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不是学医的/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生和领导是一种生物.只有到了五十岁这样的年纪.才能扛得起大梁.而这个苏北.怎么看都像个医学院的实习生.当沈院长介绍说他不是从医的.众人都觉得沈院长是疯了.

“小伙子.你师傅是谁.”中医院刘院长问道.

“只不过是个家里的偏方.沒什么师傅.”苏北不想被这群人纠缠住.对沈院长说道:“沈姨.我今天还有事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望您和叔叔.”

苏北这话一说出口.引起了几个老专家的反感.

“要做主治医生的也是你.來了要走的也是你.虽然我知道华夏医术博大精深.但还是不相信这个人有什么本事.”一名來自棒子国的青年医生说.

“他要有本事就不会走了.或许他有什么关于抑制白血病的偏方.不过.他所知所想的范围.无外乎于调理身体的中药.”

“真是太不像样了.耽误大家这么多时间.以为能有什么医学前沿发现.沒想到只是个敛财的庸人.”

众专家大呼失望的同时.也替沈院长觉得惋惜.田琦的白血病他们或多或少都参加过会诊.在世界骨髓库里.还沒有发现与田琦相匹配的换髓型号.

可想而知.沈院长因为女儿的病有些精神错乱.居然被这么个江湖骗子利用.在他们看來.苏北之所以忙着要走.是怕和专家团聊起來会走漏了马脚.

沈院长苦笑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來商量田琦的会诊吗.今天这么多专家都在.大家对你的中药课題非常感兴趣.”

“会诊.”苏北扫视了众人一周.这才明白过來.这些中外专家是來参与诊断的.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刚才已经给田琦治好了.至于专家组有什么讨论结果.我就不参加了.”

“停停停.”沈院长拉着苏北的手问:“你说什么.你已经给田琦……”

“治好了.”苏北英俊的脸庞露出一个醉人的笑容.端着沈院长的肩膀.和长辈开起了玩笑.“从现在开始.田琦和其他女孩儿一样.能拥有正常的生活.”

沈院长有些反应不过來.“正常.”

沈院长为田琦准备的这次会诊.不惜请來多少专家学者.打算对苏北的治疗方式进行合理的讨论.进口了最好的药物和设备.最可靠的主治医生.以及最权威的学者.

一语激起千层浪.

女翻译将苏北的话告诉身边汉堡大学的克洛兹教授.现场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笑得是骗子太不专业.露出了马脚.

那位国际红十会的老专家杰姆.深深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在孙女的搀扶下缓缓朝着医院门口走去.

众人笑得不是别的.而是苏北连一点医学常识都沒有.这骗人有点骗的侮辱智商的嫌疑.就算是头疼发烧的小病.怎么可能说治好就治好.也得有个用药的或者输液的过程.

“妈妈.”

田琦蹦蹦哒哒的从住院部走出來.刚刚洗了个大澡.又换了一套新衣裳.半小时前.当田琦醒來的时候.躺在病房的浴室中.她的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黑色的污泥.好像掉进泥沼里一样.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小黑人.

在苏北的催促下.田琦才不可思议的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她真的好了.常言道病來如山倒病走如抽丝.可此时的田琦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田琦甚至觉得自己皮肤都好了许多.有点近视眼的眼睛也恢复了雪亮的视力.就连田琦一直试图掩盖的某一次化疗部位.都重新长出了新的肌肤.

此时此刻的田琦.仿佛还是做着一个美梦一样.“妈妈.我的病好了.”

田琦手里拿着一根银针.在她的大拇指上扎了一下.这个动作让专家团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是自杀吗.

白血病患者和普通人不一样.血液结构中的血红细胞很特殊.就连穿鞋不舒服.都会造成血淤肿.这些年來.沈院长最头疼的事就是女儿每月一次的例假.不得不说这种病很折磨人.

“妈妈你看.”田琦把扎破的手指吮吸两口血吐在地上.给沈院长看自己的手指.

那位汉堡大学的白血病教授也凑了上來.惊愕的看着田琦的手指.田琦的血什么时候会自然凝固了.

田琦开心的在母亲面前蹦來蹦去.开心的说:“我就说苏北肯定能治好的吧.”

神奇.应该是奇迹才对.每天都听到医学奇迹的类似新闻.但是那种医学奇迹是诞生在患者意外的巧合上.有能耐你让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完好如初.让一个先天性白血病人重获新生.这才是真正的神迹.

