忙.

苏北沒有多问.医院门口跟她聊了几句后.便去了护士站.

他现在有很大的把握治愈田琦的白血病.近几个月來.他一直用真气帮助田琦维持血液通畅.现在他已经进入地阶后期.真气的掌控和神识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假期的医院沒有几个患者.病房和大楼门可罗雀.不过在会诊室.是另一个别开生面的场景.田琦的母亲是专家.专家的朋友当然还是医学专家.既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无一例外.他们都对田琦进行会诊过.

但是.最近两个月的田琦.身体状况要比从前十几年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健康.甚至可以吃一些荤菜或者海鲜产品.也不会发生病患.

世界白血病专家团的几位成员.对田琦展开了几次诊断.但现在的医疗科学无法解释田琦的身体状况.

所以今天苏北给沈院长打了个电话后.沈院长又转告了田琦的主治专家.消息就这么传播开來.众人都是从医多年的专家学者.从沒有听说过不用换髓.就能治愈白血病的前例.

“也就是说.这位马上要來医学专家.也沒有过成功的经历.”一个黑色职业装的女翻译.将一位柏林教授的疑问翻译给众人.

“除了化疗、骨髓移植、好细胞免疫这三种主要临床方法.我实在无法想象.还有其他的治疗方案.”

“中医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一直以來.中医只是在白血病早起和缓慢期.进行配合治疗.或者是患者对格列卫这类药物产生抗体.如果是根治……应该不具有可行性.”江海大学血液研究科的主任说道.

沈院长对此也有些怀疑.她不知道苏北是用什么方式或者灵丹妙药.维持住女儿病情的反复发作.但是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今天到场的专家学者.对这个中医治疗的方式也非常感兴趣.在众人交流研讨的时候.苏北和田琦在护士站的值班室看完了一集电视剧的结尾.

“苏北你是说用针灸吗.要不要先跟我妈妈说啊.”田琦从床上蹦下來.

“哎呦.小姑奶奶你慢着点.”苏北拿起一支烟.刚要点上.想了想又放在一边.笑着说:“先别跟你妈说了.我看会议室有不少人.我可不想让人看耍猴似的.”

“耍猴.你怎么骂人.”田琦还是觉得不妥.苏北也太不认真了.今天医学院多少专家來等他跟大家探讨会诊.连个招呼都不打.她可做不了主.

苏北弹了她脑门一下.看着外面马上要黑下來的天色说:“你麻利点去器材室拿一盒银针.普通的就可以.然后回來.给你治完病.我还忙着回家跟老婆过年呢.”

田琦撅了撅嘴.喔了一声.去器材室偷银针.

对苏北來说.田琦是他的患者.虽然这么说很不人道.但某种意义上还是一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可以适用于任何人身上.

苏北对白血病的病理.沒有中西医传统意义上的理论支撑.但是他相信可以成功.在巨大蟒蛇的胃里.苏北本身已经经历过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过程.

伐毛洗髓.便是一个身体细胞再造的过程.让那些病态细胞组织死亡.进而催生新的健康细胞.可以说.经过一次洗髓.人会拥有最健康最优质的身体.这也是为什么.进入地阶中期后.一百五十岁的赵狄看上去就是六十多岁.

一旦今天的实验成功后.那么苏北就可以给柳寒烟和周曼洗髓了.这样就可以改善柳寒烟那个病鸭子体质.从根本上改善他的健康状况.

不一会儿.田琦带着医用银针和消毒器械溜回來.

苏北打开银针盒.用手覆盖着银针.提起一股真气.银针瞬间挂了一层冰霜.冰霜融化时还缠绕着淡淡的水蒸气.

“躺下吧.”

田琦听话的躺在床上.在苏北认识的女孩子中.不得不说田琦是家教最良好的.这姑娘从小到大沒上过学.每天吃多少食物喝多少水.都是有严格限制的.难得的是姑娘还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上一次坦然的沉湖告别.给苏北留下了深刻印象.也正因为那件事.苏北发誓一定要治好她的病.现在这个机会终于來了.

为了确保每个穴道精准无误.苏北不得不把这丫头给扒了.手指捻起几根银针.注入一股真气.飞快的扎入穴道中.

几分钟过去了.进入朦胧状态的不知道自己被扎了多少针.对苏北來说.还是有一定的身体负担.太消耗真气了.

整个施针的过程.肉眼根本无法看清.就算是苏北也不知道有多快.集中精力用神识判断脉络和穴位.双手的动作如同闪电一般.

这时.田琦感觉她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有一股冰润的灵气在活跃.身体无法动弹.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骨骼甚至是发根开始发痒.那种感觉就像受伤结疤后.用手揭开伤疤的死皮一样.

疼痛和酸痒的触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她仿佛坠入一个梦境.赤条条的躺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清凉的气息从她的血液和骨髓中奔放出來.

全神贯注的苏北能体会到田琦的感触.如果他现在不是地阶后期.根本沒有这么大的真气可以肆意的耗费.用真气清晰田琦肌理中的每一处.杀死病变细胞.冲刷着她的七经八脉.进而更替她的血液、细胞、和骨髓.

田琦的皮肤表面.逐渐沁出许多黑色的杂质.白色的床单都变成了黑色.通过一根根银针的媒介作用.苏北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她的体内.耗干自己真气的同时.欣喜的发现田琦身体正在重建.

一个小时过去了.施针进入尾声.苏北的额头上也沁出大颗大颗的冷汗.心里暗暗感叹.看來这伐毛洗髓还真不是这么容易达到的事情.为别人洗一次髓.就是给自己扒一层皮啊.

医院会议室里.沈院长焦急的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苏北怎么还沒有來.

讨论了大半天的专家团也嘁嘁喳喳的议论着.如果不是听说今天有人给沈院长的女儿进行治疗.他们也不会卖这么大面子來进行联合会诊.

会诊专家团已经为苏北拿出几项方案.也提出了一些问題.包括亚特兰大杰姆博士.他曾任职国际红十会.对于华夏中医颇为感兴趣.恰好又在江海.所以赶过來参加这次会议.

“沈院长.你说的那位专家.今天还会來吗.”

“不如改日吧.我们把会诊方案留下來.”

“可惜了.我明天就会离开江海.”

“胡闹.我不觉得一个沒有时间观念的人.会拿出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案进行治疗.”

“华夏中医.我也略有了解.从治疗方式中.无外乎于两种.一种是煎熬那种很苦的药汤.另一种更倾向于巫术.”

沈院长有些尴尬.这些人中有的是朋友.有的则是花费很大的代价从国外请來参加会诊.可苏北那小子的电话一直关机.

沈院长再三道歉后.将专家团送下楼.有种故弄玄虚的感觉.正安排车辆和专家下榻的酒店时.正好看到苏北从急诊大楼走出來.

“來了來了.他來了.”沈院长欣喜道.

苏北刚走出急诊楼.看到这一伙人就是一阵头大.刚给田琦施针完毕.他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只想往沙发上一趟大睡一觉.在此之前.苏北哪里知道沈院长还來这么一手.请了这么多参加治疗的专家.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苏北.我女儿的病情.多亏了这小伙子……”

“苏北.有点耳熟.你是帝国学院毕业的吗.”一个四十多岁的眼镜妇女问道.

苏北摇了摇头.

“那就是哈佛.还是麻省理工.你发表过什么论文和著作.有点眼熟.不过一时间想不起來在哪儿见过你了.”另一个华裔中年人问道.

“就是你要用中医治疗手段.來根治白血病吗.”江海中医院的刘院长问道.

很明显.在一个医疗学科的圈子里.国内外的这些专家还是互相认识的.看苏北这么年轻.都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但又想不起來他发表过什么论文和医学著作.

沈院长尴尬的介绍说:“苏北不是学医的.”

众人都愣了.面面相觑看着对方.这是在搞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