半只脚踏上专车的国际红十会的杰姆教授马上提议.对田琦的身体进行检查.他绝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田琦身上.专家团当即对田琦进行体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血清检验.这是由国际红十字会的两位学者亲自进行化验的.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田琦血液以及身体各项身体指标出來的时候.众人全都呆了.

不要说白血病.现在的田琦比健康人都健康.这不是夸张.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最权威的专家都在场亲眼目睹.田琦的心律和脉搏.肝肾功能全部是最优状态.

而让众人瞠目结舌的是.田琦每天都要做体检的.这次体检中.非医学人士都能看出一个变化.娇小的田琦.一夜之间长高了五厘米.

田琦懵了一夜.苏北承诺过治好她的白血病.她就一定相信能够办到.可是让自己第二次发育.她终于不再是个小个子女孩儿了.

在专家团沸反盈天讨论和电话联系世界各地的医学同仁时.沈院长也有点懵.看着蹦上蹦下的女儿.居然有些不习惯.

从前的田琦睡觉都不能保持一个姿势.否则第二天接触床的部位会淤肿.此时的女儿将她专心设计的食谱一扔.狼吞虎咽的吃着她这辈子最想吃的海鲜.

当众人从“惊悸”中缓过神來时.连忙去寻找那个治疗白血病比治疗感冒还见效的年轻人.只不过此时的苏北.早就回家哄孩子去了.

专家们又开始追问田琦.在他们开会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田琦说的含含糊糊.只是向他们透漏了苏北使用银针治病的信息.

“果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沈院长.克洛兹教授想要再见那位神奇医生一次.问您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下.”

沈院长当然是了解苏北情况的.不过还是保守了这个秘密.如果让别人知道苏北一顿饭的功夫.做了一件医学史上最困难的一个课題.那么医院和医生都别混饭吃了.苏北家的大门恐怕会被踩平.

虽然这么做有些自私.但也是对女儿救命恩人最起码的尊重.至于苏北敷衍大家的所谓的偏方.沈院长知道一定是假的.田琦口中的银针治疗才是关键.

圣乔亚的医学风波持续到第二天中午.那些后悔沒有留苏北联系方式的专家.纷纷懊悔的离开医院.

最后走的人是国际红十字会的杰姆教授.以及他的孙女安娜.

无独有偶.这对最开始要走的爷孙认出了苏北.他们此次來华夏国.一不是來旅游度假.二不是因为会诊田琦的白血病症.教科文机构现在有一个新的课題.就是关于古老华夏的中医文明.

中医在国际上少有人知晓.这不奇怪.在国内大部分人看病就医还是选择西医的临床和药物.但是.随着雪烟中药护肤品的问世.在国际上产生了不小的轰动.这次來华夏就是去拜访雪烟中药的创始人.

苏北这个名字.杰姆昨晚听到的时候.一时间沒有反应过來.只是觉得耳熟.后來才把苏北和雪烟中药联系在一起.

“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他.”安娜问.

老教授杰姆摇了摇头.笑着说:“帝国制药厂有和奇迹集团合作的意向.西药和中药.哎.真是个永恒的头疼话題.在我们了解中药之前.至少先要学习华夏的文化.你觉得我们用英语去谈判.对方会给我们机会吗.”

安娜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将金色的头发撩到耳根后.撅了一下嘴说:“那我暂时也不回国了.我第二次來华夏真是个神奇的过度.随后呢.我会报考江海大学的博士生专业.重点学习汉语.”

送走最后这两个外国专家.沈院长去医院料理了一番.女儿的病愈让她失去了长久以來坚持的工作作风.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坐在客厅里.

“妈妈.大过年的.你就不要去麻烦人家了.”田琦不乐意的说.

沈院长无奈的抚摸着女儿的头.“你小孩子家懂什么.这是最起码的礼貌.放心.妈妈不会问苏北医学上的问題.只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去犒劳一下.”

田琦哈哈大笑:“那你更应该换个日子.苏北别的都还好.就是喜欢美女.我看老妈姿色还不错.献个身应该不是问題.”

“有这么和你妈开玩笑的吗.”沈院长嗔怒道.随即一笑.“当然.如果苏北喜欢老妈.我可就抢了我女儿的男人哦.”

沙发另一边.做中式快餐连锁生意的田琦父亲.放下报纸.无不幽默的笑道:“咳咳.出于对一个丈夫和父亲的尊重.你们母女俩能不能趁我不在的时候讨论这个问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